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由国内知名电商培训机构讲师主讲的电商公开课在浙江织里的河西村举行。公开课吸引了当地河西村、大河村、秦家港村等200多位童装电商业主赶来听课。从电商平台的关键词排列、提升店铺商铺排名,到返利类平台运营等,条条“干货”让200多位业主受益匪浅。  据了解,河西村是一个典型的自发形成的淘宝村。村子位于织里新老童装市场的中间位置,相对于镇中心来说,这里租金相对便宜、交通方便,优势区位吸引了不少电商创业者来到这里。但是随着电商企业数量与规模的不断扩大,这个自发形成的电商聚集区需要在软硬件多方面进行全方位提升,而这也正是此次电商公开课受到当地电商企业欢迎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在很多织里童装电商企业负责人看来,在提升织里童装电商产业软实力的同时,硬件设施的配套提升同样迫切。  近几年来,随着童装电商产业的不断壮大,这种自发形成的淘宝村短板渐渐凸显。比如,童装电商产业虽然成长很快,但是整体以低、小、散企业为主;街道窄、缺少停车位、物流短缺、缺少监管等,硬件设施和软件配套的落后逐渐阻碍了淘宝村的继续发展。  为了改善自身在诸多方面的不足,就在不久前,随着村委会活动中心的开工,河西村硬件设施配套工程正式启动。据了解,整个工程包括600个车位、河滨公园、樱花大道、健身场地、村道拓宽等十余个项目。项目负责人表示,淘宝村的发展离不了良好的环境,硬件设施配套十分重要,为此村里还特地请了专家,为村子量身定制硬件设施配套规划。  与此同时,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以织里镇河西村为代表的淘宝村在织里西部蓬勃发展,这些淘宝村的建设已经成为织里创建童装电商特色小镇工作中重要内容。据了解,“童装电商小镇”位于织里镇织西平台,北至长安路,西接白龙港——亭子漾,南到318国道,东临朱家湾,规划用地面积约3.7平方公里,共组织重大项目14个,总投资123.3亿元。  根据规划,“童装电商小镇”的功能格局分为“一心一轴三片”。其中一心为织里国际会展中心,这里将打造成织里镇童装品牌的发布中心、年度童装设计大赛的展示平台、商务会展的聚焦中心。一轴以吴兴大道为轴,沿吴兴大道两侧,打造一批电商商务孵化楼宇群,集聚电子商务企业加快入驻,成为支撑织里电商发展的重要载体。三大片区则分别为推进传统童装生产企业加快电商化发展的织里童装产销一体化片区,依托新农村建设、打造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农村电子商务的淘宝村片区,以及依托童玩主题乐园和茵特拉根小城建设、集休闲娱乐功能于一体的童玩乐园片区。  目前,织里镇“一心一轴三片”中14个重点项目建设工作陆续展开,童装城配套物流仓储基地已启动建设,浙北总部经济园、电商孵化楼宇群、电商金融产业园、童装城电商产业园、织里国际会展中心、青少年生命安全教育体验馆及茵特拉根小城等项目具体规划设计均已出台。

