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惠于更为廉价的劳动力、土地以及资源成本,“东盟制造”或许正在逐步接管“中国制造”曾经拥有的市场统治力。  有日本媒体近日报道,日本企业面向东盟诸国的投资额已经连续三年超过对中国的投资。这一数据并不让人意外——正是在三年前,东盟国家吸收外商直接投资(FDI)总额就已超过中国。  在传统纺织服装、机械制造等特定领域,中国与东盟确实存在产能竞争的关系。除了在国际市场上“肉搏”外,“中国制造”与“东盟制造”的竞争亦可能蔓延至产能合作领域。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些东盟国家已不再满足于仅从中国引进产能,而是倾向于引进中国的人才和技术,将“产能合作”转化为“东盟制造”的“升级利器”。  对于中国来说,鼓励企业去境外设厂可能会加剧某些领域产业空心化的风险,对市场上的“中国制造”造成“挤出效应”,从而带来诸多风险。毕竟,在结构转型尚未完成的当下,制造业仍然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动能。  优衣库的母公司迅销集团计划从低价服装品牌G.U.开始,向孟加拉、印度尼西亚工厂增加代工订单。迅销集团的产品原本约有85%在中国制造,但随着中国人工成本的继续上涨,目前决定将中国以外20%~30%的生产比率提高到50%。  无印良品计划3年后把在中国的合作工厂从229家减少到86家,自中国的采购比率从60%降低一半。  青山商事继越南、缅甸、柬埔寨之后,还将开始在印度尼西亚进行委托生产,东南亚工厂主要承担缝制工序,所需布料仍从意大利和中国采购。中国纺织产业优势在逐渐被东南亚地区蚕食,国内纺织企业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原先是小打小闹,现在已经是成规模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在形容制造业外迁现象时如是说,制造业外迁总体上来说弊大于利。  徐洪才认为,生产经营成本、工资成本的上升、能源价格的改革、环保标准的提高,都制约了制造业的发展。“但最根本的还是企业目前的技术和管理水平都没有明显提高,从而使得成本增长高于利润增长,让企业不堪重负。”  阿迪达斯通过极速工厂(Speed
Factory)来实现“当地生产、当地消费”的全新运作模式。“在亚洲生产还需要运送到消费地的时间,如果在消费地生产将缩短产品周期,运达消费地的时间将从目前的6周缩短至24小时之内。”  此外,阿迪达斯还计划通过3D打印机生产有特殊功能的运动鞋。“我们正借助3D打印机进行部分鞋底的生产,但目前成本仍然十分昂贵。机器人自动化工厂的下一个阶段将是3D打印机”。  财务成本的居高不下成为制造业外迁的另一个重要因素。2013年“钱荒”后融资成本的大幅上升,压垮了一大批利润原本就比较低的制造业企业。徐洪才强调,“中国还是一个劳动力大国,不可能一下子全部都是智能机器人,中低端产业承接了大量的就业,不可能立刻喊停。”

中国纺织布料行业拥有超过3.8万亿容量,是中国重要的国民经济支柱之一,也是世界上重要的纺织市场。在面临东南亚“新世界工厂”强劲冲击和互联网+转型的双重挑战下,中国纺织业该如何应对呢?

随着人民币升值及劳动力、土地、资源等制造成本的提高,我国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优势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国制造”的国际市场占有率也呈现由顶峰下行的态势,而印尼、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客观上成为投资洼地。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手机版,据5月10日印度经济时报称,在考虑了印度的其他几个邦后,富士康有意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买下1200公顷土地,将投资100亿美元建新的制造厂全用于生产iPhone。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上半年,中国对东盟国家投资14.88亿美元,同比增长34.3%,其中,中国对印尼、越南、柬埔寨和泰国的投资增长明显。

这将是手机制造业的标志性大事件,可能意味着中国的制造低成本的优势逐渐失去!

这不仅预示着中国与东盟之间的贸易、投资等经济往来日趋密切,同时也是资本逐利的一个外在表象。

而在纺织行业上,这种趋势也是非常明显的。

今年7月,阿迪达斯中国总部称将于10月关闭在苏州的唯一直属生产基地,将其南下迁至缅甸。从阿迪达斯制造基地候鸟式迁移的历史来看,阿迪达斯的制造基地从欧洲到日本,再到韩国、中国台湾地区,尔后转至中国大陆,之后又来到缅甸,这张国际制造资本的流动图,也是一张劳动力成本从高到低的示意图。

无独有偶,服装业纷纷把订单转移东南亚。

而阿迪达斯的竞争对手——耐克,早在2009年3月就关闭了其在中国唯一一家鞋类生产工厂,将其迁至越南。

优衣库的母公司迅销集团计划从低价服装品牌G.U.开始,向孟加拉、印度尼西亚工厂增加代工订单。迅销集团的产品原本约有85%在中国制造,但随着中国人工成本的继续上涨,目前决定将中国以外20%~30%的生产比率提高到50%。

