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随着全球经济需求的减弱,棉纺织行业产能也有所调整,国内棉型纱线产量基本在2000万吨左右。2014年纱产量是1800多万吨,梭织布600亿米,同比减少5%。随着需求的发展,尤其是近三年的临时收储政策加速了非棉纤维的使用,2014年非棉纤维使用占比已经达到了65%左右。对此,企业目前需重点关注以下六大行业问题。    关注市场对棉纺织原料的影响  棉花消费基本稳定  2000~2010年,中国对棉花的需求持续增长,特别是2005~2010年,棉花年均消费量超过1000万吨。自2011年起,受收储政策、市场需求及成本影响,棉花加工量减少。中国的实际需求与预期并不完全一致,据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棉行协)测算,2014年棉花加工量710万吨,实际上中国对棉花的总体消费需求不仅是这一数量,还应包括大量的进口棉纱。
棉花与化学短纤价差缩小  2015年4月起,粘胶短纤价格上扬,棉价维持弱势下行,国内棉价与粘胶价格之差缩小至约每吨1000元,如用量较大且交通较方便的地区,价差只有每吨几百块。从化纤消费情况看,棉花与化纤价差缩小,有利于棉花使用量的增加。
关注原料采购带给纱布的影响  根据中棉行协调研,2015年春节后,棉花采购连续两个月增加,5月份略减。大企业的棉花库存相对较多,而小企业因为订单、资金以及需求等情况,棉花库存相对较少。相比之下,非棉纤维尤其是化学短纤的消费是增长的,同比增长3.43%。从目前消费量上看,非棉短纤维年使用数量已经超过1200万吨(如果加上经纱使用长丝,这个数量将更多)。受市场影响,纱布价格跌幅同比放缓。截至5月底,纯棉普梳纱线、纯棉坯布价格累计下跌2.5%左右。
关注棉纺织生产经营情况  棉纺织生产情况  1~4月,棉纺织行业用电量累计同比增加4.5%,纱产量累计同比增加4.1%,布产量累计同比减少0.6%。纱布销售量同比增加,库存量同比减少。整体而言,棉纺织行业尽管还比较困难,但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好转。从中棉行协2014年起跟踪棉纺织行业的景气指数情况看,尽管景气指数仍位于50以下,但近两个月呈现上升趋势,这给棉纺织企业带来一定信心。
企业经营情况  随着棉纺织企业产品结构的调整,棉纺企业经营总体情况好于2014年同期,经营好的企业开始有些盈利。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纺纱、织造行业的亏损面同比收窄,整体利润同比有所上升;受进口纱和市场的影响,32支以下的纱线生产减少,高支纱销售好于低支纱;色纺纱、紧密纺纱、混纺纱等差别化产品表现好于普通常规产品,混纺类产品市场占有率在逐步扩大,无论是中棉行协跟踪的数据,还是统计局的数据,都能说明这个情况。  目前,市场反映最多的就是棉花质量问题,纺织企业对棉花质量的要求在提高,棉花的结构性供需仍存在一定问题。    关注进口纱问题  进口纱热度或将持续  中国纱线进口在2013年和2014年达到了较高水平,年进口量200万吨以上,导致国内棉花消费减少,这跟市场环境和国家政策是息息相关的。在进口纱中,中低支纱相比国内具有较大的价格优势,我们以前最关注的是印巴纱,现在更多关注印度、巴基斯坦和越南的纱线,三个国家的进口纱基本上平分天下。此外,精梳纯棉、中高支纱进口量正在增加,由于中国从欧洲一些国家进口的中高支纱基数较低,因此数据让我们更加敏感,进口量稍有增长,增幅就很大。这些都给中国棉纺织企业的生产带来一定威胁。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看,预计纱线进口的热度仍会增加,究其原因,国内织造企业为降低成本,会选择价格更低的进口纱来满足纱线原料的需求,进口纱的生产使用的是中国以外各个国家的棉花,因此在质量等方面更能有保证。2015年1~4月,进口纱继续增加,从这个方面也部分替代了国内的用棉量,海关数据显示,从印度、巴基斯坦和越南三个国家进口的棉纱数量已经超过2011年全年的进口量。截至5月底,预计棉花月平均使用量是50万吨左右,进口纱替代了一部分棉花消费。
