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消息
转型发展陷困局;专家建议:企业走产业经营化道路  (见习记者
吕诗洁)眼看又是一年冬天来临,不少武汉中小服装企业面临订单数量减少、工人价格上涨、招工难等问题,企业成本上涨导致利润空间一压再压,不少企业大呼“今年冬天有点冷”。有企业老板表示,去年这个时候厂里都忙得不可开交了,今年生意比去年起码少了四成。对于武汉中小服装企业面临的问题,专家建议企业应该调整发展方向,找准自己的路。  工价飞涨
小夫妻五个月挣7万  今年24岁的李文和丈夫一起在汉川一家服装加工企业做车工。他们今年上半年挣了7万,买了一辆小轿车,“我们两个从正月过后到6月底,大概挣了有七八万,除去一些花销,还剩7万,我们合计着房子做好了,儿子还小,那就买辆车吧。”小夫妻最终在湖北潜江选中了一辆北京现代,花了15万,“厂里还有好几个买车的呢。”李文笑道。  “我初中毕业以后就出来学做衣服。”23岁的李蓓说,“当时家里父亲摔伤了腿,母亲有精神疾病,弟弟还在上小学,欠了一屁股债。”  李蓓说,她从第二年开始学用缝纫机做衣服,到了年底,一个月可以挣两千多元。父亲的伤好后也开始干活,几年时间,家里盖起了楼房,配齐了家电,而且还是村里比较少见的精装修,还还清了债。“我今年正月结的婚,做衣服的女孩,这个年纪出嫁已经算是老姑娘了。10万元嫁妆钱是自己挣的,在我们那算很体面的。”  改善生活条件
工人仍有流失  为了吸引工人,不少厂家都在着力改善生活条件。“一年前装了空调和热水器,等搬到红安后就有正经的员工宿舍,两个人一间房,装修好的,有独立卫生间。”美翔服饰的老板胡先生说。记者看到,该服装厂的宿舍是一个两三百平的大房间,用木板隔开,有两人间和四人间。很多人去上班的时候来不及收拾,被褥凌乱地堆在床上。“现在的工人尤其是年轻人对条件要求很高的,不好都不愿意来。”  一位四十多岁的别女士表示,现在厂房宿舍条件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十几年我们都是七八人睡大通铺,早上起来大家都去抢水龙头和厕所,环境可以说是脏乱差。现在房间里有空调有电扇,车间也有空调,比以前可是强多了。”  虽然工资高,但是不少工人表示,他们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太累了,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点休息时间都没有。”来自潜江的20岁工人小李表示,规定的上班时间是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10点半,遇着订单多的时候还要加班加点,忙到凌晨一两点的时候也不少。  “感觉自己像机器,听到铃声就去吃饭,十几分钟的时间吃完就回去在缝纫机上继续做工,没啥意思。”小李说。  “这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行业。”26岁的杨阳说,“做衣服很费眼睛的,年纪一大眼睛就不好使,长期坐着,颈椎腰椎一身病,不是长久之计。”她打算攒够钱后和丈夫一起开个卖衣服的小店。  ■探访  老板挨家挨户拜年留人  一家小型服装企业的廖老板说,厂里招工一般只占企业工人比例的六七成,另外三成左右都是熟人带来的。“每次过年的时候,我都要开车,到车工家里挨家挨户拜年,送一百来块钱的油和酒,还要请熟人吃饭,就是怕人走了。”  为吸引车工进场,一般老板在车工来的时候就会付1500到2500元的“进场费”,还有的约定8%到10%的提成,想方设法留人。“没办法,必须招很多人。你要不能赶上潮流大量出货,等别人出了你就完了。”  厂房面临搬迁
资金紧张  “潮美服饰”的宋老板说,今年的日子比较难过。“可能是天气一直比较暖和吧,去年这个时候我厂里都忙得不可开交了,今年却比较清闲,生意比去年起码少了四成。”他表示,“考虑到消防问题,政府规定我们不能再在这里做了,我向银行贷了三百多万在汉川买了厂房,只等建好了就搬过去,现在资金链比较紧张。”  宋老板说,其他很多厂也在汉川、红安等地买了地,资金都有些周转不过来,“我们现在神经绷得可紧了,就怕哪天出个事,现在这种情况实在经不起折腾。”  专家建议:应该调整发展方向
走特色化经营之路  武汉服装商会会长刘树仁说,工价上涨,企业的利润空间又被压缩,很多中小服装企业陷入比较困难的境地。中小服装企业应该调整发展方向,找准自己的路。  他建议,中小企业应该抱团发展,走特色化经营道路。“目前武汉的服装企业同质化竞争过于严重。一个产品好卖,大家都来生产,这怎么行呢?我认为大家应该联合起来,给每个企业发展空间,走产业经营化道路。”  他表示,目前武汉服装企业规模有限,还没有能像其他省市到国外去找代工的企业。“短时间内降低用工成本不太可能,能做的就是努力做出自己的品牌和特色。大家联合起来,在统一的目标下发展,不能盲目竞争。”