导致国际制造业资本“东南”飞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目前,除了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之外,与其他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相比,中国大陆的平均用工成本比柬埔寨高224.8%,比孟加拉国高182%,比越南高195.3%,比印度高138.6%,比印度尼西亚高206.6%。随着人民币升值及我国劳动力、土地、资源等制造成本的提高,我国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优势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国制造”的国际市场占有率也呈现由顶峰下行的态势,上述东南亚国家客观上成为投资洼地。

无印良品计划3年后把在中国的合作工厂从229家减少到86家,自中国的采购比率从60%降低一半。

去年底洛杉矶大华超市的店员曾表示,原来6美元/磅的四川花椒,现在已经涨到了8美元/磅;而此前9美元/磅的干花菇,也已涨到了12美元/磅。同时,四川郫县豆瓣酱、珠江桥牌酱油等许多调味品、酱料涨价,涨幅超过了15%;中国产的鱼罐头、竹笋罐头的价格涨幅更是接近50%。该店员称,很多顾客开始流向越南货或韩国货超市寻找替代品,曾经红火的中国货超市已经风光不再。

青山商事继越南、缅甸、柬埔寨之后,还将开始在印度尼西亚进行委托生产,东南亚工厂主要承担缝制工序,所需布料仍从意大利和中国采购。中国纺织产业优势在逐渐被东南亚地区蚕食,国内纺织企业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国内资本也明显感受到了制造业成本连年高涨的压力。据了解,由我国迁往东南亚的外资工厂以纺织、鞋帽、五金、家具建材、机械零配件等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主,其中又以小企业居多。目前,宁波、义乌一带的外资五金制造公司也开始向东南亚地区转移。

东南亚逐渐代替中国,成为新的制造业“世界工厂”

同时,东南亚国家也向中国制造业资本伸出欢迎之手。“泰国政府真诚欢迎中国企业赴泰投资,将为中国在泰投资安全提供切实保障。”泰国工业部部长蓬萨瓦·萨瓦帝瓦亲王日前在北京举行的2012年泰国投资机遇研讨会上如是表示。

传统轻纺行业真正的难题在于互联网+转型

近日,广东省中山市副市长冯煜荣率领中山市相关部门及企业家代表前往越南、老挝实地考察产业园区,了解当地的投资政策及投资环境。这是近年来中山市首次组织企业家赴东盟实地考察产业园区。8月,广西自治区科技厅与越南谅山省科技厅签署科技合作备忘录,共同支持建立中越优势农作物及集成新技术综合示范基地。通过“项目+基地+企业”的合作模式,以杂交水稻新品种示范为主导,同时进行甘蔗、木薯、玉米、蔬菜、葡萄等多种农作物新品种的示范推广,并研究适合当地优势农作物品种配套的高效、节本、实用栽培技术,为我国优势农作物品种在越南的试种筛选推广提供平台,进一步促进中越科技合作与交流的发展。

根据数据发现,2015年上半年,在中国进出口大幅下滑的情况下,欧盟从印度、孟加拉国、巴基斯坦、越南和印度尼西亚进口增幅在29.6%~53.4%之间;美国从越南、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柬埔寨进口增速在18%~29%之间;日本从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进口增幅在23%~49%之间。可见,东南亚已经逐渐代替中国,成为新的制造业“世界工厂”。

商务部亚洲司司长陈洲表示,东盟地区已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主要目的地之一。中国在东盟国家的投资领域已从加工、装配和生产性的小型项目扩大到建筑、饭店、电气、矿业和运输等行业,投资形式也从直接投资发展到技术投资、bot等多种形式。

据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的数据,2005年以前,中国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甚至低于印度。但到了2015年,中国的成本已经是印度的约两倍。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我们曾经仰仗的人口以及劳动力优势已经不复存在了,劳动力成本相较上世纪末有了很大提升,所以为了降低成本,很多工厂都撤出中国,前往东南亚开拓新的劳动力市场。

“一件T恤我们卖六、七元,东南亚生产的只要2元,拼价格拼不过,我们只能拼质量,把主要目标客户放在欧洲客人上。”广交会上佛山市晟祺服装公司的展会负责人说道。

传统轻纺行业真正的难题在于互联网+转型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中国纺织行业的优势已经不复存在了,而东南亚国家却利用我们曾经引以为傲的廉价劳动力冲击国内纺织行业的地位。

作为人口大国,印度的的经济水平和中国相距甚远,在未来的不久,印度人口有可能赶超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但是印度工资水平并不高,所以相同的职业,劳动力成本比中国要低得多。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