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织里积极推进转型升级 打造童装电商特色小镇

瑞士达沃斯、美国格林威治、法国普罗旺斯,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国际小镇都独具特色,凭借其独特的文化、经济和自然优势在国际享誉盛名。如今,在浙江也正有一批特色小镇在崛起:云栖小镇、梦想小镇、基金小镇……融合文化、旅游、产业、社区功能的特色小镇,正逐渐成为“产、城、人、文”有机结合的重要经济发展平台,成为引领浙江经济新常态的重要战略选择。  “高颜值”小镇:  顺应供给侧改革新平台  特色小镇不是行政区划分单元上的一个镇,也不是产业园的一个区,更不是单纯的大工厂,而是“小而美”、“特而活”、“聚而合”的新型“高颜值”小镇。  在社会现代化进程中,城市的相似度越来越高,林立的高楼、盘错的高架,城市个性正消失在钢筋水泥中,浙江特色小镇却逆流而上,打开了“百镇不同面,镇镇有特色”的发展格局。特色小镇产业定位为“一镇一业”,每一个小镇都主攻信息经济、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设备制造等“万亿”级产业,以及浙江的茶叶、丝绸、黄酒等历史景点产业中的一个产业,将每一个小镇都打造成“单打冠军”。  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中,政府、企业、市场通力合作,各显所长,现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在特色小镇的推进过程中,湖州织里童装电商特色小镇也借助“互联网+”的东风迅速发展了起来。  湖州织里:  打造童装电商特色小镇  “遍闻机杼声”,讲的就是湖州织里这个北靠太湖的江南小城,织里历史上就因制造业兴盛而得名,从上世纪70年代起,织里手工刺绣又逐渐发展成为童装产业。目前,童装产业已经成为湖州市的特色产业。1986年起,织里镇历经八次扩建,至今已形成了以童装和棉胚布两大市场为主体,床上用品、服装辅料、小五金、联托运等市场相配套较为健全的市场体系。  在“互联网+”大发展的环境下,织里镇顺应时代发展要求,结合小镇童装产业发展的盛况,积极推进童装产业转型升级。当浙江特色小镇的发展模式在全省铺展开来时,织里镇决定创建中国织里童装电商特色小镇。  目前,中国织里童装电商小镇共组织重大项目14个,总投资123.3亿元,新增建设用地1.8平方公里。根据小镇规划,2017年小镇将实现织里童装营业收入450亿元以上,其中电商交易规模预计将达75亿元以上,税收将达4亿元以上。目前,织里从事童装产业相关人员已有5万人,其中电商相关人员达1.5万人。织里作为依山傍水的江南小镇,在发展童装电商的同时,其极富江南韵味的小镇风情每年还能吸引30万左右的旅游人士。童装电商与小镇旅游让织里在特色小镇的发展中找准定位、彰显个性,大力推进地方经济的发展。

