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从宁波海关获悉,从今年3月28日开始,该关开展为期3个月的打击虚假贸易专项行动,旨在重拳净化口岸外贸环境,全力护航诚信企业合法利益。截至5月11日,已查处虚假贸易案件140起,案值约2.2亿元,罚没69.4万元,维护了口岸良好的通关环境。  “虚假贸易促进的只是出口数据表面的增长,并没有真实贸易支撑,长此以往必然扭曲整体经济发展,危害国家经济安全。”宁波海关隶属现场业务处出口科科长吕建海说。  虚假贸易骗取出口退税  出口退税,是世界各国为提升本国产品竞争力而普遍采取的办法之一。我国实行出口退税主要是通过退还出口货物已纳税款来平衡国内产品的税收负担,使产品以不含税的价格进入国际市场,以增强产品竞争力。  然而,这项国家扶持本国产品的政策红利,却成了不法企业“偷油”漏斗。“从目前查获情况看,虚假贸易主要表现为一般贸易渠道以伪报品名、瞒报数量、高报价格等方式骗取出口退税的违法活动。”吕建海说。  宁波海关今年已查获数起高报价格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案。在一起高报价格出口40万个假发案中,实际单价每个约8元的假发,涉案厂商出口申报单价为100元上下。为获取更多退税款项,涉案厂商大幅高报实际货物价格,涉及退税额达360余万元。  “虚假贸易获益容易,如果放任虚假贸易,不仅严重挤压我们这些规范经营企业的生存空间,还会诱使更多企业参与到虚假贸易中,搞乱口岸正常贸易秩序,形成恶性循环,破坏的是整个行业的根本。”宁波港东南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沈培军经理对宁波海关此次开展的打击虚假贸易专项行动表示全力支持。  “注水”贸易套取地方补贴  此次专项行动中,另一现象也引起了宁波海关高度关注:注册地远在重庆、广东、甘肃、青海的贸易型企业频频出现在虚假贸易操纵者“榜单”上。调查发现,这些经营单位大部分是买卖抬头的企业,不收汇,不退税,也没有固定外贸业务,无法提供增值税发票。  除去出口退税这一利益诱因,高报出口价格,除了“注水”贸易统计数据外,又有什么意义呢?宁波君安物产有限公司出口部经理竺晶晶一语道破:“高报价格推高出口数据以骗取地方政府补贴。”  为鼓励出口,一些地方政府根据企业年度出口额给予其现金补贴或财政上的优惠,帮助企业提高国际竞争力。但这一鼓励政策被不法企业钻空成了新“盈利点”。为规避监管套取地方补贴,不法企业制作虚假报关单证,高报商品价格并将涉案货物通过多家报关公司混合报关,企图降低被海关查处的概率;货物一旦出口,企业便向地方政府申请获取高额补贴。  “近期,我们经常接到电话、电子邮件或者QQ等,对方表示能够提供高额地方补贴的抬头。这些行为极大搅乱了报关市场。”宁波保税区捷达报关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谢军对此很气愤,“这些买卖抬头的企业申报的货物实际状态完全是没有保障的,报关风险很大,万一在海关查验或者后续核查环节找不到这些企业,砸的可是我们这样的报关企业的招牌”。  合力净化经济环境  为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海关总署部署全国海关今年开展打击走私“国门利剑2016”联合专项行动,其中,打击骗退税和虚假贸易违法行为就是联合专项行动中的一项重点。  “打击虚假贸易专项行动我们坚决支持。”阿里巴巴—达通关务运营专员项月红直言不讳,“在行动初期,查验和核价比例必然会提高,但是这对于规范整个外贸环境意义深远,保护的是诚信守法企业的长期利益”。  与项月红一样,谢军对于打击虚假贸易也持赞成态度。“海关打击虚假贸易专项行动是好的,但绝不是海关一个部门的事情,需要各方形成共识、协同治理,打造守法互惠的市场环境。”  宁波海关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继续与有关部门加强合作,加大对骗税、骗汇、骗补贴等恶性虚假贸易的打击力度,维护正常的外贸进出口秩序。

摘要:一朵塑料仿真花折合人民币七八元、一个塑料相框折合人民币60多元,一双PU低帮鞋折合人民币100多元这些原本市场价格极其低廉的小商品,在虚假贸易中都成了高价货。
记者从宁波海关获悉,从今年3月28日开始,该关开展为期3个月的打击虚假贸易专项行动,旨在重…

