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酯企业只拼运费和财务成本?那么,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就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详细的资讯吧。  在江浙、福建聚酯涤纶圈子引起广泛关注,也引发了部分业内人士对福建涤纶竞争特点和国内聚酯涤纶当前整体竞争格局的再探讨。本期推出一位在聚酯涤纶行业有近30年从业经验的业内人士的观点。总体看,国内聚酯涤纶行业曾经不管什么产品都能变现的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企业之间的分化越来越明显,这就像马拉松比赛,已经跑了大半程,如果一家企业此时没有在第一梯队,那最终想争夺冠军绝无可能。  相比浙江、江苏这两个聚酯涤纶重地,福建聚酯涤纶目前的区域性特征更为突出。但若回顾国内聚酯涤纶行业的发展历程就会发现,福建聚酯涤纶业曾经非常深刻地影响了全国聚酯涤纶行业的发展走向。  大约是2000年以前,大陆聚酯涤纶市场基本被国企主导。在这一阶段,地处厦门的台资企业翔鹭化纤凭借在技术装备、产品开发、市场推广和企业管理理念、结算方式等多方面的领先,引发了大陆化纤市场的一场变革。  大陆聚酯涤纶市场上最早的熔体纺丝技术是由翔鹭化纤引进的,当时其单线生产能力约18万吨,不夸张地说,这在当时引发了一场技术变革。那些如今已经做大做强的聚酯龙头企业,包括桐昆、恒逸、荣盛、恒力和盛虹等,都在2000年以后陆续上了熔体直纺。目前在这些龙头企业的很多重要岗位上,也活跃着一批当年从翔鹭走出来的人才。  再以结算方式为例,目前聚酯涤纶行业实行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结算方式,最早是由翔鹭化纤硬立起来的规矩,后来才逐渐在全行业实行。在此之前,国有涤纶厂都是赊账销售。当时,国有涤纶厂1吨丝的净利润表面上能达到1万多元,但后来,这批企业纷纷倒闭,为什么?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赊账模式容易带来“蚀虫”。  可以作对比的是,这几年,大陆锦纶行业仍被赊销问题深深困扰,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锦纶行业发展初期没有出现一家强有力的企业立下健康的结算规矩。从这个角度看,早期福建聚酯涤纶企业对我国化纤行业的影响是深远的。  不过,市场风云变幻。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浙江和江苏涤纶行业迅速壮大,目前一批全国性“龙头”企业聚集在这两个区域,他们竞争优势突出,在全国乃至全球聚酯涤纶市场形成较强优势。福建聚酯涤纶行业也逐渐出现了百宏、金纶高纤等领军企业。  目前的竞争态势下,化纤产品地理优势、区域性较为明显,因为企业之间的成本、价格都较为透明,不同企业的单套20万吨的聚酯生产线的产品生产成本之间的差异并不大,常规产品的售价差处于200元/吨~300元/吨之间。在这种背景下,目前聚酯企业之间比拼的是财务成本和运输成本。  福建聚酯涤纶企业自有资金比较充足,资产负债率都比较低,相较江浙企业,财务成本有优势。福建本地聚酯涤纶企业有本地市场,一般都是包运输、送到价,而江浙聚酯涤纶企业的产品运输到福建,运费约300元/吨,所以如果是同样的售价,福建本地企业有200元/吨~300元/吨的利润空间。如果一家福建本地聚酯企业的年产量为100万吨,这一块的利润空间就有2亿元~3亿元。  这几年,国际市场石油价格一路下行,涤纶产品价格波动大,纺织产品本身的订单也变化快,下游纺企不敢压库存。所以,哪怕本地化纤原料厂的产品售价贵100元/吨~200元/吨,福建当地下游织造企业也会选择购买本地的聚酯产品,因为不需要库存,对资金的占用少,产品变换灵活,所以聚酯企业区域性有很大优势。  聚酯涤纶企业的品牌影响力,最终是靠其原料终端产品的市场影响力来实现的。但相较POY这一中间产品,DTY、FDY的市场影响力对聚酯企业的要求是全方位的。首先,市场定位决定了产品的质量要求及销售价格。其次,服务于什么样的客户,决定企业内部软硬件投入、管理、营运模式等,这就涉及企业转型、自身功力的问题。  事实上,目前国内聚酯涤纶行业的第一梯队已显现,他们的产品结构完整,市场定位清晰,规模影响力足够,与时代节奏合拍,务实创新,企业形象良好,也得到政府的相关支持,可以说,这些企业内外部的改变均不遗余力。不过,市场竞争的最大魅力在于,不到最后一刻,孰胜孰负都无法有定论,谁能笑到最后,还是未知。

