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不少武汉人去欧美旅游,慕名走进德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店Tchibo(奇堡或智堡)喝杯咖啡,顺带买件衣服。这件服装可能产自汉派企业爱帝服饰。近日,楚天金报与省纤检局通过联合调查了解到,不仅在境外,在国内特别是北方的城市,人们也会不经意间在商场遇到汉派服装,不过两者的售价可能差异较大。  1.欧洲知名品牌多不做研发  “逼”爱帝从制造走向创造  在爱帝新建成的样品展示厅,楚天金报记者见到H&M、Le
coq
sportif(法国公鸡)等数十种国外知名针织品牌样品。  公司负责人说,爱帝与欧洲一知名品牌的合作非常典型,该欧洲品牌不做研发,认为研发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过去的代工一样。他们将研发全部委托外包出去,只专注做品牌、做销售。  “对于我们来说,承接该欧洲品牌的研发外包,是产业升级的必然过程。”这位负责人介绍,该欧洲品牌有1.2万个品种,不会给一家做研发,如给爱帝的是一个系列,大概五六十个品种。  为了给该欧洲品牌做研发,爱帝将研发中心前端延伸到意大利,那里的设计中心更理解欧洲的市场需求。爱帝通过前端设计中心拿出1000款新设计,该欧洲品牌挑选500款后下订单。订单中约定,这些款式的衣服,三年之内不能出现在中国市场。  等爱帝将自己设计的衣服按照订单数量生产出来后,该欧洲品牌才会告诉爱帝如何贴标、标注哪国文字,发往世界各地,而物流也是该欧洲品牌的。  通过几年沉淀,爱帝培养出能用创造性的设计满足客户需求的设计师群体。不仅如此,爱帝已着手将留在江汉区经济开发区的厂房改建成时尚创意设计街区,吸纳更多的创意设计新生代来此汇聚、创业。  爱帝有关负责人说,与该欧洲品牌的合作,其实帮爱帝打开了供应链前端,过去是接单生产、代工生产,现在是创意生产,制造因此变为创造。  2.像卖iPhone一样卖服装  汉产限量版在欧洲遭疯抢  亚历山大·王,美籍华人,国际著名设计师。据称他设计的衣服,一件至少卖600欧元以上。  这样一名设计师与爱帝的合作,提供的是产品理念。  亚历山大·王有款产品理念是无缝设计高档运动服,衣服上不见粘合痕迹,穿着舒适的同时,还要满足高强度的要求。  爱帝有关负责人介绍:“我们原来也做过无缝服装,实际上来说就是用双面胶,高档一点的双面胶。”而亚历山大·王提出的是用超声波粘合机粘合,而在粘合前,需要用激光裁剪机按照设计版样精确地裁出衣片。这样,衣片通过超声波粘合成衣。  之前没有人这样生产服装,因此只要把设计理念变成服装产品,就会因为工艺的唯一性而热卖。  爱帝愿意尝试,亚历山大·王跟爱帝签约制作7万件限量版投放欧洲市场。  订单交货期只有3个月,爱帝先花70万元按照设计要求买了首批设备,反复试制成功后,设备添置逐渐加码到350万元。  最终8个款7万件限量版上市,欧洲人像买新款iPhone一样排队3天3夜,将7万件限量版预订一空。  三年后,这种无缝高档运动服生产技术和装备,将为爱帝带来新的产业化机会。  3.像奥特莱斯一样开工厂店  华一兄弟工业园变身购物景点  从盘龙城出发,沿着黄陂区川龙大道开车10分钟,就可见到华一兄弟的工业园,眼下这里正在大兴土木。  这里是由洪湖籍企业家刘先红、刘先新及倪帮红兄弟购置10多万平米厂房,采取集约化生产而形成的服饰产业园,是卓玛诗、佳康、柏维娅、林芮格等著名汉派女装品牌的生产基地,员工总数超过2000人。  记者了解,“华一兄弟”其实是有亲属关系的4人,3名刘氏兄弟加上女婿倪帮红,分别统领4家品牌服饰。  柏维娅服饰负责人倪帮红告诉记者,他们是汉派服饰北上的主要力量,4家全年回收货款可达8亿元。此外,汉派服装企业中至少有500家销售额过3000万元的企业,其中大部分也在北方市场。“武汉人在北方旅游,进商场选购服装,可能买到汉产品牌。”  这批北上的汉派服装主打成熟女装,与女装塔尖的深圳时尚女装和位列其次的沪杭少女装,构筑了国内女装的三大市场势力。其中汉派女装占成熟女装的七成市场。  受奥特莱斯商业模式启发,倪帮红等兄弟决定将园区现有厂房的一层全部改造成工厂店,吸引包括园外汉派女装入驻,同时消化北方市场换季商品库存。目前,这四兄弟的工厂店已经营业,每到周末,吸引不少武汉市民前去选购,如同逛景点。一件连衣裙多数在100多元,一件羊毛绒大衣从100多元到300多元不等,记者还看到猫人内衣也来此开设了展台。

汉派服装曾经先声夺人,享誉全国。30多年来,国内服装业群雄竞起,汉派服装辉煌过后步入低潮,但仍雄踞一方。今年上半年,湖北纺织服装产业成为我省经济实现8.2%增长的五大支柱产业之一,汉派服装作为全省服装龙头作出了贡献。  人们常用在武商广场的入驻品牌量,来形容汉派服装的兴衰,从最高峰时的30多家,到如今的只有5家。在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楚天金报记者与湖北省纤维检验局联合展开调查发现,武商广场的入驻品牌量已无法真实衡量汉派服装的实际规模。汉派服装的概念在本土消费者中日渐淡化,但一家家汉派服装企业跨出省界、国界,开辟了更广阔的市场,在此过程中,它们也经历着不同的转型升级阵痛。  吊牌出错暴露企业质量管理漏洞  日前,在武汉市江汉区,一家服装企业因一款产品吊牌上标称的里料两种纤维成分含量数据颠倒,被工商部门责令整改,该企业花了40多万元更换全部出错吊牌。  