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劳动力、原料等各项生产成本不断提高,中国纺纱企业在低端产品领域的国际竞争力逐渐减弱,印度、巴基斯坦的产品抢占市场份额。与此同时,越南纺纱生产规模不断扩大,成为不容忽视的力量。全球纺纱产业格局将如何变化?中国纺纱企业应如何转型升级?美国和中国台湾纺织企业的转型之路能给我们带来哪些启示?  在日前举办的2016进口纱论坛上,嘉宾们就各地区纺纱产业的竞争优势和发展规划,如何合作共赢等话题展开了交流和探讨。从中不难看出全球纺纱产业的发展方向。  印度、越南、巴基斯坦各有优势  从中国纯棉纱进口来源国看,印度、巴基斯坦、越南居前三位。2015年,中国进口的纯棉纱中,印度份额最大,巴基斯坦、越南分列二、三位。而今年1月~4月的数据显示,进口自越南的纯棉纱比重迅速提升,超越印度,成为第一。印度在中国进口纱来源国的主导角色会不会动摇?  印度棉纺织品出口促进委员会(TEXPROCIL)副主席Ujwal
R.Lahoti分析了印度纺纱业的优势。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生产国,棉花产量相对于纺纱产能过剩,使得其具有原料优势,而且印度具有世界一流的纺织行业、设备生产商以及最年轻的生产管理人员。印度有能力通过高科技在各生产环节提高生产效率,产出更高品质的纱,从而生产出更具价格竞争力的纱线。  Ujwal
R.Lahoti认为,印度和中国纺织品生产商的合作非常必要。鉴于印度在纺织品制造方面现有以及未来持续存在的明显优势,中国纺织企业家与印度供应链的衔接是有利的。同时,由于中国和印度在不同原料上的优势,双方可以在原料环节实现互补。中国纺织企业对印度纱线和坯布企业优势的合理利用,有利于提升中国纺织企业自身的竞争力。而印度纺织业在融入中国纺织供应链后,将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纺织产业。中印双方通过投资合作,最终实现互利互惠。  印度Tirupati
Yarns公司总经理Dharmendra
Goyal认为,印度已经在生产成本、汇率等方面拥有优势,如果棉纱产量得到有效提高,那么印度棉花将更具竞争力。他提出,印度棉纱应该降低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并向全球扩展,尤其是向其他亚洲国家如孟加拉国、越南和巴基斯坦等市场扩展。  越南纱市场份额快速增长,中国走出去的纺织企业也比较青睐越南,2016年越南市场是否有更多机会?越南棉纺协会(VCOSA)主席Nguyen
Van
Tuan表示,TPP和EVFTA协议对越南纺织品服装行业带来长远利好。目前,越南服装出口目的地国中,美国占比达到47%,美国从越南进口纺织品平均关税为17.5%(范围为12%~32%)。按照TPP协议,如果满足“从纱开始(Yarn
Forward)”的规律(生产面料的纱线产自越南),那么进口关税将被取消。越南服装出口至欧盟的占比达到15%,目前欧盟从越南进口平均关税为9.6%。EVFTA自由贸易协定生效后,进口关税将在7年内被取消。  按照规划,2025年越南纺织品服装行业工人规模将达到500万人、纱锭将达到1790万锭、面料产量达到120亿平方米、出口额将达到500亿美元。2000年~2013年,越南纺织品服装行业外商直接投资82亿美元,而2014年~2015年,越南纺织品服装行业外商直接投资达58亿美元。  巴基斯坦棉纱曾经占据我国进口纱最多的份额,近年为何不断萎缩?是否还有提升潜力?AA
LEATHER公司总经理Ahmed
