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中旬骄阳似火,河北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内,空旷的停车场里面杂草疯长,一家家商户大门紧锁,只有阴凉处三两个保安或坐或站正在抽烟唠嗑。号称承接北京服装批发市场转移,并冠之以“动批”、“红门”字眼的一座可容纳3000多家商户的服装城,与18个月之前开业时候的火爆场面相比,在炙热天气下显露出荒芜与萧条。  1、新动批火爆昙花一现  日前,记者专门探访了位于河北廊坊的新动批红门服装城。据新动批红门服装城招商部的工作人员介绍,于2015年元旦开业的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目的就是要承接北京服装市场的商户外迁,配合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要求。“那时候从北京来这里做服装生意的商户超过1000户,绝大多数来自北京的动物园批发市场商圈和木樨园服装商圈。”该工作人员说。  “当时开业的盛况,在廊坊这个小城市来说可谓是空前的火爆,当天的客流量至少超过了10万人,可以说是创造了廊坊商界的一个奇迹。”该工作人员对记者谈道,“最近开业的商场、市场也不少,但是一开业就这么火爆的,十分罕见。当时吸引了很多来自天津、北京以及河北涿州、霸县等很多周边地区的消费者和加盟商、代理商。”  但是好景不长,火爆的场面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月,市场的经营情况就开始急转直下,并于去年10月开始进行停业调整。如今的新动批,停车场空空如也,就连往返于北京与廊坊之间的大巴车也不见了踪影,只有零星几个附近的居民在这里散步纳凉。可以容纳3000多商户的服装城,除了2号楼有屈指可数的几个摊位在甩货之外,其他摊位都是“人去店空”。  据服装城工作人员介绍,如今的新动批服装城,只有2号楼的1层和2层的十几家商户在甩货。“去年开业时虽然火爆,但是其中也有诸多问题存在,比如商铺摊位炒作。”该工作人员坦承,“那段时间,一个10平方米摊位的转让价格被炒到了28万元,这显然是不正常的,为此,服装城在去年10月份开始,针对出现的这些问题进行重新规划和调整,并将于今年8月28日重新开业。”  “去年11月市场开始对商户进行关门调整一直到现在,大家都压了不少货卖不出去。今年5月份,服装城通知我可以到2号楼临时甩货,把自己家此前的库存处理掉,减轻点商户的压力。”在服装城甩货区,摊主张先生一边从大大小小的服装包裹中往外挂衣服,一遍对记者抱怨,“先是大张旗鼓地开业,然后又是大刀阔斧地停业,这样巨大的反差哪个商户也接受不了。很多去年在新动批做生意的商户,现在都已经选择了退出或者返乡。”  2、外迁商户境遇不乐观  无论是从北京来廊坊新动批做生意,还是把自己的服装生意转到永清或者白沟,这对于商家来说无疑是一次“再创业”。但是据记者走访观察,这些“走出去”的商家,却鲜有生意依然能如以前那么顺风顺水的。  在新动批2号楼临时甩货区的2层,商户朱先生对记者说:“我们几个商户是从北京的百荣世贸商城来廊坊新动批的。其实新动批的开业可以说是很成功,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在经历了开业之初的火爆之后,客源基本上都是来自于廊坊市内的散户,别说批发难做,就是零售商户一天也开不出几单,有时一天都不开张。”  此外,商户张先生向记者介绍,也有很多做服装批发生意的朋友去天津和保定的专业市场继续发展的。