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还原物主要生产厂家停产这样的利好消息存在,但最近染料股走势却不涨反跌,这让不少人都深感意外,以浙江龙盛为例,公司股价从国庆后至今,已累计下跌逾7%,到达目前14.5元/股左右的较低位。究其原因,分析人士认为,染料股这一波的下跌主要是受大盘以及下游印染行情低迷的拖累。  “按照往年,这个时候应该是下游旺季,但今年的印染旺季却迟迟不来,印染厂生意一般,影响染料价格。”一位不愿意具名的私募人士表示。他的话得到了印染厂的证实,一位江苏地区印染厂负责人对大智慧通讯社(微信号DZH_news)表示,现在印染行情“差得一塌糊涂”,好转还需等到明年。  “此外,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都是融资融券标的公司,之前在13.7元/股(8月底-9月初时候)的价格低位时,很多人都融资买入浙江龙盛,而现在大盘正当盘整之际,因此为避免爆仓这部分人会选择尽快撤离,这对股价亦有影响。”上述私募人士表示。  数据显示,从8月底开始,浙江龙盛融资买入额开始出现较为明显的增长。其中在9月1日,公司融资净买入额达到2.03亿元,创下自身单日净买入额新高,当日公司股价上涨3.16%。但是国庆之后,公司融资买入额开始缩量,融资余额也处于下滑态势。  “染料是周期股,它的这一波行情从2012年底开始,到现在已将近两年,而以往的话差不多也都是这么一个周期。周期股如果能在历史低点,在行情开始出现转折时买入,那还是很容易能赚钱的,不然也难。”该私募人士补充道。  今年9月中的时候,国内还原物主要生产厂家-宁夏明盛染化有限公司(下称”明盛染化”)老厂区因非法排污而被勒令永久性关闭,而公司新厂在短期内又无法投产,导致还原物价格由3万元/吨突然暴涨至10万元/吨以上。还原物为生产分散染料的重要中间体,因此业内预计明盛染化停产事件可利好分散染料行情。不过,由于染料厂仍有一定库存,加上印染需求迟迟不见好,因此还原物价格虽然上涨了,市场成交却有限,对染料价格的支撑作用也不甚明显。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预计还原物事件对染料价格的影响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显现。但染料虽属于强周期性化工产品,其环保敏感度、行业集中度都比较高,因此很容易会因为一些环保突发事件而使得行情发生改变。加上新的环保法将于明年开始实施,所以染料仍可关注。”一位基金分析师表示。  而对于这一波还原物涨价后明显不同于活性染料中间体-H酸暴涨后造成的染料行情,业内人士如此解释道:“H酸价格暴涨后,在今年下半年又一下子暴跌,给很多贸易商造成不小的损失,有H酸这样血淋林的例子摆在面前,因此还原物涨价后,市场就显得理性多了,不会急于去追捧。”  “另外,H酸的例子也让市场担忧,虽然明盛染化老厂被关,新厂短期内也无法投产,但还原物价格一旦上来后,是不是也会像H酸那样,很多小企业就突然冒了出来,它们为了暴利选择铤而走险偷偷生产,随后导致行情大变。这些小厂一般会以较低的价格销售,并且也不在乎能生产多久,它们只要能在行情最好的时候赚到一笔,之后关掉也可以。”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2013年,以H酸为代表的染料中间体价格的上涨带涨了染料价格,使染料成为当时的“明星化工产品”。而受益于染料价格的上涨,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也实现了业绩的大幅增长。但从两家公司公布的2014年半年报来看,两者在今年三季度的业绩表现都会较为平淡。