湖州吴兴,自古商贾云集、人文荟萃的江南一隅。它是史书中“遍闻机杼声”的所在地,也是如今中国童装产业的“达沃斯”。曾遍地可闻的机杼声,如今变声更快更密集的键盘敲击声;曾“一根扁担两只包、大江南北到处跑”的吴兴商人,如今变身电商时代的弄潮儿;曾靠卷尺、小衣车织就全家生计的缝纫工,如今华丽升级成为日销千件的爆款设计师。  “互联网+”战略,帮助吴兴的传统产业搭上转型升级的快车;电子商务的春风,助推吴兴不断拓展区域经济的新版图。10万的电商从业者,正为吴兴织就一幅全新的“清明上河图”。  明星企业:立足当下放眼未来  湖州本地的育儿论坛上,曾流传一种说法:全国各地的宝爸宝妈,如果通过淘宝网购买童装,两件衣服里就有一件来自湖州。位于吴兴区的织里镇,其全国第一童装基地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据不完全统计,在各地政府积极牵手阿里巴巴、将拳头产业整体打包入驻阿里巴巴产业带的当下,织里阿里巴巴童装产业带可谓“超级航母”,其中的“同盟军”超过3000个,占到了当地童装电商经营实体的6成以上。这个成立于2012年的产业带,是入驻阿里巴巴地方产业带的首个全国性产业集群平台。从最初的762家到如今的3110家,从月均销售额7500万元上升至去年底的4亿元,如今该产业带不仅在全国100多个产业带中业绩名列前茅,其市场份额也已占得阿里巴巴全网童装交易额的40%以上。  强大产业集聚,也催生了一批明星电商企业。  位居淘宝全网单件男童装销量前3的短袖条纹T恤,就出自位于吴兴区科技园内的湖州米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家仅200多名员工、至今仍由老板和老板娘包揽摄影、美工等技术活的电商企业,即使在淡季仍以每天热卖3000套的成绩书写爆款传奇。从杭州到湖州、从实体店到全面转型电商,品牌创始人苏文全看上去更像是一位IT男。他的生意经,充满了互联网思维与智慧。他崇拜雷军,赞赏小米用三成价格打造“中国的苹果手机”的理念;学习优衣库,用上好的面料做出性价比高、舒适耐穿的童装。在上千平方米的发货区内,放眼望去,几乎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棉质T恤、卫衣卫裤。就像品牌“种豆得豆”寓意的那样,苏文全更追求“小而美”的精致;冬装、羽绒服投入大、周期短,他就以春秋款中童男装为主,力求四季都有市场。就是这种专注与执着,在短短几年里,让这家天猫店坐拥70万的淘宝粉丝。  对于未来的发展,苏文全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他认为类似“米语”这样成长起来的企业,经历过从服装市场起步的第一阶段“草根电商”,如今正从在当地传统企业进行贴牌加工、生产的阶段过渡到“企业电商”的第二阶段,销售、策划、客服、生产、仓储等“五脏六腑”逐步齐备,固定员工快速扩员到几百人;接下去,他要思考和努力的方向就是被称为资本电商的第三阶段,要从目前的单品全网名列前茅向套装全网第一的目标迈进,并在恰当的机会引入风投,进行资本和股权的改造。  据不完全统计,像苏文全这样“小而美”的中小型电商,占据了吴兴区7000个电商实体的半壁江山。在立足“第二阶段”的同时,他们早早摆脱了几台电脑、几十台缝纫机的“野蛮生长期”,而是朝着高科技、科学管理的现代化电商企业迈进。自主男童品牌“布衣草人”,为同步管理实体店和网销的成百上千个品种的面料、成衣,专门研发和上线了类似图书馆式的PDA智能配货管理系统。掌门人马伟忠感慨到,试水电商给他们带来的不仅是利润,更多的是为适应网络竞争而催生的自我升级,“为适应电商市场的快速多变,我们从劳动密集型转向技术创新型,不断扩大企业研发团队的人数,目前企业专属设计师团队就有近百人。”  产业集聚:电商催生化学反应  浙江很多地方的传统产业都有着块状分布的特点,在吴兴,童装、羊绒、家纺、金融制品、经编等都拥有相当规模的产业集群。当这些块状经济与电商相结合时,迅速散发出令人惊讶的“化学反应”,并随即爆发出异常强大的正能量。  织里中国童装城,是当地童装产业的金字招牌。总占地600亩、建筑面积达70万平方米的童装城,一期专门在三楼开辟出5.8万平方米、相当于8个足球场那样面积的区域打造成专门的织里童装电子商务产业园,目前入驻的电商及相关服务商企业已超过六成。该电商产业园依托织里童装产业的集群优势和童装城线下资源优势,整合资源使童装的销售线上线下融合互动,境内境外联合开花,已实现人才培训、文创设计、电商运营、仓储物流、产品分销、金融扶持等一系列电商生态系统的建设,并于今年1月当选“浙江省电子商务示范产业基地”。  