Ellahi认为,目前巴基斯坦面临棉花产量下滑(本年度下降34%),出口没有退税,难以获得研发支持等方面的挑战。此外,土耳其纺纱行业投资大幅增加,使得巴基斯坦面临激烈竞争。但不可否认,巴基斯坦仍然具有自身优势。  巴基斯坦纺织产业的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纺织品出口额从130亿美元翻一番增至260亿美元,纺织产业在GDP中的占比从8.5%上升至10%,在全球纺织品服装出口市场的占有率从1.8%上升至3%,纺织产业就业人数从1500万人翻一番增至3000万人,纺织产业新增投资10亿美元/年。  中国台湾和美国的转型经验  对中国纺织企业来说,转型升级的要求当前非常迫切,但具体该怎样转型?中国台湾和美国纺织业的转型历程或许可以提供借鉴。  台湾纺拓会秘书长黄伟基介绍了台湾纺织业的发展历程。上世纪90年代,台湾纺织业面临内外部竞争压力。2000年,中国台湾纺织业制定了快速跟随的发展策略。一是遵循“雁型理论”,跟随日本发展功能性化纤。二是推动再造产业竞争力计划,协助纺织业者健全财务及融资机制,加速投资;推动建设海外据点,提高国际市场竞争力,加强研发投入和提升技术能力;全面实施电子化快速反应及科技化管理;开发产业人力,引进高科技人才;结合两岸纺织产业优势,强化产销整合体系;提升纺织产业形象,夯实发展基础。  在产品上,台湾纺织业着重发展创新功能性纺织品,主要应用于运动、休闲及户外等产品。在发展过程中,也面临着研发周期长、产品认可度低等障碍,为此台湾纺拓会建立了机能性纺织品验证机制(TFT)。目前,TFT验证机制已成为具有国际水准的产业标准。  黄伟基表示,在面临内外压力时,穷则变,变则通。业界应互相激励,以协同合作代替零和竞争,度过难关。创新是企业发展的动力源头及产业的文化特质。  在美国宣布制造业回归计划后,美国纺织业再次引发关注。美国Frontier公司亚洲运营总监薛飞详细分析了美国纺织业的转型之路。  纺织服装业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也曾是美国的支柱产业以及就业大户,但1950年~2001年纺织业在美国GDP中的占比缩减了16%,从业人口减少30%。虽然从业人数骤减30%左右,但纺织业产出维持平稳,甚至期间有所增长,转型成效明显。如今,美国纺纱产品结构中,气流纺占67%,环锭纺占20%,喷气纺占10%,涡流纺占3%。美国纺织业主要通过产业转移、兼并收购,实现专业化、自动化,大量投资信息系统、管理系统提升,大规模定制,通过应用信息技术和灵活管理满足客户特殊需求等措施实现转型。  中国棉纺织行业如何适应高成本?  近几年,中国棉纺织行业景气指数都在45~50区间内,行业运行欠景气。据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副会长王青翠介绍,随着企业加快转型升级,调整产品适应市场,去年四季度以来企业运行趋稳,景气指数略有抬头。  王青翠分析认为,随着环境治理要求的提高,受棉花成本和质量影响,纱线生产高成本时代的到来已是必然。但我国棉纺织行业产业体系和产业链完整,未来内需市场仍有较大潜力。预计随着全国经济增速继续放缓,行业将保持低速增长。产品产量理性回落,产品结构调整加快,技改升级任务艰巨。高品质棉花供应缺口大,棉花新政策或将明朗;进口纱增速减缓,国内棉花消费量或有提升;外贸短期内难回暖,国际贸易竞争将更激烈。  王青翠提出,在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棉纺织企业的调整创新集中在5个方面:第一,提升产品品质,增加产品品种,提供有效供给;第二,生产向数字化、连续化、智能化方向发展;第三,增强非棉纤维创新开发能力;第四,产业链上下游融合,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第五,提升国产棉花质量,解决供需结构性矛盾。  薛飞对比了中美纺织业的情况。他认为,中国纺织业的优势是劳动成本相对可控,产业配套能力强,产品齐全;劣势是企业分散,小企业多,人均效率不高,开发新产品、新技术能力不足,工艺配套技术匮乏。而美国纺织业的优势是实现规模化,生产效率高,设计和技术能力强;劣势是生产缺乏弹性,更注重数量和生产率。  薛飞建议,中国纺织业应基于比较优势进行产业升级,保留中低端,努力向高端迈进,走中国特色的转型之路。加强技术创新、品牌建设,提升国际议价能力。对企业而言,薛飞认为,生产型企业应精益生产,减少浪费,经营型企业应数据化,实现快速反应。

