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纺织机械协会秘书长徐林在织造机械分会2016年年会上表示,当前织造机械领域恶性竞争愈演愈烈,在低价竞争和欠款方面问题突出,这与国家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目标格格不入,企业发展的重点甚至已经不在创新上。(中国纺机协会发出行业自律、规范市场行为倡议,与会80余名代表全部举手表示赞成、支持。)从行业表现来看,当前织造机械行业技术进步缓慢:进口织机数量攀升、科技成果鉴定偏少、纺织之光获奖情况也并不乐观,而且这一领域中小企业居多,实力较弱,造成发展乏力。低价竞争增加企业的运行风险,企业利润微薄,不能更好实现装备升级,也跟不上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当务之急加强研发才是生存之道。而赊销让原本没能力购买设备的企业,跟风发展,一哄而上。极低的利润空间并不能保证他们及时收回投资,甚至有部分企业要靠银行贷款购机,风险指数更高。归根结底,这些情况的出现还是因为当前国产织机同质化现象严重,供过于求,一些企业为了抢占市场不得已为之。但真正需要考虑的是我们的设备在高速、稳定性上仍与国际先进织机存在一定差距,我们仍需继续努力。徐林认为,织造机械行业企业应该正确定位,因为每个档次的产品都有需求,市场空间很大;另外设备加工、企业管理方面应该更加精益求精;同时还应该与客户密切合作,真正做出客户需求的产品,实现互利共赢。徐林希望行业企业能够统一思想,达成共识,共同规范行业行为,促进行业健康发展。行业企业也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纺织机械》为您呈现激烈现场。(以下文字,按照企业代表发言顺序排列)现场实录(市场竞争呼唤公平公正,行业企业将共同努力打造一个健康的织机生态圈。)日发集团总经理何旭平:日发织机的盈利能力最弱,难度最大。十年之前,日发剑杆织机都是不欠钱的,毛巾织机的付款也不错。近年来,喷气织机的竞争环境恶劣是有历史原因的:丰田最早在兰溪开始实行30%保证金、2年付清,客户要求日发想要进入这个市场也要遵守这个“规则”。后来,市场逐渐拓展到盛泽、南通,逐渐蔓延开来。其实,现在我们已经有不少市场因为付款问题都推掉了,有些在通过融资租赁等金融手段解决。我们的销售员遇到过恶性恐吓销售员、同行给客户发短信贬低日发、透露日发成本等恶性竞争的情况。市场竞争很正常,但是如果是恶性竞争对整个行业都是不利的,日发赞成抵制恶性竞争的公约,规范行业行为。常熟纺机董事长彭晓虹:现在低价、赊销的情况很多,但是赊欠客户的财务报表你知道吗?即便知道,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客户尾款意愿如何?经营安全性如何?客户产品市场可控性如何?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十分认同行业自律倡议,当然约束力还是要靠“自己”,我认为倡导行业自律总比无所作为强,至少违反规则的企业会良心不安。而且,社会进步也要求必须采取相关措施,如果继续赊销,就没有能力继续开发好的产品。无锡艾诺副总汪明东:现在确实有些企业不挣钱也在做,底线在哪里?我相信正规企业的产品价格都是相关部门根据成本等综合因素精确计算得出的,绝对不能没有底线,一味为了获得订单无所顾忌。企业经营,冷暖自知,如果没有经营,又何谈明天?市场必须要规范,对我们来说一定会好好执行。海佳机械董事长王安俭:低价竞争导致有些喷气织机的利润甚至不如喷水织机,这样的发展模式如何支撑行业的健康发展,严格行业自律是作为一个企业家应有的责任,海佳机械十分支持协会提出的行业自律要求。广东丰凯董事长戴晓晗:虽然企业的竞争手段有着企业本身的无奈,但是行业自律公约的出现是社会成熟的标志。市场上,没有一个低价的名牌。所以,必须要严格规范市场行为。我们为什么总是会被国际市场制裁?其实不得不承认,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原来做外贸是不欠钱的,可是现在呢?欠款都欠到了国外市场。一个企业如果不能盈利,那靠什么发展?国家科技进步更是无从谈起。现在市场上赊销的企业大部分都是垃圾客户,一旦完成资本原始积累一定会抛弃你。行业协会推出的倡议书虽然没有法律约束,但需要我们达成共识,在全行业形成健康发展的氛围。(企业代表全票通过反映出了他们对健康发展环境的渴望。)郑州纺机副总王自豪:国外产品之不赊欠的关键就是品质过硬,企业拓展市场的各个阶段,竞争有段有所不同值得理解,但不应是恶意竞争。