湖州吴兴,自古商贾云集、人文荟萃的江南一隅。它是史书中“遍闻机杼声”的所在地,也是如今中国童装产业的“达沃斯”。曾遍地可闻的机杼声,如今变声更快更密集的键盘敲击声;曾“一根扁担两只包、大江南北到处跑”的吴兴商人,如今变身电商时代的弄潮儿;曾靠卷尺、小衣车织就全家生计的缝纫工,如今华丽升级成为日销千件的爆款设计师。  “互联网+”战略,帮助吴兴的传统产业搭上转型升级的快车;电子商务的春风,助推吴兴不断拓展区域经济的新版图。10万的电商从业者,正为吴兴织就一幅全新的“清明上河图”。  明星企业:立足当下放眼未来  湖州本地的育儿论坛上,曾流传一种说法:全国各地的宝爸宝妈,如果通过淘宝网购买童装,两件衣服里就有一件来自湖州。位于吴兴区的织里镇,其全国第一童装基地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据不完全统计,在各地政府积极牵手阿里巴巴、将拳头产业整体打包入驻阿里巴巴产业带的当下,织里阿里巴巴童装产业带可谓“超级航母”,其中的“同盟军”超过3000个,占到了当地童装电商经营实体的6成以上。这个成立于2012年的产业带,是入驻阿里巴巴地方产业带的首个全国性产业集群平台。从最初的762家到如今的3110家,从月均销售额7500万元上升至去年底的4亿元,如今该产业带不仅在全国100多个产业带中业绩名列前茅,其市场份额也已占得阿里巴巴全网童装交易额的40%以上。  强大产业集聚,也催生了一批明星电商企业。  位居淘宝全网单件男童装销量前3的短袖条纹T恤,就出自位于吴兴区科技园内的湖州米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家仅200多名员工、至今仍由老板和老板娘包揽摄影、美工等技术活的电商企业,即使在淡季仍以每天热卖3000套的成绩书写爆款传奇。从杭州到湖州、从实体店到全面转型电商,品牌创始人苏文全看上去更像是一位IT男。他的生意经,充满了互联网思维与智慧。他崇拜雷军,赞赏小米用三成价格打造“中国的苹果手机”的理念;学习优衣库,用上好的面料做出性价比高、舒适耐穿的童装。在上千平方米的发货区内,放眼望去,几乎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棉质T恤、卫衣卫裤。就像品牌“种豆得豆”寓意的那样,苏文全更追求“小而美”的精致;冬装、羽绒服投入大、周期短,他就以春秋款中童男装为主,力求四季都有市场。就是这种专注与执着,在短短几年里,让这家天猫店坐拥70万的淘宝粉丝。  对于未来的发展,苏文全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他认为类似“米语”这样成长起来的企业,经历过从服装市场起步的第一阶段“草根电商”,如今正从在当地传统企业进行贴牌加工、生产的阶段过渡到“企业电商”的第二阶段,销售、策划、客服、生产、仓储等“五脏六腑”逐步齐备,固定员工快速扩员到几百人;接下去,他要思考和努力的方向就是被称为资本电商的第三阶段,要从目前的单品全网名列前茅向套装全网第一的目标迈进,并在恰当的机会引入风投,进行资本和股权的改造。  据不完全统计,像苏文全这样“小而美”的中小型电商,占据了吴兴区7000个电商实体的半壁江山。在立足“第二阶段”的同时,他们早早摆脱了几台电脑、几十台缝纫机的“野蛮生长期”,而是朝着高科技、科学管理的现代化电商企业迈进。自主男童品牌“布衣草人”,为同步管理实体店和网销的成百上千个品种的面料、成衣,专门研发和上线了类似图书馆式的PDA智能配货管理系统。掌门人马伟忠感慨到,试水电商给他们带来的不仅是利润,更多的是为适应网络竞争而催生的自我升级,“为适应电商市场的快速多变,我们从劳动密集型转向技术创新型,不断扩大企业研发团队的人数,目前企业专属设计师团队就有近百人。”  产业集聚:电商催生化学反应  浙江很多地方的传统产业都有着块状分布的特点,在吴兴,童装、羊绒、家纺、金融制品、经编等都拥有相当规模的产业集群。当这些块状经济与电商相结合时,迅速散发出令人惊讶的“化学反应”,并随即爆发出异常强大的正能量。  织里中国童装城,是当地童装产业的金字招牌。总占地600亩、建筑面积达70万平方米的童装城,一期专门在三楼开辟出5.8万平方米、相当于8个足球场那样面积的区域打造成专门的织里童装电子商务产业园,目前入驻的电商及相关服务商企业已超过六成。该电商产业园依托织里童装产业的集群优势和童装城线下资源优势,整合资源使童装的销售线上线下融合互动,境内境外联合开花,已实现人才培训、文创设计、电商运营、仓储物流、产品分销、金融扶持等一系列电商生态系统的建设,并于今年1月当选“浙江省电子商务示范产业基地”。  