“去白沟的很多商户,如今很多都已经撤回北京另谋出路了。此外去天津某电商园的一些商户,现在的情况也不很乐观。”张先生说,“虽然此前白沟为承接北京的市场商户专门开辟了服装专区,但是毕竟白沟是以箱包皮具行业见长的,服装批发生意在那里并不好做,那里的商圈客流很少是针对服装行业的。”在他看来,如果一个商圈没有形成相应的商业氛围,或者没有良好有序的发展前景,是很难给商户树立信心的,因而商户选择撤离也就成为不得已了。  在廊坊新动批甩货区1层,经营鞋类产品的胡先生刚刚泡好了一桶“康师傅”还没来得及吃,便对记者谈道,除了在北京周边重新选择商机,也有不少北京商户把自己的生意转移到北京其他未关停的商圈和市场中继续经营,另外还有部分商户选择了线上经营方式。“有些商户的下游客户是相对固定的,所以这些原来在北京服装批发市场的商户中有一些选择通过电商来继续维持自己的服装生意。由于没有了固定的摊位,而且自己也不精于电商,所以不少商户的生意已经大不如前。”胡先生说,“而我们这些迁出来的商户,与原来在北京相比,生意更加惨淡。大家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要是日子好过,我就用不着在这吃泡面了。”  3、承接转移更需做强软环境  有不少商户疑虑:承接地的市场想做好招商,过来落户的商户也想好好做生意,可为什么最终的结果是市场火不起来,商户也没有了信心呢?  “去年开业以后出现的‘炒铺子’现象,以及后来的大面积的停业,给很多想踏实做生意的商户造成了很大伤害,由此我们也能看出服装城在管理上存在一些不足。此外,这里的物流系统也没有健全起来,让很多外地的客商无法批量‘走货’,这也是开业后服装城后继乏力的原因。和北京大红门、动批等成熟的服装商圈相比,这里不仅还没有形成一定的商业氛围,而且在经营管理上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商户朱先生说,“新动批此前跟我们说今年8月28日会重新开业,但是现在很多商户已经开始抱着怀疑和观望的态度了,也有不少商户已经决定离开这里另寻出路。服装城的‘先热后冷’,不仅让商户信心大失,也会让服装城元气大伤。”  事实上,一些商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初选择在这里经商做生意,看重的是这里的地理位置。对此,服装城工作人员也认为,与永清、白沟等地方相比,廊坊新动批服装城的地理优势更明显,不仅有高铁、高速公路,而且北京直达廊坊的城际快轨也将于近几年内开通。然而事实上,颇具优势地位的廊坊新动批的火爆终究还是因为缺乏发展后劲,没有能避免“昙花一现”。  不过,对于新动批的未来的发展前景,招商部工作人员还是充满了期待。“服装城二期的前期拆迁准备工作已经结束,二期项目的总建筑面积将达到33万平方米,将于2018年建成投入使用,届时可以接纳更多北京疏解转移的商户。”该工作人员介绍。而与新动批宏伟的发展计划相对的是,对于新动批红门服装城的将来,在此前市场调整中受到不小影响的商户们似乎很难再次树立起信心,大多只是在怀疑与观望。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新动批出现的“先热后冷”,以及后来市场的重新调整,已经给廊坊新动批带来了不小的消极影响。如果不能和商户积极沟通,不能在管理、经营等软环境方面适应市场和商户的需求,8月28日重新开业的新动批,其未来仍将是一个未知数。而作为市场疏解转移承接地,除了硬件设施上的配备,更应该在管理、经营以及市场客源上多下功夫。毕竟没有了生意,再好的市场也留不住商户。

