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乐化纤(锦纶)业近两年加速开展的转型、变革和升级进程中,不只是“龙头”企业增强研发能力和水平、调整产品定位、提升产品附加值这样简单,还涉及到企业挺进上游、拓展产业链,涉足己内酰胺生产,拓展下游,更紧密地联手终端服装零售品牌联合开发产品等更具战略意义的内容。同时,更涉及到提升企业内部管理水平、打造现代化职业团队、建立大数据模块、用信息化改造传统产业全流程等更为深入、广阔的层面。  作为原料供应者的化纤企业,下一步的突破方向只有布局上游化工、继续“重型化”一条路吗?化纤产业真的只是很多人常规概念里的传统产业,面对汹涌澎湃的新科技浪潮无法拥抱吗……或许,长乐化纤(锦纶)企业的探索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启示。  “炼化”一词,本属石油化工业当中的一道工艺,而长乐化纤(锦纶)业正在经历的,何尝不是一场“炼化重生”的过程?  布局CPL  长乐锦纶企业这几年实现的一个重大突破,就是向上延伸产业链,进军原料己内酰胺(CPL),以求掌握更大的竞争主动权。最典型的突破者便是恒申集团。  随着性价比进一步提升,锦纶纤维未来将有望用于T恤、牛仔服等领域。
  在“十二五”国产己内酰胺生产技术实现突破之前,包括长乐锦纶企业在内的我国锦纶企业需要向国际企业帝斯曼、巴斯夫购买己内酰胺。即便排队也常常拿不到货,价格高昂,漫长的运输周期,对资金的大量占压让我国锦纶企业深受其苦。  采访中多家企业负责人向记者感慨,之前从巴斯夫手中买货,从购买到原料入库,企业需要备足4个月的库存和资金。<BR>  <BR>  恒申集团董事长陈建龙对此感慨道:“车间着急开工,可是买的己内酰胺大约要60天才能发货,加上运输的时间,货到仓库基本需要90天。而且,工厂通常需要备1个月左右的原料,这样一来,长乐锦纶企业至少需要备4个月的原料库存,占用4个月的资金。如果中间再遇上价格波动,企业经营风险就很大。”  对于原料带来的这种制约,陈建龙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过去长乐锦纶产业为啥发展不起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受原料制约。己内酰胺供应就像一个‘水龙头’,它只在那里滴水,接水的人却很多,最后没办法,大家只能每人上去‘舔一口’。而这个通道如果打通,大家就都能解渴,锦纶产业横向发展的空间还很大。”  陈建龙下决心打破这一局面。2013年,恒申集团在福建省连江县新成立了申远新材料有限公司,计划建设一个总投资400亿元、年产100万吨的世界级聚酰胺一体化项目,一期年产40万吨项目预计将于2016年年底建成试投产。  陈建龙认为,集团正在加速推进的聚酰胺一体化项目将对长乐锦纶产业的长远发展意义重大。第一,如果己内酰胺实现自有和本地供应,就可以大大节约企业的流动资金。第二,可以省去不菲的运输成本和其他相关费用,降低长乐锦纶企业的生产成本。  这几年,恒申集团每年从中石化工厂买己内酰胺拉到长乐的运费约为1亿多元。项目投产后,长乐锦纶企业买原料会很方便,不到一天就能拿到货,运费便能省掉。同时,就近把液态的己内酰胺拉到工厂,它本身的温度就有200多摄氏度,这样,在聚合环节原本需要给固态己内酰胺加热升温所耗费的大量用电也会省下来,由此省掉一大笔电费。而且,用液态己内酰胺生产的锦纶切片的质量更稳定。  长乐其他几家企业也在布局己内酰胺。在福建莆田秀屿区,锦江科技正在建设40万吨的己内酰胺项目。另外,位于福建福清江阴工业区的20万吨己内酰胺项目已建成。  “接下来,国产己内酰胺的生产成本将会进一步降低,将带动锦纶丝的性价比进一步提高。那样,锦纶在下游纺织品领域的应用将有望进一步拓展。希望通过我们的聚酰胺一体化项目,能把我国锦纶业带入更广阔的发展轨道,不断有新突破。”
陈建龙说。  挺进终端  一端是向上拓展进军己内酰胺生产,另一端则是更紧密地与下游客户交流沟通,更准确地把握市场需求,更有针对性地开发新产品。  随着性价比进一步提升,锦纶纤维未来将有望用于T恤、牛仔服等领域。
