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受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电商冲击等影响,内衣行业却与服装业整体低迷的状况相反,始终保持了较好的增长势头。去年以来,多家本土内衣龙头企业先后登陆资本市场,并不约而同地抛出品牌和门店扩张计划,通过加盟、直营的方式圈地扩张。  不过,处于内衣产业链前端、从事内衣生产和加工的厂商日子并不好过,内衣厂倒闭的消息也不时传出。近日来到被外界称为“内衣之乡”的广东汕头谷饶镇走访发现,产品雷同、人力成本增加、厂家众多压缩竞价空间、原材料价格走高等问题,将一众内衣厂商推向转型升级的关口。  行业洗牌加剧  据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内衣市场年销售额在1000亿元以上,且每年以近20%的速度增长,高于纺织服装行业过去十年年均18%的复合增速。  “中国的内衣消费者正由启蒙期步入觉醒期,健康、性价比等越来越受消费者重视,所以内衣产业迎来了阶段性的爆发。但是总体还是产能过剩的,尤其是内衣厂数量很多,都是低端制造,
行业整体面临洗牌。”和君咨询服装事业部合伙人李金良向记者说道。  对于内衣生产加工厂商来说,这一洗牌效应最为明显。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末“内衣之乡”谷饶,目前已初步形成完整的针织内衣产业链,镇内针织内衣生产经营场所近3000家。  走在谷饶街头,随处可见内衣OEM、ODM广告牌,这些广告牌印着身穿各式内衣的美女照片,以及工厂的地址、联系电话。这里的内衣厂大多由三到五层的居民楼房改造而成,集生产、生活、住宿为一体,小厂只有三五个员工,大厂则达300人至500人。  有十年从业经验的内衣指导张丹告诉记者,与前几年不同的是,谷饶镇内即便是大厂,白天出入者也不多,进厂的货车也屈指可数。  “以前工厂总有做不完的货,现在抢订单的工厂太多了,价格一个比一个低,但是人工、材料成本反而比以前高,”刚从老东家离职的张丹说,“我们工厂过段时间就会关门。厂长也想做一些自动化生产线,做高端内衣,但是成本太高,而且其他厂家也都这样转型,但也很难赚到钱。”  对此,中投顾问轻工业研究员熊晓坤分析指出:“近两年定制化产品成为一大趋势,这就要求内衣厂商在产品质量、技术以及管理方面有较大的提升。但是大量厂商没有能力进行技术、设备投入,所以订单量骤减,濒临破产。”  终端圈地竞赛  行业剧烈洗牌的同时,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龙头企业先后登陆资本市场,并迅速圈地扩张。  初步统计,目前在A股上市的内衣企业有健盛集团、汇洁股份,登陆H股的有安莉芳控股、都市丽人、维珍妮,而腾飞科技、闺秘雅、诗曼芬、亲闺蜜语则分别在新三板、四板挂牌。  “行业市场集中度低,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能借助资本的力量拓展市场,而并购是实现扩展的一种较优手段,行业未来可能迎来一场并购战。”熊晓坤告诉记者。  长江证券研报指出,由于行业整体生产工艺较成熟,而产业链的整合又需要较强的资本实力和较长的时间资本,因此我国内衣行业短时间内突围的关键在于“终端为王”。  企业拓展终端店面的方式分为加盟店和自营店两种。其中,以汇洁股份为代表的企业选择自建产能、自制生产,旗下全部为直营店,2014年至2015年新增门店不足百家。  以都市丽人代表的企业选择“加盟+直营”,数据显示,2013年底都市丽人旗下的加盟店、自营店数量分别为5069和721家。到了2015年底,这一数字增加到6937家加盟店和1121家为自营店。都市丽人首席财务官余振球此前透露,都市丽人仍计划今年新开1000至1100间分店。  在熊晓坤看来,加盟和直营各有利弊,带来的行业监管难度也不同。其中,“直营是重资产模式,在固定资产、人力等前期投入较大,回收周期较加盟店长,但这种模式企业对门店的把控能力较高,由于企业内部对门店能进行较强的管理,所以行业监管的负担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减轻。”  相比之下,“加盟是轻资产运营,门店在较短时间内能快速扩张,帮助企业抢占市场份额。但加盟店管理难度大、成本高,同时给行业监管带来较大挑战。”他说。