2018年5月的一个傍晚,见者记者走访河北廊坊广阳区北凤路,廊坊新动批红门时装城。

夕阳下的服装城,停车场杂草丛生,市场大门紧闭,只有几个附近的居民在门外的广场上在散步、遛狗。

大楼外的人行通道上,堆满了沙子、水泥等建筑材料。

从破败的窗户看进去,市场内一片狼藉,空空如也。

曾经号称可以容纳3000商户的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一个“死城”、“空城”。满目疮痍的景象,与2015年元旦开业时的红火,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项目规划“头头是道”

记者获悉早在多年前,当北京的动批以及大红门服装批发商圈确定了要纾解之后,廊坊就加入了承接市场转移的争夺战中,与北京周边的几个地区争相抢夺来自北京的成千上万的服装批发商户。廊坊的新动批红门服装城也就应运而生。

据记者了解,早在2014年,廊坊就对北京动批以及大红门商圈的疏解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专门去北京和有关商户进行了多轮洽谈,了解商户的意向,并由相关项目公司推出了市场建设以及招商方案。

当时,规划建设中的“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总建筑面积为15万平米,总停车位达到2000个左右。规划中,该项目还有33万平米的专业市场二期,并配套60平方米以上的住宅、10万平方米以上的写字楼,均作为“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的未来配套。此外,配套的仓储和物流中心也同期在规划中,同事,三期还有计划建设研发基地与第三方设计师服务平台。
可以说,无论是从硬件建设,还是配套设施的规划,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都为未来成为廊坊市最具经营价值的商业中心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位于京津冀核心位置,且并未脱离北京市场,因此将仍然可以辐射整个北京原有的批发市场客户范围,做到外迁而不离京,人走而商脉不散。这曾经是当初新动批红门服装城的理想化初衷。

而“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的名字也颇有寓意,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未来这里就是以大红门、动批市场为主要经营核心的项目。项目的招商会上,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表示:要在廊坊打造一个承接北京大红门和动批商圈的升级版专业市场综合体。

招商开业轰轰烈烈

从项目的建设以及未来规划上,廊坊的新动批红门服装城不可谓不专业,不可谓不周到,不可谓“不前瞻”,而也正是缘于此,项目期初的招商进展顺利,开业更是可以用“轰轰烈烈”来形容。

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从2014年8月开始启动,只用了短短4个月的时间,就吸引1500户商家入驻,其中七成来自北京动批与大红门两大服装市场。

“当时开业的盛况,在廊坊这个小城市来说可谓是空前的火爆,当天的客流量至少超过了10万人,可以说是创造了廊坊商界的一个奇迹。”开业之初,项目的负责人曾这样对记者谈道,“最近开业的商场、市场也不少,但是一开业就这么火爆的,十分罕见。当时吸引了很多来自天津、北京以及河北涿州、霸县等很多周边地区的消费者和加盟商、代理商。”

很多周边的居民对于新动批红门服装城开业时的热闹场景依然记忆犹新,在很多人看来,新动批的开业,“火爆”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当时的热闹。新建的新动批红门服装城开业当天,客流量超过十多万,前几天的客流量也基本都保持在10万左右。这样的客流,已经超越了当时正处于疏解过程中的北京几大服装商圈。

然而,就当各界对该项目的招商开业投来羡慕的目光的时候,火爆的市场却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开始迅速“降温”了。

市场火爆昙花一现

“开业的时候确实非常火爆,但是过了大约一个来月,基本上市场内就已经是‘卖家’比‘买家’多了。”附近的居民表示,“2015年元旦开业红红火火,一个月之后就开始显得有些冷冷清清了。”

对此,当时项目负责人的解释是:这是商城面积较大,人比较分散,所以看起来感觉人流不大。

然而,这样的解释,在人们看来,不能不说有些苍白无力,并没有什么说服力。而事实上,此后的廊坊新动批服装城,就一直在冷冷清清中惨淡经营。

2016年年中,记者曾专程就市场运营情况去实地采访了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当时的市场内,只有2号楼的1层和2层的十几家商户在甩货,其他区域早已是“人去楼空”。

在2016年的那次探访中,就有商户表示:2015年11月,市场开始对商户进行关门停业调整,导致很多商户都压了不少货卖不出去。2016年5月份,市场通知商户可以到2号楼临时甩货,把自己家此前的库存处理掉,减轻点商户的压力。“先是大张旗鼓地开业,然后又是大刀阔斧地停业,这样巨大的反差哪个商户也接受不了。很多去年在新动批做生意的商户,现在都已经选择了退出或者返乡。”当时的商户一肚子无奈。

