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半年报已经公布,经济学家如何看待上半年的经济和运行趋势?  17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举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上半年企稳迹象呈现,下行压力仍较大。下半年稳增长关键在于提振民间投资。  企稳态势显现  当天,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和中诚信联合发布《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认为当前我国宏观经济已初步呈现企稳迹象。  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彦斌解释说,企稳迹象主要表现在六个方面:首先是GDP结束连续三个季度的下行态势;其次是名义GDP增速回升加快,并已高于实际GDP增速;三是消费增长保持平稳。上半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3%,6月这一增速更是创出上半年最高点,达10.6%;四是出口降幅有所收窄;五是工业生产稳中有升;六是经济结构持续优化。上半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73.4%,同比增长13.2%。同时,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达到54.1%,同比提高1.8%。这些均表明经济运行有所向好。  上半年经济企稳态势已然显现,但是,经济下行压力仍不容忽视。  在陈彦斌看来,无论从总需求的角度,还是从总价格水平、产业及先行指标的几个维度分析,下行压力都不容小觑。  从总需求的视角看,特别是投资增速下滑态势恐将持续加重。数据表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连续3个月出现下滑。民间投资增速的快速下滑仍在持续,特别是第三产业的民间投资增速在上半年仅为1.6%,东北地区甚至出现31.9%的下降。房地产开发的投资增速以及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与商品房销售两项指标都出现见顶回落态势。  从产业视角看,制造业运行情况依然欠佳。6月的工业增加值同比上升0.2%,但其中的制造业增加值增速却与上月持平。在制造业增加值中,增速上升最快的行业还是产能严重过剩的钢铁业。  “从总价格水平看,6月CPI同比涨幅回落环比为负,PPI同比仍为负值且环比由正转负;从先行指标来看,经济增长的支撑动力将有所减弱,表明经济回稳势头尚未稳固。”陈彦斌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也认为下半年下行压力仍较大。他说,在三大需求里,投资和出口可能减速,短期内消费的情况不稳定,长期看如果收入的增长低于消费的增长,也会对消费产生影响。因此,下半年仍难避免下行压力略微加大的情况。  “稳增长”关键在民间投资  面对持续的经济下行风险,《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报告》提出,短期内“稳增长”的关键,还在于有效提升民间投资。  “当前经济下行的主要压力来源于投资增速的明显放缓,而投资增速放缓的核心又在于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比重高达62%的民间投资增速出现断崖式下滑。因此,扭转民间投资的快速下滑,成为今年稳增长的关键。”陈彦斌说。  《报告》分析,导致民间投资增速下滑有五方面原因,包括融资难融资贵,金融、医疗、养老等第三产业的准入限制,第二产业投资中的民间投资急速下滑,人民币贬值预期下的投资“内冷外热”和市场对经济信心不足导致的投资意愿减弱。  对此,《报告》建议加快推进金融改革,尤其是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放宽民间投资的市场准入限制。  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还认为,导致民间投资下滑严重的另一原因是国企强劲投资带来的挤出效应。在他看来,解决这一问题,有赖于下一步在寻求二者的平衡上能找到新思路,而不再依赖老方法。  民建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马光远对民间投资下滑则有不同看法。他说,当前就此问题的调研结果,仍集中归结为法律法规执行不到位、政府职能转变有问题、融资难融资贵、税负成本重等等,然而这些都是老问题,为什么此前的民间投资保持了高增长?  在马光远看来,问题还在于由于大量投资集中在制造业,而在制造业普遍不赚钱的背景下,投资必然随之减少。因此,解决之道仍在于恢复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并由此提振经济。

摘要:扭转当前民间投资增速的快速下滑态势,提高民间投资的积极性,是实现今年稳增长任务的关键。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杨虹 张洽棠
6月份宏观经济数据陆续出炉,其中,民间投资数据下滑等问题已经较为明显。日前,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等联…

【中国经营报综合报道】国家统计局昨日公布今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投资、消费、居民收入等宏观经济数据,二季度我国GDP增速同比为7%,增速与今年一季度持平。专家认为中国经济有望延续近期的好转态势,下半年经济有望好于上半年。  据腾讯财经报道,国家统计局昨日(7月15日)上午召开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公布今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投资、消费、居民收入等宏观经济数据,二季度我国GDP增速同比为7%,增速与今年一季度持平。  不过也有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下半年的表现持有乐观态度。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预测称,下半年总体经济运行会略好于上半年,房地产市场回暖且部分城市房价明显上涨,前期货币政策向松调整的效应将在下半年集中得到体现。  二季度GDP增速与上季度持平  二季度我国GDP增速同比为7%,增速与一季度持平。多位分析人士表示,下半年经济运行将缓中趋稳,增长质量持续提升。  初步核算,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29686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0%。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7.0%,二季度增长7.0%。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20255亿元,同比增长3.5%;第二产业增加值129648亿元,增长6.1%;第三产业增加值146965亿元,增长8.4%。从环比看,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7%。  投资放缓拖累经济增速  今年上半年,在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消费的贡献率将比去年同期有所提升,净出口也类似,但是投资对经济的贡献率有所下降。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认为,投资下行是今年经济增长放缓的最主要原因。  渣打估计,1-6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将由1-5月的11.4%进一步放缓至11.2%。  《每日经济新闻》援引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观点称,虽然去年基数较低,但库存高企可能继续拖累新开工同比下跌。因此,房地产施工面积和投资可能都保持同比个位数的弱增长。与此同时,去年基数较低、政策不断加码估计会支撑基建投资,但制造业投资可能依然乏力。  1-5月制造业投资增速10%,比去年下降3.5个百分点,这其中有内外交织的深层次原因。  交行报告指出,在国内,传统制造业面临需求疲软、成本上升、利润缩水的压力,承受着去产能和产业转型双重压力;在国外,全球产业链布局新趋势正在削弱中国传统比较优势,发达国家制造业回归、新兴发展中国家低成本制造的竞争使得中国制造业正在面临“前堵后追”的双重夹击。  “经济近期呈现出的企稳迹象并不稳固,高频数据显示稳增长政策下生产面延续疲弱态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指出,发电量继续同比下跌,产能利用率延续下行,宽松政策并未有效推动生产面出现持续改善。  政策调整仍有空间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尽管经济已经出现明显企稳态势,但经济企稳向好的基础还不牢固,还需要继续加大政策支持的力度,虽然指标上有些积极变化,但是内外环境还是比较复杂,相关指标的走势能否形成稳定回升的态势仍需要观察。