近期以来供需紧张的染料市场格局并未得到缓解。由于染料上游中间体供应持续紧张,以及下游染厂生产繁忙,业内对染料后市弥漫着浓重的看涨情绪。

从2.7万元/吨涨到8万元/吨  近期H酸的涨幅几乎可以用“疯狂”二字形容,从10月底的约6.8万元/吨一跃至目前的8万元/吨,半个月多涨幅接近20%。而在今年年初H酸价格仅约为2.7万元/吨,如此推算,今年以来H酸价格上涨了近300%。  据了解,7月以来,H酸开始上演火箭式上涨,7月中旬的价格约为3.2万元/吨,7月底数天内急涨1万元/吨,到8月初价格已近4.5万元/吨,8月中旬和9月初经过几次提价,到9月底的价格约为5.5万元/吨,10月上旬的价格约为6万元/吨,10月底的价格约为6.8万元/吨,再到目前的约8万元/吨,H酸价格可以说上演了一幕能与比特币媲美的疯狂上涨。据了解,1万元/吨这样的提价幅度在行业内很罕见,此前曾出现在7月底,而过了3个多月后,H酸再次出现这样的涨幅难免让业内感到震惊。对于这样的行情,一名业内人士表示:“实在没想到,当初价格在5万元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已经很高了。”  H酸为何会暴涨?  印度从出口国变进口国  环保压力使得部分企业关停 市场借机哄抬价格  对于H酸价格飙涨的原因,业内人士的说法出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即主要生产厂家均表示是因为“印度因素”,而对“国内企业是否存环保压力,生产是否正常”等问题则讳莫如深。  据悉,由于环保压力,印度数家H酸企业都被迫关停,转而向中国进口H酸,导致H酸出现全球范围内的供应短缺。印度是除了中国以外的第二大H酸需求市场,而印度以前一直也是H酸出口国,印度每年的活性染料产量和中国相当。印度H酸供应吃紧,从出口国变进口国。因此印度的进口也进一步加剧了中国H酸缺货的状况。“现在H酸的确很缺货,由于印度生产企业的停产,今年出口到印度的H酸的量比以往增加了很多,”湖北楚源销售人员说,“但8万元/吨这个价格应该差不多了,很难再涨上去了。”然而,也有人强调,不仅是印度,国内H酸企业同样面临较大环保压力,生产受限,这也是导致这场H酸价格上涨的原因之一。  山东潍坊某H酸企业此前曾停产一段时间,整改合格后才重新开工。该公司销售人员表示目前下游需求仍存在,公司订单已排到明年1月份。“一般来说,H酸价格一旦单价达到7万元,生产黑色活性染料的厂家就难以为继,我们主要供应彩色高档产品,所以下游还有需求。”他说。  而不同于上述两种观点的第三种观点则认为,市场哄抬H酸价格的可能性也很大,“现在H酸市场货源很紧张,价格报了,但实际上却没有货可以供应”。  大部分业内人士认为,目前H酸急速攀升,其主要原因是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由于7月初江苏明盛、江苏吉华(浙江吉华子公司)等几家主要中间体企业的停产,H酸等中间体价格从7月中旬开始急涨,当时H酸价格约3.2万元/吨。这导致供应紧缺问题更加严重,“有钱买不到货”的现象愈演愈烈。“涨价的主要原因为现在工厂的H酸产量不多,但要货的人很多。”浙江吉华集团工作人员表示。据其称,目前浙江吉华集团每天的H酸产量约10多吨,而以前每天可生产20多吨,“至于需求的话,国内国外都有”。  目前,江苏明盛并未恢复正常生产,处于开开停停的状态。而江苏吉华内部人士此前曾表示,公司之前因设备检修而停产,现在生产已恢复。但数位业内人士均表示,江苏吉华实际上并未完全恢复生产,“同样是处于开开停停的状态”。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国内H酸产能达8.7万吨/年,其中湖北楚源3万吨(年化产量2万吨),江苏明盛2万吨(年化产量2万吨),杭州吉华2万吨(年化产量1万吨)。  对于江苏明盛何时能正常生产,有工厂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自己还待业在家,公司还未有通知告知返岗时间。他还表示或许今年都无法工作。而江苏明盛厂区所在地——连云港灌云县临港产业区环保局负责人则表示,江苏明盛原有一套环保装置,后又新建一套,因此目前公司环保是达标的,“由此可见,企业未正常开工应有其他原因如停车检修等”。据了解,临港产业区环保检查整顿预计要到年底才能结束,该负责人表示,“我们是分批、分期对产业区内的企业进行整顿”。  湖北楚源销售人员表示,现在H酸供不应求,主要是因为很多小的中间体生产企业受环保压力而停产,预计H酸价格还会继续上涨。他说:“我们的生产是正常的,但产品除了要满足自用外,还要供应以前的订单,我们以前的订单都没有发完。”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业内专家表示,在生产H酸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废水,高需氧量、高酸度、高盐度和高色度,不可能采用传统的生化和物化等方法处理。