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阿里巴巴举办了第三届服饰订货会,展位从第一届的80个扩展到如今的500个,人气颇旺。来参会的一位厂商告诉记者:“原本我们都是接外贸出口的单子,这两年订单缩水得厉害,现在我们工厂80%的货都是为线上客户服务。”记者调查发现,这样的现象不仅仅是个案。浙江为数不少的服装厂在十年间感受到了四季的轮回——十多年前外贸火,订单一张张地飞来,老板接了单四处招人加工赶制;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外贸订单明显减少,大多数服装加工厂陷入半开工状态,生意一落千丈;近几年,淘宝卖家开始找上门来。起先部分服装厂还看不上这样零散的单子,渐渐地发现这是最现实的活法。现如今,杭州不少服装厂开始转型,接下淘宝卖家“私人定制”的订单,交由乔司这边的服装厂打版制衣。O2O+私人定制,让这些服装小厂的老板们重新看到了曙光。为淘宝店家打版制衣,乔司大部分服装厂找到了活路葛卫斌在乔司有一家自己的服装厂。10年前,工厂大部分的订单都以外贸为主。几年后,葛卫斌渐渐感受到了寒意。“随着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上升等等因素,外贸订单一年比一年少。”一次偶然的机会,葛卫斌接触到了几个有想法的淘宝卖家。双方相谈甚欢,决定合作。“2010年到2013年是线上订单量特别大的几年,有些卖家的订单一季度就能有5万件。”葛卫斌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淘宝走的是“爆款”的推广路线。厂里做的几个款式放到网上轻轻松松就变成了“爆款”。听说淘宝生意好做,呼啦啦的,乔司附近的服装加工厂都开始来抢线上订单了。大约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爆款”路线越来越难打造了。阿里巴巴开始大力推广“天猫”后,很多淘宝个体卖家感觉流量在流失。很快,葛卫斌也受到了影响,“比起前几年,我们的线上订单也开始缩减了。”谁都没想到,葛优葛大爷的《私人定制》一上映,就把“私人定制”的概念给炒火了。机灵的淘宝卖家立刻打出了“私人定制”的招牌。追逐潮流,崇尚个性的“90后”对于在大街上撞衫这种囧事是排斥的。有时候仅仅是衬衣的袖扣,胸口一个LOGO,他们也要自己DIY,标新立异。私人定制走红,服装厂渐渐开始接受小订单浙江菲斯特公司有限公司是温州的一家家族企业。总经理黄智哲告诉记者,从他的爸爸这辈就开始经营服装厂,之后交给他打理,现在由儿子来接班管理。“菲斯特”也同样经历了服装企业的瓶颈期,这两年公司开始增加线上订单后,才重新找回了商机。“2006年公司顶峰的时候,我们的出口订单产值在2亿左右,1800个工人。但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订单缩水得相当厉害。”“很多传统服装厂接不到订单,管理也有了危机,奄奄一息的工厂特别多。最主要的都是在关键的转折点没有把握住机会,也不会自己去创造机会。他们就是一直等着订单飞过来。但是老底子的订单模式早就过去了。”黄智哲告诉记者,在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调整后,厂里目前留下了400名工人。虽然90%的订单还是以外贸为主,但和葛卫斌一样,黄智哲的公司接了不少线上卖家一对一的定制单子。如今,在乔司,很多服装厂的线上订单已经远远超过线下订单。最初,做惯了大单子的服装厂,接到淘宝卖家这些私人定制的订单时还有些不情愿。因为每单数量都很少,有些甚至只有五六十件,为此专门打版制衣,似乎有些不划算。渐渐地,乔司老板们发现,这样的订单数量不大,却源源不断。这次阿里的服饰订货会上,甚至来了不少省外的客商,有东莞、汕头、深圳这些南方城市的,也有特意从北方赶来的。

“今年简直乱套了,国外客户订单催得火烧眉毛,加工厂还要坐地起价。”作为一家外贸公司的老板,刘先生最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上个月接了个30万美元的国外服装订单,可是跑了一个月,加工厂还是没落实。刘老板告诉笔者,去年大家都在为争订单挤破脑袋,今年却要为找加工厂而发愁。不仅如此,因为订单太多,不少加工厂甚至不顾以前的合作关系,谁出的价高就给谁做。

