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汇交易中心12月11日推出了参考一篮子货币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策略师普遍认为中国正向人民币汇率脱钩美元努力。包括野村(Nomura)在内的投行均指出,推出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传递了人民银行由盯住美元转为盯住一篮子货币、增加汇率波动弹性的意图。到目前为止,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仅公布过三次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分别是11月30日的102.93,12月11日的101.45以及
12月18日的101.52。而自2014年12月31日至2015年12月23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下跌4.20%,同期类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小幅上涨0.82%报100.81。野村驻香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赵扬表示,“以一篮子货币为基础的人民币指数,传递了人民银行由盯住美元转为盯住一篮子货币、增加汇率波动弹性的意图。目前官方仅公布了3个数据。但参考彭博模拟一篮子数据后,看到人民币在新汇改后兑一篮子虽然有波动,但整体来看还是相对平稳的。”澳大利亚联邦银行驻新加坡策略师Andy
Ji指出,市场的目光仍放在相对流动的货币上,而且央行干预汇率也主要是通过卖出美元/人民币来进行,
所以大部分仍盯着人民币兑美元的表现。中金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在之前的报告中写道,2014年人民币在岸即期交易的94.9%是对美元。“虽然市场还是关注美元/人民币多一些,”富国证券驻纽约外汇策略师Eric
Viloria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指数为市场提供了从更广泛的角度观察人民币。”他表示,随着CFETS人民币指数数据更多的披露,未来或许也会将该指数列为预测人民币汇率的考虑因素之一。彭博分析师Jen则称,若追溯“类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的历史表现,可发现在8?11汇改时该指数高估超过5%时,中国央行对人民币中间价进行了改革,“这可能暗示了中国央行对人民币CFETS指数浮动的接受水平。”人民币走势方面,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连续第三天上调,今天上升15个点报6.4731元,北京时间10点55分,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03%报6.4767,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01%报6.5334,境内外价差为567点。道明证券驻纽约资深新兴市场外汇策略师Sacha
Tihanyi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若从长期的时间轴来看,美元/在岸人民币上涨很多,但一篮子汇率变化不大,或许可以“说明当局已经开始减少强调人民币兑美元,允许美元与之脱钩,同时为保持一篮子汇率的大致稳定,为美元/在岸人民币上涨打开了大门。”

中国央行上周五首次发布了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人民币汇率参考的“一篮子货币”的权重从此不再是秘密。

中国央行(PBOC)本月表示人民币汇率加大力度参考一篮子汇率,市场近期看到的是,在岸人民币已经连续9个交易日兑美元持稳在6.58一线,再现8.11汇改前牢牢盯住美元的走势。
自1月18日以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已连续9个交易日持稳于6.58一线,且日波幅不超过100点,汇率横盘走势持续时间为去年8.11汇改以来最长。另外,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已连续16个交易日设定在6.56上下。
北京时间周四(1月28日)14:20,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价报6.5781,与上一交易日基本持平。(在岸人民币兑美元
日图;来源:FX168财经网)
外媒援引两位在岸人民币交易员表示,包括今天在内的过去半个月,每日有至少两家中资大行持续在6.5800附近报卖美元,维持在岸汇价稳定在6.58强方。
“离岸流动性平稳之后,在岸市场也消停了很多,一方面购汇盘相对年初清静不少,另一方面,每天的交易中,很明显见到几家中资行轮流出现守着价格。”其中一位外资行交易员说。
“中国当局近期已明确对外释放了稳定汇率的信息,相信这一波的汇率维稳将持续到至少第一季度末,”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驻新加坡分析师周浩表示。他认为,近半个月中国央行很有可能进行了持续干预。
事实上,海外市场对中国当局在春节前稳定汇市的意图已深信不疑。麦格理(Macquarie)全球利率策略师Thierry
Wizman发出报告直言,稳定的中间价说明中国在重建盯住美元的机制,显示相比稳定宏观经济,当局更加重视汇市维稳。
丰业银行(Scotiabank)驻多伦多的首席外汇策略师Shaun
Osborne也认为,中国央行在试图维持在岸人民币短期内的稳定,保持在春节前后在岸流动性的充足。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表示,最近美元和一篮子货币指数都较为稳定,下一步需要重点关注美元波动时人民币的走势,方可给人民币是否重新盯住美元下定论,“今年上半年美元还是走强的,如果重新盯住美元,弊端比较明显。”
他重申,中国要实施新的汇率机制改革,就需要与市场更多的沟通,当局要不断提醒市场这一新机制的执行,加大频率公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给人民币汇率一个明确的锚。“在目前的市况下,中国汇市的波动对股市的传导效应会更大些,建议当局尽量稳定市场预期。”
中国新汇改的目标是实现汇率的市场化,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日前刚刚公开发表评论称,人民币的汇率形成机制已经不是盯住美元,加大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力度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主基调。
外汇经纪商Chapdelaine & Co驻纽约的外汇部门主管Douglas
Borthwick认为,中国当局必须开始学习利用“喊话”这样一种发达国家采用较多的手段来充实自己的汇率管理工具箱,协调好自己的信息再来和市场沟通。

包括高盛在内的国际投行认为,此举意在淡化市场过分关注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走势。随着中国向更灵活的外汇制度过渡,此次人民币汇率指数的公布可能暗示人民币兑美元将进一步走弱。

新葡萄京app下载,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上周五公布该指数后,市场第一反应是,伦敦市场交易的离岸人民币汇率迅速跌落0.5%,跌至1美元兑6.5577元人民币的四年内低点。离岸人民币今日继续下跌,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则收跌38个基点,报6.4594元,已连跌七日,续创逾四年新低。

值此人民币创下四年新低以及美联储本周可能宣布近十年来的首次加息之际,全面理解人民币汇率指数对于投资者来说至关重要:

CFETS 人民币指数是什么?