此外,织里童装电商产业园即将规划建设1万平方米的第三方智能物流基地,投入近200万元的自动仓储分拣系统,所有企业发送的快递包裹均可统一扫码入仓并进行分区管理。  童装产业集聚的强大磁场,不仅使得织里镇成为2014年度阿里巴巴评选的19个“中国淘宝镇”之一,旗下大河村、秦家港村、河西村也成为实至名归的年度“淘宝村”。春末夏初的5月,并非电商业旺季,入夜后走进大河村,发现这里不同于别处的村庄,是一个真正的“不夜村”——临近午夜,村道上仍处处可见满载而归的快递员;沿街的童装门店里,大大小小的打印机仍孜孜不倦地为快递单打印地址信息,当天未能来得及发出的包裹堆得像小山一样……村委会委员丁红星表示,村里的常住人口约9000人,从事电商业的占到三成以上,去年一年的销售额达3.2亿元,相当于每个电商从业者卖出了10万元的童装产品;目前,村里的网店数量超过400个,占到织里镇电商企业总数的10%。在别处,许多快递公司为节省人力,不愿入驻乡镇村这些偏僻地点,但大河村周边却密布了近20家快递公司,以及人才培训、企业孵化、代运营、摄影等电商服务商。总面积仅0.5平方公里的大河村,已形成一个完整的电商生态圈,并于近日当选“浙江省电子商务示范村”。  依托纺织服装、金属制品、机械制造等区域特色优势产业良好的产业基础与品牌影响力,整合线上线下资源,吴兴区今年的重点工程之一就是培育和打造“1+3+2”电商产业集聚区:“1”即以国家示范的标准建成织里童装电商产业园;“3”即以省示范的要求加快建设南太湖电子商务产业园、多媒体产业园、环渚现代服务业集聚区3个园区;“2”即以强调个性、注重特色为目标抓紧启动久久O2O商品展示中心、EBD总部自由港两个园区。  物流配套:“软”“硬”兼施营造氛围  为营造浓厚的创业创新氛围,让电商产业链更好地服务传统产业,吴兴区“软硬兼施”,加快推进产业园区与基地建设、完善电商配套体系的同时,积极引进和留住电商人才,并加强各类专业人才的培训。  位于环渚路南太湖高新技术产业园中的顺丰速运湖州仓储中心,搬到现址不过一年时间,负责人冯晓元感慨,现有1万平方米、相当于1.5个标准足球场的仓储空间已经捉襟见肘,怕是难以招架今年的“双11”。去年,光是承接当地一家电器公司“双11”的微波炉订单,他们就招募了100个临时工,用了整整5天,发了近200辆集装箱运输车才交差;那时候,整个仓库连通道都被占满,“今年如果再爆仓,我们就不得不另选更大的场地或者是重型仓库了”。  据了解,越来越多顺丰这样的大型物流企业,正变身为当地电商企业的仓储、中转、物流综合基地。截至今年3月,入驻吴兴区的快递物流企业多达48家;其中,中国邮政专门在织里设立物流基地,其邮政小包国内业务日均发件超3000单,在全省已建邮政物流基地中位居第一;区域内的物流配送配套体系日益完善,有全省唯一一个省政府命名的省级现代物流装备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并与中物联、德国物流协会等5家单位共同发起,全力打造“中国物流谷”;成功引进申通(浙北)电商仓储物流分拨中心、风神物流、普洛斯仓储物流、宝钢仓储物流等一批重点项目,这些目前都相继建成并投入运营。  在人才引进与培育方面,吴兴区以实施“南太湖精英计划”等行动为载体,加快招才引智步伐,通过“人才券”等形式优先解决电商引进人才购房、入户及子女入学等实际问题;依托湖州师院、湖州职院等师资力量,强化与阿里巴巴等龙头电商企业的战略合作。目前,湖州大家园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已与阿里巴巴合作建立了织里童装电子商务孵化中心,为本地童装企业提供电商人才培训等服务,并已取得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培训学院的授权,设立湖州分院。2014年,吴兴区累计开展电子商务知识培训4016人次,培训专业人才503人;艾易信息科技、龙席电商、益华科技等第三方服务企业开展专业培训1230人次,服务本地企业1320家。  而吴兴的城乡居民,也正享受电商时代勾勒出的智能化美图:老字号纷纷触网,王一品斋、丁莲芳等10多家企业相继“触电”、“触网”,美味的千张包、湖州粽只要点点鼠标和手机,足不出户就能吃到;鲜绿多、玲珑等11家农业龙头企业纷纷通过淘宝、微信、自建平台等模式试水生鲜农产品B2C、O2O,浙北农副产品交易中心、绿叶生态等成为大型集团和电商公司优质有机蔬菜的主要供应商;各大旅游景点依托互联网开展旅游票务、餐饮、住宿、票务等网上营销,在美团、窝窝团等平台上吴兴商家发布的信息量占湖州市的一半以上,整个吴兴区95%的楼盘信息都通过中国房产超市网湖州站、南太湖房产网等平台发布。