近年来,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大,我国沿海地区以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为代表的一些企业受到了较大冲击,成衣制造业首当其冲。广东汕头的谷饶镇素有“内衣之乡”之称,其产品远销海内外。2014年的数据显示,该镇文胸产量占到了全国总产量的12%。但这么有实力、有影响的一个地方,拥有3000多家内衣企业,却没有一家上市公司。如今,谷饶镇的内衣企业面临怎样的问题?转型过程中又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呢?

在美国,维多利亚的秘密用一场穷奢极欲的内衣秀,在吸睛的同时赚得盆丰钵满。  在中国刚刚结束的2016加博会上,内衣上市公司都市丽人试水打造了一场内衣行业大秀,这是一场采用演唱会形式的内衣品牌发布会。  都市丽人董事长郑耀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在做一种消费升级,品牌、定位、产品、店铺形象的新变化。这场秀是品牌宣传、推广以及定位的变化。”  近几年,品牌升级成为本土内衣企业的共识。在这背后,虽然同受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电商冲击等影响,但与服装行业低迷的状况相反,内衣行业始终保持了较好的增长势头。  记者梳理财报发现,包括都市丽人、安莉芳、汇洁股份在内的内衣上市公司陆续交出2015年净利润增长的业绩单,内衣代工商黛丽斯、维珍妮等也有不俗的业绩增长。  品牌升级提速  数据显示,都市丽人此次内衣秀到场观众近万人,其中包括2000多名经销商、1000多名期待加盟商、1000多名意向客户以及近5000名普通观众。  “内衣秀是我们品牌推广的手段之一。维秘的秀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借鉴,包括灯光、舞台。这一次我们只是把产品、秀和明星结合起来,未来会更多地与大众结合,包括把模特作为重点去推广。”郑耀南说道。事实上,国内内衣行业长期存在集中度不高、低端产品占比大、品牌分散且同质化明显等特点。以都市丽人为例,其年销售额50亿,排名行业第一,但市场份额也仅为3.3%。  在这一背景下,去年以来内衣行业悄然兴起一股活动热潮,面向终端商户和经销商的高峰论坛、区域展会、培训、拓展训练、网上投票等活动层出不穷。在和君咨询服装事业部合伙人李金良看来,这股活动热潮背后是内衣企业品牌输出的需求。  “内衣企业已经走到品牌升级的关口。不管是都市丽人还是维秘,卖产品是最终的目的,但国内的内衣产品还是大同小异。”李金良告诉记者,“这种前提下,企业比拼的是如何通过品牌输出、理念输出来吸引经销商,最终说服消费者。这就需要多形式的交互来实现。”  行业集中度提升  在提升品牌影响力的同时,不少内衣企业开始登陆资本市场。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在A股或H股成功上市的内衣企业有四家,为曼妮芬、维珍妮、健盛集团和汇洁股份。而在主板之外上市的内衣企业有五家:闺秘雅、诗曼芬、腾飞模杯、彩婷、亲闺蜜语分别在新三板、四板挂牌。  从业绩上看,内衣上市企业在过去的2015年表现可圈可点。对此,李金良认为:“随着消费升级的出现,消费者开始关注健康、款式、舒适度,内衣行业迎来了阶段性的爆发。这样的爆发会伴随着行业的洗牌,行业集中度提升,劣质的厂商倒闭、小品牌消失、优秀企业跑出来是必然。”  上市之余,内衣企业并未停止跑马圈地的步伐。在过去的两三年里,都市丽人在低、中、高端三个市场分别布局了自在时光、都市丽人、欧迪芬等十个品牌,郑耀南透露,都市丽人今年还将推出新的子品牌。  在市场扩张方面,都市丽人首席财务官余振球透露,都市丽人计划今年新开1000至1100间分店,主要覆盖三、四线城市,一、二线城市则以住宅、小区及交通枢纽等地为主。其中,一、二线城市为集团形象店,以自营店为主;三、四线城市则以加盟为主。  “短期来看,内衣企业可以圈地扩张,通过跑量来做大做强,”李金良向记者表示,“但是从长远来看,内衣企业应该摆脱低端制造来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要培育消费者,产品质量要提升,面料、设计等要切合消费者的体验,最后通过线上线下的品牌塑造来增加消费者粘性。”