   
扭转当前民间投资增速的快速下滑态势,提高民间投资的积极性,是实现今年“稳增长”任务的关键。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娱乐官方网站,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杨虹 张洽棠

   
6月份宏观经济数据陆续出炉,其中,民间投资数据下滑等问题已经较为明显。日前,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等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公布的最新研究结果称,各项宏观经济指标显示,宏观经济出现了企稳迹象,但仍然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

   
“其中两对参数变化最大,值得我们高度重视。”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一是居民收入增速低于GDP的增速,这是五年来首次出现的一种现象;二是民间投资与全国投资的‘喇叭口’进一步拉大。”而后者尤其要引起重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彦斌建议,鉴于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与价格水平涨幅回落,货币政策应将定位由“稳健”调整为“适度宽松”。

    从产业的视角来看,工业板块仍处于深度结构调整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民间投资增速仍在快速持续下滑,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喇叭口’不断扩大。”陈彦斌在会上分析指出,1~6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仅同比增长2.8%,增速比1~5月回落1.1个百分点。相应地,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缺口已由1~5月的5.7%扩大至1~6月的6.2%。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为61.5%,比去年同期降低3.6个百分点。同时应注意的是,第三产业和东北地区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情况更差。1~6月第三产业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仅为1.6%;东北地区民间投资同比降幅高达31.9%。

   
今年以来,政府投资是拉动全国投资增长的核心力量,该趋势在6月份依然延续。1~6月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投资增速仍高达23.5%,比1~5月提高了0.2个百分点。然而,“这已经难以止住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下滑趋势。1~6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9%,比1~5月回落0.6个百分点,增速已连续3个月下降。”陈彦斌指出。

   
数据显示,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中贷款增速下降、自筹资金低位增长,表明市场投资意愿依然较弱。1~6月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同比增长8%,增速比1~5月份加快0.1个百分点,但是,其中国内贷款增速比1~5月份回落了1.3个百分点。

   
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见顶回落态势明显。1~6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6.1%,增速比1~5月份回落0.9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与商品房销售同样表现出见顶回落态势。“从产业的视角来看,工业板块仍处于深度的结构调整之中,尤其是制造业的运行情况依然欠佳。”陈彦斌说。

   
而制造业运行情况欠佳也表现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与PMI回落之上。固定资产投资方面,1~6月制造业投资仅同比增长3.3%,增速比1~5月回落1.3个百分点。6月制造业PMI为50.0%,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PMI分项指标中,新订单指数、产成品库存指数均有所下降。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连续3个月下降,已由3月的62.6%下降至6月的53.4%。由此表明,市场需求与企业的生产意愿依然偏弱,制造业仍处于去产能与去库存进程之中而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

    经济结构持续优化表明经济运行有所向好

   
在陈彦斌看来,经济结构持续优化表明经济运行有所向好。中国宏观经济虽然存在企稳迹象,但是仍然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尤其从6月份数据来看,下行压力有进一步加剧的势头。

   
从6月份数据来看,当前经济下行的主要压力来源于投资增速的显著放缓。投资增速放缓的核心原因在于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比重高达62%的民间投资增速出现“断崖式”下滑。因此,业内人士指出,扭转当前民间投资增速的快速下滑态势,提高民间投资的积极性,是实现今年“稳增长”任务的关键。

   
民间投资为什么下滑这么厉害?今年1月~6月份国有企业投资增速从去年的11%提高到今年的24%,而民间投资增速却从10.2%下滑到2.8%,“国有企业的强劲投资是导致民间投资被‘挤出’的重要原因之一。”刘元春指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寻找一种平衡,即国企和民企之间的平衡,市场跟政府的平衡,福利性的变化和基础增长性的变化的平衡。

   
陈彦斌建议,鉴于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与价格水平涨幅回落,货币政策应将定位由“稳健”调整为“适度宽松”。尤其是在积极财政政策对民间投资产生显著“挤出”效应的背景下,更应加强流动性供给,从而减轻“挤出”效应。

   
另外,要提升民间投资应加快推进金融改革,尤其是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未来应着力提高银行业的竞争程度,包括支持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发起设立民营银行、金融租赁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新型金融业态,适当降低民营资本发起和参与组建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等地方金融组织的门槛,从而为民营企业融资提供良好的外部融资环境。

   
同时,进一步放宽民间投资的市场准入限制。未来,应进一步通过监督地方政府积极落实“民间投资36条”与“鼓励社会投资39条”等促进民间投资的政策文件,营造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环境,拓宽民间投资的空间。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