长江商报消息
眼看又是一年冬天来临,不少武汉中小服装企业面临订单数量减少、工人价格上涨、招工难等问题,企业成本上涨导致利润空间一压再压,不少企业大呼“今年冬天有点冷”。有企业老板表示,去年这个时候厂里都忙得不可开交了,今年生意比去年起码少了四成。对于武汉中小服装企业面临的问题,专家建议企业应该调整发展方向,找准自己的路。

武汉国有纺织服装企业“四招”留人解决用工难题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娱乐官方网站,正月初八,武汉江南集团公司董事长叶国华见到记者高兴地说:“以往春节一过,企业就愁招不到人,今年的情况大不一样,厂房新了、设备先进了、生产环境改善了、收入提高了,职工不用动员都回到厂里来了。节后初六开班,全厂16万锭一下都开齐了。”据了解,近年来由于周边地区县域经济发展,有越来越多的农民工选择在本地就业,武汉很多企业都遭遇到招工难的问题。面对不利情况,武汉纺织服装国有企业以待遇、环境、收入、感情这“四招”留人,基本解决了过去企业招不进、留不住的问题。

工价飞涨 小夫妻五个月挣7万

待遇留人,让农民工与城里人一样。武汉冰川集团公司给企业的每一位农民工都买了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等五种保险。春节放假,公司为回家过年的农民工每人发了260元的生活费。农民工认为,这个企业比较正规,值得在这里干。企业管理者也自豪地说:“我们这里不缺工人。”际华武汉依翎针织公司是一家军工企业。对待农民工,企业除了在工资、保险等待遇上与正式工一样外,在评选标兵、优秀员工等方面也一视同仁。此外,企业每年还为农民工进行体检,农民工过生日都会收到工厂送的生日蛋糕和贺卡等。

今年24岁的李文和丈夫一起在汉川一家服装加工企业做车工。他们今年上半年挣了7万,买了一辆小轿车,“我们两个从正月过后到6月底,大概挣了有七八万,除去一些花销,还剩7万,我们合计着房子做好了,儿子还小,那就买辆车吧。”小夫妻最终在湖北潜江选中了一辆北京现代,花了15万,“厂里还有好几个买车的呢。”李文笑道。

环境留人,让农民工在纺织厂里干得不累。武汉江南集团搬到阳逻开发区后,新设备,特别是最新的6万锭细纱长车及相关配套设备,让工厂彻底改变了灰尘多、劳动强度大的状况。企业着力研发市场急需的、附加值高的产品,车间不再经常翻支改台,农民工感到在这里干,舒心、顺心。该集团喷气车间值车工柯立萍是一位从湖北十堰市来的农民工,春节回家后生病了,她怕丢了现有的岗位,在病中给厂里打电话请假,正月十五未到,她就赶到厂里上班了。武汉裕大华公司搬到蔡甸区后,在当地招收了很多农民工。农民工刘立敏进厂后,对新工厂非常满意。她说,百年裕大华搬迁改造后,设备新了、灰尘少了、工作环境漂亮了。

“我初中毕业以后就出来学做衣服。”23岁的李蓓说,“当时家里父亲摔伤了腿,母亲有精神疾病,弟弟还在上小学,欠了一屁股债。”

收入留人,让农民工收入每年都有提高。际华武汉依翎针织公司在对待农民工的收入上的态度是,让他们年年有提高。现在,农民工除了工资外,还有全勤奖、单项奖等。江南集团去年不仅为全体农民工提高了工资,而且出台了《专业技术特殊人才选拔管理办法》,此办法对各类职工一视同仁,去年已有14位入选者受益,他们大多是农民工,每人每月可从集团领到500元的补贴。