此类废水处理起来较为麻烦,一般中小企业以直排为主,严重污染环境。因此H酸生产企业的环保问题向来比较严重。今年以来,由于环保要求日趋严格,国内最主要的几个H酸大厂都遭遇过停产,且即便复产其开工率也一直不正常,造成市面上H酸处于持续缺货的状态,且近期有愈演愈烈之势,“有钱买不到货”成为常态,部分大厂也取消对外报价。H酸废水严重污染,处理棘手,环保压力下停产企业增加,加剧供应紧张局面。据了解,H酸是一个国内外都需要大量使用的很重要的有机中间体。H酸和对位酯是活性染料的主要原料,其中H酸占比30%左右;分散染料的主要原料为间苯二胺和还原物,H酸占比约10%。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内几家大的H酸生产厂家还形成了价格联盟,搞垄断行为,对某些产品进行价格操纵,“H酸价格恐怕还要继续上涨”。  谁亏谁赚?  染料小企业渐被挤出市场 闰土股份等成最大受益方  目前的H酸价格出现如此快速的上涨,大大超出市场此前预期,这将对活性染料行业带来较为深远的影响,行业内拿不到H酸的染料小企业可能会被逐步挤出市场,进一步增强龙头企业话语权。山东一家染料生产企业则表示,已搞不懂目前的H酸价格,“几天变一个价,企业都不敢进行染料生产了”。另外一家山东潍坊的一位染料生产企业员工亦确认,近期H酸、对位酯、氨基油、溴氨酸等染料中间体价格上涨力度特别猛,其所在公司生产的是活性染料,最近受不了中间体价格的暴涨,“只好停产了”。  “首先,大的染料企业的核心中间体还是自产,中间体价格上涨对规模较小的染料厂压力更大。另外,一旦中间体行业有变,龙头企业也会加速对上游的整合。”业内人士表示。  据了解,活性染料与分散染料相比,集中度要较小,浙江龙盛和闰土两家市场占有率在30%,前四家的市场占有率在60%,且没有专利问题,所以龙头企业对行业控制力不足。而且,由于湖北楚源在浙江龙盛涉足上游中间体后,对浙江龙盛染料业务进行打压,导致活性染料竞争程度增加。所以,短期内活性染料不会形成像分散染料一样的竞争格局。但2013以来年由于环保压力增强,部分中间体生产企业被限产,导致中间体价格上涨,随着环保压力越来越大,在分散染料价格持续上涨的带动下,活性染料提价也将是趋势。  江苏明盛为闰土股份控股70%的子公司,不仅能够确保闰土股份公司的自身需求,还有一万多吨外供能力。H酸每上涨1万元,闰土股份EPS将增厚0.14元,闰土股份将是H酸上涨的最大受益方。  而浙江龙盛全资子公司通辽明州化工是公司H酸生产基地,明州化工8000吨产能目前已经试生产,月产量约400吨左右。明州化工H酸投产将大幅缓解龙盛H酸的外购压力,预计投产后龙盛H酸自给率达80%。此外,传化股份亦有3.5万吨活性染料产能(占市场份额的20%左右)。  而由于今年上游中间体价格的一路上涨,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亦不断上调产品价格,净利润大幅增加。浙江龙盛预计,1~9月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长100%以上至8.96亿元;而闰土股份预计,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有望同比增90%~110%至4.11亿元~4.54亿元。  对印染企业影响几何?  议价能力强的顺势涨价 部分印染企业已无利可图  今年,受环保压力影响,染料中间体如H酸、对位酯等供需格局遭打破、价格上涨,带动下游染料价格亦同步上行,其中,在七、八两月,染料提价达到了一个高潮。然而,绍兴地区印染企业因不堪染料价格上涨而提出反垄断报告一事使得这一行情进入了一个转折点,本报曾经报道,柯桥区印染协会代表全区200多家印染企业向浙江省价格监督检查分局递交了一份《关于要求反垄断的报告》,认为染料涨价的幅度已大大超过国家CPI正常涨幅的10~20倍,属标准的暴力侵权。染料企业在需求旺季的9月意外无提价。但是,受H酸价格大幅上涨,近期活性染料价格又上涨了3000~5000元/吨。  “正常情况下,染料成本基本控制在印染成本的20%左右,印染企业还有利润空间。”江苏一印染企业表示,但染料价格再涨,而印染企业的加工费却无法水涨船高,这迫使绍兴部分印染企业只好采取减产或停产措施。记者了解到,在染料价格上涨的风暴面前,除了一部分议价能力强的印染企业能够把价格顺利传导到下游外,一部分印染企业已无利可图。而福建、浙江等地部分印染企业除了完成原来的订单外,对接单的积极性并不高,宁愿少接订单。  “价格再高,也要确保质量。在面料染色工艺过程中,染料的投放量有标准的比例,既不能多,又不能少。染料涨价后,我们印染厂的采购量依然不减,都没有利润了。像这样下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如果用户都死掉了,上游企业有价无市,最后价格也得下来,建议还是能平抑一下价格,让下游也有喘气的机会。”石狮一位印染企业负责人表示。

