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来,一条“服饰企业一季度开关店”的新闻在朋友圈内广为流传,该消息称,几年前出现的服装行业大量关店现象如今还在持续。作为男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品牌,雅戈尔在今年第一季度已经关闭了57家门店,海澜之家关店38家,而贵人鸟和达芙妮在一季度的关店数则达上百家,分别为148家和176家。  进入2015年以来,面对电商冲击,商品同质化等因素,传统服装行业日趋难过,企业也在频繁的调整自身终端零售网点,《中国服饰》杂志也据Wind资讯数据,对2016年一季度纺织服装上市公司终端零售网点变动情况进行了统计。  优他汇国际品牌咨询(北京)有限公司研究员孙逊今天在接受《中国服饰》杂志记者采访时认为,以消费者需求为核心的互联网时代,传统的纺织服装上市公司通过加盟开店形式进行快速扩张的做法已成为过去。现在来看,坐享地产项目升值红利的服装企业也因为前期的高速扩张、成本提升、高库存和年年提高的店铺租金的压力而陷入绝境。  因此,服装企业通过关店来减轻压力,进行战略调整和重新布局,重新回顾理性进而常态化发展是可以理解的。当然,关店也是有很多原因,是自身调整还是是战略转移,对于企业而言都有不同角度的思考。而时下的服装行业也并非像相关论点那样的“频频关店、寒冬持续”这样的“悲惨”局面。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1-5月,我国规模以上纺织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5147.4亿元,同比增长4.9%,实现利润总额748.6亿元,同比增长6.9%;海关总署的数据也显示,纺织服装业一季度的增速接近7%。而4月份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同比增长接近5%,环比大增超过两成。  孙逊认为,服装作为衣食住行的首要需求其实并不是能够用“关店“和”业绩不好”这样的片面数据来得出某种结论,而是更多应该关注的是如何创新和如何转型的问题。  “服装企业今后发展还应该更加关注三个主要的因素:一是品牌传播和宣传;二是产品设计,时尚化程度;三则是产业链及后端平台整合的能力。而这一切都要由内而外寻求企业的自身创新能力和企业的“品味”提升。”孙逊如此向《中国服饰》杂志谈到。

