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车在苏嘉杭高速上,接近盛泽镇区域时,高速公路广告牌上内容就跟别处不同,密密麻麻全是纺织厂广告,上面留着老板本人的手机号码。数千家纺织企业、南来北往的纺织客商云集在这里,构成一个纺织的海洋。这里是我国最大的纺织品制造基地和国家级面料出口基地之一,该镇目前集聚了2400多家织造企业,年产各类纺织品130亿米。  江苏盛泽镇,世界纺织业中心。从古代四大丝绸之都之一,到今天以化纤纺织为主的超级产业集群镇、世界纺织品价格形成中心之一,盛泽是中国纺织业发展历程的集中缩影。  新一轮不景气周期正在到来。在产能过剩阴云之下、在实体经济营商环境日渐逼仄的土壤之中,盛泽纺织业相关企业今年普遍感受到经营压力,感到未来几年将会是难熬的日子;同时,许多企业奋起创新,以新产品、新模式打开市场,实现了“逆袭”。激烈竞争和创新,这两个产业集群形态的核心功能,正在这里生生不息地上演着。  扩张过快,产能严重过剩  回忆起2010年到2011年上半年的时光,纺织厂老板们觉得,那真是一场盛宴。“那时候订单多得做不完。”汇丰纺织老板谢勤奎笑眯眯地说。江苏群冠纺织总经理刘学文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提及,那时每生产一米布,往往可以赚三五毛钱,纺织厂产能巨大,如果能保持这么高的利润,那前景太可观了。  早在2007年,纺织行业已经大面积存在产能过剩,2008年金融危机淘汰了一批产能,活下来的企业熬到2010年,春天来了。周期轮回,如同四季运转。2011年之后,纺织业产能再度迅速扩大,进而逐渐形成今年的产能过剩局面。  目前纺织业产业配套体系已经十分成熟,新设工厂,从着手到达产,快的话只要四个月。“一个有点规模的工厂,一天可以生产100万米布,相当于一个厂一天生产100万条裤子,你想想看加总起来产能多可怕。”一个纺织厂老板说道。  产能扩张速度有多快?上述纺织厂老板举了江苏几个地方的例子。以徐州新沂为例,近五年来,新沂新进入纺织行业的资金,超过此前15年的总和。以前新沂只有200台左右喷水织机,现在超过2500台。淮安、宿迁等地,都有大量纺织厂迁入或者新建。前述汇丰纺织就在2009年到宿迁投资设立了一个工厂。  产能扩张,现在比15年前容易得多。例如机械设备,一台喷水织机,以前需要从日本进口,每台价格高达30万元人民币左右。近年来随着国产机械设备性价比不断提升,购置国产设备成为很多纺织厂的首选,每台喷水织机,往往4万元左右就能搞定,快的话一年多就可以回本。  地方政府在产能扩张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数名纺织企业负责人都对本报记者提及,有些欠发达地区招商引资不遗余力,土地、厂房都近乎免费,另外帮助协调贷款、税收大幅优惠,纺织厂老总算下来,自己几乎不用出资金就可以开设新厂。  恢复平衡,或需淘汰一半产能  需求平稳加产能扩张,纺织面料价格开始下滑。  “仿真丝去年每米赚一两元钱,今年普遍每米亏5毛,主要是去年下半年产能扩张太厉害。”一位纺织企业老板说,“现在回款慢,往年一个月,现在三个月也难,银行流动资金贷款一是难搞,二是利息太高,至少百分之十几,压力很大。”在他看来,目前绝大部分品种产能过剩。“有的1.2元/米的加工成本,0.9元卖,人家还不要,放仓库卖不掉,要了干啥?”  统计数据也印证着这种压力。盛泽方面发布的《6月商务部中国盛泽丝绸化纤指数“50指数”述评》中提到:“今年上半年织造企业订单同比减少20%,利润空间再随着原料价格走高以及人工成本增加的基础上,萎缩近15%。市场上热点产品不多,厂家出货多以中厚型服装面料、功能性面料以及个别家纺面料为主,市场上涤塔夫、春亚纺、尼丝纺等面料的库存压力较大,导致部分厂家今年提前出现资金周转压力,市场利空气氛弥漫。”  库存和开工率方面,上述报告提及:“6月份盛泽地区坯布织造库存为34~35天,部分较高库存45天或更高,目前常规面料库存局部大量积压,厂家开机率略有下调;现市场上喷水、喷气织机开机率为七成,部分高开机率维持八成偏上,偏低开机则不足五成,经编开机多在八成以上,市场整体经营压力较大。”  刘学文认为,未来几年,纺织业产能淘汰一半左右,方可恢复平衡。  至于行业调整的方式,一位纺织企业负责人认为,小厂的二手设备根本没人要,就是等死,基本不会存在“大吃小”方式的兼并收购。  受纺织行业影响,上游化纤、机械行业也感受到很大经营压力。  “多年来,一般是春节前化纤丝跌价,春节后涨价,这是正常规律,今年春节后化纤丝一路下跌,就不是好兆头。”刘学文说。  一位纺织机械行业的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前几年确实是赚到钱了,今年不行,直线下跌。我们只能尽力维护住老客户,看他们的更新换代或者设备维护方面的需求,发展新客户慎之又慎,有坏账风险的单子一律不做。”
