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某鞋店打出限时特价的招牌。在互联网大潮下,实体商家生意难做。在各大品牌纷纷开设网上旗舰店后,网友调侃实体商场“沦为网店试衣间”。三四年过去,消费者渐渐发现,网络上能买到的品牌服装大多是陈年旧货,当季新款首先供给商场专柜。不过,一些没有品牌的仿款、“便宜货”就不同了,经营原单、代购、剪标等各种名号的服装网店风生水起,有的还拥有了自己的粉丝俱乐部。这个冲击波,也直接影响了一些以经营非品牌服装为主的实体服装小店的生意,连锁反应在了如金满地、金苹果和弥敦道等小店云集的市场里。金苹果大市场的变迁火车站附近往往是一个城市中低端批发、零售生意最红火的中心。长沙金苹果服装市场在这个“光环”下已经营了20年,这个服装贸易中心经历了从最初的人声鼎沸到现在的少人问津,在这里租门面做生意的商家挺有感触。9月8日上午,尽管门外的马路上车水马龙,市场里的顾客却是稀稀疏疏。“很多经营户门面到期就不做了,到处都在门面转让。”一名在服饰城门口摆摊卖水果的摊贩如是说。从正门大道走入市场,记者发现一些铺面的店主在玩手机或聚在一起聊天,似乎完全没有把生意当成一回事,许多位置偏僻的店面甚至没有生意。越往里走,“门面转让”的告示便跟着多起来,平均每四五家店面就有1家要转让。记者随机采访了7名贴着门面转让标识的店主,其中仅1名表示“是以门面转让为降价促销的噱头”,而其他店主则表示真的不准备再做。据了解,在金苹果大市场,位置不算好的10平方米商铺年租金近1万元,每月还需按面积缴纳800元左右的管理费,而位置稍好的租金则在2万左右,管理费也增加到每月1200元。“服装需要毛利达到40%才有钱赚,现在很难卖得起价。”一名经营童装店铺的店主感叹生意不好做。一名店主抱怨,“大部分顾客只看不买,有的还说在网上看到同款的,就试试尺码大小,真当我这是试衣间了。”服装小店生存不易除了金苹果服装市场,金满地、弥敦道等商场也是个体服装商铺较为集中的地方。9月8日,记者在金满地随机采访了七八家店铺,大部分店主表示,互联网对生意的影响还真有点大,再继续下去会考虑出售店面。一家名为“RN商店”的服装小铺的店主正是这样打算的。这家8平方米的小店每月租金4000元,除了按季度缴纳租金外,还需另外缴纳4000元押金。店主称,现在每月能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除去房租、水电、人工,剩下的盈余太少,“如果到秋冬季生意还是这样,将考虑出售店面。”据了解,金满地的租金要比金苹果贵了不少,靠近电梯的外围铺面一年租金要交七八万元,押金也要4万元左右。虽然生意不佳,可房租还在一直涨。一家8平方米的小店店主透露,去年月租3200元,今年5月就涨到了4000元。“淘宝也就几十块,你还卖100多,这么贵谁买?”当面对顾客的此类提问时,个体服装店主们通常是哑口无言。改变部分店主主打日韩代购当然,互联网给个体服装行业带来的除了低价的冲击外,还有一些机会。同样在金满地经营一家面积为11平方米服装店的张小姐生意还挺不错。据她介绍,店铺每月5000元的租金可以负担,“除了开销,能有数万元的盈余。”