中国向一个更稳定和平衡的经济模式转变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但中国的新一届领导人似乎有意向外界表明他们有能力应对这一挑战。
  中国政府周五宣布,将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下限(相当于基准利率的0.7倍)。目前中国金融机构的存款和贷款利率由中国央行决定。这给中国的大型银行带来丰厚利润,但却人为压低了储户的利息收入,从而加剧了消费在中国经济中占比过低的问题。
  不过现在还不能断定中国政府已完全走上了实施坚定彻底改革的道路。如果取消对存款利率的限制,其意义将比取消贷款利率下限要大得多,很可能会增加中国家庭的财富并刺激消费需求的增长。但取消存款利率限制的难度更大,因为这将损及中国大型银行的利润。
  尽管中国央行表示取消贷款利率下限能够更好地发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但实际效果可能并不明显。在中国,大部分贷款的利率实际上都高于基准利率,因此对于多数借款人而言,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几乎无法起到降低贷款利率的作用。
  更糟糕的是,能从这一政策中受益最大的借款人可能是大型国有企业和大型房地产开发商,而这些企业恰恰是造成中国经济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的罪魁祸首。
  这一政策出台的背景非常重要。就在数周前,中国出现的“钱荒”现象将中国金融行业逼到了危机边缘,中国央行在最后一刻才进行了干预。中国取消贷款利率下限举措的象征性意义更大,但此举也为未来中国金融业更有实质意义的改革奠定了基础。

中国央行周五表示,将从周六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这一市场期盼已久的行动表明,中国新领导层决心实施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

央行上周宣布了取消贷款利率下限,不少外资金融机构对此表示,这一举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同时也反映了央行在利率市场化上的态度仍然谨慎。

央行的这一决定将使商业银行在贷款业务方面展开自由竞争。中国人民银行周五表示,这一改革将有助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高盛高华研究报告指出,原则上取消贷款利率区间下限应有助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但由于此前很少有贷款利率能够下浮30%,因此该政策在现在几乎不会产生影响。相比之下,调整存款利率上限是一个可能带来更大影响的举措,但政府未采取行动的事实反映了其谨慎的立场。

中国央行的行动彰显北京决心开始纠正金融系统和经济其他部门的扭曲,以实现经济转型,从出口和投资为导向的经济增长转变为消费为导向的经济增长。

“此前政策界讨论的CD存款利率自由化这一次并没有被列入公告中,这表明政府打算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放开利率。”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指出。

一些分析人士称,企业融资成本降低有助于提振经济。在过去的10个季度里,中国经济有9个季度的增长率同比下跌。

高盛高华认为,未来的潜在措施包括:第一,放松汇率管制,尤其扩大人民币对美元浮动区间并允许短期波动性加大;第二,调整存款利率上限并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尽管具体时间仍不明确,但领导层已释放了希望加快进程的信号。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高级经济学家王军表示:“这是金融改革的一大突破。”

而法兴银行则认为,在完全放开对当前利率的管制之前,央行还需要培育新的政策利率。除了实施存款保险计划之外,近期内可能推行的下一步利率市场化措施包括提高存款利率上限至基准利率的120%、放开长期存款利率、放开大额存款利率等。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霍莉·舒尔曼说:“这是中国在改革和解放金融体系方面迈出的又一步,我们表示欢迎。”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预计,央行将在未来6~12个月内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逐步提高存款利率的上限,有可能先从长期大额存款开始,而短期个人存款利率的管制预计将最后放开。

分析人士说,更重要的是,在李克强总理就任4个月后,这表明决策者对推行极具挑战性的改革是认真的。

穆迪和标普等评级公司还提示,利率市场化的举措会削弱银行的盈利能力。

题:中国让银行贷款利率自由化中国央行宣布取消对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的下限,这一决定显示了新政府继续改革以使被国有大机构主导的金融领域自由化的决心。

“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内,中国加速了利率市场化改革,这可能与银行表外资产及非银行融资的快速膨胀有关。”标普在其最新发布的《影子银行迅速膨胀可能加快中国货币改革》报告中表示,“但中国利率市场化的举措可能会削弱小型银行的盈利能力,短期内可能对经济增长不利,但长期来看可能增强中国政府维持经济可持续增长的能力。”

这是为逐步限制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内部存在的种种失衡而施行的政策的一部分。政策的最终目的是将经济增长从靠投资和出口拉动转变为依靠消费拉动。

标普表示,潜在的以市场化利率为主要货币政策工具的举措也可能产生副作用。这种框架可能削弱银行的盈利能力,尤其是较小银行的盈利能力。伴随而来的不确定性还可能对短期经济增长构成更大阻力,并加剧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的波动性。

很多经济学家认为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是必要的,有助于刺激金融机构更好评估风险从而让贷出的资金更有效率。这也将有助于平衡从水泥到钢铁再到太阳能光伏电板等很多行业都出现过度投资和产能过剩的中国经济。

穆迪则认为,贷款利率下限的取消将令借款人具有较强的议价能力,从而获得更便宜的资金,因此降低了银行的盈利能力。

凯投国际宏观经济咨询公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马克·威廉斯认为:“利率转向由市场力量而非政府意志决定,这是中国金融领域的一个重大发展。”