在深圳等沿海口岸有一批所谓的外贸代理,他们活跃在外贸公司、供应企业、原料厂之间,利用熟人圈子的关系通过在上游找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下游倒手劣质货物、再通过正规的外贸公司和报关手续等一系列动作,将远低于发票出货金额的实体货物销往国外“空壳”公司或伪造的客户,由此骗取高额的出口退税。这种骗术成为近期我国部分货物出口额飙升的直接导火索。  7月以来的我国外贸数据超出市场预期。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存在出口恢复的因素,但超预期的出口数据可能存在虚增,沿海地区虚增贸易的行为再度抬头。自去年保税区“兜圈”秘密曝光后,骗税“高手”并未选择罢手,而是通过多种方式逃避监管。多家航运公司、外贸公司的从业人员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反映,金额高于实际货物价值的外贸单近期频频出现。  虚开高额发票骗税  最近两个月,在深圳福田保税区从事外贸工作的王霖(化名)因为接了一些“烫手”的外贸单子而苦恼不已,有的是货物货值因可能存在虚高而被海关扣查,有的是货物到达目的国后没人提单。经过几番周旋,王霖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为虚开增值税发票以骗取出口退税的“职业骗子”提供服务。  “去年保税区”兜圈”的问题曝光后,海关对进出报关的货物查得很严,用保税区”一日游”的方式套取出口退税的方式行不通了,但那些原本靠开发票赚钱的老手其实没有受太大影响,尤其是最近两个月,虚开发票越来越猖狂,但查起来很费劲,实在太隐蔽了。”在接触了手头攥着一大批发票的职业代理人后,王霖发现,外贸圈子里的这种灰色生意早已链条化,从上游公司开发票,到利用外贸公司退税,再到报关行配货配票、收货公司提单,几乎所有环节,都有专业人员操作,环环相扣。  王霖说:“一般来说,通过虚高货物价值来报关往往最容易套取出口退税,因为有真实的货物和购销合同,通过企业或工厂做账就能开出正规的增值税发票,然后就可以拿发票、报关单等资料去申请出口退税。出口企业往往会寻找贸易代理来做这些繁琐的事,代理可以通过这些外贸单子和发票来赚取差价。”  据王霖了解,以少报多、以次充好等虚假贸易货值手段在外贸行业已有多年历史,尤其是服装、电子产品和家具等货品的退税比例高、货物单品价值高、价格浮动空间大,相对来说更容易操作。“例如,一批销往越南的棉布,每米1.5美元,这在市场上已属中高档价格,但代理商却开出每米2.45美元的价格,虚开发票高出七成。对于海关而言,即便一件物品使用不同原料,也会有不同的货物编码,如纺织品面料就会有上百种品类,检查人员不可能掌握所有面料的市场价格,对虚增的货物价值难以鉴别。”  骗术现“升级版”  王霖透露,目前虚开发票的手法有一种“升级版本”,即“货物未出,发票已开”。具体操办的外贸代理通常有办法拿到一大批增值税发票,票源可能是通过与出口企业谈好合作后获得,或者通过地下黑市买到一些发票,然后这些代理寻找正规贸易公司进行报关,然后向自己在国外伪造的客户或自己控制的分公司、子公司出口货物。票源、中介及进出口贸易商准备齐全之后,代理商会通过让合作的出口企业提供货物,或者以其他渠道购买与票单匹配的劣质货物进行报关出口。货物出口之后或运往目的国销毁,或者转运回国,再进行下一次销售。  “说白了,钱和货物还是在空转,以前是在香港和内地之间“兜圈”,现在有实力的外贸公司可以通过国外子公司“兜圈”。钱通过国外子公司或客户转给贸易公司,贸易公司付货款给合作的出口企业,出口企业拿到相应比例的抽成后,外贸代理拿到最终的利润。”王霖说。  上述发票生意之所以隐蔽难查,关键在于本身关联的是真实货物信息。深圳某外贸公司业务员小张表示,虚开发票的关键是发票非法买卖。如果监管人员审核严格的话,代理人实际上是很难买到发票,但其中存在一些漏洞,让很多代理能够靠做发票赚钱。  货品信息被“炒卖”  在发票被非法买卖的同时,一些货物的真实信息也会被报关行内部人员买卖。某些网上外贸论坛偶尔会出现所谓“炒单”的信息,这种做法在圈内已是公开的秘密。小张说:“报关行经常会将货物的真实信息在网上发帖转卖,外贸代理中介将这些信息与自己虚开的发票匹配,然后再拿去报税。”除炒单外,代理商还会帮一些没有条件申请出口退税的企业进行报关,将货物真实信息写上自己合作的外贸公司抬头就可以将这些业务单转接过来。  如果订单单次出口货物量小、价值不高,虚开发票更难以察觉。熟悉外贸代理行业的老李表示,外贸代理在减去6%左右支付给出口企业的发票成本、3%报关环节花费及其他渠道找单花费之后,按照退税率最高17%计算,一张贸易骗税单能赚取5%-7%的利润。为了应付海关查验,不少订单的单次出口总价控制在10万美元以内。  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骗术既使部分外贸代理轻松赚钱,也使一些企业的外贸出口数据显得异常亮丽。佛山某家具企业主坦言,尽管自己企业的实际出口量只能做到300万美元,但在有关部门鼓励出口的推动下,企业会找一些代理公司帮忙做高出口以做出业绩,同时退税收入对企业来说也是很大一笔钱。  海关公布的9月进出口数据显示,出口总值同比增长15.3%,创去年3月以来新高。同时,多家出口企业、贸易公司反映,近期高于实际货物价值的外贸单频频出现,虚开高额出口发票的现象正在卷土重来,有关部门有必要关注虚增贸易的行为。