张小姐称,自己开店的思路就是结合互联网,经营好实体店熟客生意的同时也开有网店,“进货时把握定位,款式偏日韩系,也为顾客提供同款代购服务。”她也承认,同样一件商品,在实体店销售时定价可能在100多元,而在淘宝店销售时,定价则会在几十元而已。而在弥敦道、7UP等流行时尚感更强的主题商场里,不少经营服装的个体商家已经打出了“日韩进货”、“日韩代购”的广告来。“机票便宜的时候,就会去韩国,进不少流行款式的衣服回来,”在弥敦道夹层经营服装店的黄小姐称,因为款式新颖,质量也是经过她本人筛选,连衣裙单价能卖到300元左右,已培养了一定数量的固定客群。近日,弥敦道商场已开始整体装修升级,这家集合主题卖场未来将在代购等特色经营上有何创新表现,也不禁让人期待。除了个体商户较为集中的卖场,一些临街的门面生意也是有好有坏。在开福金街以“买手扫货”形式经营着一家欧美服饰店的王小姐,时常在个人微信上发布本人试穿的到店新款模特图片和店铺最新优惠,主要也是做熟客生意。探因品牌货电商渠道多为销库存中低端服装卖家更受伤19元一件的李宁[0.56%]牌T恤,不到400元一条的欧时力连衣裙,还有99元就能买3条的洛可可夏装短裤……在各大品牌的官方电商渠道上,相对实体卖场的低价频频出现。而一些盼着品牌做折扣活动的消费者每每被超低的数字价格欺骗,“上架销售的款式都挺陈旧。”一名曾摩拳擦掌要抢货、最终失望而归的消费者如是说。9月8日,记者随机打开女装品牌欧时力官方旗舰店网站,“致秋至优雅,专区3折起”的宣传占去了网店的最优位置,专题中售卖的价格相对亲民的款式均为旧款,新款价格并没有任何折扣。而相反的,以“女装”、“短裙”为关键词键入搜索栏,得到的搜索结果最低价格仅每条39元还包邮。“在网上买的非品牌服装都很便宜,买一身大概也就七八十元还包邮,有的T恤才十几块,这个价格在实体商铺中很难做到。”一名热衷网购的90后小青年说。湖南商学院市场营销系主任尹元元教授认为,互联网上的低价产品对中低端消费者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因为款式新颖,价格也便宜,一家小铺面不需要租仓库,也没有人工成本,这对曾经红火一时的经营中低端服饰的个体服装店铺造成冲击,“如果想要经营下去,可能需要店家在经营策略和进货渠道等方面推陈出新,不然很难做下去。”他认为,实体店可以“两条腿”走路,在经营实体店的同时也考虑开设网店或者微店,向更大的平台借流量,为自己的生意聚集人气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全产业链都要“互联网+”这已是一个言必提及“互联网”的时代,越来越多的服装品牌开始经营自己的电商渠道,有的借道第三方B2C平台,有的自建网上商城。传统服装行业嫁接到互联网上,先试后买的销售方式开始发生改变,间接影响到了下游的个体服装商户们:从广州、株洲、浙江进货的“老路”已很难确保为这些生意场上的“老麻雀”们赚到满意的钱。拥抱互联网,传统服装零售业已经有人开始走在前面。他们将自己变成“网商”,他们利用互联网为自己打广告,他们把进货地从广州、浙江升级至国外……唯有跟上节奏,全产业链同步链接互联网,才能推动整个行业不断向前发展,不让任何人掉队。