  创新制胜  按照著名学者迈克尔·波特的产业集群理论,激烈竞争压力下所导致的不断创新,是产业集群的核心优势之一。这一点在盛泽表现得非常明显。  一位纺织面料贸易企业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在盛泽,化纤面料几乎每天都会出新品。一个新产品如果迅速抢占市场,一年产一千万米,每米赚三块钱,老板一年几千万就赚到了,这个行业有时候就是做十年等一次机会。但创新有风险,一旦失败就遭受损失。  “我们这个市场,每天都在出新品种,新产品的生命周期只有一两个月或者更短,马上普遍仿冒。”他用手指着一种灰色坯布,“像这个仿羊绒,刚出来的时候一米八九元,现在只有四元多。仿羊绒创新出来之后,赚了半年钱,然后一哄而上,便没有利润了。”  纺织品与其他行业不同,就是技术上很难进行创新专利保护。对纺织物进行分析之后,将经线或者纬线密度略加微调,便可生产出几乎一模一样的产品,而不侵犯专利权。在盛泽,大家无暇他顾,只有激烈竞争下的不断创新、创新、创新。  相比“红海”中的中小型企业,规模和研发能力占优势的企业处境要好得多。不少企业通过创新,闯出了一条新路。  一个例子是“上久楷”系列宋锦工艺产品。在传统丝绸行业经营压力越来越大之时,鼎盛丝绸公司老板吴建华选择做高端消费品。  鼎盛丝绸逐渐设计生产出宋锦手提包、床上用品、钱包等多种产品。目前,鼎盛生产上千种终端消费品,包括高级男女手提包、钱包、领带、时装、家纺、艺术品等。  鼎盛丝绸的思路,是锁定“文化底蕴、时尚、实用”三个关键词。  苏州有传承千年的“宋锦”丝绸制作工艺,其文化底蕴毋庸置疑。但随着时代变迁,繁复的手工织造和昂贵的生产成本,使宋锦很少再有市场,成了一个活化石。  鼎盛丝绸通过“人工意匠”的修饰和“数码技术”的织造,增加了宋锦的花型,图案精美且更时尚。  2009年,吴建华收购了经营不善的国有企业苏州东吴丝绸厂。东吴丝绸厂的前身是清代的“上久楷绸布庄”,激活了“上久楷”这个古雅的字号。  设计方面,吴建华在意大利创立了设计工作室,同时在法国聘请了设计师,以求让宋锦保持高贵典雅属性的同时,加入时尚感。手提包等产品打版也全在意大利,以保障品质,最后放到中国来生产。  “让意大利人设计,成本还可以,没有一般人想的那么贵。”吴建华指着手机上来自意大利的设计图说。  意大利方面设计好之后,鼎盛再向客户调研、征求意见,最后反馈回去、定稿。  “纺织行业竞争太厉害,什么东西做得好就一哄而上,很快就打价格战、做滥掉。我必须得避开这个陷阱,因此要走向高端化、最高端化。我卖一万元,你们在几百元上争,跟我就没什么关系了。”吴建华说。  “面料硅谷”  除了上述商业模式创新的案例,还有技术创新致胜的例子。  盛泽一家国内化纤巨头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的产品偏中高端,今年日子“还可以”,化纤产品产销基本持平。  在他看来,化纤产品作为纺织行业的原料,基础性需求量很大,市场对产品品质和性能的需求在提升。该公司以创新开辟新路的一个典型产品是记忆纤维。在记忆纤维的上游原料方面,该公司在建的生物法PDO项目将于2013年投产,在公司实现PTT聚酯合成技术突破以后,公司PTT聚酯产品的成本为15000~16000元/吨,大幅低于目前杜邦公司21500元/吨的垄断性价格。这使PTT聚酯纤维的价格同步大幅下降,极大地打开PTT纤维的使用领域,该企业以及我国化纤行业在PTT聚酯纤维领域获得了巨大的竞争力。  盛泽在科研方面一直在大力推进。  