此外,织里童装电商产业园即将规划建设1万平方米的第三方智能物流基地,投入近200万元的自动仓储分拣系统,所有企业发送的快递包裹均可统一扫码入仓并进行分区管理。  童装产业集聚的强大磁场,不仅使得织里镇成为2014年度阿里巴巴评选的19个“中国淘宝镇”之一,旗下大河村、秦家港村、河西村也成为实至名归的年度“淘宝村”。春末夏初的5月,并非电商业旺季,入夜后走进大河村,发现这里不同于别处的村庄,是一个真正的“不夜村”——临近午夜,村道上仍处处可见满载而归的快递员;沿街的童装门店里,大大小小的打印机仍孜孜不倦地为快递单打印地址信息,当天未能来得及发出的包裹堆得像小山一样……村委会委员丁红星表示,村里的常住人口约9000人,从事电商业的占到三成以上,去年一年的销售额达3.2亿元,相当于每个电商从业者卖出了10万元的童装产品;目前,村里的网店数量超过400个,占到织里镇电商企业总数的10%。在别处,许多快递公司为节省人力,不愿入驻乡镇村这些偏僻地点,但大河村周边却密布了近20家快递公司,以及人才培训、企业孵化、代运营、摄影等电商服务商。总面积仅0.5平方公里的大河村,已形成一个完整的电商生态圈,并于近日当选“浙江省电子商务示范村”。  依托纺织服装、金属制品、机械制造等区域特色优势产业良好的产业基础与品牌影响力,整合线上线下资源,吴兴区今年的重点工程之一就是培育和打造“1+3+2”电商产业集聚区:“1”即以国家示范的标准建成织里童装电商产业园;“3”即以省示范的要求加快建设南太湖电子商务产业园、多媒体产业园、环渚现代服务业集聚区3个园区;“2”即以强调个性、注重特色为目标抓紧启动久久O2O商品展示中心、EBD总部自由港两个园区。  物流配套:“软”“硬”兼施营造氛围  为营造浓厚的创业创新氛围,让电商产业链更好地服务传统产业,吴兴区“软硬兼施”,加快推进产业园区与基地建设、完善电商配套体系的同时,积极引进和留住电商人才,并加强各类专业人才的培训。  位于环渚路南太湖高新技术产业园中的顺丰速运湖州仓储中心,搬到现址不过一年时间,负责人冯晓元感慨,现有1万平方米、相当于1.5个标准足球场的仓储空间已经捉襟见肘,怕是难以招架今年的“双11”。去年,光是承接当地一家电器公司“双11”的微波炉订单,他们就招募了100个临时工,用了整整5天,发了近200辆集装箱运输车才交差;那时候,整个仓库连通道都被占满,“今年如果再爆仓,我们就不得不另选更大的场地或者是重型仓库了”。  据了解,越来越多顺丰这样的大型物流企业,正变身为当地电商企业的仓储、中转、物流综合基地。截至今年3月,入驻吴兴区的快递物流企业多达48家;其中,中国邮政专门在织里设立物流基地,其邮政小包国内业务日均发件超3000单,在全省已建邮政物流基地中位居第一;区域内的物流配送配套体系日益完善,有全省唯一一个省政府命名的省级现代物流装备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并与中物联、德国物流协会等5家单位共同发起,全力打造“中国物流谷”;成功引进申通(浙北)电商仓储物流分拨中心、风神物流、普洛斯仓储物流、宝钢仓储物流等一批重点项目,这些目前都相继建成并投入运营。  在人才引进与培育方面,吴兴区以实施“南太湖精英计划”等行动为载体,加快招才引智步伐,通过“人才券”等形式优先解决电商引进人才购房、入户及子女入学等实际问题;依托湖州师院、湖州职院等师资力量,强化与阿里巴巴等龙头电商企业的战略合作。目前,湖州大家园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已与阿里巴巴合作建立了织里童装电子商务孵化中心,为本地童装企业提供电商人才培训等服务,并已取得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培训学院的授权,设立湖州分院。2014年,吴兴区累计开展电子商务知识培训4016人次,培训专业人才503人;艾易信息科技、龙席电商、益华科技等第三方服务企业开展专业培训1230人次,服务本地企业1320家。  而吴兴的城乡居民,也正享受电商时代勾勒出的智能化美图:老字号纷纷触网,王一品斋、丁莲芳等10多家企业相继“触电”、“触网”,美味的千张包、湖州粽只要点点鼠标和手机,足不出户就能吃到;鲜绿多、玲珑等11家农业龙头企业纷纷通过淘宝、微信、自建平台等模式试水生鲜农产品B2C、O2O,浙北农副产品交易中心、绿叶生态等成为大型集团和电商公司优质有机蔬菜的主要供应商;各大旅游景点依托互联网开展旅游票务、餐饮、住宿、票务等网上营销,在美团、窝窝团等平台上吴兴商家发布的信息量占湖州市的一半以上,整个吴兴区95%的楼盘信息都通过中国房产超市网湖州站、南太湖房产网等平台发布。

