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奈尔大学金融学教授Eswar
Prasad预测,人民币在未来5年可能成为广泛使用的国际货币,在未来10年可能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与第一财经研究院联合举办的第60次朗润?格致论坛6月8日在北京大学举行,这次论坛的主题是人民币国际化前景及其对世界的影响。  康奈尔大学金融学教授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包含三个方面:人民币的国际化使用,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以及人民币作为避险货币。  普拉萨德预测,人民币在未来5年可能成为广泛使用的国际货币,如果中国的金融市场、货币继续进行改革,并且资本账户更加开放,人民币在未来10年可能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而人民币要成为避险货币,需要政府更加公开透明、央行更加独立、以及相应的健全司法环境。此外,他还预测,人民币将削弱但不会取代美元在国际金融市场中的主导地位。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则认为,人民币国际化主要是人民币作为贸易货币的角色,即在贸易上因为需要中国商品,所以需要人民币,离开人民币贸易进行不了。但实际上人民币作为贸易货币的地位还没有做到。至于人民币作为金融投资,作为储备货币,再进一步作为避险货币还都比较遥远。  在实施灵活的汇率方面,李扬指出,中国和别国货币的关系其实背后取决于利率,汇率短期内取决于利率。而目前,但中国利率没有市场化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此人民币的国际化首先要做到国内利率市场化。  此外,他认为资本账户开放并不构成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李扬称,资本项目开放有三个条件:第一市场是不是能接受,这个市场包括参与主体、市场结构、市场机制。第二是有没有良秩,政府能不能妥善的应付这些局面。第三是有没有一个好的时间窗口,这个很重要。  对于资本项目开放是否构成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北大国发院黄益平教授表示,从历史上看可能不是,但未来是否还能这样令人质疑。人民币是否国际化,最终还取决于货币它的本质功能——定价、支付和储蓄是否国际化。  他还认为,总体上来讲资本项目放开对中国利大于弊,但前提条件是理顺国内利率市场,完善金融体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执行董事金中夏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最终离不了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和资本账户可兑换。他指出,目前,所有发达国家和主要的新兴市场国家(包括金砖国家)都选择了自由浮动汇率或者是接近自由浮动的汇率制度。这些国家用来调节国际收支的主要工具是汇率,而不是资本管制。因此,中国应该克服资本账户开放和汇率浮动的恐惧。

据环球外汇12月16日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官员、康奈尔大学经贸政策资深教授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近日表示,接下来4~5年当中,中国的人民币将会成为一个储备货币。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娱乐官方网站 ,中新社北京11月3日电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区前主管、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3日在北京表示,人民币五年内将成为广泛使用的国际货币,但不会动摇美元在全球金融市场的主导地位。

IMF公布的2007~2012年间数据显示,基于汇率调整和用美元计价,发达经济体债务占到全球公共债务总量的85%,新兴经济体只占到15%;从债务的增长速度而言,发达国家公共债务增速大幅高于新兴市场国家。

尽管人民币国际使用程度起点较低,但其地位在过去五年里迅速上升。目前,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且于今年10月1日正式加入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在国际化道路上迈出重要一步。

普拉萨德认为,“上述偏离将会在2014年继续扩大,如果我们来考虑一下全球分离的趋势的话,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说,其在养老金和医疗保险方面会有很大的负担,并将会进一步加剧,必须要有能力提供资金偿还债务。从这个角度来说,在未来的5~10年中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分离趋势会进一步加剧。”

在普拉萨德看来,如今人民币正在成为国际货币的道路上稳步前进。他指出,当前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贸易中占据重要位置,且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美国,随着中国经济继续增长,人民币终将成为主要国际货币之一。

按照普拉萨德所言,中国兼具上述两个特征,不过,普拉萨德还认为,中国面临新的过渡性质的挑战。

不过他亦强调,要使人民币国际化再进一步,中国官方还须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支付系统,整合离岸、在岸人民币市场,为人民币在国际范围内的使用创造条件。

一方面,中国正在加速深化国内的金融市场改革,包括进一步加速资本市场开放、推进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机制改革以及逐渐放开国内资本海外投资限制等;另一方面,相比发达国家高企的公共债务,中国债务水平仍然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而且中国有3.7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状况备受关注。对此普拉萨德坦言,资本账户开放将带来技术、公司管理等一系列有益经验,并助推中国金融改革,但如果监管不善其中亦存在风险。因此中国除完善金融体制外,还应继续推动实体经济改革等配套措施。

普拉萨德称,中国在融合方面的挑战是指中国兼具某些发达国家面临的挑战,比如人口结构问题带来的公共支出增加,另从通货膨胀、环境问题等基本面因素来看中国经济将放缓。

随着中国经济地位提高,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体系中的分量上升,人民币未来会否成为具有主导地位的货币?

但整体而言,普拉萨德认为中国十八届三中全会制定的改革框架为成功应对挑战提供了清晰的指导,而这是在其他国家中并不多见。

普拉萨德认为,虽然人民币已被IMF确认为国际储备货币,但距离成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仍有一定距离。他预测,目前来看,人民币未来五年内有望成为广泛使用的国际货币;如果中国金融市场和货币改革继续推进,资本账户进一步放开,虽然还难以挑战美元地位,但人民币或将在十年内成为重要国际储备货币。

他表示,对于很多国家来说,人民币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货币,甚至它可以去挑战美元的权威。中国还可以进一步进行法制改革,这种法制改革也可以促进人民币国际化。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