受电商冲击、行情惨淡等因素影响,岳阳各大服装市场往年滋润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生意难做”这句话足以概括2015年岳阳服装生意场上老板们所共同面临的残酷现实和关键词汇。  心声:实体服装店受网店冲击  步行街人和春天第一大道开发已有三年,该服装市场原计划建两层的地下商场,现在只有负一层营业。记者走访发现,除了临近步行街商区部分人流量多外,土桥新格里段人流稀少,店铺经营入不敷出。“现在还有什么东西在淘宝上买不到?零售行业受电子商务的冲击实在太大,这也让商铺成了‘伤铺’。”在地一大道新格里路段开童装店的吴女士说,她店铺租金要5000元一个月,每个月都在亏本。“这里人流量太小了,我一个星期只开一次门。开门了也没什么用,经常一天没有几个人来看,看了也不买,大多试试就走了。”  跟吴女士遭遇只试不买的,不只一家。在友谊市场二楼开店的罗姐告诉记者,市场内逛街的人还是不少,但是只试不买的人越来越多。“现在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啦,我店里的东西网上都有,很多顾客和我讲价的时候都会说‘便宜点罗,网上不是这个价哦’。”罗姐说,“不只是我家生意不好,几个开服装店的朋友也都说干不下去了,受网上服装店的冲击太厉害了。开店成本一直上涨,衣服利润提不上去,一件衣服也就加30块钱的利润还没人买。”  在小龙城做了8年服装生意的李先生也表达了相同看法:“我有很多熟客,以前他们来,都是试了合适就直接拿货走人,但是现在这种干脆利落付钱的客人少了,虽说男士们更偏向在实体店购买服装,但我还是感到了人气上的变化。”  形势:商铺经营不下去又转不掉  “旺铺招租”、“店铺转让”……近日,记者分别走访了步行街小龙城、土桥友谊大市场、天伦城金三角商圈,发现这三大服装商城里,一些店铺关了门,贴着转让广告,透过门窗玻璃看到里面空空如也;一部分已经易主,新店主忙着装修;还有一部分开门营业的,生意一般。  在小龙城二、三楼靠里面的门面,一排排都是关门状态,每家店铺上都贴着门面转让或转租信息,按照转让广告上留的电话,记者联系了几位店主,转让费从五千元到十万元不等,有的店主称自己太累不想做,有的说准备转行,真正背后的原因是生意不好。“贴了两个月,有人问,但是没人转。这个门面我转进来是十万元,现在五万元转出去,外加一万五的押金,没人要。”在小龙城三楼一家经营女装的张老板告诉记者,以前小龙城的生意特别红火,门面转让费最高炒到了二十万元,现在不行了,转让费大概降了一大半。如今小龙城生意不行了,岳阳的服装市场太多了,同质化严重,生意很难做。小龙城只有换季跟周末人气旺点,平时就没什么人了,前几年还能挣点钱,这两年只够混日子。“我们是直接向市场方缴纳租金,好在租金便宜,只要三百多元一个月。”  同样熬不住,想转让店铺的人在天伦城金三角随处可见。在一楼店铺,十家服装店铺有八家贴出门面转让、转租字样,更惨的在二楼,基本上少有商铺开门。“我这个店铺只有25个平方,租金一年要四万多,开店一年多,已经亏了三万多元了,玩不下去了。”天伦城一楼一家服装店老板大叹苦经,尽管他店里的服装打出了低价、低折扣,但是上门购买的顾客寥寥无几,如果遇到天气不好,一天也不开张也是有的。  商铺租赁市场步入寒冬是实体经济不景气引发的连锁反应,业内人士表示,电商冲击导致实体店受挤压,很大程度上不仅仅是电商的价格优势所致,而是实体店自身的成本无法降下来。  出路:服装实体店进军“朋友圈”  在采访中,当被问及是否感觉自家店铺经营受到来自网购的冲击,虽然大部分店主都会给予肯定回答,但也有部分店主十分自信地表示生意并没有受到影响,有的甚至表示,生意反而比以前更好了。  在人和春天专门做欧韩风格女装的店铺内,店主告诉记者,自己在市区开服装店已经有10个年头,生意一直不错,近两年借助微信圈,自家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了。“来,扫下店里的微信,加到朋友圈,购买店里的服装会有折扣、小礼品。”当顾客进店时,店主都会提示一下,游说顾客成为自己朋友圈中的一名。“我微信上现在有两千名好友,每次店里有新款到货,我都会拍下来,发到朋友圈里,或是发给一些老顾客,她们就会来店里买,或者直接让我给快递过去,而且快递的运费是店里付的。”“为了突出实体店的质量可靠性,我现在挑选的都是质量好、成本相对较高的服装。”她认为,相比网络服装的鱼龙混杂,实体店的优势就在于店里的服装可以亲自摸一摸、挑一挑,让消费者放心。  创新:重品质讲特色走出新路子  在该店相隔不远处,另一家名叫CC服装的店主的店里,店主告诉记者,自己并没有利用任何网络平台经营店铺,但店里生意依然很好,她的秘诀就在于让消费者能买到小众又精品的服装。  “我的店面只有22平米,每月的租金是1万元。刚开店的时候月销售额有4万多元,现在增长了50%左右。每月扣除租金、进货、水电等费用还有3到5万的纯利。”店主介绍。“只试不买的情况在我店里很少,毕竟我卖的款很小众又是精品,在网上很难找到。再说,我家价钱很公道,有不少回头客呢。”  cc服装的店主极爱艺术,店铺装修极有个性,店里的衣服款式搭配也极具艺术气息。“现在的顾客都会反感撞衫的问题,衣服都由我亲自挑选搭配,别人店里一般一款衣服有十件我店里只有三件。”  采访中,记者发现,单纯靠传统打折促销等手段已经很难打动消费者,质量款式都不占优势的衣服,即便再便宜也难有人问津,讲究服装品质与特色并做好营销宣传,成为店铺成功的秘诀。