新华社杭州9月10日电从南太湖岸边一条0.58平方公里的扁担街,到如今城市框架达25平方公里的“中国童装名镇”,从原先杭嘉湖平原出了名的“穷乡僻壤”,到如今平均人口密度达浙江省30多倍的“童装世界”,浙江省湖州市织里镇凭借敢为人先的勇气与创新破难的担当,用脚步丈量民情,用改革呼应民心,从改革开放的“轻骑兵”,变成城乡经济发展和小城镇建设的“模范生”。

户户皆绣机,遍闻机杼声。织里人未曾辜负地名中这个“织”字,“无中生有”织就一身占据国内市场半壁江山的童装,而40年来伴着太湖水激荡的每一次机杼声则都蕴含着惊天巨变的宏伟原力。

一根扁担闯天下 无中生有创浙北奇迹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手机版,夏末秋初,驱车来到太湖南岸的织里镇,只见一条吴兴大道穿城而过,大大小小的招牌离不开“布业”“纺织”“辅料”这几个关键词,时刻提醒着到访者织里在中国童装市场的江湖地位。

“织里是浙北地区民营经济最具活力、市场化程度最为发达、经济增长最为快速、人民生活最为富有的地区之一。”湖州市吴兴区委书记吴智勇一口气说出好几个“最”,自信中透着十足的底气。

然而在上世纪70年代末,织里镇却是杭嘉湖平原出了名的“穷乡僻壤”。在织里童装商会会长杨建平记忆中,“当时镇里都是泥路,没一条像样的水泥路”。

1978年,被称为“织里童装第一人”的吴小章走出村庄,到上海、宜兴等地叫卖绣花枕套、被套,开始了走南闯北的经商之路。“那时候,都是偷偷干,全靠一股闯劲。”吴小章说。

市场逐步被打开,各地商贩都知道了浙江北部有个叫“织里”的地方可以批发绣花枕套和帐沿。1980年,在织里镇轧村大礼堂门口的空地上,形成了一个自发的地摊集市。1981年,织里镇虹桥两岸码头出现了一个自由交易集市。1982年,轧村人又自发聚集在织里老街的茧站前进行交易,并建起“绣花服务部”。

“上世纪80年代初期,织里镇基本上家家户户踩洋机。”杨建平耳旁至今回荡着当时满镇的洋机声。凭着“一根扁担两个包,走南闯北到处跑”的扁担精神,一批敢于吃螃蟹的人敏锐地进入到盈利更多的童装产业,诞生了不少“万元户”。

1992年8月,湖州市批准成立织里经济开放区;1995年,织里镇被国家体改委等11个部委批准列为全国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单位。走南闯北的织里人纷纷还乡创业,织里镇摘掉“穷帽子”,摇身一变成为周边羡慕的富裕村。

织里镇的童装现象引起着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费孝通的关注。1996年,在考察完织里的童装产业后,费先生提笔写下“童装世界”四个大字。

先行者遭遇发展之痛 再改革破解发展难题

在高速发展的同时,织里镇不可避免地率先遭遇了“成长的烦恼”。

进入本世纪初,织里镇人员结构、产业矛盾、治理滞后等问题凸显。这个以童装生产着称于世的小镇,在社会治理领域宛若“大人穿童装”,发展过程中难免影响步伐。织里中心镇区聚集了45万人口,平均人口密度是浙江省的30多倍,而全镇编制内干部不到200人,社会治理力量捉襟见肘。