进口纱对纺织下游行业竞争力的影响  尽管进口纱使得我国棉花的使用量减少,但是对织造企业还是有积极作用的。进口纱的价格优势使得纺织下游行业能够保持一定竞争力。根据统计局数据,2015年一季度织造、家纺、服装行业同比增速分别为9.8%、12.5%、13.2%,均高于纺纱利润增速。  印巴越的竞争力随之增强  中国大量进口棉纱对其他国家也有影响,印度、巴基斯坦、越南纺织企业的竞争力随着中国需求量的增加而增强,这三个国家凭借价格优势,快速提升纺织竞争力。2015年1~4月,这三个国家的进口量占中国进口纱比重达76.2%。近年来,印、巴纱的进口及销售的产业链逐步形成,特别是越南纱线生产在设备、销售和产品质量上起点较高,这三个国家质量在不断提高,使用质量好的棉花,对市场的反应能力也在增强,销售渠道也日渐形成,比如越南到中国的距离较近,纱线运输有时一天就能到达广东。此外,使用进口纱的国内织造企业的接受程度也在增加,贸易合同使用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总之,进口纱对我们产业影响较大。    关注棉花质量变化  棉花质量下滑  2014年目标价格补贴政策实施,棉花质量较临时收储时期有所提升。从各项数据对比可以看出,新疆棉花的质量情况要好于全国整体情况。从长度指标来看,28毫米以下的低质棉包占比一直上升,直到2014年下降,有所好转。从马克隆值情况来看,C2级包数占比从2010年的6.27%上升到2013年的19.75%,虽然2014年有所改善,但仍然在14.57%的较高比例。新疆棉花质量变化稍好于全国情况,最近一年新疆机采棉引起大家的特别关注,这也加快了机采棉质量的提高,相信未来几年一定会有大的变化,棉纺企业对此很期待。
纺企对质量的要求  棉花质量需求。  不同企业对棉花长度、含杂率、马克隆值、长度、断裂强度、短绒率等指标有不同要求,要求标准各有差异。所以不同水平企业的呼声也各不同,好企业的呼声代表了整个纺织需求的发展趋势,需要更加关注。  三丝问题。企业更希望使用无三丝、异纤少的棉花。随着我国中低支纱占比的下降,好企业更希望用无三丝的好棉花来生产高支纱。品牌企业对棉花的异纤含量要求为零,一般企业要求0.1g~0.3
g
/吨。  手采棉与机采棉。手采棉并不一定各方面都比机采棉好。但从常规角度来看,手采棉3级和机采棉3级,其主要指标不是完全一致的,对纺纱也是有影响的。企业对机采棉的短绒含量过高的问题反映比较强烈,普遍认为短绒含量太高,不能生产50支以上的纱线,目前已经有一些企业通过技术攻关使用100%的机采棉生产50支纱线,获得较好的效益,总体来说,质量越高的品种对短绒率的要求越高。
关注政策层面的问题  新疆棉纺织的发展  国家正在通过大力发展新疆纺织业提高当地的就业率,2014年新疆纺纱安装产能折算700万锭,实际运转产能折算500多万锭,约占全国6%左右,棉花用量约为40多万吨,化纤使用量很少。新疆的有关政策,导致纺纱的平均支数在降低,未来棉花用量会增加,但短期内不会对内地企业的用棉造成影响。  “走出去”建设棉纺织企业  “走出去”的企业需要有各方面能力,包括市场、贸易、技术复合型人才等方方面面的能力,所以从这方面来说,走出去的企业往往都是非常好的企业。企业会选择具有原料资源、生产成本优势、贸易关税优势和国家税收政策优势的国家和地区去投资建厂。截至目前,我国赴越南建厂的企业产能合计约200万锭,最近行业也非常关注国内企业到马来西亚、柬埔寨等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投资情况。海外纺纱厂生产的纱线都大部分回流至中国国内销售,从这方面看,也替代了国内部分棉花的直接消费。  储备棉投放对行业的影响  储备棉是否需要投放,如何放?纺织企业希望政府能更早地将储备棉的投放政策公布,要给纺织企业更多的准备时间,减少猜测,太多的不确定性会导致企业减少采购棉花,对棉花市场更加不利。放储政策应尽早公布,相关消息也应该更加明确,以利于纺织企业安排生产。  