今年上半年,在宏观经济运行有所放缓的背景下,全市消费品市场增速明显放缓。昨日广州市统计局公布,上半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31.63亿元,同比增长9.1%,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8.6%。其中零售行业和销售行业零售额实现增长,但批发业和住宿业则有所下降。

乡村消费品市场增长较快

据统计今年前六个月,全市各月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为73.17亿元、77.97亿元、68.84亿元、66.24亿元、72.28亿元和73.13亿元,在春节过后的三、四月出现消费规模出现明显下降,后逐步回升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速在5.3%和11.3%之间徘徊。

全城镇消费品市场零售额394.9亿元,增长9.1%,占整个消费品市场的91.5%,其中城区消费品市场实现零售额323.4亿元,增长8.7%。乡村消费品市场增长较快,上半年实现零售额36.73亿元,增长9.1%。

限额以上单位增速也开始放缓,从零售规模看,限额以上单位实现零售额171.85亿元,增长5.3%;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39.8%,比重比上年同期下降1.4个百分点。

网店持续冲击服装书店

据了解,一些产品类别在网络购物的冲击下,实体销售受到极大的冲击。其中影响最大的分别是书报杂志类和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上半年分别下降23.0%和4.3%。有销售人士表示,实体店越来越成为网店的“试衣间”。

经历上一年的消费低谷后,汽车类、通讯器材类商品销售有所回升。一是汽车类零售额增长较快。据相关数据统计,2013年上半年乘用车总销量为31475辆,同比增长38.6%。业内人士认为,上半年汽车销售增长迅速的主因是新的汽车4S店陆续开业,且位置方便,刺激了汽车消费的增长。但是面对不断上涨的运营成本,汽车经销商的利润也被日益压缩。

实体店成“试衣间”

李小姐以前经常逛外贸小店,但如今她也很少在实体店直接购买了,而是先在外贸小店看好款式,再到网上去淘宝,“网上的价格要便宜很多”。李小姐表示,她曾经在巨鹿路上的一家小店里看中了一件外贸羽绒背心,售价是880元,她试穿后觉得很满意。但并没有立刻购买,而是转战网上搜索同一品牌,结果找到了一模一样的款式,售价只需600元,“在外贸小店里看到的产品,基本都能在网上买到,而且价格能便宜三五成”。

店主王小姐之前就在陕西南路上经营着一家外贸服装店。前两年,店内销售情况一直不错,但近半年来,情况急转直下,不少顾客会来店内试衣,但并不购买。王小姐发现,那些顾客只是来“打样”的,回去后恐怕还是选择网上代购。“网店不需要租金,成本比我们低很多,售价自然也便宜。而且,现在外国品牌都能代购了,随着人民币升值,代购性价比越来越高,我们这种实体店反而变成了网店的‘试衣间’。”大呼生意难做的王小姐如今也已关闭店铺,转行做起了网上代购。

受多方冲击生意难做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整体商业环境竞争激烈,加上网店的兴起和国外快时尚品牌的入驻,让小店店主的经营受到多方冲击。

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区市场研究部主管简可表示,长乐路、巨鹿路等服装小店多由私人经营,整体而言,服装品质及价位都高过一般街铺及外贸店。但由于受众范围较小,难以承受过高租金。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来,实体经济上升势头缓慢,部分小店业绩不佳,但核心区域租金并未发生太大变动,导致一些小店经营者举步维艰。

另一方面,近年上海商业供应增加,多个大型商场入市开业,业态种类更为丰富,受到主流消费者青睐。小众商业同样有田子坊、静安别墅崛起,有历史内涵及游客追捧,且租金更有竞争优势,从而对长乐路等形成冲击。

简可还表示,网购发展迅猛、选择更多、操作方便,也是导致消费者对实体外贸店铺兴趣缩减的原因。此外,近年来,随着众多国外品牌进入中国,消费者品牌意识明显增强。在经济趋缓的形势下,普通消费者如今似乎更倾向于价格亲民但款式时尚的快时尚品牌,也使一些外贸小店的境况雪上加霜。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