  大约从2012年起,长乐市航港针织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潘宇明显感受到长乐锦纶企业的经营状态发生了一些改变。“前些年,长乐锦纶企业的状态更多的是自己有什么样的产品,让花边厂去选择,并不考虑下游有什么需求。但这几年,与我们合作的力恒开始更多地了解面料,甚至了解到终端服装品牌的需求。在双方的沟通中,不只是我们提供相关信息,力恒开始把它了解到的终端流行和需求信息与我们分享,询问我们的需求,也会给我们提供一些设计开发灵感。力恒这几年越来越多地走出来了解下游客户需求,进行开发和服务。”  据介绍,目前在与力恒的合作中,航港针织一般会提出一些具体的开发要求,比如在锦纶丝的强度、光泽度、蓬松度方面有特殊需求,力恒会据此进行有针对性的开发和生产。目前,在力恒的车间里设置了部分机位,专门为航港针织生产锦纶丝。  凯邦锦纶这两年越来越希望能从锦纶这一原料产品尽可能地走向终端,实现与终端品牌的需求对接,并尝试与一些国内外知名零售企业进行研发合作。  福建凯邦锦纶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余建铣指出:“与终端服饰品牌合作,能把纤维品牌做上去,然后再与中间织造商合作。服装品牌把他们未来两三年的需求信息告诉我们,我们依据其需求研发出功能性锦纶纤维与其配合,这样企业才更有出路。”按照余建铣的期望,未来如果联手终端品牌开发的锦纶产品能占到公司年产量的50%就很好,那样产品将会具有很高的附加值。  相比携手终端企业获取需求信息,凯邦锦纶“挺进终端”的另一条思路来得更为彻底,目前它正积极推进通过参股、控股等形式,试水下游相关服饰品类。  余建铣指出:“现在已是‘互联网+’时代,销售问题线上就能解决。通过资本参股等形式,可以使我们快速涉足下游,这样一来,不但能够提高锦纶产品的附加值,而且能把纤维直接用到终端,缩短了中间环节。”  这并非余建铣的一时之策,他对市场发展趋势有着清醒的认识和判断,坚定地认为走向终端是锦纶产业未来发展的突破口和必由之路。  “凯邦一直在改变,在转型。锦纶行业继续做下去,无非就是往上游或者往下游拓展两条路。接下来,长乐锦纶业的发展将越来越凸显出‘两极分化’现象。一条思路便是向上游拓展,去做己内酰胺,甚至是更前端的炼油,但这条思路意味着投资高,规模大,对技术的要求也很高。另一条思路则是向下游拓展,去对接终端服装品牌,不再受中间织造环节制约。除了这两条路,将没有其他路可走,如果锦纶企业仍然只是停留在做中间这一段,不改革、不转型,那将无异于等死。”
余建铣强调。  事实上,凯邦锦纶几年前原本计划是要上锦纶聚合项目的,但这几年,市场整体的不景气促使余建铣改变了想法,果断停了聚合项目。余建铣感慨:“国内锦纶聚合的产能已经出现结构性过剩,投资聚合虽然能使我们的原料供应更稳定一些,但对企业的意义比较有限。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着眼于下游零售品牌需求,再往上游推,慢慢地做起来就容易多了,如果下游需求搞不好,上游做得再大都没用。”  管理“革新”  如果说产业链的“上延下拓”更多地考验企业老板的经营思路,那么在管理领域的种种变革则更考验老板的思想意识和企业家精神。  陈建龙认为,长乐的棉纺、经编和花边、涤纶和锦纶4大产业每一年都在发生变化,每家企业都在转型升级,这是长乐纺织化纤产业目前仍能保持稳定的重要原因。但同时,陈建龙对于长乐化纤(锦纶)企业普遍面临的发展瓶颈也有清醒的认识。他指出,在长乐这片家族理念较浓厚的土壤里,要想突破传统的经营模式,必须持续重视人才和团队的培养。  “大家目前普遍面临着一个突出难题,就是需要突破传统的家族式管理,引入更规范的企业管理制度。不少长乐化纤企业这几年只是在设备上进行升级,而在企业管理、产品研发等方面都没有跟上,没有突破,这也是造成目前企业经营困难的重要原因。在发展初期,大家都是股东、父子、亲戚聚集在一起,发展得很好,但是当企业规模做大、产值做到几十亿元后,如果管理不跟进、不提升,发展就会受到一定限制。”陈建龙这样强调。  陈建龙有底气这样说,因为在长乐纺织化纤界,恒申集团的企业管理和文化建设是一面公认的“旗帜”。肯打破长乐当地浓郁的家族企业氛围,能够坚持引入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打造出一支具有统一文化价值观的团队,是恒申集团和陈建龙能在当地获得大家普遍尊重的重要理由。“恒申集团为什么能做到今天的格局?我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一步一步地跳了出来。目前,我们引入了大量国际化的管理团队和人才,为企业发展服务,比如己内酰胺团队引入了国际知名企业帝斯曼的人才。再给我5年时间,我就能够拥有一支国际化的管理团队。民营企业要是能做到这一点,就会有新格局。”