纺织企业诉求希望得到关注  从政策层面上来讲,希望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调控作用。  虽然国储棉有大量库存,但是企业的订单对进口棉还是有需求的,希望能够用到多样的棉花原料,进口棉配额该发还得发。  目标价格补贴政策的第一年试点,在各方面的努力下,总体实施是成功的,存在一些问题是很正常的。目前整个产业链都在努力继续推进完善,希望这个目标价格补贴能继续下去,稳定下去,并不断完善。对此,有以下几点建议,尽管不是目标价格补贴政策本身的问题,却是政策衍生出来的问题:首先,希望补贴的政策与棉花质量挂钩,这可能在政策设计和实施上十分复杂,但纺织企业希望推进;其次,专业监管库的棉花能否按质量组批销售,提高纺企采购新疆棉意愿,配额的数量不要与企业购买新疆棉挂钩,企业应有自由选择用棉的权利。其三,希望公检的指标增加短绒和异纤含量指标。从满足纺织企业生产出发,希望在这些方面能够积极改进。  关注进口纱免关税政策  据了解,印度纱进口免关税目前尚没有最终结论,还不能确定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但这是一个趋势。不仅是印度,巴基斯坦也多次提出免关税事宜。免关税不仅会影响棉花消费,也会影响纺纱企业,纯棉纱会大量进入,对棉纱和棉花产业都有影响。从产业链角度看,为保持我国的梭织、针织、家纺及服装的国际竞争力,我们还不能限制棉纱进口。产业链要保持稳定,不是通过限制进口纱来解决,而主要是从棉花源头把问题解决好,才能保证整个产业链的稳步发展。

在6月12日举行的2015年中国国际棉花会议上,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朱北娜从棉纺行业运行现状和棉花需求两方面作了题为《中国棉纺织行业展望和需求分析》的精彩发言。  棉纺行业现状  随着经济需求的减弱,棉纺织行业产能也有一些调整。近几年纺织企业实际开台率不足,纱产量有所下降,2014年产量在1800多万吨,梭织布在600亿米,同比减少5%。随着需求的发展和临时收储政策,加速了非棉纤维的使用,去年已经达到了65%左右。朱北娜认为以下几个现象需要关注。  一是市场对棉纺织原料的影响。自2011年起,受收储政策、市场需求及成本影响,棉花消费减少。今年4月份起,粘胶短纤价格上扬,棉价维持弱势下行,国内棉价与粘胶价格缩小至1000块钱。从化纤消费情况看,如果棉花和化纤的消费价差缩小的话,对棉花使用数量的增加是有利的。  二是原料采购情况。根据我们的调研,春节以后棉花采购连续两个月增加,5月份略减。大企业的棉花库存比较多,而小企业因为订单、资金以及需求等情况,棉花库存比较少。非棉纤维,尤其是化学短纤的消费是增长的,增长了3.43%。  三是从生产方面看纺织行业用电情况比较好,1-4月份跟去年相比用电量增加4.5%,纱产量同比增加了4.1%,布产量累计同比减少0.6%。纱和布的销售量同比增加的,库存量较上一年减少,整体而言,棉纺织行业跟去年同期相比还是有所好转。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棉纺织行业的亏损面是15%,织造业的亏损面是11%,但整体利润同比有所上升。受进口纱的影响和市场影响,32支以下的纱线生产减少,高支纱销售好于低支纱。色纺纱、紧密纺纱、混纺纱等差别化产品表现好于普通常规产品,混纺类产品市场占有率在逐步扩大。  四是进口纱的问题。我国纱线进口在2013年和2014年达到了一个较高的水平,年进口量200万吨左右。在进口纱中,中低支纱相比国内有较大的价格优势,且价格比较平稳。这对中国棉纺织企业的生产还是有一定威胁,我们预计纱线进口的热度仍会增加。  纺企需求各异  朱北娜认为,不同水平企业的呼声各不相同。纺织企业由于产品差异对棉花长度、含杂、马克隆值、长度、断裂强度、短绒率等指标有不同要求。大家更要关注是好企业的呼声,这些好企业的声音代表了整个需求的发展趋势。其次企业更希望使用无“三丝”、异纤少的棉花。随着我国中低支纱占比的下降,好企业更希望用无“三丝”的好棉花来生产高支纱。再次手采棉并非一定各方面都比机采棉好。但从常规角度来看,手采棉3级和机采棉3级,其主要指标不完全一致,对纺纱有影响。另外企业对机采棉的短绒含量反映比较强烈,觉得短绒太高,质量越高的品种对短绒的要求越高。