李蓓说,她从第二年开始学用缝纫机做衣服,到了年底,一个月可以挣两千多元。父亲的伤好后也开始干活,几年时间,家里盖起了楼房,配齐了家电,而且还是村里比较少见的精装修,还还清了债。“我今年正月结的婚,做衣服的女孩,这个年纪出嫁已经算是老姑娘了。10万元嫁妆钱是自己挣的,在我们那算很体面的。”

感情留人,让农民工在纺织服装企业里有尊严。武汉一棉集团去年为农民工办了三件实事:“六一”,给农民工14周岁以下的子女每人发了一箱水果;“七一”,组织农民工参加文艺汇演,丰富他们的业余文化生活;九月,集团党委专门慰问生产一线的困难农民工。江南集团去年为农民工办了包括提供上下班班车、工作餐补贴、集体宿舍空调和文娱活动等10件实事,现在农民工更加爱岗敬业了。

改善生活条件 工人仍有流失

武汉纺织服装国有企业的“四招”不仅留住了农民工,而且还起到了广告效应,很多农民工春节回家后,都宣传自己的工厂和岗位,引起了其他姐妹的关注。这些农民工像宣传队、招工队,将他们的亲朋好友带到了厂里,使工厂在用工上形成了良性循环。

为了吸引工人,不少厂家都在着力改善生活条件。“一年前装了空调和热水器,等搬到红安后就有正经的员工宿舍,两个人一间房,装修好的,有独立卫生间。”美翔服饰的老板胡先生说。记者看到,该服装厂的宿舍是一个两三百平的大房间,用木板隔开,有两人间和四人间。很多人去上班的时候来不及收拾,被褥凌乱地堆在床上。“现在的工人尤其是年轻人对条件要求很高的,不好都不愿意来。”

一位四十多岁的别女士表示,现在厂房宿舍条件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十几年我们都是七八人睡大通铺,早上起来大家都去抢水龙头和厕所,环境可以说是脏乱差。现在房间里有空调有电扇,车间也有空调,比以前可是强多了。”

虽然工资高,但是不少工人表示,他们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太累了,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点休息时间都没有。”来自潜江的20岁工人小李表示,规定的上班时间是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10点半,遇着订单多的时候还要加班加点,忙到凌晨一两点的时候也不少。

“感觉自己像机器,听到铃声就去吃饭,十几分钟的时间吃完就回去在缝纫机上继续做工,没啥意思。”小李说。

“这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行业。”26岁的杨阳说,“做衣服很费眼睛的,年纪一大眼睛就不好使,长期坐着,颈椎腰椎一身病,不是长久之计。”她打算攒够钱后和丈夫一起开个卖衣服的小店。

■探访

老板挨家挨户拜年留人

一家小型服装企业的廖老板说,厂里招工一般只占企业工人比例的六七成,另外三成左右都是熟人带来的。“每次过年的时候,我都要开车,到车工家里挨家挨户拜年,送一百来块钱的油和酒,还要请熟人吃饭,就是怕人走了。”

为吸引车工进场,一般老板在车工来的时候就会付1500到2500元的“进场费”,还有的约定8%到10%的提成,想方设法留人。“没办法,必须招很多人。你要不能赶上潮流大量出货,等别人出了你就完了。”

厂房面临搬迁 资金紧张

“潮美服饰”的宋老板说,今年的日子比较难过。“可能是天气一直比较暖和吧,去年这个时候我厂里都忙得不可开交了,今年却比较清闲,生意比去年起码少了四成。”他表示,“考虑到消防问题,政府规定我们不能再在这里做了,我向银行贷了三百多万在汉川买了厂房,只等建好了就搬过去,现在资金链比较紧张。”

宋老板说,其他很多厂也在汉川、红安等地买了地,资金都有些周转不过来,“我们现在神经绷得可紧了,就怕哪天出个事,现在这种情况实在经不起折腾。”

专家建议:应该调整发展方向 走特色化经营之路

武汉服装商会会长刘树仁说,工价上涨,企业的利润空间又被压缩,很多中小服装企业陷入比较困难的境地。中小服装企业应该调整发展方向,找准自己的路。

他建议,中小企业应该抱团发展,走特色化经营道路。“目前武汉的服装企业同质化竞争过于严重。一个产品好卖,大家都来生产,这怎么行呢?我认为大家应该联合起来,给每个企业发展空间,走产业经营化道路。”

他表示,目前武汉服装企业规模有限,还没有能像其他省市到国外去找代工的企业。“短时间内降低用工成本不太可能,能做的就是努力做出自己的品牌和特色。大家联合起来,在统一的目标下发展,不能盲目竞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