今年以来,盛泽镇加快推进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建设工作,目前该镇已拥有7个国家级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数量位居吴江全区第一。今年,该镇又新增3家申报单位。  盛泽镇首个博士后工作站是2003年2月批准建立的江苏吴江东方丝绸股份有限公司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008年6月,江苏盛泽国家级丝绸星火密集区博士后工作站被批准建立。江苏盛泽国家级丝绸星火密集区博士后工作站作为区域总站,随后成立了5个分站,且均是国家级博士后工作站。  打造中国“面料硅谷”是盛泽引领纺织产业转型升级的核心驱动力,随着现代纺织技术的运用,盛泽的纺织产品已覆盖纺丝、丝绸、化纤织物、交织织物、家纺、产业用布、服装及纺织机械等。尤其是近年来,盛泽镇不断完善各类面料体系,已拥有运动、休闲、男装、防寒服等17个国家级纺织品研发基地。

“在这个行业干了十几年了,生意从来没像今年这么难做。”吴江百合纺织品公司老总张新苏一边忙碌,一边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张新苏的办公室位于江苏吴江盛泽镇,这里是全世界纺织行业的中心之一。他的公司是盛泽纺织行业大海中的一朵浪花。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纺织行业的“严冬”仍在蔓延,纺织企业普遍感觉生意难做,在嘉兴、吴江等纺织业聚集地,过去半年来已经有超过40名纺织企业老板“跑路”。  老板“跑路”频发  对纺织行业的很多企业来说,这是一个真正的严冬,产能严重过剩、产品滞销、开工不足,背后则是许多中小纺织企业共同的煎熬。  江苏一家中型纺织企业董事长告诉本报记者,据其不完全统计,嘉兴近期已经有十几家纺织企业倒闭,其中数名老板已经跑路,并不乏大型国有银行等金融机构牵连其中。  另据驻江苏吴江办公的一家中型纺织机械企业董事长不完全统计,过去半年来,仅吴江一地就有数十名纺织厂老板跑路。  “纺织企业往往会互联互保,一个纺织厂倒下会连累一片。”上述吴江中型企业董事长说,“就在12月初,吴江盛泽又有一家大型纺织企业面临倒闭,该企业银行贷款余额约为6亿元,与一家贷款余额10亿元的房地产企业互保,它们俩倒下的话,我估计至少得连累上百家企业。”  据吴江中型企业董事长透露,目前就他所知,在吴江,不乏大型国有银行等多家银行都已卷入了纺织企业老板“跑路”的冲击波中。据他估计,明年情况会更严重,元旦后可能会有相当一批企业停产。  江苏群冠纺织董事长刘学文告诉本报记者,目前纺织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库存积压严重,据他观察,行业内很多厂“只要有人买,亏本也愿意卖,1分钱定金都不用付,赊账9个月之后再付款都行”。  供求关系逆转是企业经营严峻的直接原因。近年来,产能巨幅扩张,但需求并未大涨,纺织面料价格开始下滑。  “仿真丝去年每米赚一两元,今年普遍每米亏5角,主要是去年下半年产能扩张太厉害。”汇丰纺织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现在回款慢,往年1个月,现在3个月也难,银行流动资金贷款一是难搞,二是利息太高,至少百分之十几,压力很大。”  在上述汇丰纺织负责人看来,目前绝大部分品种产能过剩。“有的1.2元/米的加工成本,9角钱卖人家还不要,放仓库卖不掉,要了干啥?”  谷底漫长  纺织行业是一个周期性很强的行业。  回忆起2010年到2011年上半年的时光,受访的纺织企业老板们觉得,那真是一场盛宴。  刘学文回忆说,那时每生产1米布,往往可以赚三五角钱,纺织厂产能巨大,如果能保持这么高的利润,那前景太可观了。  这是一波暖周期。实际上,早在2007年,纺织行业已经存在大面积产能过剩,2008年金融危机淘汰了一批产能,活下来的企业熬到2010年,春天来了。  但盛宴仅仅延续了2年,寒冷就迅速来临了。冰火两重天的逆转,缘于此前两三年的产能大扩张。刘学文表示,这几年之间新上马的产能,估算超过前20年的总和。  据刘学文介绍,目前纺织业产业配套体系已经十分成熟,新设工厂,从着手到达产,快的话只要四个月。而产能扩张,现在比15年前容易得多。  