“不过,由于住房贷款利率没有改变,只有少数信誉良好的大型国有企业才会受益于贷款利率下限的取消,我们预计大部分银行将在很大程度上保留自身的定价权。”穆迪指出。

中国刚刚采取行动,取消对贷款利率的控制,让银行按自己希望的利率发放贷款。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也许不会马上对经济增速放慢的中国起到帮助作用,而且此举的力度也不像许多经济学家希望的那样大。不过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中国真的要彻底整顿需要改革的金融体系。

中国领导人似乎希望此举能降低贷款利息,并鼓励银行间展开竞争,促使它们为支持实体经济作出更大贡献,以此推动经济发展。但或许最重要的一点是,这表明中国领导人也许愿意实施像放开存款利率这种更深入的改革,从而支撑外界普遍认为岌岌可危的金融体系。

有助遏制“影子银行”

中国央行宣布放开对贷款利率的管制。国际社会之前指责中国金融体系的声音日益高涨,称利率管制滋生了“影子银行”问题。中国政府在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开幕前夕宣布取消管制,旨在彰显改革姿态。这是习近平政府在金融领域的首次重大改革。

中国央行决定存款和贷款的基准利率。此前,金融机构的贷款利率下限是基准贷款利率的0.7倍。由于下限利率较高,此前银行多倾向于给呆账风险较小的大型国企。民营企业无法从银行贷款,只能以高利率向投资者和资金充足企业借款,“影子银行”问题日益膨胀。

贷款利率下限规定取消后,各银行今后必然开展低利率竞争以确保贷款客户,使更多资金流向民企,从而有望达到抑制“影子银行”扩大的效果。

中国央行宣布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在国际市场越来越担忧中国僵化的利率管制导致“影子银行”问题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央行此举等于向利率市场化迈出了重要一步。中国政府将积极推动金融改革,纠正经济体制中的弊端。

中国僵化的利率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是“影子银行”得以存在的温床。利用高利率的金融商品募集到的资金一般被投到房地产开发项目上。由于央行限制银行对房地产业的贷款,这些资金绕过银行流入地方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导致泡沫出现。

但放开利率后,银行间竞争将加剧,竞争中失利的银行可能倒闭,对这一点也要防范。实际上,银行一旦倒闭,中国政府也会保护储户,但在储蓄保险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放开利率,有可能造成社会不安。

中国决定推动贷款利率自由化,其背景在于“影子银行”扩大问题引发诸多担忧。不过,从现状看,以贷款利率进行贷款的银行几乎没有。新政策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是否便于银行资金更多地流向实体经济,其效果是个未知数。

在中国,“影子银行”曰益扩大。越来越多的人担心这可能会引发类似日本上世纪80年代的泡沫崩溃现象。由于中国的利率固定,银行仅向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贷款就可以获得6%左右的利差。因此,风险较高的中小企业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只能以高利率向其他机构借款。

贷款利率自由程度增大有利于银行以与风险相适应的利率贷出资金。

不过,由于存款利率没有同步实现自由化,银行果断下调利率的可能性较小。有人怀疑贷款利率自由化的效果。

中国央行取消了关于银行贷款利率的规定,进一步接近于让市场来确定信贷价格。

这一决定规定,银行可收取低于官方基准的贷款利率。这实质上创造了一个能让银行对低风险投资的贷款打折而对高风险投资的贷款收取较高利率的市场。

但分析人士称,央行对贷款配额的控制意味着资本依然无法在经济中自由流动。

“他们只走了全程的一部分,但中国在这件事情上不敢一步到位,”纽约MES咨询公司总裁、中国货币监管部门的长期顾问保罗。马尔科夫斯基说。

在中国经济正遭受一年来增长最慢时期之际,允许市场自由为贷款定价和只向最有前途的项目贷款有可能导致成千上万效益欠佳的国企失去资金来源。

与此同时,关于储蓄利率上限的规定——许多分析人士预言它会在今年取消——制约了银行真正对经济中流通的货币定价。银行不能控制储蓄利率意味着它们不太可能大幅降低贷款利率,因为那会引起它们自身的贷款利润受到挤压。

中国今天取消对银行贷款利率的一些管制措施,以此来加大对其日趋衰弱的经济的调整力度。

这是迄今为止体现中国政府打算改变银行运作方式并让市场力量发挥更大作用的最明确信号之一。

此举让银行可自由地向私营企业主贷款,政府希望以此鼓励创新。这也是更广泛的经济调整战略的内容之一,调整旨在让经济摆脱由投资刺激的增长,减少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

不过政府未取消对贷款利率设定的上限,也未调整存款利率上限,经济学家说,这两种举措会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

瑞士信贷银行的经济学家董涛说:“这是中国放松对利率的控制的开端。取消贷款利率下限的意义不及取消存款利率上限的意义,不过我认为几个月后,后—种情况也会发生。”

专家说,由于大多数银行目前的贷款利率已高于央行设定的下限,今天宣布的举措能否立即让贷款利率出现下降仍是个未知数。

这次中国央行没有改变存款利率的上限,存贷款的基准利率仍存在。因此,有人认为这一举措对“影子银行”的遏制作用效果有限。

中国取消银行贷款利率的下限,可视为向金融改革迈出重要一步,但步伐还不能说很快。包括存款利率在内,要把利率的自主决定权完全放给商业银行,靠银行的自由竞争来决定利率水平,保护储户的储蓄保险制度就必不可少,但至今这一制度仍未完善。中国政府准备在可控的范围内分阶段地推进改革。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