今年以来,百货商场、超市卖场、品牌专卖店,“关店潮”几乎在所有的传统商业渠道中蔓延,至今没有减退的迹象,相关统计数据也显示,服装企业关店情况已不容忽视。
作为男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品牌,雅戈尔在今年关闭了35家门店。今年一季度,九牧王净关店26家。据财报数据显示,九牧王在2015年门店总数为2792家,较2014年的2945家减少了153家。贵人鸟2016年新开零售终端71家,关闭零售终端148家。  长期以来,服装品牌关店的话题一直是一个热点,那么究竟是否是电商冲击还是自身原因关店呢?在业内人士看来,这还是要区别对待的。  上海适销数据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应啸宇此间向《中国服饰》杂志记者表示,零售业的本质就是要去千方百计想方设法更好的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不仅仅是在中国,在日本、美国这样的超级零售大国,各个品牌商也普遍面临着渠道变革以及如何更加精准销售的问题。随着消费者时尚品味提升,信息时代的快速发展,导致大量的库存积压,消费者的需求难以捉摸。传统品牌商的零售模式已然非常落后,难以适应O2O时代的步伐。而一些大型的服饰零售商在全国各地有成百甚至上千的实体店,审时度势调整零售终端布局、灵活的准确把握消费者需求,提供更好的服务,比消费者品味快半步的商业模式将取得快速成功。  长江证券分析师雷玉谈到,不可否认网络购物的低价源于低成本。首先,电商能规避各种税费,从而降低税费成本;其次,渠道成本低,无租金压力;再者,电商发展初期竞争相对缓和,宣传成本相对较低;最后,电商能利用线下实体店进行消费者体验,从而分担经营成本。但业界也应该看到,随着监管政策进一步加强,电商的低成本优势正在逐步消失。  在雷玉看来,零售行业受到电商冲击增速放缓甚至下滑是正常的,主要布局在线下渠道的传统服装品牌企业受到的冲击力度无疑是巨大的,毕竟传统企业的电商业务起步晚,线上业务份额有限。而另一边,与传统品牌相对应的淘品牌经过几年的快速发展后遇到瓶颈,较差的体验性使其开始寻求开展线下实体体验店铺。线下品牌面对电商冲击,逐步重视网上业务,纷纷上网;相比而言,淘品牌经营线下实体店铺的难度要远大于线下品牌企业发展电商业务;线下经营对资本与运营经验要求甚高,而线上业务中实体品牌企业的资金支持遥遥领先淘品牌。  雷玉介绍,数年以前,纯电商占优势,传统企业处于看不起、看不清、看不懂的阶段;近2-3年,传统服装企业逐步参与电商,直面竞争;传统企业的品牌知名度、供应链、物流、库存管理等优势使得其在电商业务中具备优势;但传统意识的转变、电商人才缺乏以及平衡线下加盟商利益等制约了传统企业发展电商的决心。  雷玉也认为,无论是纯电商品牌还是以传统渠道为主的服装企业,未来都有成为服装行业领头羊的可能,他们的成功不在于是线上还是线下,回归商业的本质,成功将在于更好的品牌运营能力与更强的供应链。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传统企业的运营经验、资本实力以及所涉及的环节,都存在的明显的竞争优势。此外,随着电商业务的进一步成熟与完善,未来将是重要的渠道之一;但同时,随着线上线下品牌企业的进一步竞争,淘宝一家独大、以及目前电商运营企业成本持续增长的背景下,电商经营的未来成本将进一步提升,线下线上成本趋同将成为必然。  在接受《中国服饰》杂志采访时,一些业内人士也表示,目前纺织服装、服饰业尚处于调整阶段、行业整体对未来的预期不甚乐观,外延扩张趋于谨慎、整体经营思路偏向于通过降成本增效率实现内生增长。在新常态的背景下,GDP增速和居民收入增速放缓以及服装消费习惯逐步成熟,我国的服饰类消费亦将进入中速增长阶段。  《中国服饰》杂志记者此间获得的数据显示,2015年暨2016年一季度,我国居民服装家纺产品消费整体增速继续下滑、增势趋缓;行业整体营收和利润增速下行趋势进一步延续,但营利能力逐步改善,行业整体债务状况显著优化、库存去化效果显著,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处于历史较低增速。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常自2015年以来,我国居民服装家纺产品消费整体增速下移、增势趋缓。2015年,国家统计局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消费零售总额增长中枢由2014年11%降至2015年9%的水平;全年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消费零售总额为13,484.0亿元,同比增长9.8%、增速较2014年降低1.1个百分点。2016年1-3月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消费零售总额为3,482亿元,同比增长7.2%、增速较2015年同期降低3.2个百分点;此外,全国百家大型零售企业服装类零售额增速和全国50家重点大型零售企业服装类零售额增速下行趋势明显,2016年一季度累计同比均减少5.1%。

关店,或意味着悲情退出,或意味着断臂自救,或意味着重心转移,或意味着斡旋调整。不管是刻骨铭心的教训还是以退为进的战略,这些关店的客观数字都甚至比开店的宏伟计划更值得关注。受累于前期渠道的快速扩张,一些品牌服装企业无法承受由于店铺数量急剧增加所带来的成本上涨压力,再加上高库存、地租节节攀升等因素,今年纺织服装行业的关店潮正在持续。

一边是Zara、优衣库、无印良品等品牌加速扩张布局,雅戈尔、报喜鸟、美邦等服装企业热火朝天忙投资忙并购忙转型,安踏上半年狂收51亿创下公司历史最高水平,茵曼等互联网品牌到线下开店抢夺市场份额,而另一边,却是无数的服装品牌欲哭无泪,深陷关店狂潮。曾经的的旗舰店变成吆喝声不断的折扣店,或是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To
Be Or Not To Be?成为众多服装企业老板们每天不得不面临的纠结抉择。

虽说关店潮早几年就持续存在,不是今年的新现象,但是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动辄上千的关店数字,还是着实让人瞠目。纺织印染服装资讯平台选取了一部分服装企业近期的关店数据,简单罗列出一份不算齐全的服装品牌店铺阵亡名单。2015的服装行业,用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来形容,倒是十分贴切。

1.波司登:大举关掉5053家门店净利润创上市以来新低

净利润:据其7月28日公布的截至2015年3月31日的年报数据显示,上一财年波司登营收为62
.93亿元,同比下滑23 .61%;而净利润更同比大跌81.01%,至1.32亿元。

关店数:截至今年3月31日,波司登零售网点为6599家,同比减少了高达5053家,其中自营零售点减少1296家、第三方经销商经营的零售网点减少3757家。

个案评论:一是传统的“品牌+批发”经营模式不仅导致产品市场适应性低,还增加了企业的管理成本,导致企业毛利率下降;二是电子商务的发展、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改变,使得一些缺乏竞争力的实体门店业绩表现不佳,不得不关店。