图片 1

图片来源:@凤凰网视频

杭州3岁童模妞妞被妈妈踢了一脚,不仅把童模行业踢进大众视野,也把相距100公里的“童装镇”踢上风口浪尖。

“时尚看巴黎、童装看织里。”这座位于浙江湖州的小镇,在一场风波过后,以往热闹的童装拍摄基地,变得冷清不少。

图片 2

图片来源:湖州发布

“中国童装之都”,是织里最响亮的一张名片。虽然只是一座镇,但常住人口超45万人,机动车保有量则超过15万辆,楼盘、酒店、KTV等随处可见,繁华程度堪比一座城。

2018年,该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83.7亿元,财政收入17.89亿元,相当于普通地区一个县的总量。截至2018年,织里镇连续4年入围全国百强镇,并被列为第三批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地区。

舆论漩涡中的“童装镇”,这次该如何应对?

半壁江山

织里镇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东部,北依太湖,因“遍闻机杼声”而得名。

上世纪80年代,在传统纺织、刺绣产品生产基础上,织里童装产业开始萌芽。到如今,依靠童装产业,织里已成为浙江“名镇”。

图片 3

图片来源:湖州发布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织里镇共有童装加工企业1.3万家,占全部企业数量90%以上。2017年,织里发往全球的童装数量达13亿件,年销售超500亿元,占据中国童装市场份额“半壁江山”。

在织里,童装销售以批发为主,不少商家都是前店后厂。拿张设计图到作坊下单,当天就能出货,展示在门店柜台。

在织里镇利济中路,一家家精品童装店比邻而居。一家童装店店主介绍,店里的童装是“挂样”,即将衣服挂在门面中,供各地商户、淘宝店店主拿货,起拿件则在10件-50件不等。

大批采购商常驻在此,每天都在街上看新款,一旦看中,立即打包发货,第二天就摆上千里之外的市场……完善的产业链,是织里童装产业的最大优势。

据界面新闻报道,一家专门做校服生意的老板特地把工厂搬到这里来,就是因为产业链完善。作为全国最大的童装生产基地,织里从布料、配饰、设计到拍摄,早已形成一条完整的童装产业链。在织里布料一条街上,汇集着几十家布行。这条街背后,矗立着正是镇上的影楼集合地——财富大厦。

为扶持童装产业,织里镇政府还专门设置童装产业发展办公室,为织里童装企业服务,传达市政府有关于童装产业的政策。

2017年,织里镇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0187元。要知道,同一年,上海浦东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才首次突破6万元大关。

去年9月,新华社发文为“织里样本”点赞。文中称:

“从0.58平方公里到25平方公里,从单纯的本地户籍人口到45万新老‘织里人’和谐共处,40载改革开放,小小的织里镇,因小小的童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童模热潮