多位业内人士确认,由于经营形势全面向好,绍兴、萧山等多地染料下游印染客户普遍选择上调印染加工费。这显示,染料中间体H酸市场供应紧张带来的染料涨价并未对染厂产生”负面影响”,染料价格上行空间仍存。

**各品种染料轮番涨价,活性今年已涨约1万元/吨,或29%**

分散染料在沉寂一段时间后,近日又有异动。上周日,浙江龙盛(600352.SH)分散染料普涨3,000元/吨,或8%。

这是今年以来分散染料的第二次普涨。上一次是在2月15日,当时分散染料价格普遍上调了约1,000元/吨,或3%。

2月25日,浙江龙盛曾上调部分分散染料价格,上调幅度为1,000~2,000元/吨,或3%~6%。

目前分散染料价格在4万元/吨左右,与2013年初的1.65万元/吨相比,上涨了142%。

与分散染料相比,今年的活性染料行情相对更猛。活性染料最近一次涨价是在3月26日,当时的上调幅度在3,000~5,000元/吨之间,或10%,该次涨价距离前一次涨价(3月18日曾普涨3,000元/吨)不过一周。

目前活性染料价格约4.5万元/吨,与今年年初的价格相比,已上涨约1万元/吨,或28.57%;与2013年初的2万元/吨相比,则上涨了125%。

染料价格的上涨仍在于环保压力导致上游中间体企业开工不正常,H酸等原料货源短缺,价格上涨。H酸为生产活性染料的主要原材料,占比30%~50%,生产分散染料亦会用到H酸,但用量不大。

浙江龙盛现有12万吨分散染料产能、7万吨活性染料产能;闰土股份(002440.SZ)有11万吨分散染料产能和3.5万吨活性染料产能;此外,传化股份(002010.SZ)亦有3.5万吨活性染料产能。

**上游H酸市场供应维持紧张,业内预计4月份供应缺口可达1~2000吨**

国内活性染料关键中间体H酸生产企业主要有江苏吉华(2万吨/年产能,外销为主)、湖北楚源(3万吨/年产能,外销为主)以及闰土股份子公司江苏明盛(2万吨/年产能,自用:外销=1:2)。

目前市场有传言称,湖北楚源因环保问题已停产整顿,而江苏明盛也因硫酸装置大修将停产2个月,但大智慧通讯社(微信号DZH_news)从业内了解到的情况显示,上述三家H酸工厂皆没有完全停产,只是处于开开停停的生产状态。