2.利郎:上半年关店15家依旧去库存化

净利润:截至2015年上半年,利郎净利润增加11.6%至人民币2.77亿元。盈利增长乃来自营业额的增长以及毛利率扩张。期内营业额上升9.0%至人民币11.88亿元。

关店数:截至2015年上半年,利郎店铺数量共3,080家。期内,旗下品牌“LILANZ”店数目净减少15家至2,768家。

个案评论:受互联网对零售业的冲击,去年一年,利郎关闭了一些低效店,是利郎战略的一部分。关店是为了转型升级,经销商也需要转型升级。

3.百丽:门店规模下降一季度零售网点减少167家

净利润及关店数:百丽国际最新公布本财政年度第一季度零售营运数据显示,这家中国最大的鞋履生产和零售公司在内地零售网点数目净减少167家,而其鞋类业务销售同比下降7.8%。此前,门店规模一直是百丽国际的优势所在。

个案评论:在市场饱和、成本上涨、电商持续性冲击等诸多因素的共同掣肘下,女鞋品牌单纯走规模化、拼产能降成本的粗放式发展模式已经行不通。

4.佐丹奴:去年关店190家溢利同比降近四成

净利润:2014年关190家,净利润大幅下降38%休闲服装品牌佐丹奴3日发布2014年业绩报告称,公司销售额为55.45亿港元,较2013年的58.48亿港元下降9%,净利润大幅下降38%,至4.08亿港元。

关店数:截止去年底,门店数为2452间,较去年减少190间。

个案评论:服装企业进行关店将产生大量库存,消化库存势必会影响公司业绩,这也正成了企业销售额及毛利不佳表现的一项重要原因。

5.安踏:下半年关店40家至140家

净利润:截至2015年6月30日,安踏营收达到51.1亿元,同比增长24%;净利润同比增长20.2%,为9.65亿元。

关店数:对于下半年的开店计划,预计今年底安踏店铺数目为7200家到7300家,也就是说下半年安踏可能在上半年7340家店铺的基础上关店40家至140家。

个案评论:安踏一直在调整自己的商业模式,转型意图很明显,传统业务增长疲弱,寻求新市场增长点,是安踏的战略发展方向之一。

6.步森股份:多元业务的发展拖累主营业务门店半年减少近百家

净利润:在2011年上市后,业绩就直转而下。在2011年净利润为5283万元,2012年为4016万元,而2013年大幅下滑至606万元,2014年更是巨亏1.03亿,资产减值损失高达4000万,是2013年的近4倍。

关店数:去年上半年门店减少近百家。

个案评论:主营业务低迷之外,步森实行“外延式多元化”发展战略,如开设小额贷款公司,投资证券公司,在诸暨投资开发房地产,在四川投资水泥厂等,这些多元化投资对步森集团的发展似乎助力并不大。

7.艾格:净减236个亏损百货专柜

净利润:中国收入因欧元走弱而大幅增长11.7%至2.149亿欧元,撇除汇率影响后同店销售跌0.8%。

关店数:中国市场经过2014财年净减236个亏损百货专柜后,剩2,886个销售点。今年集团将减慢中国百货专柜的关店速度。

个案评论:服装企业受电商冲击,再加之租金的增长,使得关闭业绩不好的店面成为了及时止损的选择。

8.九牧王:高不成低不就遭遇尴尬上半年关店134家

净利润:上半年收入9.71亿元,同比下滑16.6%;净利润2.04亿元,同比下滑超过30%。

关店数:应对国内服装消费的持续低迷,公司今年初曾确定的全年关店目标是50家至100家,而到今年上半年已经关了134家。

个案评论:硬挺着不降价很难卖出量,一旦降价又支撑不了高额广告费,就会削弱品牌影响力,更与普通品牌没什么差别了,这就是这些正装品牌目前的困局。

9.七匹狼:净减少519家门店,转型后业绩下滑并未好转

净利润:公司营收11.3亿元,增长10.42%;净利润1.11亿元,同比跌26.28%。

关店数:去年上半年七匹狼共拥有终端门店3155家,截至目前为2636家,净减少519家门店。

个案评论:实际上,七匹狼年初已由“纯实业”转型为“实业+投资”的运营方式,但业绩下滑并未扭转。国内经济新常态下,当传统服装行业无法抵挡外部环境的冲击时,闭店是减少成本的最好选择。

昔日明星企业纷纷关店转型,除了感叹实体经济难做之外,更发现我国纺织服装业整体环境不乐观,行业洗牌的趋势势不可挡。那么对现在的纺织服装企业,究竟“难”在何方?

从目前织造市场的情况可见一斑,平台君认为至少有这三“难”:全开工难,降库存难,融资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