近两年,行业经济形势不好,国内外织机的技术水平还存在一定差距,强化自己的品牌竞争力十分有必要,但是恶性竞争根本不能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十分赞同行业自律公约的形成。浙江泰坦企业代表张国东:市场上确实存在赊欠、低价竞争等现实,不少客户有钱肯定选择买进口的设备。现在国产设备在质量上基本都差不多,用户在考察时,如果其他标准设备厂都差不多,那最后决定性因素就放在了价格上。所以各个企业还是应该突出自身特色,形成无可替代的优势。另外,好的设备需要好的专件进行配套,如果国产专件能够有好的提升,就能有效降低国内企业的生产成本,提高竞争力。江苏友诚总经理王回康:我们有100多人的生产规模,虽然不大,但是也坚决抵制赊欠。我们的实践证明,只有产品品质、价格、性能得到客户认可能是硬道理。但做好这些因素需要合理的利润支撑,企业必须把控好这方面。原来我们也曾给一些忠诚的客户赊欠,但是后来发现根本无法承受。我认为通用产品的低价、赊销竞争可能很难避免,还是要把细分市场做出彩。陕西长岭企业代表王华:欧洲、日本的织机行业都是只有几家企业,但是在中国却又几十家、几百家,挖掘赊欠、低价竞争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关键就在于织机行业严重的产能过剩,出现了供大于求的局面,这些库存该如何消化?难道只是靠道德约束?另外一方面,就在于同质化竞争,同样的产品在争夺同样的客户群,恶性竞争严重后,就更无利润可谈,原来讲究的是“吃什么”的问题,现在讲究的是“吃相”,织机行业该有自己的尊严。第三,目前整个产业人员结构出现老龄化趋势,可能创新能力等方面会有所乏力,企业要健康的活下去,必须要有合理的利润支撑。第四,坚持走差异化道路才是织机企业最好的出路,现在在织机的自动化方面,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行业企业大可选取自己擅长的领域加以研究,在细分市场上形成差异竞争。现在大家都说纺织行业是夕阳行业、传统行业,为了证明这个行业的生机,更需要企业主体们的自强,否则很可能会沦陷。格罗茨贝克特机织部地区销售经理万辉:我所在的企业有着100多年的历史,很清楚可以看到的是,他们现在的成绩是靠着兢兢业业的努力而来,而非以价格为手段占领市场。竞争无可避免,企业老板们做得也很辛苦,但是不能靠赊账、欠款做企业,而要靠开发研究、差异化,要有自己的想法。格罗茨贝克特也是从简易机器做起,一直做到现在,没有任何捷径,有着深厚的积累,如果国内企业不注意,很可能会被国外设备越落越远。其实,这个市场很大,一家企业远远做不过来,没必要太急功近利。现在协会提倡的行业自律其实是考验行业忠诚度的时候,需要行业企业足够重视。青岛百佳董事长朝建:现在这种恶性竞争的局面已经扩展到了海外,现在有企业已经在印度开到了11个月甚至一年的信用证明。原来我们客户选设备的时候都更为关注设备本身性能,但现在不同了,他们开始在付款方式等方面计较。其实,现在出现的这种恶性竞争局面,是很不公平的,我们需要的是靠品质、售后做出来的品牌正能量。(企业代表们期待着各个织机市场主体践行行业自律后带来的新环境。)聊城由甲企业代表:我们现在在有选择的做一些订单,一些信誉不好的客户我们就不再接单了,现在一些设备企业的付款方式不仅严重影响到了同业者的竞争,更扩散到了下游客户当中,不少客户反映,由于纺机厂低价、赊欠,使下游一些本已经无力生存、早该被市场淘汰的企业活了下来,导致下游生态圈失衡。坚决抵制恶性竞争是我们的态度。浙江鼎丰总工程师淡培霞:低于成产成本销售的买卖我们从来不做,小客户必须要求现金付款,对于一些我们长期供货的大的纺机厂、织造厂我们也有自己的回款要求。而且,对于销售员也有自己的规定,超过10万元,必须要到款。我们坚决抵制低价竞争。经纬津田驹企业代表李伯强:由于我们本身组织架构的问题遇到的低价、赊欠等情况相对少一些。但是中国纺机协会提出行业自律并进行讨论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个问题确实需要行业规范,达成相关机制。虽然一步到位并不可能,但是要端正态度,共同营造好的行业发展环境。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我们可以学习日本的企业,津田驹和丰田的销售都有自己相对稳定的区域,双方之间很默契,从来不会互相争夺市场。现在恶性竞争愈演愈烈,建立行业自律机制已经十分必要,我们双手赞成。青岛天一红旗董事长刘培德: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竞争是必然的,无可规避,但是恶性竞争确实被深恶痛绝的。因为这伤害到的不仅仅是纺机企业还有下游,由于赊欠,一些没有能力的企业也来扰乱市场了。