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响晋江“芯”歌声

唱响晋江“芯”歌声

随着中国力量的崛起,全球芯片产能正加快向中国大陆转移。7月16日,晋江集成电路存储器项目奠基,一期投资达370亿元,2018年投产后将具备每月6万片12英寸晶圆的产能规模。晋江项目开工,只是全球芯片产业格局大调整的缩影之一。事实上,近年来尤其是今年,三星、英特尔等全球芯片巨头都积极在中国进行布局,扩大在这个全球最大芯片市场的产能投入。芯片(集成电路)被喻为“工业粮食”,中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芯片进口国。以纺织服装业扬名的“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福建省泉州市晋江,想在产业转型升级中,抓住集成电路的制高点。但它必须面对强大的跨国巨头,以及国内武汉、深圳、合肥、北京等其他地区的竞争。如何定位、如何打破人才和技术的瓶颈?国家大基金支持作为中国芯片产业发展的重要推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又称“国家大基金”)已成立一年多。晋江集成电路存储器项目,就获得了国家大基金的支持。由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晋江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出资的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已纳入中国“十三五”集成电路重大生产力布局规划。7月16日下午在晋江举行的“国际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期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总裁丁文武透露,2016年一季度中国集成电路销售额798.6亿元,同比增长16.5%。据海关统计,2016年中国进口集成电路金额达到469.4亿美元,同比下降3.6%。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2014年9月正式成立。丁文武说,截至2016年3月底,国家大基金总共投资了32个项目,累计项目投资额超过了460亿元,实际投资超过了280亿元。这些投资项目和资金涵盖了集成电路整个产业链和生态环境,从芯片的设计、装备材料、生态链建设,到芯片的应用。“大基金”还带动了其他资本向IC产业的集聚。据丁文武介绍,“大基金”带动新增社会投融资超过了1000亿元;。集成电路是中国消耗外汇最多的产品,其中,存储器又是中国集成电路进出口里面最大宗的产品,2015年中国存储器的进口额超过了2100亿美元。发展存储器既是市场需求,同时也是中国信息安全和产业安全的战略需要。丁文武说,各地发展存储器的积极性非常高,包括武汉、深圳、福建、合肥、北京等地。比如,武汉要投资240亿美元来发展存储器产业,目前第一期近8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很快就要动工,3月28日“武汉新芯”举行启动仪式,预计到2020年形成每月30万片的生产规模。深圳也非常重视存储器的发展,如紫光要在深圳发展存储器产业,但目前还没有落定。福建从去年就开始谋划发展存储器产业,7月16日上午“晋华存储器集成电路生产项目”的开工已经实现了他们的理想。合肥、北京亦想发展存储器产业。“我们也不愿意看到存储器遍地开花,希望通过重点布局的方式来发展存储器产业,我今天列的这五个地方都是潜在发展存储器的地方。”丁文武谈道。在这位“大基金”掌舵人看来,“各类资本正向存储器产业聚集”,包括国家大基金、地方基金、社会资本(如清芯华创、武岳峰)、企业力量(如紫光等)。如湖北省、福建省已分别成立了500亿元的基金,支持武汉市、泉州市晋江打造内存基地。但是,国内发展存储器产业,仍然需要面对技术、人才、成本、市场竞争力、资金持续高投入等问题。丁文武建议,面临各个地方、国内外大公司的竞争,“芯片生产风险巨大,一条生产线的投资在50亿至80亿美元之间,晋江项目一期投资370亿元,三五年内没有钱赚,而且要持续高投入,因此要聚焦重点,不要产业链每个环节都做”。有利与不利纵使全球芯片业高手如云,福建省、泉州市和晋江都欲放手一搏,搭上产业升级的快车。提起晋江,人们会想起恒安、七匹狼等知名企业。现在,这个以纺织服装业闻名的地方却要转战高难度的芯片产业。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董事长、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董事长邵玉龙坦言:“我们艰辛的日子开始了,这条路没有回头路。集成电路虽然是一个产品,但不是最终产品,一定要跟应用联在一起。我很清楚,晋华跟前面三大公司的差距非常大”。所谓三大公司,是指在全球存储器行业排前三位的企业三星电子、SK海力士、和镁光。据集邦科技的分析师郭祚荣介绍,近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发展迅速,带动了移动式内存的需求增长,移动式内存2016年一季度在全球存储器市场的占比已达39.2%,其中,三星占全球移动式内存的营收比重高达60.4%,SK海力士居次为26.9%。郭祚荣预测,下半年随着智能手机纷纷采用4GB、6GB甚至8GB的内存,全球移动式内存的营收有望进一步提升,在2016年全球存储器市场中的份额占比将达到42%。同时,服务器的存储器市场也在增长,今年在全球存储器市场中的份额占比将达到38%。相比之下,标准型PC的内存需求下滑,今年在全球存储器市场中的份额占比将跌破19%。而从智能手机产业链看,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前十名中,有七个是中国品牌,包括华为、OPPO、vivo、MOTO(联想)、小米、TCL、中兴等。这给在中国发展移动式内存产业创造了有利条件。不过,相比于泉州市晋江,深圳、武汉等地的手机产业链显然更加成熟。武汉拟集合以天马、华星光电为代表的显示企业,以及以华为、联想、富士康为代表的智能终端企业,共同打造万亿级的“芯片-显示-智能终端”全产业链。而紫光集团计划投入800亿元来发展存储器产业,一方面投向深圳,另一方面可能投向武汉。晋江也不是没有优势。今年,国家大基金、福建省、泉州市、晋江市(县级市)一起设立了“安芯产业投资基金”,目标资金规模500亿元,重点支持晋江发展存储器产业。其次,晋江民间资本雄厚。晋华项目动工当天,泉州市、晋江也同步发布了支持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规划和配套政策,从项目落地、科研奖励、人才引进、教育医疗等方面给予优惠。另一个有利条件是离台湾近,方便利用台湾地区芯片业的人才和技术资源。此外,未来也将跟资本市场对接。晋华的董事长邵玉龙透露,“未来我们在晋江不止一条线,也不仅仅是制造,而是从设计、制造到封装测试,未来五到十年内打造一个产业集群。同时,按照我们现在的布局,会把晋华项目做成一个上市公司。”晋江的差异化晋江想在存储器领域杀出一条“血路”,这是中国谋求在全球芯片业崛起的缩影之一。人才、技术、专利、成本、市场等,都是摆在面前需要去跨越的一道道障碍。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系主任、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教授深有感触地说,中国发展集成电路的经历已经有几十年,但总体发展水平仍然不高。事实上,2015年中国进口芯片总额达2300多亿美元,已经超过原油成为我国第一大进口商品。“芯片领域对外依存度之高,让我们位居世界第一的电子新兴产业的根基十分不牢。去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销售额近3600亿元,但是去除掉设计、制造、封测的重复计算部分,实际上中国芯片产品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只有5.8%。”魏少军冷静地说。他反思道,“过去20年,虽然我们一直在努力,但是政策的摇摆、投资的缺失让我们错过了2000年最重要的十年机遇期。这两年,我们克服了之前的政策和资金问题,但是发展的困难也加大了。不仅要大额投入,而且要长期投入,更要保持投入方向的正确,这是严峻的挑战。”在魏少军看来,经过半个世纪的快速发展,全球集成电路已经步入成熟期,投资者不断涌入,行业垄断也在持续加大,这意味着后来者要花费更多的资金、更长的时间、更多的努力来追赶国际同行。“这要求我们有足够的耐心,集成电路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任何急功近利的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的。”近年,全球芯片巨头纷纷在中国大陆扩大产能。继三星在西安投建了大型芯片厂之后,英特尔砸重金把在中国大连的工厂改造为顶尖的存储芯片厂,产线更新后将在2016年下半年投产。2016年7月7日,台积电在南京的12英寸晶圆厂和设计服务中心奠基开工,预计2018年下半年投产、2019年达到每月2万片12英寸晶圆的规划产能。曾经,中国为没有半导体工厂而忧心忡忡,但如今却迎来了中国半导体存储器的大厂。魏少军提醒说,“我们不乏热情,但我们是否具备发展存储器的基本要素和条件?”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娱乐官方网站 1