“当时书记、镇长的主要任务是处理问题,是‘专家门诊’,有时一天要接待十几批群众,主要涉及拆迁、企业纠纷等。”吴兴区委常委、织里镇党委书记宁云说。

经历过阵痛的织里人痛定思痛,刮骨疗毒。“织里镇以人民为中心,推动改革创新,祛除社会治理顽疾。”吴智勇说,“特别是近几年来,全区聚焦织里治理工作,着力民生福祉,探索用改革破解发展中遇到的难题。”

为缓解“大人穿童装”矛盾,湖州市、吴兴区两级党委、政府经深入调研后,决定在织里镇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机制改革。“2014年1月,织里镇创新建立4个二级街道、2个办事处,重点承担城市管理、新居民服务等职能。”宁云说。

一子落而满盘活,改变在织里的每个角落悄然发生。

东盛社区集聚了2000多户童装类经营户,不大的面积里有3.5万人口。“以下水道堵塞为例,以前社区人员看得见、管不到,要上报镇里,往往处理不及时。”东盛社区管委会党总支书记沈水娣说,如今社区巡逻发现问题就及时处理了。

用脚步丈量民情 一场以民心为底色的改革

一个时代的改革画卷,底色是民心。

宁云说,织里镇要求党员干部用脚步丈量民情,了解群众需求改进服务,民心是织里镇改革再出发的起点。

“遍地是黄金,遍地是垃圾。”——这是织里人曾经的自嘲。他们所居住的这个小镇每天产生500吨垃圾,由于日处理能力有限而来不及清理,童装生产区的35条背街小巷是“重灾区”。“现在环卫工作采取属地管理,做到垃圾日产日清,基本消除了卫生死角。”织里镇党委委员舒忠明说。

织里镇原来仅有1个派出所,湖州市公安局党委及时对织里公安体制进行了改革,于2012年2月成立织里公安分局,行使县级公安机关职权与相应警力配备,总警力从300人增加到近800人,有效提升了社会管理能力。

湖州市公安局织里分局局长周兴强说,织里公安坚持“防为主、防为上”的理念,自觉把工作重点和基点放在有效防控和应对各类风险上。

在织里镇开启的社会治理改革中,政府并非“单打独斗”,而是积极鼓励社会团体“共享共治”。由来自9个省份的24名“老板娘”组成的“平安大姐”工作室是织里镇纠纷调解领域的一张名片。2017年年底,织里一家服装厂的刘姓负责人跑路,引发31名员工集体讨薪,是平安大姐的及时介入化解了矛盾,确保工人们能够回家过个好年。

“这些年我在织里赚了钱,总想着为这片土地做点贡献。”来自辽宁海城的工作室发起人徐维丽说。

有融入也有溢出 “模范生”继续全科发展

织里镇改革发展闯关,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织里人探索产城人融合发展的新路子,也不会一蹴而就。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是人。

每年春节和六七月份是童装的生产淡季,新织里人会选择回家探亲。“一对夫妻年收入达到近20万元,三年一辆车不成问题,但那么多车平时停放却成了难题。”织里镇党委副书记汤雪东说。

“探亲车”的工作时间仅有两季,而根据统计织里镇全镇共有13万辆车。织里镇想出了暂时利用待开发用地开辟免费停车场的主意,解除了新织里人的后顾之忧。

“以前这里电瓶车经常被偷。”来自河南许昌的童装企业主胡艳杰说,“这几年社区实行网格化管理后,我们感到很安心。我家今年装修,没关门。”

除了平安报表,这名“模范生”的经济报表也颇为亮眼。2012年以来,织里镇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约10%,财政总收入年均增长超10%。2017年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60718元和36998元。

“近几年开发的商品房,购房者六成左右是外来务工人员。”宁云说,如今织里干部的心不慌了,有更多时间去谋划未来发展。

有融入,也有溢出。通过在织里的安庆商会牵头,安徽安庆建起了童装产业园为织里做配套,成为当地经济振兴的新阵地。“目前入驻企业已达400家。”湖州安庆商会会长李结满说。

刚刚过去的9月1日,高标准打造的吴兴实验小学迎来第一批350名学生。而在2018年底,拥有600张床位的吴兴区人民医院也将在织里镇交付。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从远方来到织里,在这里开枝散叶,而这座太湖南岸的小城也给出了包容与尊重。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