例如机械设备,一台喷水织机,以前需要从日本进口,每台价格高达30万元人民币左右。近年来随着国产机械设备性价比不断提升,购置国产设备成为很多纺织厂的首选,每台喷水织机,往往4万元左右就能搞定,快的话一年多就可以收回成本。  一个规模稍大的工厂,一天可以生产100万米布,相当于一天能生产100万条裤子。  产能扩张速度有多快?上述江苏纺织企业董事长举了江苏几个地方的例子。  以徐州新沂为例,近5年来,新沂新进入纺织行业的资金,超过此前15年的总和。以前新沂只有200台左右喷水织机,现在超过2500台。淮安、宿迁等地,都有大量纺织厂迁入或者新建。  地方政府在产能扩张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数名纺织企业负责人都对本报记者表示,有些欠发达地区招商引资不遗余力,土地、厂房都近乎免费,另外帮助协调贷款、税收大幅优惠,纺织厂老总算下来,自己几乎不用出资金就可以开设新厂。  纺织企业亦库存严重。据中国长丝织造协会《2013年夏季长丝织造中小企业实地调研报告》,各地走访的企业平均库存在2~3个月,个别企业库存已超过4个月,甚至达到半年。盛泽一家已经停产的小企业,年产量是300万米,但是库存量已经超过500万米。  刘学文认为,未来几年,纺织业产能淘汰一半左右,方可恢复平衡。  产能过剩,价格下跌,而纺织厂的成本却在不断上升。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徐文英此前调研发现,化纤织造业用工成本逐年上升,各种生产要素成本上涨压力明显。例如江苏吴江地区喷水喷气织机就有12万台,织布工成了最抢手的职业,因此吴江地区也就成为全国纺织业工资水平最高的地区,每天8小时工资已经达到4500元/月。  两极分化  另有统计数据显示,纺织行业日子还算“小康”。  来自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的消息,今年1月~9月,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5586亿元,同比增长11.7%,增速比上年同期高2.4个百分点;利润总额2152亿元,同比增长17.4%,高于上年同期17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3年1月~10月,我国纺织全行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5%,较上半年略有回落。其中纺织业同比增长9.2%,比上半年减缓0.4个百分点;服装业同比增长7.5%,与上半年持平;化纤业同比增长10.0%,比上半年提升0.3个百分点。  但上述纺织机械公司董事长的感受却截然不同,他坚信纺织行业处境比统计数据反映的更艰难。  对此,第一纺织网总编辑汪前进认为,统计数据与企业感受的背离,要具体分析。他认为,国家统计局的统计范围是3万家规模以上纺织企业,但全国的纺织企业有数十万家,统计不能完全涵盖,另外,纳入统计的企业中,近年来两极分化现象也越来越明显。目前,大量中小企业陷入寒冬,而位居顶端的企业则实现了利润增长。  而相比在“红海”中厮杀的中小型企业,规模和研发能力占优势的企业处境要好得多。不少企业通过创新,闯出了一条新路。  盛泽一家国内化纤巨头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的产品偏中高端,今年日子“还可以”,化纤产品产销基本持平。在他看来,化纤产品作为纺织行业的原料,基础性需求量很大,市场对产品品质和性能的需求在提升。  上述化纤巨头以创新开辟新路的一个典型产品是记忆纤维。在记忆纤维的上游原料方面,该公司生物法PDO项目已开工建设,在公司实现PTT聚酯合成技术突破以后,公司PTT聚酯产品的成本为15000~16000元/吨,大大低于目前杜邦公司21500元/吨的垄断性价格。  徐文英近期则在一个行业论坛中提及,近年来,我国福建沿海企业在细旦锦纶高密面料开发上有进一步突破,产品广泛应用于户外运动服、防寒服等,不仅受到国内市场追捧,也逐步赢得了国际市场的认可。有些企业始终能走到行业发展的最前端,引领行业的发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