编者按:经济新常态下,晋江需要找寻新的动力。被业界称之为“芯片”的集成电路产业,便成了晋江市委、市政府全力打造的经济新引擎:晋江市第十三届党代会提出,集成电路产业是未来五年要重点培育的新兴产业之一。晋江相信,未来经济和城市的辉煌将会从“芯”出发;晋江更相信,会将集成电路的“芯”歌声唱得更响!

即日起,晋江经济报、将从产业和行业背景角度,以记者观察视角,带领读者、网友认识这一全新产业,同时将邀请企业界人士就此新兴产业进行研讨碰撞,敬请期待!

全“芯”选择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娱乐官方网站 ,集成电路产业正成为晋江转型升级、创新突围的重大突破口

改革开放以来,晋江一直是我省经济发展最快、最活的地方之一,从1994年开始连续22年领跑福建县域经济。晋江市去年实现GDP
1620亿元,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排名全国第5位。

与之相对应的,是晋江在产业发展方面令人瞩目的成绩,形成了纺织服装、体育用品等实力雄厚的产业集群,培育了一大批“国字号”品牌,形成了一定的集群优势、品牌优势和市场优势。

但是,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晋江传统产业遭遇了结构不优、产能过剩、企业创新能力偏弱、同质化竞争严重、城市平台承载力不足等困境。

对此,晋江并没有沉醉于过去快速发展的荣耀,而是清醒地认识到产业经济已然面临严峻挑战。近年来,晋江提出“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通过强化创新培育内生动能,产值超亿元企业年度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均在2%以上,一些龙头企业已经超过5%。晋江全市研发投入占GDP比重提升到2.6%,新增发明专利年均增长60%以上。