另外,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已经签了合同,拿了定金的订单就别再争夺了,否则就是要比谁更“恶”。确实到了该规范市场行为的时候了,这是每个企业家应尽的社会责任。浙江万利董事长万祖干:这些年我见证了一批批企业倒下去,做企业成为了一件十分心酸的事情,生存都成为问题了。现在市场上30%~40%的付款你们最后能拿的回成本吗?先吃饱再吃好,要想做出媲美国际一流的织机,没有健康的环境很难实现。杭州引春总经理助理龙谊:喷水织机正常的寿命有10年,可是现在市场上通过组装做出来的机器寿命只有5~6年,基本很难保证正常使用。这就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现在很多客户急功近利,为了早点收回成本选择一些便宜的机器,用两三年就淘汰,这样怎么能做出好的产品?不欠款是我们现在付款的硬性条件。有人认为不欠款就会没有市场,实际并非如此,我们上半年生意还是有所增长的,市场传递给我们的消息就是做好产品,做好品质和管理,订单自然会有。我们现在坚持的就是高品质路线,因为只有专注提升品质才能有话语权。我认为降价就是对自己的产品底气不足。现在有些企业为了获得订单采用不正当手段,而不是靠自身产品品质,其实是不可取的。对于协会提到的行业自律问题,我很认同,这是关系一个企业、企业家未来走向的问题,必须严肃对待。西安滨田总经理王一敏:坦诚来讲,虽然我们一直专注凸轮领域,但是做得还不是特别好。关于行业自律,我认为首先涉及到的是对自己产品认知度的问题,最近今年,我们总在想着“挣快钱”,发到客户的产品如果坏了就会及时更换,态度很好,但是我们并没有尊重我们的产品,并没有像做艺术品一样去做。其实做产品不凑合才能走得更远。我们为什么连一个指甲刀都要选择国外的?这是应该静下来好好思考的问题。我们除了低价、赊欠还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这些年,我们总是在迎合市场,市场要价格低,我们就想着拿掉这个结构、取下那个结构,就想着快速出来新的型号,快速降价,如此下去,我们怎样做出自己的拳头产品?!有的客户说,资金一回笼就全部给外企付款了,为什么我们得不到客户的认可和尊重?难道不该思考吗?陕西普声总经理李锋山:做企业总要把自己养活,一味欠款拿什么支撑企业发展?我们从来都不欠款,如果客户不能80%付款,宁愿放弃订单。其实,这个市场大的很,不用恶性竞争一样能够活得下去,我希望行业企业在付款方式上达成共识。因为一旦市场、技术碎片化,企业是永远都挤不死的,因为装配组装是没有门槛的,这对日后企业的发展才是极大的威胁。可能以后钱没有那么好赚了,我们很有必要把这个行业的生态保护好。无锡丝普兰企业代表:激烈的市场竞争这两年我们感受很深,真心希望行业能够形成共识,做大做强,共同竞争国际市场。上海中纺机总经理张竑:在大家的发言中能够发现,大家对一些外企都很尊重,说到底是尊重他们的技术,正是需要我们学习的地方。做百年企业很难,如果我们的精力再被低价等恶性竞争手段分散,那就难上加难了。不欠款是一种负责人的态度,是对客户负责,也是对配套企业负责。此次协会提出的行业自律,我们是坚决执行的。(有齐心协力的企业,才能有积极谋进的行业,织造机械企业践行自律就是最好的开始。)杭州史陶比尔纺机事业部戴荣兵:很多人认为行业自律公约文件就是一纸空文,但这也是一种道德协议,一定程度上也具有约束作用。原来嵊州领带协会也曾针对行业自律做过相关工作,制定的规则甚至详细到经纬密度,可当时作用并不大,但是后来随着市场发展到一定程度,行业自律从自上而下的被动行为改变为自下而上的主动举措,其作用也从原来的0%变为60%左右。关于欠款问题,我们的销售员也深有体会,其他企业业务员过年就是找客户催款,我们的销售却在和客户聊天叙旧。常州钢筘总经理施越浩:行业自律我们企业自身在很多年以前就提出来了,这是保证企业自身健康发展的关键,在市场经济的今天确实很有必要。杭州森汇总经理王弋:现在提花机这个行业国内价格压得很低,市场很难做,可是仍然有人认为利润高,蜂拥而至,据了解,现在大大小小已经有二十几家企业。关于怎么做,我们也很迷茫,企业自身做好产品质量的同时,确实需要行业整顿秩序。杭州五木总经理张增光:我们在欠款问题上一直把控的较为严格,现在我们的应收款已经从2013年底的650万,降低到15年底的400万,欠款情况有所好转。浙江中自总经理邹绍洪:我们主要专注在剑杆织机的控制系统,作为织机的“绿叶”我们愿意为客户进行配套帮助,深入研究专有技术,形成独特优势,突破同质化竞争。浙江奇汇曲刚:我们从内心想和同行达成共识,大家都认可才能有约束力,奇汇愿意遵守。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