  2012年,我国棉纱进口量激增,全年进口152.79万吨,增长68.93%。今年尽管进口纱与国产纱价差缩小,但进口纱热度仍然不减。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5月,我国进口棉纱17.17万吨,同比增长37.41%;出口棉纱3.87万吨,环比减少21.20%,同比减少15.00%;净进口量为13.3万吨,环比增长15.9%,同比增长67.48%。2013年1~5月,我国累计进口棉纱81.94万吨,同比增长48.18%。

  进口纱增长虽对部分国内企业带来冲击,但从全球视角来说,已成大势所趋。全球化配置资源,提升产业链价值,实现多方合作共赢才是出路。

  价差收窄,进口纱格局出现变化

  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从巴基斯坦进口纯棉纱同比增长86.98%,从印度进口纯棉纱同比增长123.63%,从印度尼西亚、乌兹别克斯坦、越南进口的纯棉纱同比分别增长119.84%、169.09%、60.58%。今年1~4月,我国从印度进口纯棉纱增速近一步加快,同比增长达到140.56%,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进口的纯棉纱同比分别增长153.43%和159.63%。

  印度的纯棉纱为何如此受青睐?在价格上更具优势是最明显的原因。目前印度A级10SOE纯棉纱加上清关等费用后约为15900元/吨,与国产同类纱线价格差为1400元/吨。据印度TT有限公司常务董事SanjayK.Jain介绍,印度具有很大的棉花资源优势。印度棉花种植面积为全球最大,达1150万公顷。每年产量在600万吨左右,消费量约为450万吨,自给充足外还有约150万吨可用于出口。分析数据显示,2008年至今,印度国内棉花现货价格一直低于中国棉花现货价格。2011年以来,两者价差最高时接近12000元/吨,目前在8000元/吨左右。

  另一方面,印度纺纱业近年来快速增长,拥有4800万锭产能,产量为480万吨,并有20%的棉纱出口,是全球最大的棉纱出口国。据印度纺织品出口促进会执行总裁SiddharthaRajagopal介绍,印度在纺纱领域投资不断增长,今年印度棉纱产量预计将增长12%。目前中国是印度棉纱最大的出口市场,占据了45%的份额。

  近两个棉花年度,由于国内棉花收储政策对棉价形成“托底”,国内棉价长期高于国际棉价,目前价差在4000元/吨。由于配额限制,不少企业无法采购国际低价棉花,将进口外棉转向了进口国际棉纱线。目前,我国纺织企业对中低端棉纱、布的需求大多采取进口。

  但随着中国棉纱进口量激增,印度、巴基斯坦棉纱价格走势开始“中国化”,不少品种进口纱线价格提升,进口纱与国产纱价差越来越小,渠道和资源整合使进口纱格局出现了一些变化。总体来看,今年1~4月,我国从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等国进口棉纱增速提升明显,而从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进口棉纱增速出现明显下降。

  需求升温,进口资源多元化

  虽然近一阶段进口纱与国产纱价差缩小,但与会者普遍认为进口纱前景依然乐观。国内的高棉价、高用工成本,人民币持续升值,国外相对低价的对口产品资源增多,多种因素都使进口纱需求持续增长。深圳市国泰华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勤丰预计,未来5~10年,我国纱线进口量会达到市场总量的20%~30%份额,这意味着在目前基础上进口纱还将有5~8倍的增长空间。

  中国棉纺织信息网郑圣伟对中国进口纱供需结构及主要销售区域进行的分析表明:进口资源日益多元化。目前我国进口棉纱线以纯棉纱为主,占总量的92.02%。进口棉纱主要规格为小于14S、14S~43S以及52S~80S的普梳纱。今年精梳纱比重下降,普梳纱比重继续加大。

  从贸易方式来看,来料加工贸易比例持续下降,2011年占比为46.35%,2012年为31.73%,今年1~4月则降低到29.78%;一般贸易比例持续上升,2011年占比为43%,2012年为63.5%,今年1~4月则上升到66%。

  进口纱需求目前仍集中在中低端领域,如用于生产牛仔布、针织布8S~16S赛络纺纱线等。据其运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SajjadMazahir介绍,由于广东佛山、增城等牛仔布产业集群地对赛络纺纱线的需求快速上升,赛络纺技术在巴基斯坦的纺纱厂迅速推广。目前,巴基斯坦赛络纺纱线每月的出口量达到2.8万吨。其主要市场是广东、浙江、山东。

  另外,进口纱的来源更趋多元化。除印度、巴基斯坦外,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东盟地区的棉纱资源受到热捧。

  顺势而为,行业转型升级加速

  对国内纺纱企业来说,进口纱线的激增带来不小的冲击。相关调查显示。35%的企业认为进口纱对自身影响很大,29%的企业表示有影响,24%的企业表示影响较小,还有12%的企业表示无影响。据了解,受进口纱影响的主要纱线品种为40支以下的低支纯棉纱线,例如C21S、C32S等常规品种纱线。而对以混纺和化纤类纱线为主的纺织企业,生产高支棉纱为主的企业以及生产色纺纱为主的企业来说,进口纱影响并不大。

  尽管有少数企业希望国家出台政策限制纱线进口,但业内人士清醒认识到,进口纱是国内纺织业结构性调整的需要,同时进口纱入境加速了产业淘汰升级的进程。

  目前,在高支纱、高密织物等中高端产品领域,中国还是保持领先优势,而在低端产品领域已没有竞争力。而印、巴等国近两年生产水平大幅提升,同时在原料及人工成本等方面具备优势,刚好填补了中国要退出领域的缺口。预计未来两年,进口纱、布还会大量增长,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在进口纱冲击下,国内中低端产品生产厂家将经历一轮洗牌。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