陈建龙这样说时一脸自豪。  还值得一说的是,面对汹涌澎湃的互联网科技浪潮,化纤企业如何结合行业特性和企业实际情况寻求创新变革?恒申集团也以自己的思路做出了注脚。  “为了更好地建设企业资源管理系统,我们今年年初启动了ERP项目,选用国际领先的SAP软件,聘请国际知名的IBM公司,为公司打造统一的信息化管理平台,形成多渠道、多业态、整个系统联动,加快推进公司信息化建设。目前,IBM有一个100人的团队在我们公司进行全面系统升级。我们打算用5年时间,把对每一台设备的管控信息、每家客户和供应商的信息、财务数据、多家子公司的所有信息全部实现联网,形成数据模块,实现大数据融合和工业4.0,
从而把恒申集团打造成一流的现代化公司。很多人可能无法想象,化纤行业能做出这种信息化系统,但接下来,在我们这里就可以看到了。这可是踏踏实实真干大数据融合,一点都不含糊。”陈建龙看似轻松的笑容背后,隐含的是坚定的信心。  不过,陈建龙一再强调,上信息化系统并不是钱砸进去就能做起来,必须依靠团队。他说:“恒申的壮大靠得是集团4000多名员工每个人、每一点的努力,靠的是同心协力和团队精神。同样是上信息化系统、买先进设备,可我们与其他企业最后达成的效果往往不一样,原因何在?就是企业文化的差异造成的,而形成这种文化需要积淀。”
  “朝阳”前景  行情仍然低迷,“各显神通”奋力突围是摆在所有长乐化纤(锦纶)企业面前的现实课题,但在本次调研中,当记者问及锦纶业的发展前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回答:朝阳行业,前景看好。  让大家对锦纶的发展前景仍怀信心的一个因素,是锦纶纤维固有的特点。  陈建龙指出:“只有不好的企业,没有不好的行业。锦纶纤维性能优异,在不少领域可以替代棉纤维应用,从一开始接触锦纶,我就认定它是朝阳行业。”  “锦纶强度高,耐磨性好,吸湿性、染色性都较好,与人体皮肤直接接触的很多服饰产品如泳衣、文胸、内衣等,都大量运用锦纶纤维。我国很多消费者目前在购买服装时,更在乎价格和款式,但对于服装究竟是用了棉纤维,还是用了涤纶、锦纶纤维,他们并不看重,也没有什么概念。未来,随着消费者越来越讲究,锦纶的发展空间会很大。”余建铣相信,精细的锦纶值得拥有更广阔的应用舞台。  大家的信心还来自另一个重要因素,随着产品性价比进一步提升,锦纶在纤维总用量中的占比将会大大提升。  谈及此余建铣很有感触:“在成立凯邦锦纶之前的2005年,长乐纺织业不是花边、经编,就是棉纺,所以投资什么项目让我很苦恼。当时,长乐锦纶企业已经有了力源,我就想锦纶究竟是什么?我便去欧美市场考察锦纶的用途。经过考察我发现,涤纶和锦纶在欧美的使用占比相当,都很高,但当时锦纶在我国纤维用量中的占比只有3%。那时我就想,如果未来锦纶的占比能从3%提高到20%,那该是多大的发展空间?数字比较给了我投资信心,我当时就判断,锦纶是好行业,发展前景光明。”10多年后产业面临调整的今天,余建铣对当初的判断仍坚信不疑。他还预计,下一步锦纶在户外休闲领域的应用市场将会很大。  陈建龙也指出:“锦纶目前在纤维整体用量中的占比仍较小,未来提升空间很大,而要想大范围应用,进一步提高性价比很关键,锦纶的价格只有降到与棉纤维差不多,才能有更多应用机会。牛仔、T恤、衬衫等都将是锦纶新的拓展领域,这也是锦纶必须要走的路。”  那么,长乐锦纶产品性价比提升的可行性大吗?对此长乐市纺织工业总公司经理陈木珠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首先,整合产业链非常有潜力可挖。企业自己做CPL,能使每吨锦纶产品的成本降低1000多元。如果把切片聚合放到CPL项目旁边去做,运费也会省掉,每吨锦纶丝的成本可以再降几百元。其次,进行智能化改造也将给长乐锦纶业带来新发展空间。比如,锦江科技新上的智能化项目,20万吨产能共投入1.6亿元,折合每1万吨产能新增加800万元投入,以此形成“入库采购-纺丝-包装-销售”循环的闭合生态链,预计5年可收回投资成本。通过引入智能化项目,使企业的用工量大减,实现了对传统工厂的智能化、“互联网+”的升级改造,产品品质也得到提升。  “按照锦纶价格为15000元/吨~16000元/吨计算,如果既进行产业链整合又实行智能化升级改造,锦纶丝在全生产流程中的成本将有望降低2000多元/吨,价格可以降到13000元/吨~14000元/吨。这样,锦纶与涤纶的价差将进一步缩小,性价比将进一步提升,这将给长乐锦纶带来更大的应用市场。”陈木珠对于长乐锦纶业在“炼化重生”后的发展潜力仍非常看好。