这已经成为晋江产业界的共识。作为晋江首家年销售额过百亿的企业,恒安集团在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依旧保持持续健康的增长,继续领跑中国家庭生活用品行业。在恒安集团首席执行官许连捷看来,企业能够30年稳健发展,得益于持续的变革与创新。继2002年、2008年两次管理变革取得巨大成功后,2013年底,恒安联手IBM,启动第三次管理变革,建设端到端可视化信息系统,提升企业对市场的快速反应能力。

在扶持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做大做强的同时,晋江市积极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并瞄准集成电路、高效光伏、石墨烯、海洋生物科技等重点领域,加快集聚战略性产业项目,推动经济结构调新调优。“十二五”期间,重点布局了装备机械、新材料、光电信息、海洋生物、高端印刷等五大新兴产业,其产值从200亿元增长到425亿元,年均增速17.1%。今年7月,首期投资370亿元的福建省晋华存储器集成电路生产线项目开工仪式举行,此举被业界解读为福建省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重大战略布局。这意味着,集成电路产业正成为晋江转型升级、创新突围新的重大突破口。

机遇当前

全球芯片产业重心再次向亚洲转移

为什么是集成电路?这个问题萦绕在不少人的心头。

这首先是由集成电路的行业前景所决定的。

集成电路被誉为“工业粮食”,是信息产业的核心,是所有整机设备的“心脏”。在计算机、消费类电子、网络通信、汽车电子等几大领域,芯片几乎起着“生死攸关”的作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根据业界专业分析师判断,尽管目前全球芯片产业处于周期性低迷期,但亚洲市场的强劲需求令其在芯片制造商心中占据重要地位,全球芯片产业的重心再次向亚洲转移,而中国又是亚洲市场的重点。过去30年间,该产业为了摆脱周期性低迷的每一次调整都给亚洲带来机遇。日本、韩国等都因此实现了产业腾飞,如今这个机会摆在中国面前。而对于一向善抓市场风向的晋江来说,这个大机遇更是不能轻易放弃。

选择发展集成电路,更是由晋江的产业基础决定的。

近年来,智能化可穿戴设备成为纺织服装、体育用品等行业企业的新选择,包括安踏、三六一度、柒牌等行业龙头均参与其中。外人所不知道的是,在智能化可穿戴设备中,芯片无疑是最重要的构成部分。

“以智能跑鞋为例,这是基于大数据的积累和芯片的应用而生产出的产品。”晋江一鞋企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消费者购买的智能跑鞋大多是从国外进口的产品。这其中便意味着市场空间。”

“对于晋江这样一个以传统产业为主的城市来说,引入集成电路产业布局,能够帮助晋江进行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发展结构、产业结构调整。”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新兴产业一处副处长李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路在脚下

随着资金、人才、技术的快速集聚,晋江将打造集成电路全产业链生态圈

从服装、鞋等传统民生产品到芯片,其间的跨度之大,也让人对晋江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存在些许疑问:在弯道上,晋江能实现完美超车吗?

对于存在的困难,当事人从不回避。

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董事长、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董事长邵玉龙坦言:“我们艰辛的日子开始了,这条路没有回头路。集成电路虽然是一个产品,但不是最终产品,一定要跟应用联在一起。我很清楚,晋华跟前面三大公司的差距非常大。”

邵玉龙口中的三大公司,是指在全球存储器行业排前三位的企业三星电子、SK海力士和美光。据集邦科技的分析师郭祚荣介绍,近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发展迅速,带动了移动式内存的需求增长,移动式内存2016年一季度在全球存储器市场的占比已达39.2%,其中,三星占全球移动式内存的营收比重高达60.4%,SK海力士居次,为26.9%。

前路漫漫,困难重重,但晋江人“敢拼会创”。

为适应集成电路高端产业发展的需求,围绕产业规划、人才引进、高端配套及科技平台建设,加快完善提升产业基础。晋江还同步出台《晋江市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规划》,在人才引进、技术研发等方面制定出台专项政策,系统推进国际人才社区、国际学校、高端医疗等多个系列配套项目。

晋江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另一个天然有利条件是离台湾近,方便利用台湾地区芯片业的人才和技术资源。此外,未来也将跟资本市场对接。晋华董事长邵玉龙透露,“未来我们在晋江不止一条线,也不仅仅是制造,而是从设计、制造到封装测试,未来五到十年内打造一个产业集群。同时,按照我们现在的布局,会把晋华项目做成一个上市公司。”

此外,雄厚的资本助力更是晋江发展集成电路产业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今年6月份揭牌的安芯基金,首期出资规模75.1亿元,目标规模500亿元。安芯基金的设立,体现了国家产业基金对泉州晋江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支持,其巨大的投资导向效应将有利于引导更多资金投入晋江,为晋江集成电路产业加快发展注入一剂强心剂。

可以预计,随着资金、人才、技术的快速集聚,晋江将打造形成“芯片设计—芯片制造—封装测试—装备与材料”集成电路全产业链生态圈、企业生态圈,有望奏响“中国内存最强音”。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