“以前肯定赚钱,不然哪来的这么一栋楼?这也是靠内衣赚的,那时候一年赚100多万元。”4月28日,李兴成指着身后的厂房告诉记者。这是一栋5层楼高的厂房,但里面已见不到一位工人,这家有着20年历史、饱含李兴成心血的服装工厂在今年倒闭了。

李兴成所在的谷饶是广东汕头市十强镇之一,着名的内衣重镇,有“内衣之乡”美誉。这里出产的内衣,远销海内外。仅去年,谷饶就生产文胸3亿多件。

然而,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谷饶面临着严峻的转型升级难题。内销方面,面临的是产能过剩的市场,激烈竞争下,低价格的仿制品横行;外单方面,人工成本、管理费用等逐年上涨,但接单的价格却越来越低。

面对各种压力,企业也在探索转型之路,除技术创新、提升接单质量外,有企业还跨界进军教育,将部分厂房改造为学校。谷饶镇政府称,目前正通过引进先进设备、与科研机构合作进行创新产品开发等一系列举措,推进谷饶针织内衣产业发展。

2014年文胸产量占全国12%

谷饶位于广东汕头市潮阳区内,面积约7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总数超过20万人。镇如其名,在粤东这块土地上,谷饶说得上相当富饶,这里的楼房多数在三五层以上,穿行街道的私家车也如过江之鲫。

走进谷饶街道,竖立在各栋大楼门口的招牌,也揭示出谷饶资本原始积累的来源。它们似乎都有统一的格式,大多红底金字,主体部分为“XX内衣厂”,小字标注“生产各种款式内衣”,尾部留有联系电话及传真。

据谷饶镇政府相关人士介绍,“内衣之乡”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末,目前已初步形成从捻线、经编针织、电脑绣花、洗染、后整理、加工成品、附件到辅料等多个环节配套成龙的完整针织内衣产业链。

在谷饶,内衣生产分为内销及外单。所谓内销,即企业生产自主品牌内衣,而后找经销商;外单则主要承接国外内衣品牌的贴牌生产,外单按地域分为中东单、南美单以及欧美单。

4月28日,记者从谷饶镇政府获得的数据显示,目前,镇内共有针织内衣生产经营场所近3000家,其中企业近1000家,小作坊2000多家。拥有注册商标4000个,专利授权量90个。拥有国内外先进水平、涵盖针织内衣业各个生产环节的机械设备6000多台。全镇去年生产各类文胸3亿多件,内衣等家居服饰系列约为2亿多件,内裤1.5亿件。

《经济学人》杂志报道,根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统计,2014年中国内衣产量占世界总量的60%,达到29亿件,其中谷饶生产的文胸产量占了全国产量的12%。

即便如此,据记者了解,目前当地尚未有一家上市公司。

大多数内衣厂面临着内忧外困

李兴成的内衣厂是典型的内销型企业,从家庭作坊起步,至今已20年有余,巅峰时期超过100名员工,年利润超过100万元,但今年却黯然关闭。

“没法做了,市场竞争太大,没有多少利润空间,虽然产品卖出去还可以赚一点点钱,但是回头一看,大部分货都积压在厂里,就不敢做了。”据李兴成介绍,利润空间缩小,主要体现在人工成本的上升以及恶性竞争导致的产品价格过低,在这双重挤压之下,利润所剩无几。