而在笔者的走访中发现,今年的外贸行业的确是乱象丛生,无论是工厂还是外贸公司,都感觉到:订单多了也并非好事情。

出口爆棚:业务员不跑单去找工厂

今年扬州的出口可以用“爆棚”来形容。根据扬州海关和市商务局发布的数据,今年1-6月份,扬州市进出口贸易总值为35.85亿元,较2009年同期增长60.5%,其中出口27.15亿元,增长61.5%,增幅居全省第二。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手机版,“跟去年相比,今年像是变了个天。”上半年,扬州中宇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钱俊民几乎被服装订单包围了,以至于现在的业务员已经不再跑单,全部下去找加工厂下单。扬州嘉富莱贸进出口公司有关人士向笔者表示,今年上半年他们公司的毛绒玩具订单增长超过30%,而扬州金泉旅游用品公司上半年出口额更是暴增161%。

“所有出口行业都出现了大幅增长。”商务局人士表示,从2009年11月以来,扬州除船舶外,所有其他商品出口增幅都在50%以上,其中企业数量最多的纺织服装、鞋帽、牙刷等行业增幅都在20%以上。

新的问题:找工厂比找老婆还难

外贸形势在半年内得到逆转,然而新的问题却渐渐浮现。

“订单多了,可是找不到加工厂做啊。”面对手上的一大堆订单,刘先生却仍然愁眉苦脸。他告诉笔者,他6月初接了一个30多万美元的单子,但一个月过去,愣是没有加工厂肯接。刘先生无奈地说,他有个单子5月份就下给工厂了,到现在离交货期不到10天,还没做到一半,“到时候就是坐火箭送去也来不及啊”。

而笔者在走访中,更有外贸公司抱怨,有个工厂甚至把他们公司做到一半的单子停下了,一问才知道是他们接了价格更高的单子。其老板告诉笔者,这种事情在今年是屡见不鲜,有的工厂接单后不久就要求涨价,最离谱的一次是涨了三倍才拿到货。

“现在找个工厂比找老婆还难。”邗江一家贸易公司业务员苦笑着说,为了能尽早出货,他甚至到网上去找外地的工厂,可是遍观各地都是同一番景象,“就算找到了,也都是一些小厂,交货期赶不上,要么就是漫天要价。”

“现在工厂看谁的价高就给谁做,但是为了赶工期交货,我们亏钱也得做出来。”钱俊民坦言,目前已经不敢再接订单,手上的单子也要到年底才能做完,特别是交货期长的,基本没有加工厂愿意做。

工厂苦衷:原材料涨,工人难招

以往的外贸生态因为订单的急剧增多而被打破了。笔者分别走访了一些服装加工厂,他们也有苦衷。

“今年的工期已经排满了,要挤进来肯定要加价的。”高邮一家服装厂业务员告诉笔者,今年他们厂里一直在加班,4月份就排完了全年的工期,可是仍然有不少贸易公司来报价,“去年订单少没挣到钱,今年单子多总不能不让我们多挣点吧?”

“加工厂的利润率外贸公司应该很清楚,今年原材料涨那么厉害,工人又招不到,难道让我们喝西北风吗?”而部分工厂也表示,临时加价也并非纯粹因为贪图暴利,况且一直以来,加工厂都是外贸链条中最低端的一环,如服装工厂毛利润能达到5%就已经很不错了。

邗江依佳服饰公司总经理陈宝泽表示,现在单子虽然多,可是加工厂的风险更大,“现在棉纱价格那么高,万一后面跌价我们怎么办?这点利润根本不够原材料下跌损失的。”

双方博弈:不少加工厂开始转型

“外贸行业一直都是外商‘压榨’贸易公司,贸易公司再‘压榨’工厂,今年工厂涨点价也是必须的。”市商务局相关人士也对加工厂的涨价表示了理解。

“没单子是工厂求你,单子多你就要求工厂,没法说谁对谁错。”市进出口商会会长刘江明也认为,加工厂和贸易公司的价格是市场化的,由供求关系决定。上述商务局人士也表示,政府对工贸双方的价格难以干涉。

“大家都应该讲诚信,不能因为单子多就坐地起价,如果没了信誉,到了单子少的时候,谁还找你做呢?”对于部分加工厂的违约加价行为,商务局表示也接到了一些外贸公司的反映,但他认为,如果涉及合同违约或欺诈,是应该由诉讼来解决。

刘江明告诉笔者,实际上,为了摆脱贸易公司的控制,不少扬州的加工厂已经开始转型。

“以前加工利润大部分都被贸易公司赚去了,现在自己直接做贸易,压力小了许多。”邗江依佳服饰公司总经理告诉笔者,年初他们就转型工贸合一了。

“以前做代工的经历太苦了,现在必须要转型。”扬州捷锋帽业董事长游锋告诉笔者,他们在3年前就已经从单纯的代工转向工贸一体,并且走向品牌化,现在已经基本不会为一两个点的利润去跟外商或贸易公司讨价还价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