编者按:本报于7月4日在《纤维专刊》5版刊发了《从深扎长乐到放眼海外》一文,就长乐为代表的福建涤纶产业区域化竞争策略进行了分析。当天,本文在《中国纺织报》官方微信公众号推出后,在江浙、福建聚酯涤纶圈子引起广泛关注,也引发了部分业内人士对福建涤纶竞争特点和国内聚酯涤纶当前整体竞争格局的再探讨。本期推出一位在聚酯涤纶行业有近30年从业经验的业内人士的观点。

当前,我国化纤行业“新常态”特征日益凸显,聚酯涤纶行业更是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在即将迎来“十三五”的关键时期,探讨未来一段时间内聚酯涤纶行业的发展定位和发展战略,寻求优化存量、破解产能迷局的有效路径显得尤为重要。

相比浙江、江苏这两个聚酯涤纶重地,福建聚酯涤纶目前的区域性特征更为突出。但若回顾国内聚酯涤纶行业的发展历程就会发现,福建聚酯涤纶业曾经非常深刻地影响了全国聚酯涤纶行业的发展走向。

10月22~23日,由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与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中国化纤协会聚酯及涤纶短纤、涤纶长丝专业委员会/聚酯工业长丝分会2015年年会”及“2015中国聚酯涤纶产业链年度论坛”在福建省厦门市如期举行。

大约是2000年以前,大陆聚酯涤纶市场基本被国企主导。在这一阶段,地处厦门的台资企业翔鹭化纤凭借在技术装备、产品开发、市场推广和企业管理理念、结算方式等多方面的领先,引发了大陆化纤市场的一场变革。

相关专家在会上表示,在“十二五”期间,我国聚酯涤纶行业在市场需求拉动、技术进步推动和发展机制带动下,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产业规模快速扩大,技术水平不断提升,市场竞争力迅速增强,在全球奠定了聚酯大国的优势地位。

大陆聚酯涤纶市场上最早的熔体纺丝技术是由翔鹭化纤引进的,当时其单线生产能力约18万吨,不夸张地说,这在当时引发了一场技术变革。那些如今已经做大做强的聚酯龙头企业,包括桐昆、恒逸、荣盛、恒力和盛虹等,都在2000年以后陆续上了熔体直纺。目前在这些龙头企业的很多重要岗位上,也活跃着一批当年从翔鹭走出来的人才。

而在未来的“十三五”期间,聚酯涤纶企业应从绿色、功能、智能、服务几个方面苦练内功,积极迎接行业所面临的压力和挑战。

再以结算方式为例,目前聚酯涤纶行业实行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结算方式,最早是由翔鹭化纤硬立起来的规矩,后来才逐渐在全行业实行。在此之前,国有涤纶厂都是赊账销售。当时,国有涤纶厂1吨丝的净利润表面上能达到1万多元,但后来,这批企业纷纷倒闭,为什么?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赊账模式容易带来蚀虫。可以作对比的是,这几年,大陆锦纶行业仍被赊销问题深深困扰,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锦纶行业发展初期没有出现一家强有力的企业立下健康的结算规矩。从这个角度看,早期福建聚酯涤纶企业对我国化纤行业的影响是深远的。

