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是2013年全国纺织出口100强企业,如今却陷入停产和负债累累的窘境。短短不足两年时间,杭州丘山纺织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丘山公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一幕可能仅仅是经济“新常态”下众多企业的缩影。2015年6月3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公布了丘山公司和某股份制银行金融合同纠纷的一审判决,判定被告丘山公司偿还该银行4048万元本金及相应利息,并对前者财产实行了保全。丘山公司仅仅是出口行业的一个案例,今年不少传统过剩行业都面临着倒闭潮来临的压力。而银行对于传统过剩行业的贷款压缩得比较厉害,新增贷款的申请难度上升。贷款逾期据了解,丘山公司目前已经处于停产停业状态,并涉及多起债务纠纷,而这一切都从该公司的贷款逾期开始。2014年3月28日,丘山公司向上述股份制银行余杭支行申请了5625万元的授信用于公司业务发展,并由中广美联公司位于余杭区4692平方米的商务金融用地作为贷款抵押担保。此后,丘山公司5次向该行申请了总额4048万元的贷款。然而,该公司在2014年10月11日得到最后一笔贷款后,当月20日即出现利息偿还逾期。该行随即了解到,丘山公司、中广美联公司均已处于停产状态,并在杭州市余杭区法院涉及其他诉讼案件。由此,该行宣布所有已发放该公司的贷款立即到期,并要求公司偿还所有债务。2015年4月15日,法院就该行的追债案件开庭公开审理,并于5月18日下达了一审判决书。《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由于丘山公司经营不慎,在余杭区法院涉及追债的案件有多起。该公司2014年10月到期的杭州余杭农村商业银行贷款及2014年4月申请的承兑汇票,因为无力偿付由杭州恒威纺织有限公司代偿1497万元,而杭州恒威纺织有限公司则向法院直接申请了代偿款的反担保。“丘山公司负债比较多,去年就经营不下去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该公司如今可以用负债累累来形容,也涉及包括余杭农商行在内的多家银行。记者了解到,丘山公司于2011~2013年全国纺织出口百强企业中榜上有名,也是当地外贸重点企业,每年出口规模以亿元计。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实力不俗的企业,也在经济“新常态”下陷入泥潭。“很多传统行业中的企业都是这样,纺织、家具、玩具等等企业受到的影响更大,市场的萎缩、银行信贷的收紧等等原因,企业实现盈利很难,但是资金链却异常紧张。”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倒闭潮来袭除了丘山公司之外,今年不少行业都面临倒闭潮来临的压力。在造船行业中,技术实力最强的明德重工、泰州最大的民营造船厂东方重工、中国最大的外资造船厂STX大连造船、温州最大的造船企业庄吉船业相继向法院申请破产;在家具行业,广州半月内相继有7~8家家具厂老板跑路事件发生;建筑行业中,温州最大建筑企业中城集团被浙江产权所挂牌拍卖100%股权;印刷行业、鞋帽制造等等行业均是如此。“这些行业都是传统过剩行业,银行对这类企业的贷款压缩得比较厉害,新增贷款的申请比较难。”一家股份行信贷部人士表示。该股份行信贷部人士认为,之前钢贸企业的倒闭连锁反应给了银行一个深刻的教训,如今银行对贷款规模限制,并不要求业务扩张,授信也压缩厉害,所以银行也成为了强势的一方。他认为,对于银行放贷标准,其实很简单。“偿还能力是第一位,看企业的经营业绩、现金流和资产抵押。只有足值的抵押也不一定能够顺利贷款,毕竟银行也不愿意去涉及到抵押物的处置。”面对倒闭潮,企业追寻原因是银行不给放贷或抽贷导致的;而银行则认为是企业经营不好,所以不给放贷或抽贷。在这种“鸡生蛋,蛋生鸡”的循环逻辑下,谁是罪魁祸首呢?“2014年银行给到企业的贷款额度是6000万元,但是今年额度少了一半。这就是经济大环境的直接影响。”一家外贸企业总经理刘婷表示,银行贷款额度不够用,也就不得不让企业探索其他融资渠道。刘婷认为,银行贷款少了,企业只能扩展其他融资渠道。“这就是一个资金缺口,你需要新的资金来弥补,而往往弥补这一缺口会很难。有的企业会找信托,有的企业会发债,甚至有的企业会做民间借贷。”实际上,企业的综合融资成本在上升,而利润却在不断下降。在双重的挤压下,企业的生存环境就会恶化。一家国有银行人士表示,银行的授信是根据所在行业和企业具体的情况来定。“银行通常说的调整结构,就是要压缩一些行业和领域的贷款,落脚到企业就是授信的额度。”“由于银行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越来越多,风控管理会更加严格。在操作上,收缩信用贷款、加大抵押贷款、减少轻资产企业贷款、增加规模性企业贷款、降低过剩行业贷款、增加科技型企业贷款等等措施都会用到。”上述国有银行人士认为,仅仅靠银行贷款维持,企业缺少内生动力,这种情况产生的风险是很容易波及银行的。记者了解到,所谓的内生力,其实就是企业的盈利能力。比如,一家企业通过银行贷款能够实现大幅盈利,并且覆盖利润,那么银行则认为内生力比较强,值得贷款;反之,盈利不足覆盖贷款利息,贷款就很可能沦为不良。实际上,银行对于企业放款的小心谨慎也是能够理解的。央行近期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5》指出,信贷风险开始出现蔓延迹象,银行不良贷款面临进一步反弹压力。受经济增速放缓、外部需求萎缩、企业经营困难等因素影响,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下行压力较大。报告显示,从行业看,新增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和信用卡,三项合计占全部新增不良贷款的80%以上。记者了解到,今年一季度仅五大行的不良贷款新增已经达到501.49亿元,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企业经营不好,银行收缩信贷甚至抽贷,导致企业加速倒闭,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上述国有银行人士表示,银行比较重视的是企业存在稳定的盈利和比较好的发展前景,倒逼传统亏损企业转型和升级。