图片 1

在民用化纤的各子品种中,聚酯涤纶是无可撼动的“老大”,锦纶则可以排“老二”。

恒申集团是一家集化纤、地产、金融于一体的现代化企业集团,以锦纶6聚合切片、锦纶民用丝、氨纶等产品生产为核心,为客户提供从“己内酰胺—锦纶—纺丝—加弹—经编/织造—染整”完整产业链解决方案。恒申集团遵循创新、求实、优质的服务理念,不断提升自身研发实力,创新研发出高速纺母丝、冰凉纱、防蚊纱、热感纱等系列特色产品,受到市场广泛的接受和认可,产品畅销全国20多个省市并进入海外市场。

“十二五”期间,整体看我国锦纶行业快速发展,原料己内酰胺(CPL)国产供应的瓶颈被打破,原料自给率大幅提高,锦纶产业产能迅速增长,聚合和纺丝生产技术取得长足进步,逐渐形成了恒申合纤(力恒、力源)、锦江科技、新会美达、华鼎锦纶、凯邦锦纶等一批“龙头”企业。从下游应用看,锦纶纤维因其柔软、质轻、耐磨、回弹性好等突出特点,“十二五”期间下游纺织品和服用市场对于民用锦纶丝的需求持续扩大。

上月,恒申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正式签约收购Fibrant(福邦特)己内酰胺及相关业务。本次收购预计于第三季度完成。收购交易完成后,恒申集团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己内酰胺及硫酸铵供应商。

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秘书长王玉萍认为,“十二五”期间锦纶行业的重大创新成果主要体现在,开发国产化CPL和PA大聚合及细旦、多头纺、军民两用多功能锦纶纤维材料及制品,如日产200吨PA大聚合、年产20万吨CPL新技术、多功能及生态锦纶产业链系列新品种等。

从1根尼龙绳起步,福建长乐的这家民企30年坚守实业,以产业链为纽带,上下延伸突破,终成年产值近300亿元的行业龙头。

但另一方面,“十二五”期间,锦纶行业竞争加剧,一些年产能在1万吨~3万吨之间的中小企业的落后产能被淘汰,行业洗牌的苗头初步显现。

恒申控股集团董事长陈建龙向记者讲述了企业的成长史。改革开放初期,福建长乐得风气之先,针织厂遍布沿海乡镇。1987年,陈建龙办起蚊帐厂。进入新世纪后,他敏锐地意识到,随着消费水平提高,广泛应用于纺织服装、工程材料等领域的原料——锦纶将迎来广阔的市场空间。于是,2003年3月,他创立长乐力源锦纶实业有限公司,斥巨资大胆引进当时世界最先进的德国巴马格纺丝设备,正式挺进锦纶行业。