宏观导向

不过,市场风云变幻。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浙江和江苏涤纶行业迅速壮大,目前一批全国性龙头企业聚集在这两个区域,他们竞争优势突出,在全国乃至全球聚酯涤纶市场形成较强优势。福建聚酯涤纶行业也逐渐出现了百宏、金纶高纤等领军企业。

聚酯涤纶“十三五”重担在肩

目前的竞争态势下,化纤产品地理优势、区域性较为明显,因为企业之间的成本、价格都较为透明,不同企业的单套20万吨的聚酯生产线的产品生产成本之间的差异并不大,常规产品的售价差处于200元/吨~300元/吨之间。在这种背景下,目前聚酯企业之间比拼的是财务成本和运输成本。

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秘书长王玉萍在会议上强调,发展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产品创新、技术进步是发展的前提,用户的需求是发展不竭的动力。

福建聚酯涤纶企业自有资金比较充足,资产负债率都比较低,相较江浙企业,财务成本有优势。福建本地聚酯涤纶企业有本地市场,一般都是包运输、送到价,而江浙聚酯涤纶企业的产品运输到福建,运费约300元/吨,所以如果是同样的售价,福建本地企业有200元/吨~300元/吨的利润空间。如果一家福建本地聚酯企业的年产量为100万吨,这一块的利润空间就有2亿元~3亿元。

“十二五”期间,科技创新促进了行业的长足发展。聚酯涤纶行业在规模超大型化、智能化、直接纺、短程化、多功能柔性化、新品种开发特色化等技术创新方面,成果十分突出。以仪征、恒逸、恒力、盛虹、桐昆、新凤鸣、翔鹭、古纤道等骨干企业和高校、科研院所为依托,创建和不断完善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以产学研用相结合为主要形式的创新体系,有效提升集成创新能力,在重点领域和重点产品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聚酯涤纶行业的整体技术、装备水平和国际竞争力得到了快速提升。

这几年,国际市场石油价格一路下行,涤纶产品价格波动大,纺织产品本身的订单也变化快,下游纺企不敢压库存。所以,哪怕本地化纤原料厂的产品售价贵100元/吨~200元/吨,福建当地下游织造企业也会选择购买本地的聚酯产品,因为不需要库存,对资金的占用少,产品变换灵活,所以聚酯企业区域性有很大优势。

中国工程院院士蒋士成在会议上表示,聚酯涤纶工业从上世纪90年代我国大型聚酯国产装备问世以来,经历了高速发展的黄金阶段和近年来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可持续发展阶段。截至今年8月,我国涤纶产量为2500.45万吨,其中短纤为623.86万吨,长丝为1876.59万吨,占化纤总产量的81%。“由此可见,聚酯涤纶工业是整个化纤工业的核心产业,也是提升整个化纤工业竞争力的重要支撑。”蒋士成表示。

聚酯涤纶企业的品牌影响力,最终是靠其原料终端产品的市场影响力来实现的。但相较POY这一中间产品,DTY、FDY的市场影响力对聚酯企业的要求是全方位的。首先,市场定位决定了产品的质量要求及销售价格。其次,服务于什么样的客户,决定企业内部软硬件投入、管理、营运模式等,这就涉及企业转型、自身功力的问题。

在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骆红静看来,人口增长是纤维的消费基础,而合成纤维是体现纺织纤维需求增长的主力,原料资源成本、制造成本、产品品质、可纺性等优势,使得涤纶成为唯一增长的合成纤维。“全球涤纶需求平稳增长,长期趋势不变,产能持续过剩,‘十三五’期间,将是涤纶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快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骆红静说。

总体看,国内聚酯涤纶行业曾经不管什么产品都能变现的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企业之间的分化越来越明显,这就像马拉松比赛,已经跑了大半程,如果一家企业此时没有在第一梯队,那最终想争夺冠军绝无可能。