据我国海关统计,上半年,我国纱线进口额为35.5亿美元,同比下滑23%,其中2/3为棉纱线进口,进口额为24.3亿美元,同比下跌26.4%,棉纱线进口额占全国纺织服装进口总额的21.9%。  自去年年底以来,我国企业对进口棉纱线的热情不断下滑。今年上半年,下滑趋势依旧。1~6月,我国累计进口棉纱96.29万吨,同比减少18.68%。1月进口数量降25.9%,去年同期基数较小,2月下滑6.6%,3月、4月相继下滑23%,5月降幅收窄为7.3%,6月降幅为17.7%,进口量为15.9万吨。棉纱线进口单价持续下行,1~6月均价为2.53美元/公斤,同比下降近10个百分点。  上半年,我国10个省市棉纱线进口数量均超过1万吨。其中,安徽省进口棉纱量较去年同期增长8.5个百分点;棉纺大省山东进口棉纱量同比增长18.3%,主要进口印度纱和巴纱,为14.2万吨,位列进口省市第三位;广东的进口棉纱量为26.6万吨,同比下跌20.1%;浙江棉纱进口量为16.1万吨,列第二,同比下滑23.8%;上海市进口棉纱量下滑5.5%,江苏、福建、北京的降幅分别为30%、16%和58%。贸易方式以一般贸易为主,占棉纱线进口总量的77.5%,为74.6万吨,同比下滑17.3%;加工贸易为辅,占比19.3%,进口数量18.6万吨,较去年同期降29.6%,其中进料加工17.5万吨。  我国的棉纱线市场长期受巴基斯坦低支纱以及印度、越南、印尼等中高支纱冲击。近年来,大批企业在越南投资纱厂,我国从越南进口棉纱线持续增长。目前,越南为我国棉纱线最大进口来源国,上半年我国进口越南棉纱27.9万吨,同比增长16.6%,占棉纱线进口总量29%,排名第一。其次是印度和巴基斯坦,分别占进口总量的21.3%、18.4%。2016年3~5月,我国对越南棉纱的进口量分别占当月棉纱进口总量的28.7%、31.6%、30.8%,连续4个月越南棉纱拨得头筹。  分析原因,首先是越南纱厂从设备、工人熟练程度到纱线品质逐渐得到中国买家认可。越南并非产棉国,原料主要来自美国、印度、非洲、中亚、巴西、澳大利亚等。2015/2016年度印度高品质棉花出口大幅减少,而且从3月份开始印度棉报价大幅上涨,至7月下旬,涨幅超过55%,比机采无“三丝”的美棉报价还高。越南纱厂2016年的采购重心全面转移至美棉、西非棉和部分澳棉、乌兹别克斯坦棉,配棉等级大幅提高,C21S~C40S棉纱的品质从强力、毛羽到CV值、百米断头率等指标全面领先印巴产地棉纱,与我国大中型纱厂的质量不相上下。  其次,进口越南棉纱享受的零关税政策,使得越南棉纱在印度棉纱面前优势尽显。据中国-东盟自贸区关税协定,中国进口越南棉纱为零关税,而印度、巴基斯坦棉纱进入中国则须征收5%、6%的关税。例如,8月1~2日,青岛保税区内印度、越南C32S
A+纱报价分别为2.91美元/公斤、2.94美元/公斤,清关后的成本分别为23650元/吨、23100元/吨。越南纱虽然CNF报价高于印度纱0.03美元/公斤,但人民币报价却低于印度纱500元/吨以上,价格上的优势非常明显。  我国在越南投资建厂80%以上棉纱返销回国内。由于越南与我国接壤,且在工人工资、生产成本以及税收上的优惠措施颇具吸引力,越南出口到我国的棉纱中约30%~40%来自在越南设厂的我国棉纺企业,而且随着近两年大陆企业在越南新建、并购纺纱厂的活动日益频繁,返销回国内的越南纱占比会越来越大。另外,由于越南国内目前纺纱产能严重高于织造能力,纱线“供过于求”,棉纱出口成创汇支柱。  此外,越南纱厂虽然规模偏小,但信誉比较好且运输距离近、贸易操作灵活也是吸引我国买家的重要原因。从调查来看,越南除数十家规模较大(5万锭以上)的棉纺织企业外,85%左右的纱厂都是2万锭以下甚至2000锭~5000锭的规模,相较于印度、巴基斯坦等传统纺织大国纱厂,接单能力有限,一次供货能力不足,企业以定纺定产和保税销售为主,基本随行就市订价,信誉比较好,出现质量问题便于索赔。相较于印度、巴基斯坦、印尼等纱厂而言,越南企业履约能力比较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