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拥有绵长的海岸线,沿陇海线往西,可直达中亚与欧洲;沿“海上丝绸之路”往东,可贯通东亚、东南亚直至非洲大陆,因此,成为“一带一路”战略重要交会点。坐拥区位优势,江苏各产业纷纷利用现有资源“走出去”实现产业转型。作为江苏国民经济传统支柱产业和重要民生产业,纺织服装业是如何在探索中迅速崛起,用实力打开了国际市场新发展空间的?对此,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记者从省纺织工业协会获悉,江苏是我国纺织业第一大省,2016年全行业主营业务收入为15103亿元,位居全国第一;今年1—5月份,江苏纺织服装出口总额达176.94亿美元。在如此庞大的基础上,要实现产业继续发展,必须带动更多企业走向海外。在不少人眼中,企业走出去就是贴牌加工,将产品实现外销,其实不然。记者在无锡采访时,在纺织服装业摸爬滚打了近30年的行业管理者沈春宏感叹道:“贴牌加工只是走出去的初级阶段,那是‘蹒跚学步’,要赢得属于自己的市场,还需扬帆远航!”原来,伴随着产业规模的扩大和市场需求的变化,劳动力、土地、能源等生产成本持续上升,贴牌加工的订单,生产企业获得利润不足10%,以价格战、以量取胜的发展模式不再适应我省纺织服装产业。省纺织工业协会会长谢明告诉记者,产品输出只是我省服装产业走出的第一步。随着我省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传统的纺织服装产业要谋转型,必然要根据自身资源进行战略调整,并不断洞察、挖掘、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根据市场需求变化主动出击、改革创新,加快推进行业上下游资源的整合,在产业链层面进行深度布局。目前,不少企业已从“大进大出”向“优进优出”转变资本输出迎来大机遇在“一带一路”的背景下,近年来我省纺企走出去的步伐逐步加快。据了解。通过资本输出的方式,目前江苏纺织在境外拥有84个实业项目,涉足东南亚、中亚、非洲以及美欧、澳洲;涉及境外棉花种植、加工到毛纺、棉纺、印染、织布、设计、制衣、销售、服务、贸易等全产业链。对于这些走出去的企业,有人会猜测是否因为国内条件恶化而进行的产业转移?会不会因为势单力薄,加大海外经营的成本和风险?对此,谢明解释:“走出去是江苏纺织新阶段,他们走出去不是简单的产能转移,无论是装备上还是技术上市场上,都有更大思考,将为我省纺织服装产业拓展国际市场打开新的发展空间。”记者了解,如今“数量多、规模大、影响力强”已经成为江苏纺企走出去的“标签”。在这些企业中,红豆集团主导建设的西哈努克经济特区已经实现产值5.54亿元,被誉为”一带一路”上的标志性项目。阳光集团也正式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投资建厂,预计投资总额9.8亿美元,仅一期投资完成后,就可形成5万纱锭、1000万米精纺面料、100万套高档西服的生产能力。天源公司在美国阿肯色州小石城投资设厂,与乔治理工大学纺织实验室就共同开发全智能无人化生产线达成五年战略合作协议,预计在五年内实现服装制造无人化品牌输出实现最高层次从产品输出到资本输出,江苏纺企成绩斐然,但不少企业并不满足,他们开始依靠品牌的力量让企业走得更远,使江苏纺企境外投资站到了更高的国际舞台上。前两年,不少中国一流品牌在海外崛起,深受海外市场追捧。不过在海外发展势头强劲的“出征”队伍中,服装企业却寥寥无几。但这个局面却在近期出现了改变,今年7月份,被称为男装国民品牌的海澜之家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开设专卖店,开启了我省纺企品牌输出的新历程。目前,已有不少企业计划赶上品牌输出的脚步。江苏纺织服装企业走出去的历程,经历了从“蹒跚学步”到“不疾不徐”再到“大步流星”三个阶段,并不断推进品牌提升和全球化布局,倾力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服装自主品牌。谢明表示,纺织服装也是文化的一种载体,是一种生活方式、生活理念,会改变消费观念,促进产业发展。

“中国纺织品对外贸易占世界纺织贸易的37%,是世界纺织品贸易第一大国。”江苏省纺织工业协会会长谢明前不久在江苏纺织企业走出去的媒体座谈会上表示。

据了解,纺织服装业以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我省很多纺织品服装企业都有对外出口业务,今年1—5月份,江苏纺织服装出口总额达176.94亿美元。

在不少人眼中,企业走出去就是贴牌加工,将产品实现外销,其实不然。在纺织服装业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江苏阳光集团副总经理陈敏感叹道:“纺织企业初期的贴牌加工是‘走出去’的初级阶段,阳光集团现阶段的‘走出去’与全球50多个国家的100多个国际服装品牌商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且阳光集团的纺织面料与纺织服装的出口和进口市场的比例基本相当。2017年阳光集团正式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投资建厂,预计投资总额9.8亿美元,其中一期投资3.2亿美元,建立从毛条染色、纺纱、织造、后整理以及成品服装的完整生产链,一期投资完成后,将形成5万纱绽、1000万米精纺面料、100万套高档西服的生产能力。”

谢明认为,产品输出只是我省纺织服装产业走出去的第一个阶段。随着我省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传统的纺织服装产业要谋转型,必然要根据自身资源进行战略调整,根据全球市场需求变化主动出击、改革创新,加快推进行业上下游资源的整合,在产业链层面进行深度布局。在如此庞大的基础上,要实现产业继续发展,必须带动更多企业走向海外。

海澜之家是我省纺织服装行业的“排头兵”,以集团完成营业总收入800亿元、利税80亿元,在中国企业500强中名列202位。海澜之家计划在东南亚(泰国、越南、菲律宾、印尼、马来、印度等国)拓展一些试点门店,欧美市场则主要通过品牌的收购来发展,公司希望收购在国外市场发展较为成熟,但国内刚起步的品牌,可以通过公司自身的渠道资源帮助其迅速发展起来。

总部位于海安的的江苏联发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注重自主品牌的积累和设计,经过近60年的发展,已成为一家集纺纱、面料、制衣、印染、热电、贸易、品牌一体化的大型高新技术企业。公司董事局主席孔祥军则介绍,联发集团计划在埃塞发展棉花种植产业链项目,希望发挥埃塞的天然优势,创建达到国际一流水平的大型现代化棉花种植示范园区,整体棉花种植面积目标达到五万公顷。

江苏纺织服装行业外向程度高,面对国际市场周期性变化,企业及时调整策略掌握市场主动权,从“大进大出”转向“优进优出”,出口额列全国前三位。晨风集团、红豆集团、云蝠服饰、盛虹集团、黑牡丹、鑫源茧丝绸等企业提高自主品牌出口比例,有效整合海外市场资源和设计创新资源,提升发展质量。值得欣喜的是,东渡纺织集团等企业外贸中心在新加坡,制造基地分布国内外,拓展销售市场在美国、欧盟、日本”的国际化格局。

无论如何,如今“走出去”已经成为大势所趋。我省纺企从产品输出到资本输出,这标志着“一带一路”倡议正式起航,江苏纺企开始依靠品牌的力量让企业行稳至远,使江苏纺企境外投资站到了更高的国际舞台上,倾力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服装自主品牌。(王一茗)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