中国央行上周五宣布了这一按国际贸易加权编制的人民币汇率指数,指数参考了包括欧元、澳元、墨西哥比索等十三种与人民币直接开展交易的货币的表现。其中,权重最高的货币分别为美元、欧元和日元,分别达到26.4%,21.4%和14.7%。各货币权重如下:

次外,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还会发布另外两个参考IMF的特别提款权和国际清算行货币篮的人民币汇率指数。BIS计算人民币汇率的货币篮包含了40种货币,而SDR的货币篮则包含了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四大货币。

由于事实上的盯住美元制,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自2010年以来大幅升值。哪怕经历了8月中旬的大贬,人民币从2014年底至2015年11月30日仍然升值了2.93%。

中国外储11月意外大降872亿美元,为1996年有数据以来第三大月度降幅,外储规模创33个月新低。一财网报道指出,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达成共识,人民币加入SDR之后,应该逐渐与美元脱钩,实现盯住一篮子货币的稳定汇率,避免跟随美元被动升值。

央行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今日在官网刊文称,中国一直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今后市场主体不应只盯住美元,而应更多地参考一篮子货币。

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月初表示,人民币加入SDR后,亟需解决的问题,不是两地汇差缩窄等技术问题,而是要实现盯住一篮子货币的汇率稳定,“越快越好,如果等美元快速升值之后再回调,中国央行在美元高位时引出实际有效汇率,就会很尴尬”。

“时点似乎很重要,”法兴银行策略师Jason Daw 和 Frances
Cheung今日报告称。“中国央行显然是准备让市场不把人民币对美元走弱当作贬值。”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也提到了美联储即将加息这个重要背景,认为在美联储准备加息时,任何强调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并非仅对美元的举动都会给中国更大的操作空间。

根据路透在12月4-9日对逾90位分析师进行的调查,美联储12月16日升息机率预期从70%升至90%。

对人民币来说意味着什么?

人民币真的与美国脱钩了。凯投宏观首席中国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指出,尽管中国央行以往说过将人民币与一篮子货币挂钩,实际上人民币还是持续与美元挂钩,但这次不一样了。

“今后单一盯美元只能做为一个参考了吧,以后还要兼顾到这个指数的变化,不让这个指数相对去年变动太多,应该是现在新的目标了吧,”三菱东京日联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首席金融市场分析师李刘阳表示。

此举显示中国央行可能并不希望市场形成单边的人民币贬值预期,路透社指出。

事实上,从BIS实际有效汇率来看,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今年前10月上涨2.99%,而美元实际有效汇率上涨7.6%;从8-10月来看,美元实际有效汇率涨0.06%,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则跌1.3%,在8月央行启动中间价市场化改革并一次修正前期偏差贬值3%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近三个月确实仍然有贬值空间。

与大量机构的观点类似,国际顶尖投行高盛也认为,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的发布可能是监管层在为人民币走软开绿灯。“中国监管层此举强化了人民币对美元缓慢贬值的可能性,”高盛在本周末的报告中称,“我们也预计美元将全面走强。”

不过,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的发布,意味着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弹性的更大容忍度,预示着向人民币与美元脱钩又迈进一步,但并不意味着人民币中间价管理方式即将改变,也不意味着人民币即将贬值。

中国央行今日的文章也力挺人民币,称“从中长期基本面看,人民币汇率有条件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同时,还有投行认为,中国央行此举被解释为提高透明度的更大层面努力的一部分。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新兴市场亚洲策略师克劳迪奥•皮龙表示:“我们认为,此举并不等于要明确转向将人民币汇率与一篮子货币挂钩。相反,他们声明的语气暗示我们,他们试图将市场对双边利率机制的过度关注转移开来,转向几种货币篮子考察机制。”

CFETS称,发布自己的汇率指数与国际实践相一致,美联储、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都有各自的汇率指数。例如,美联储的广义贸易加权实际美元指数显示,今年头11个月,美元升值近9%。新加坡货币当局则根据未公布权重的货币篮来管理新加坡元汇率。

美国银行认为,如果人民币进一步贬值可能对其他亚洲货币产生溢出效应,建议密切关注日元、韩元、新台币和马来西亚林吉特。

美银美林上月的报告指出,人民币贬值也意味着大宗商品需求将进一步减少,大宗商品价格将进一步下滑,这将令加元、澳元和巴西雷亚尔进一步走软。同时,人民币贬值也可能引起竞争性贬值,这意味着韩元、新台币和墨西哥比索也将保持低位。

不过,高盛表示,人民币汇率并未明显高估,预期明年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仅会下跌2.4%。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