航运的冬天仍在持续。“航运指标”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已多日持续走跌。造船业成为被殃及的池鱼,“今年新的订单一笔都没有,船企多靠往年订单维持。”宁波博大船业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王文勇5月23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坐立不安的还有银行资产保全部门。本就以负债高企着称的航运和造船业,已成为银行不良贷款的高危区。“没有现金清收,只靠拍卖扣押的船舶根本收不回不良贷款,损失只有报总行核销。”某国有大行福建分行资产保全部主管张伟,手里拿着数份法院对民营船企的执行终结裁定一筹莫展。

*ST凤凰就是典型案例。

5月24日,*ST凤凰公告称,22日收到武汉海事法院的裁定书,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分行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被申请人*ST
凤凰股份有限公司银行存款4242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财产。20日,*ST凤凰因为拖欠光大银行333万利息,已被冻结其子公司的部分股权。

不到一个月,连续四年亏损,负债率高达111.4%的*ST凤凰被浦发、招商等五家银行先后诉诸法院,追讨金额本息超过18亿元。

记者了解到,除了银行贷款和银行系融资租赁公司融资外,*ST凤凰无其它融资渠道。“目前还在跟银行协商中,公司本身并无自有资金可解决负债问题。”22日,长航凤凰的董秘李嘉华称。

“高管和员工在这种环境下的压力更大,当然期望债务减免,公司一直在努力和银行协商将一部分贷款进行展期或借新还旧,但现在要从银行获得新增贷款非常困难,不还钱还要别人再借给你,这也不太现实。”一位长航凤凰的内部人士5月23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年报显示,截至2012年底,*ST凤凰负债余额为58.17亿元,其中包括,18.1亿短期借款,11.56亿长期借款,13亿长期应付款,4.98亿应付账款,
5.98亿元的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等。截至2013年4月9日,*ST凤凰共有逾期贷款本息4.4亿元,占其净资产的342.73%,公司已严重资不抵债。

尽管连续4年亏损,*ST凤凰曾经仍是不少银行的座上宾,并屡获银行高授信逆势扩张。“当时银行未必看到这方面的风险,或者银行认为这种风险是可以解决的。在2012年船运一片颓势下,银行贷款给公司也算了一笔账,当时银行认为我们公司背景还比较硬,这其中包括我们与银行多年的业务合作关系和资产抵押担保,相比一般企业维持更多信用,只是没想到航运行业低迷时间太长,现在经营如此艰难。”上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而如今为控制风险,银行不得不收缩贷款甚至提前抽贷。此次*ST凤凰遭银行组团讨债会否引爆早已危机四伏的航运行业?“这个行业风险太大,银监会和银行内部已经多次风险提示,在一年半前我们行对于出现问题的中型企业贷款已经逐步提前收回。在这个行业,我们行现在除了一些大型国企都不给授信了,很难通过审批。”武汉某城商行信贷人士表示。

“行情低迷,接单率低,但只要还有单在做,老板们都在坚持。最担忧银行停贷、抽贷,资金链一断,倒闭的风险就很大。”长三角地区多家船企的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12年航运市场的低迷曾让部分资金链断裂的中小型民营船运公司老板纷纷“人间蒸发”,留下数以亿计的银行拖欠贷款,引发银行组团讨债潮。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在航运经济萧条的当下,2012年船企倒闭潮中的多数诉讼案件虽然审理完结,但仅有船舶作为固定资产抵押的银行债权诉讼清收目前并不理想,银行损失严重。

“行业不景气,许多扣押的船舶拍卖没有人来登记,价高一点就会流拍。”记者从中国扣押与拍卖船舶网的多位拍卖登记人了解到,即使保留价一降再降,流拍现象也很普遍,有的船舶甚至经历三次流拍。

5月23日,厦门海事法院执行庭庭长吴迪荣告诉记者,按照执行规定,多次流拍后只能按不低于评估价的1/2变卖或给债权人抵债。

“即使不流拍,拍卖的价格也并不理想。”吴迪荣称。“最后的处置价往往仅有抵押原值的1/4。”这意味着,部分银行债权的3/4的损失可能成为银行呆账。

“较经济形势大好时银行给出船舶抵押贷款的评估价,船舶处置价就像在卖废铁一样。”张伟这样对记者描述。

2012年7月,厦门力鹏船运有限公司的船东跑路国外,仅留下3艘万吨级的货轮以及4艘千吨级的货轮。厦门法院在债权人的申请下扣押全部船舶,但由于经济不景气,船舶拍卖的价格拍出超低价,例如一艘申报价值3000
多万的“力鹏11”货轮仅以900多万拍卖出去。

吴迪荣表示,对于多次流拍的船只,目前法院也很难找到合适的“买家”进行变卖,如果银行债权人方面也联系不到买家,船舶只能大量积压在港口和锚地。“若停留于锚地,一旦台风季来临,船舶安全存在较大风险。”一旦沉船,银行或许一分钱也收不回来。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3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5265亿元,不良贷款率0.96%。2013年一季度,16家上市银行中的有10家均呈现不良双升。

“对银行而言,显示经营能力和水平肯定是不良贷款越少越好,但是要核销呆账要有利润,必然会减少银行当年的收益,没有能力也核销不了。”张伟告诉记者。

“现在不良贷款清收处置都和绩效挂钩,而且是终身责任制,即使核销,也核查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这意味着奖金甚至工资都可能成为泡影。”某股份制银行的信贷员告诉记者。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