  一朵塑料仿真花折合人民币七八元、一个塑料相框折合人民币60多元,一双PU低帮鞋折合人民币100多元……这些原本市场价格极其低廉的小商品,在虚假贸易中都成了“高价货”。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娱乐官方网站,  记者从宁波海关获悉,从今年3月28日开始,该关开展为期3个月的打击虚假贸易专项行动,旨在重拳净化口岸外贸环境,全力护航诚信企业合法利益。截至5月11日,已查处虚假贸易案件140起,案值约2.2亿元,罚没69.4万元,维护了口岸良好的通关环境。

  “虚假贸易促进的只是出口数据表面的增长,并没有真实贸易支撑,长此以往必然扭曲整体经济发展,危害国家经济安全。”宁波海关隶属现场业务处出口科科长吕建海说。

  虚假贸易骗取出口退税

  出口退税,是世界各国为提升本国产品竞争力而普遍采取的办法之一。我国实行出口退税主要是通过退还出口货物已纳税款来平衡国内产品的税收负担,使产品以不含税的价格进入国际市场,以增强产品竞争力。

  然而,这项国家扶持本国产品的政策红利,却成了不法企业“偷油”漏斗。“从目前查获情况看,虚假贸易主要表现为一般贸易渠道以伪报品名、瞒报数量、高报价格等方式骗取出口退税的违法活动。”吕建海说。

  宁波海关今年已查获数起高报价格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案。在一起高报价格出口40万个假发案中,实际单价每个约8元的假发,涉案厂商出口申报单价为100元上下。为获取更多退税款项,涉案厂商大幅高报实际货物价格,涉及退税额达360余万元。

  “虚假贸易获益容易,如果放任虚假贸易,不仅严重挤压我们这些规范经营企业的生存空间,还会诱使更多企业参与到虚假贸易中,搞乱口岸正常贸易秩序,形成恶性循环,破坏的是整个行业的根本。”宁波港东南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沈培军经理对宁波海关此次开展的打击虚假贸易专项行动表示全力支持。

  “注水”贸易套取地方补贴

  此次专项行动中,另一现象也引起了宁波海关高度关注:注册地远在重庆、广东、甘肃、青海的贸易型企业频频出现在虚假贸易操纵者“榜单”上。调查发现,这些经营单位大部分是买卖抬头的企业,不收汇,不退税,也没有固定外贸业务,无法提供增值税发票。

  除去出口退税这一利益诱因,高报出口价格,除了“注水”贸易统计数据外,又有什么意义呢?宁波君安物产有限公司出口部经理竺晶晶一语道破:“高报价格推高出口数据以骗取地方政府补贴。”

  为鼓励出口,一些地方政府根据企业年度出口额给予其现金补贴或财政上的优惠,帮助企业提高国际竞争力。但这一鼓励政策被不法企业钻空成了新“盈利点”。为规避监管套取地方补贴,不法企业制作虚假报关单证,高报商品价格并将涉案货物通过多家报关公司混合报关,企图降低被海关查处的概率;货物一旦出口,企业便向地方政府申请获取高额补贴。

  “近期,我们经常接到电话、电子邮件或者QQ等,对方表示能够提供高额地方补贴的抬头。这些行为极大搅乱了报关市场。”宁波保税区捷达报关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谢军对此很气愤,“这些买卖抬头的企业申报的货物实际状态完全是没有保障的,报关风险很大,万一在海关查验或者后续核查环节找不到这些企业,砸的可是我们这样的报关企业的招牌”。

  合力净化经济环境

  海关总署部署全国海关今年开展打击走私“国门利剑2016”联合专项行动,其中,打击骗退税和虚假贸易违法行为就是联合专项行动中的一项重点。

  “打击虚假贸易专项行动我们坚决支持。”阿里巴巴—达通关务运营专员项月红直言不讳,“在行动初期,查验和核价比例必然会提高,但是这对于规范整个外贸环境意义深远,保护的是诚信守法企业的长期利益”。

  与项月红一样,谢军对于打击虚假贸易也持赞成态度。“海关打击虚假贸易专项行动是好的,但绝不是海关一个部门的事情,需要各方形成共识、协同治理,打造守法互惠的市场环境。”

  宁波海关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继续与有关部门加强合作,加大对骗税、骗汇、骗补贴等恶性虚假贸易的打击力度,维护正常的外贸进出口秩序。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