但不管停产与否,能肯定的是,目前H酸市场供应的确非常紧张,并且,存在继续上行的可能性。

一位来自无锡的H酸贸易商告诉本社,现在H酸市场供应很紧张,市场报价如湖北楚源已高达14万元/吨,市场成交价则在12万元/吨左右,“H酸价格的确上涨地很快,10多天前,报价12万元/吨还没有人会要,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数据显示,H酸12万元/吨的价格与半个月前相比,上涨了20%左右。

上述贸易商同时表示,由于供应紧张,现在他去生产厂家提货都需要拿现金,而以前则没有这样的要求,并且,能拿的量少了,价格也高了。

“按眼下的H酸工厂开工情况,估计四月份市场供应仍有缺口,缺口量可达1,000~2,000吨。”他说,“除了H酸外,近期K酸、伽马酸价格上涨得也比较多。”

当谈及未来H酸价格可能的走向时,该贸易商则认为,目前的价格已相当高,未来涨价或有难度。

江苏吉华母公司-浙江吉华集团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江苏吉华生产是“开开停停”,并未完全正常。3月18日,他曾告诉本社,由于要接受环保检查,江苏吉华已完全停产4、5天。

“现在H酸供应相当紧张,因此我们没有报价,也不接新单,精力主要放在旧单的履行上,旧单价格一般在9、10万元/吨左右。”他说,“H酸价格估计还得涨,可能会涨到15、16万元/吨。”

一位私募投资经理表示,在环保持续趋严的情况下,染料价格仍有涨价预期,并且利好布局染料全产业链的龙头企业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

据其称,浙江龙盛位于内蒙古的H酸生产工厂未受到环保影响,目前产量约420吨/月,公司H酸库存充足,能够满足800吨/月的需求。而闰土股份H酸库存亦充足,不会受市场供给紧张影响。

**旺季到来生产繁忙,下游印染厂借机上调加工费转移成本**

据悉,由于3~6月是印染行业的传统旺季,因此目前各地印染厂经营情况均不错,普遍都很忙,更“不愁单子”。

于是,借着这样的市场行情,他们也顺势提高了印染加工费,缓解由于染料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

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显示,绍兴和萧山两地印染协会在3月底进行了二次染费的调价,幅度在15~20%左右。而国内产能最大的盛虹印染也于4月1日起上调了染费。

绍兴一家大型印染企业的内部人士对本社表示,目前印染厂业务普遍繁忙,对染料涨价亦有心理准备,“因此染料在这个时候涨价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现在印染厂忙也是正常的,这差不多就是一年中行情最好的时候。到了7、8、9月,行情就会淡下来,印染厂在那三个月基本也是不赚钱的。之后到11月则可以称为‘次旺季’时期,那个时候的行情才是最关键的,如果印染厂在此期间接单情况好,那么整年的情况就是好的。”他说。

据其称,上游染料价格上涨只是近期染厂上调染费的原因之一,染费上涨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染厂自身环保成本的增加,“现在地方政府严格控制染厂排污”。

绍兴是浙江省印染产业集聚之地,该地区有印染企业209家,占全国印染产能的五分之三左右。

盛虹印染内部人士则告诉本社,虽然染厂染费上调了,但上调幅度仍低于染料价格的上涨幅度,并且,因上调产生的利润也完全被染料厂收入囊中。

“现在染料涨价真的很猛,与去年11月相比,部分用量较多的产品都涨了1~2倍了!”他说。

下游印染行业的景气也印证了来自染料企业的说辞,据悉,目前染料企业库存量少,部分品种的染料甚至发生断档现象。

“只要染厂在提价,染料就还有提价空间。”一位业内分析师如此表示。

“印染企业航民股份(600987.SH)2013年经营业绩大幅向好,表明印染企业成本转嫁能力极强,染料价格大涨对下游印染企业盈利不构成挤压,染料价格仍然存在继续提价空间。”上述私募投资经理表示。

3月25日晚,航民股份公布了2013年年报,公司业绩数据极其靓丽,其中13年四季度关键财务指标全部创历史新高,综合毛利率38.37%,净利润率27.17%,13年收入同比增长15%至29.3亿元,净利润4.1亿元,同比增长46%。

附:近期吴江市印染协会、盛虹印染调价函

图片 1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