同年,一家汉派企业被北京市执法部门在其产品吊牌上查出,标称的国家标准还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汉派服装企业类似的吊牌出错还出现在成都等地市场上。  湖北省纤检局党委副书记王泽辉认为:“吊牌标示错误看似不起眼,但可认定产品不合格,这些不该发生的错误,折射的是企业质量管理出了问题。”王泽辉说,省纤检局参与了部分涉及外省案例的事后处理,“引用过时标准,说明企业不熟悉最新国家标准;纤维成分含量发生错误,至少表明企业从面料到产品的自检环节不到位”。  记者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除部分企业规模萎缩外,汉派服装主要代表企业都在主动调整生产经营方式,以适应市场的新变化,但调整中出现了新问题。  太和:外发生产有利有弊  太和服饰曾是汉派服装“四大名旦”。在位于江汉区经济开发区的武汉太和服饰有限公司,公司设计总监张斌介绍,太和服饰前期的体量、影响力、社会知名度一度处于较高位置,近年来公司进入平缓发展期,去年服装销售额约2亿元。公司经营注重从整合行业资源上调整,如产品设计从过去的自主开发走向外协设计,产品生产也有外发生产,公司营销在传统的专柜、专卖线下营销之外,也与天猫、京东等电商合作发展线上营销,线上销量占总销量的三成。  张斌表示,目前看来这样的调整有利有弊,如由于生产外发,对公司原有品管部门人员进行了优化,与质监主管部门联系不密切,一度也出现了产品吊牌信息不准确等问题,增加了运营风险。  武汉服装商会:  2000家服装企业进规的不足50家  太和与爱帝的困惑,在许多汉派服装企业中也存在。“汉派服装企业整体仍在洗牌,一些小企业被市场淘汰非常正常,留下的才是精华。”武汉服装商会秘书长李群宝说,目前在汉服装企业2000多家,进入政府统计的规模以上企业数不足50家,其实有相当一批企业产销规模已经超过2000万元,完全可以进规,但这些企业负责人担心税收等问题,仍在迟疑。这种现象影响了地方政府对汉派服装企业整体实力的了解,也影响了产业政策的制定。“游离于进规之外的企业,在转型时由于缺乏政策引导扶持,也缺乏专业检验人才,重设计版样,容易忽略质量流程的细节把控,出现产品质量的风险加大。一旦出问题,对汉派服装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小觑。”李群宝说,去年他参与了“华一兄弟”4家家族服装企业的进规辅导,结果4家企业获得有关部门1000万元的进规奖励等资金扶持。“华一兄弟”之一武汉柏维娅服饰有限公司营销总监周泽民,早年曾任香港知名服装企业总经理,据他对汉派服装的长期观察,他认为,随着近年来政府对汉派服装的扶持降低,企业大举北上到河北、北京、东北等城市扩张,也有一部分东进、南下,总体销量占到全国成熟女装七成左右。确实有相当一部分企业规模较小,但如何引导这股创业力量,希望引起有关主管部门高度重视。  湖北省纤检局:  拟用3年助企业打好质量基础  今年3月3日,武汉市知名服装生产企业质量提升专题培训班在汉口开班,武汉太和服饰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共30人参加了免费培训。此次开班拉开了省纤检局积极接触汉派服装企业群体的序幕。在这次与楚天金报联合展开的汉派服装企业调研中,省纤检局局长周开心表示,汉派服装企业群体整体质量水平仍有较大提升空间,可喜的是,绝大多数骨干企业具有强烈的质量意识和拓展市场的意愿,且取得了不俗的业绩。  周开心表示,今年起将用3年时间,动员全局500余名技术人员无偿帮助汉派服装代表企业培训一批基础质量检验队伍;开放该局实验室的高端设备用于教学,无偿帮助汉派企业培养实验室高端人才。  此次调研获悉,爱帝服饰早在2013年历时两年主导完成了“生态针织品”标准的制定,该项目列入国家重点新产品计划,目前公司产品大部分采取该工艺生产。太和服饰也在羊毛羊绒大衣方面尝试制定企业标准。周开心表示,结合企业实际能力,将优选辅导部分企业完善产品企业标准,选择部分企业标准上升到省级地方标准,并推荐进入国家标准。“通过一年扶持,在明年遴选推荐优秀汉派服装企业参与我省最高质量奖长江质量奖候选和评选。”周开心说,打好汉派服装质量基础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爱帝:多重质量管制影响订单周期  在位于黄陂区横店街川龙大道上的爱帝时尚创意产业园,记者见到了迄今为止汉派服装企业中自动化程度最高的生产线。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爱帝目前跻身全国针织行业前列,园区已经投资3.5亿元,还准备再投入1亿元用于生产线智能化改造。  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不断对生产线进行智能化升级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需求变了,企业要从制造转变为“智造”,生产线智能化升级是为了缩短生产加工流程,满足市场快速反应的需求,保证订单及时供应。  除了面料检验检测外,成衣也要检验检测,都合格后方可挂合格证上市销售。但在实际操作中,多重质量管制会影响订单的操作周期,面对这些新问题,除了进一步加强企业内部管理,还需加强与主管部门沟通。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