国产原料供应打破瓶颈锦纶产业快速扩能

“当时1套设备要数千万元,国内没人敢用这么贵的,长沙锦纶厂等国有企业大多还在使用国产老设备。”陈建龙说,先进设备与技术为力源赢得巨大的成本优势。那时,1吨锦纶产品,力源的生产成本只有2000多元,而竞争对手则要8000多元。

“十二五”期间,我国锦纶行业最明显的变化首先是,原料己内酰胺国产供应的瓶颈被打破,使锦纶原料此前主要依靠进口的局面大为改观,降低了锦纶企业的生产成本,为锦纶行业的快速发展夯实了基础。

敢拼的他,2005年10月,又投资35亿元,创立长乐力恒锦纶科技有限公司。产业规模壮大了,但他依然有遗憾——锦纶纺丝上游(切片)产业链缺失,受制于人。

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己内酰胺的产能约为56.5万吨,2015年增长到约230万吨,产能较2010年大幅增长了307.1%,整体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010年我国己内酰胺的自给率为38.5%,2015年提高到65.3%,原料的自给率大幅提高。

2008年3月,力恒登陆新加坡证券交易所,资金充沛,陈建龙又投巨资上马年产能20万吨的聚合项目。2009年9月,项目一次性开车成功,顺利产半光锦纶6切片。补齐上游短板,他们从此告别受制于人的历史。

经过“十二五”的快速扩展,中国大陆目前已是全球最重要的CPL生产国。2015年年底,全球CPL总产能约为631.7万吨,中国大陆的占比约为36.4%。

陈建龙表示,当时,国内多数锦纶企业1条生产线每天只能生产30——50吨切片,力恒1条生产线每天可生产200吨,而且可以快速运往附近的工厂加工成锦纶纺丝,大大节约仓储、物流等方面的成本。

不过客观来看,目前我国高品质己内酰胺的供给量仍有缺口,且质量的整体稳定性与国际领军企业如巴斯夫等仍存在一定差距。

2010年6月,陈建龙发起成立恒申合纤科技有限公司,并整合力源、力恒等企业形成恒申集团,从而打通“聚合切片—锦纶纺丝”产业链,国内锦纶聚合由此快速扩能。

第二个明显变化是锦纶行业逐步发展壮大,产能规模快速增长,行业竞争力增强。

规模再次做大,但陈建龙仍有心头之痛,这就是昂贵的锦纶原料——己内酰胺。长期以来,己内酰胺被德国巴斯夫等几家国际化工巨头垄断,国内市场基本依赖进口,对外依存度曾高达70%。

虽然当前依靠产能驱动的模式越来越受到压力,但在一个行业快速发展的阶段,由于下游纺织服用领域需求的增长所拉动的锦纶产能的快速增长,仍然是产业实力得以壮大的首要指标。

“我们当时不是拿着钱去买,而是去求,求他们卖给我。”他回忆道。为此,他立下要做属于自己的己内酰胺的誓言。

2010年,我国锦纶总产能为195万吨,2015年增至约330万吨,产能年均增速约为11.5%;产量方面,2010年我国锦纶总产量为161.8万吨,2015年增至约285万吨,年均增速约为12.7%。

2013年3月,恒申投资400亿元落子连江可门开发区,建设申远新材料项目,计划打造年产100万吨的聚酰胺一体化项目。恒申历经5年艰辛谈判,终于与拥有全球最先进的己内酰胺生产技术及管理体系的荷兰帝斯曼达成协议,帝斯曼将提供最新的HPO
plus技术及相关生产工艺。

一组可以对比的数据是,2013年“老大”涤纶行业产量同比增速为6.64%,锦纶为12.44%,腈纶为0.43%;2014年涤纶行业产量同比增速为6.48%,锦纶为10.21%,腈纶为-2.69%;2015年1~8月,涤纶行业产量同比增速为11.35%,锦纶为16.73%,腈纶为6.31%,这显示出了锦纶行业整体向好的发展态势。

“我从事这一行20多年,像申远这样2条生产线一次性开车成功,全球同行业从没有过。”曾长期在南京帝斯曼任职、现担任申远项目总监的谷俊说,经过4年苦干,2017年7月,申远1期年产40万吨聚酰胺(己内酰胺)一体化项目试投产,1个月内,2条生产线一次性开车成功。

在这期间,福建长乐、浙江义乌和诸暨等几个国内重要的锦纶产业集群地的实力也不断增强。最突出的是福建长乐.