童装产业蓬勃发展,也带动童模行业迅速崛起。

如今,织里童模拍摄已形成一套系统,其中包括各个环节,有摄影工作室、厂家、家长,以及化妆搭配师、平拍师、修片师等。与此同时,还带动化妆、小模特培训、摄影等一系列衍生产业。

“在织里镇,从事童模的小孩,至少有一千多人。”织里一家摄影基地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对于网传童装明星年收入可达上百万元,他没有否认。

线下,“妞妞风波”之后,有媒体去当地走访,发现小模特休息了,摄影公司歇业了,甚至有摄影基地宣称将在5月1日关停。而在线上,想当童模的人依然“前赴后继”。

在百度贴吧“童模吧”里,一些父母将孩子的姓名、性别、年龄、身高、体重、鞋码“明码标价”,等待厂家挑选。其中,有篇帖子写着:“这是童模吧的官方童模登记处,只要在这里登记了,就有可能成为童模,所以童模公司也可以在这里挑选合适的童模。”时间记录显示,帖子于2014年10月17日建立,直到2019年4月14日,仍不断有人“盖楼”。

不过,这场风波也曝出童模看似“风光”背后,不为人知的心酸。

据GQ智族此前报道,织里一位10岁的童模,从早上9点拍到凌晨2点,一共换了264件衣服,按120元/件计算,日入31680元。虽然年龄不大,但小女孩已表现出超越同龄人的“职业感”:

“脱掉羽绒服,换上薄风衣。前一秒还在低头跺脚、牙齿打战,但一看镜头扫了过来,立马腰背挺直,露出标准的微笑。”

有业内人士认为,织里童模这种“高强度”工作模式,除因厂家需求多外,也与织里童装流转速度有关。

某从业者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2000年,他的厂出版量一个季度也就4-10个版;随着互联网发展,最近几年,大厂家一个季度就要出100多个版,“研发速度跟不上,就会被行业淘汰”。

激烈的竞争环境下,童模也不得不加快拍摄节奏。

一记“警钟”

值得庆幸的是,有迹象显示,在织里镇,童模保护意识正在被唤醒。

近日,当地最大拍摄基地“壹号基地”负责人对媒体称,晚上9点至9点半会对拍摄时间强制进行干预,要求结束拍摄工作。

“野蛮生长”之后,如何对童模行业进行规范,保护儿童合法权益,将是这座小镇接下来需要面对的一项重要课题。童装行业发展至今30余年,这并不是织里镇唯一的“烦恼”。

图片 4

图片来源:湖州发布

2018年4月,湖州市吴兴区举行童装产业创新发展法治论坛。其时,吴兴区委书记吴智勇在讲话时着重谈到,广大童装业主要“集中力量解决童装产业大而不强、大而不优等问题”。

织里镇童装办负责人曾给出一个测算:一件童装的生产利润仅约15%,80%以上的盈利点在研发设计和营销环节。因此,以代加工跑量为主的织里镇,需要瞄准这“一前一后”两个高利润环节,整体优化产业结构。

2018年,人民日报、央视、新华社等多家央媒集中报道织里镇“转型”举措:

2013年,织里镇投资2000万元,打造童装设计中心。2017年,中心设计开发童装款式达1.5万件,发布流行资讯9.3万条,成为织里童装流行趋势、流行品牌发源地。
与此同时,织里镇发布《童装企业“小升规”三年行动(2018-2020年)实施方案》,着力整治家庭作坊式生产,促进小企业加快蜕变为规模以上企业。
2018年8月,“织里·中国童装指数”发布,被视为织里镇争取行业话语权,提升织里童装产业知名度的又一重要手段。

眼下,织里还在谋划建立全国首家童装学院,破解人才难题;打造童装上市企业总部园,集聚优势资源;建设童装物流园区,构建更快物流网络……这些即将照进现实的蓝图,都描绘着一条绚丽的“微笑曲线”。

当织里童装产业正朝着“2020年底实现千亿元产值”目标迈进时,“妞妞风波”发生了。这或许是一记“警钟”,来得恰逢其时。

记者| 吴林静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