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世界技能大赛湖北省时装技术项目选拔赛在武汉职业技术学院落幕。该校服装学院服装教研室主任孔莉教授表示,国内服装产业正由劳动密集型的“快”,转而向高级定制的“精”转变,服装产业教育应有区别的分类培养。据悉,该赛事由湖北人社厅主办,武汉纺大、武职、江汉艺术职业学院等全省12所本科、高职、中职、技校的33名选手,参加争夺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入场券。孔莉表示,该赛事模式考察了学生的制作工艺、剪裁、设计等,也是未来职业教育发展的发展,有助于推动高校整体教育团队的培养。孔莉介绍,服装产业属于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长期以来是师傅带徒弟,如今该产业正向高级定制等个性化方向发展。以前求快,如今求精,这就要求服装教育培养上中职、高职、本科有差别地分类培养。

11月9日-11月11日,“溢达杯”第七届全国职业院校学生纺织面料检测技能大赛在广东职业技术学院高明校区举行,来自全国各地15所高职院校的68名选手参与角逐,共产生7个一等奖,14个二等奖,24个三等奖,广东职业技术学院参赛团队共获得2个一等奖、3个二等奖,4个优秀指导老师奖,并荣获团体一等奖的好成绩。11日上午,大赛举行了闭幕式。

本报天津6月26日电
一个明确的讯息正在发出:职业院校未必不能培养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学生。教育部副部长鲁昕日前在天津表示,我国将探索建立包含中职、高职、应用本科、专业硕士等的职业教育体系。

本次比赛分为理论知识考试和实际操作两个赛项,大赛设个人奖、团体奖、优秀指导教师奖。大赛个人第一名获得者由中国纺织服装教育学会和纺织行业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授予“全国纺织服装专业学生职业技能标兵”称号,并颁发荣誉证书。大赛由中国纺织服装教育学会、全国纺织服装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和纺织行业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共同举办,广东职业技术学院、广东纺织职业教育集团承办,大赛由广东溢达纺织有限公司冠名,广州必维技术检测有限公司、佛山市高明区环境保护产业协会、佛山市马大生纺织有限公司、佛山市巴勃罗服装有限公司等企业提供支持。

但职校培养本科以上学生并不意味着“层次”的提升。鲁昕同时强调,职业教育只是教育中的一个类型,而不代表层级。人们应当认识到,并非博士、硕士才算人才,人才的标志是能力而非学位;职业教育培养的是高端技能人才,而非廉价劳动力。

闭幕式上,广东职业技术学院校长吴教育代表学校致词,他向全体参赛选手和院校表达了祝贺与敬意,并介绍,自立校以来,广东职业技术学院一直秉持“专业融入产业,教学融入企业”办学理念,紧跟区域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不断积淀纺织服装办学特色,为纺织服装行业培养输送了大批高素质技术技能型人才。本次大赛,是对广东职业技术学院纺织专业建设的一次大检阅,通过比赛加强了与全国兄弟院校和相关企业的合作与交流,有助于学校纺织专业教学改革发展和纺织专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未来,学校将以技能竞赛为平台,坚持内涵发展,不断创新人才培养机制,走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协同育人的发展道路,推进学校教育教学事业发展。

教育部网站去年发布的《深圳市省级政府教育统筹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就曾提出:“探索有条件的高职院校开展本科及以上层次应用型技术教育,构建起中等、专科、本科和研究生层次齐全的应用型技能人才培养体系。”

据悉,本次大赛是全国纺织服装类职业院校最具影响力的面料检测大赛,赛事促进了高职院校纺织专业教学改革发展、工学结合人才培养模式改革与创新、纺织专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培养。近年来,广东职业技术学院不断完善大赛的选手选拔、集训、参赛机制,组建了一支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素质较高的技能竞赛训练和指导团队。学校大力弘扬工匠精神,以技能大赛为抓手,以专业支撑课程、专业核心课程和专业拓展课程为载体,依托广东纺织职业教育集团,与近百家知名纺织企业、高校、研究院等建立合作关系,通过“教学做”一体化、工学交替、顶岗实习等形式,培养纺织专业学生必备的基本技能、核心技能和综合技能,不断提升学生的专业技术能力。

鲁昕是在天津举办的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期间作出上述表示的。6月25日,教育部在天津召开促进中等和高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座谈会。鲁昕在会上透露,教育部即将出台《关于推进中等和高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的指导意见》。

中国纺织服装教育学会会长倪阳生在总结发言时表示,纺织工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未来几年中国将致力从纺织大国到纺织强国的转变,在这个转变过程中离不开各高职院校的智力支持和人才支持,而本次大赛的举办既是对高职院校学生的检阅,也是对高职院校办学能力的检阅。他同时希望,通过大赛的举办推进高职院校的教育教学改革、提升人才培养的质量,促进我国纺织行业的快速发展。

鲁昕说,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不是限于教育领域,而是强国富民的战略。经济越发展,社会越进步,越需要高水平的职业教育和高技能的人才。要使我国在全世界产业链中从低端走向高端,由“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依靠少数的创新人才是做不到的,需要更多的高技能人才。她举例说,德国一样产品能卖10万美元,我国同类产品可能1万美元都卖不上,“劳动者技能不行,就没有技术含量”。

她透露,教育部将探索建立包括中职、高职、应用本科、专业硕士等的职业教育体系,尽快解决当前中职与高职脱节的问题。要做到中职和高职统筹规划,为中职学生提供继续学习的渠道。在职业教育内部,要科学布局,保证人才培养的系统性和多元化。“打通这样一个通道,因为它们是一类教育。”

鲁昕说,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不可能一蹴而就。要坚持分类试点,不搞“一刀切”,根据各地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点,分类指导,分步实施。她表示:“大家可以相互借鉴,理念相通,但是不希望模式都一样,模式应该有所不同,这是我们国情决定的。”

当日,在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校企合作签约现场,她还提醒,不能把“成建制的顶岗实习”变为“成建制的廉价劳动力”,因为“职业教育是系统培养高端技能人才的”。鲁昕说,中西部地区引进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没有错,但让职业院校学生“每天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一年到头在流水线上重复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叫职业院校专业对口的顶岗实习?”她自问自答:“这是错误的导向,教育行政部门要监督检查并予以纠正。”

在与企业家交流时,鲁昕表示,职业教育的办学模式就是校企合作,没有企业参与的职业教育是不成功的,但校企合作、产教融合具有深刻的内涵与意义,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两年学习、一年顶岗实习。

现如今,企业有破解“用工荒”的诉求与愿望,政府教育部门与职业院校要培养学生掌握专业技能,两者之间完全可以探索实施现代学徒制,实现校企合作,教产深度融合。

我国现有年产值500万元以上规模的企业40多万家,职业院校1万多所,校企合作理应开展得轰轰烈烈,但这方面恰恰属于职业教育的“短板”。原因在于一方面是促进校企合作的制度、机制不完善,另一方面是企业缺乏参与校企合作的积极性。

鲁昕对企业界人士说:“在国家推进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同时,企业家也需要履行社会责任,融入到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大潮中来。因为你们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要让企业的利润增长与80后、90后的人生价值与目标同步实现。”
(张国 李剑平)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