根据会议上《聚酯及涤纶行业“十三五”规划征求意见稿》所传递的思想,聚酯和涤纶行业到“十三五”末,要实现六大主要目标:一是行业保持平稳增长;二是自主创新能力明显增强;三是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四是两化融合水平显着提高;五是质量品牌建设迈上新台阶;六是节能减排水平显着提升。

事实上,目前国内聚酯涤纶行业的第一梯队已显现,他们的产品结构完整,市场定位清晰,规模影响力足够,与时代节奏合拍,务实创新,企业形象良好,也得到政府的相关支持,可以说,这些企业内外部的改变均不遗余力。不过,市场竞争的最大魅力在于,不到最后一刻,孰胜孰负都无法有定论,谁能笑到最后,还是未知。

细分要点

绿色、功能、智能、服务乃成败关键

虽然聚酯涤纶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但仍具备难得的机遇和有利条件。在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时代,如果聚酯涤纶企业可以从绿色、功能、智能、服务几个方面苦练内功,行业在“十三五”期间的发展将再上一个台阶。

绿色低碳是聚酯涤纶产业链发展的重要路径之一。在会议上,厦门翔鹭化纤有限公司研发部经理刘龙敏分享了公司实施清洁生产,构造低能耗、低污染生产体系,加强自主创新,不断开发绿色化新产品的经验,以及在实现废水废渣、热能等循环利用,节能减排等方面取得的成绩。他表示,走低碳绿色的环保之路,是行业和企业在新的形势下必须迈出的坚定步伐,这不仅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更是企业营造产品利润空间的基础。

“从产品品种方面而言,无染纤维也不失为绿色低碳的一种选择,它是通过原液着色/纺前着色技术直接纺制的有色纤维,也是从根本上解决染色耗能和排放的有效手段。”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深加工室副主任、高级工程师廉志军说。

功能性聚酯涤纶的开发与应用是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常规涤纶纤维市场严重饱和,功能化、差别化等高性能涤纶纤维是化解产能结构性过剩、提质增效的重要途径之一。有效推动高性能涤纶纤维的开发和产业化,必须建立产业链上下游结合、应用领域的跨界结合、产学研用结合的创新驱动体系,依托互联网,把产品、品牌做大做实做强做精。”总后勤部军需装备研究所郝新敏博士在会议上分享道。

浙江金汇特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建辉表示,企业要想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就要紧随各个市场、各个领域的发展,开发出适销对路的产品,形成自己的产品特点。与此同时还要注重产品多元化发展,投入技术力量,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是每个企业的必经之路。

助推两化融合、打造智慧企业,是聚酯涤纶企业应有的追求。据中国石化上海石化涤纶部教授级高工王鸣义介绍,欧洲地区以创新的原料和产品引领聚酯产业链,正在实施以互联网应用为主要特征的“4.0产业时代”,美洲主要以新型聚酯原料、非织造布市场为主,以可持续发展战略领先全球的技术和市场。而国内也已经从简单的规模化生产向技术为引导的“智造”转型,并且“智造”存在于聚酯纤维技术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潜力不容小觑。

“目前,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纤生产工厂在国内还刚刚起步,但是我们福建百宏愿意去做这个有益的尝试,所以投资了15亿元,采用熔体直纺涤纶长丝生产工艺,引进全自动落筒系统和哈工大全自动包装生产线,实现了高效的数字化智能生产,希望可以打造数字智能化企业。”福建百宏聚纤科技实业有限公司副总裁叶敬平分享着企业的经验。

企业服务是提升纤维价值的新思路。“对于纤维企业来说,表象是纤维、布、服用成品,实质是思想、技术、服务。要实现向生产服务型企业转型,就要更加注重人和环境相结合的发展趋势,重点发展‘互联网+’电子商务平台,以及线下多种方式的产品体验和展示,创新对消费者亲和度更高的服务方式。”青岛新维纺织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遵元表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