而对此,当时的市场招商部负责人这样解释:开业时虽然火爆,但是其中也有诸多问题存在,比如商铺摊位炒作。此外,当时的工作人员也坦承:那段时间,一个10平方米摊位的转让价格被炒到了28万元,这显然是不正常的。为此,服装城在去年10月份开始,针对出现的这些问题进行重新规划和调整,并将于今年的8月28日重新开业。

对于工作人员提到的二次招商与重新开业,市场方面当时也曾信誓旦旦地对媒体表示:重新招商旨在对服装城未来发展、客户、消费者进行更加精准的定位。服装城前期已经对北京、尤其是即将外迁的服装市场作了充分考察,计划重点利用市场因素承接京津市场外溢产业,主要在拉动一级源头市场上做文章,打造一级服装批发商城,并辐射到广州、义乌、杭州等全国主要服装贸易城市。

这样的表态、定位与决心,不可谓不专业,不可谓不周到,不可谓“不前瞻”。

然而尴尬的是,理想虽然很丰满,现实却不仅很骨感,而且很“打脸”:商户们并没有等来期待中二次开业带来的“新生”。

时至今日,廊坊的新动批红门服装城依然满目疮痍。

由兴到衰恍若隔世
其实,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从规划、建设到招商运营,都是花了大心思的,市场的初衷也是好的,但是为什么最终的结局却是如此的不堪?

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北京的动批,还是大红门服装商圈,在多年的运营中,经过不断的摸索,在市场运营模式以及市场管理方面,都积累了相当雄厚的管理运营经验,这绝不是一个新建市场靠优越的硬件条件就可以轻松替代的。

“市场的管理方自己也承认在运营方面存在租金、转租等问题,其实,这些问题在招商初期就应该考虑并规避。导致市场运营不下去的根本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运营方面急于求成、急于造势。”商户的牢骚一针见血,“最初开业的火爆,掩盖不了管理方面的漏洞。尽管在市场招商开业时给大家画了一个很大的‘饼’,但是问题早晚还是会暴露出来。”

正如很多商户所言,招商,只是把市场商铺招满,当初承诺的物流、金融、电商等方面都没有落实,客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登封方面存在的漏洞都没有得到解决。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所谓“市场“”,一是“市”,二是“场”,“市”指的是客流,“场”指的是场地。如果没有了“市”,“场”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新动批红门服装城的最大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只是建了“场”,把心思都花在了“造势”上,而没有真正做好“市”。

做市场,不是做形象工程,需要在管理、运行等多方面细水长流。

除了在运营管理以及配套设施未能及时跟进等方面的缺失,产业链的不完整也是该市场最终走向没落的重要原因。

纵观国内比较成功的专业市场,如江苏常熟,浙江义乌、海宁,辽宁沈阳、西柳,广东广州、虎门,山东即墨,河北白沟,这些地区的专业市场,或者有产业基地、集群为依托,或者有商贸基地为依托,都不是市场自己的单打独斗。

而廊坊,尽管地处京畿重地,但是在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背景下,原有的地理位置比较贴近廊坊的服装加工、贸易企业正在逐步减少,批发业态在专业市场中的占比缩减,零售业态增加,而廊坊本地的购买潜力有限。此外,限于当时交通、物流、结算以及其他方面的先天不足,新动批红门服装城在短时间内市场对外阜批发客商不能产生更大辐射能力,也在在制约着市场经营的持续向好。同时,市场在经营管理方面的不透明、不完善,也动摇了商户与市场共进退的决心。

“那段时间,天津,河北等地的市场,都在打北京商户的主意,北京的商户也在众多市场中进行选择,谁的服务到位、谁的市场有生意、我们就会选择谁。商户等不起,也拖不起。在市场中摸爬滚打多年,任何项目的‘画饼’都不能当饭吃。”2016年那次专程探访中,新动批红门服装城商户的这段话,依然让记者记忆犹新。

尾声:记者围着市场走了一圈,已经找不到市场内的招商部门办公室,据正在市场内装修的工人说,他们也不知道现在市场的招商办公室在哪,他们负责装修的这部分区域,将来可能会是“足疗店”。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