人工成本的上升,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目前普遍面临的难题,谷饶也不例外。在这里,一线员工工资从每月不足2000元增长到目前至少3500元。

恶性竞争则给了厂家致命一击。李兴成说,部分厂家并不研发新产品,而是看到市场上某款内衣热销后,就跟风生产,“偷你的版,偷了马上就去做,他们做出来,我们的市场就无法做了。”

广东省内衣协会相关负责人则表示,谷饶绝大部分内衣品牌知名度不高,只能将产品交给批发商、销售公司,因此利润也比较低,“也没有设计人员,一般厂家只能互相模仿,没有核心技术和品牌。”

对外出口同样面临多重挑战。

张佳的内衣厂从创办初期便以贴牌生产为主。她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设厂13年来,她的内衣厂虽说一直从事贴牌生产,但也一直在升级,从承接最低档的中东单起步,而后承接过中档的南美单,目前她承接的是高档的欧美单。不过,欧美客户对产品质量、厂家等方面都有要求,价格、利润也相对较高。接单升级,一方面使企业在人工成本、管理费用等方面的支出逐年上涨,另一方面,接单的价格却越来越低,这使得企业利润反而下降了。

广东省内衣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接单价格下降与多方面有关,“主要是国外市场消费力下降,终端价格上不去;另外,现在外商也了解中国市场,把价格压得死死的,反正你不做,就去找其他人做。”

“原来的毛利一般在15%~20%,现在在10%以内。内衣厂之间也压价竞争,甚至客户亏本了,内衣厂还要补贴,分担它们的亏损,就为了留住客户。”前述负责人告诉记者。

为转型不得不将厂房改造为学校

记者走访发现,谷饶镇的内衣企业多是由小家庭作坊起步,以贴牌生产、委托加工为主。

“谷饶这个镇,很有实力,产能很大,能接到很大的外单。但是除了出口外,在国内品牌影响比较差,只在贴牌生产方面有一定的优势。”广东省内衣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该负责人表示,如果谷饶地区还是按照贴牌的模式发展,很难谈转型,“没有几家企业在做品牌,做贴牌能转到哪里去?或者可以提升到绣花等业务,但现在整个服装业行情也不好。”

谷饶镇政府也承认,目前以家庭式、作坊式为代表的劳动密集型生产方式在谷饶仍普遍存在,大部分企业面临着核心技术落后、高端人才匮乏和技术信息滞后等难题,转型升级任务重、压力大。

当然,也有成功转型的案例。谷饶某纺织公司是内衣生产大型企业之一,高峰时期,该公司员工超过3000人,月产内衣超过200万件。但目前,该公司已缩减至1000余名员工,引进无痕内衣自动生产线等,目前月产量约为150万件。

“由于价格越来越低、人工成本上升、用工难等因素,公司不能继续扩张,只能缩小规模。”据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此环境下,公司将其原本闲置的厂房改造为学校。

记者在现场看到,目前已有约4栋厂房完全改造为教学用地,其中包括教学楼、学生宿舍等,还配备有运动场。据了解,目前该学校共开设学前班到初一共8个年级,已有400余名学生就读。

也有部分内衣厂引进自动生产线等设备,从传统内衣转型为无缝内衣、无痕内衣生产。但谷饶镇内更多的内衣厂,转型仅仅停留在从单一的内销或接外单转为二者皆涉足;或是以张佳为代表的内衣厂,从接低端外单升级为接高端外单。

谷饶镇政府方面称,将更加注重技术投入,鼓励和支持企业自主创新,推动“谷饶制造”向“谷饶创造”的转变。

据谷饶镇政府提供的资料显示,谷饶镇先后投资近35亿元,引进国内外先进水平的刺绣机、经编机等设备,同时也与科研院校等机构合作,进行创新产品开发,推进谷饶针织内衣产业发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