“申远项目全部达产后,高端己内酰胺年产能达100万吨,将使国内锦纶企业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陈建龙说。

目前长乐拥有规模以上锦纶企业12家,锦纶切片产能达40万吨/年,锦纶民用丝产能约60万吨/年,锦纶民用丝产品在全国市场的占有率高达55%,已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锦纶切片和锦纶民用长丝生产基地。

申远项目落地之后,产业链招商效应显现。法国液化空气集团紧随而来,投资4.2亿美元建厂,为申远项目提供氢气、合成氨等工业气体。早先入驻可门开发区的中国华电集团旗下可门电厂,特地进行供汽改造,为申远提供低压蒸汽。紧邻申远的下游企业——恒捷实业,可就近承接己内酰胺生产锦纶6聚合切片,恒捷3期项目全部投产后年产值达100亿元。

聚合、纺丝技术进步提质增效减少用工

“创业30年,我就执着干一件事——搞实业,做纺织化纤。2017,恒申年产值286亿元,争取10年内产值突破千亿元,进入世界500强。”陈建龙告诉记者。

聚合和纺丝生产技术取得长足进步是我国锦纶行业“十二五”期间的又一个明显变化。

这里绕不开三联虹普。作为国内最主要的锦纶工程技术服务提供商之一,“十二五”期间,锦纶行业很大一部分聚合和纺丝工厂都由三联虹普进行工程组织实施。2012年,其“大容量聚酰胺6聚合及细旦锦纶6纤维生产关键技术及装备”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该装备的研发,使锦纶行业的聚合和纺丝水平实现了一次大突破。

2015年,“高品质聚酰胺6纤维高效率低能耗智能化生产关键技术”获得该年度“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科学技术一等奖”。该项目由义乌华鼎锦纶、广东新会美达、北京三联虹普和东华大学联合研发,形成了PA6高效均匀熔融和稳定纺丝关键技术、高品质差别化功能性PA6纤维制备关键技术等创新点,整体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义乌华鼎锦纶副总经理封其都介绍,项目研发的“24头平行纺丝与卷绕成型关键技术”针对单线多纺位、单纺位多头高效纺丝难题,开发了24头丝束均匀冷却成形、POY高速稳定集成卷绕、FDY共辊双锭轴24头卷绕等规模化生产技术。“该技术可使侧吹风偏差率下降约1%,强度与伸长不匀率降低40%,单线产能提高2倍~3.6倍。”封其都说道。

“可追溯PA6纤维智能化生产关键技术”则设计开发了PA6切片智能化配送管理、大容量纺丝自动落筒和质量跟踪管理、高容积比智能化仓储管理等全流程智能化生产集成技术。

封其都介绍:“华鼎锦纶目前实现了智能送配料,卷绕智能化自动落筒,丝饼智能传输和在线检测,智能化自动包装和智能化立体仓储,可减少用工80人/万吨,实现了原料和产品信息全程可追溯性。”

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何卓胜介绍,目前该项目已建成单线288头大容量多头纺PA6纤维生产线16条(应用于华鼎锦纶),开发了6大系列20余个品种的差别化、功能性PA6纤维,分别在国内20余家企业得到推广,应用于运动休闲、安全防护和军需用纺织品等领域。

此外,福建锦江科技目前拥有“大容量、全回收聚合技术”,拥有400吨/天的单线生产线。该生产线运用了两步两塔聚合工艺技术、高效萃取工装备与工艺等技术。

其研发部经理金志学介绍,这些工艺技术由公司在锦纶聚合常规技术基础上自主研发提升,自2011年开始逐步应用于生产。

业内人士指出,在锦纶行业,产品的差别化研发和生产对设备的先进性高度依赖。因此,这些技术上的进步,为锦纶产品的差别化研发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产品差别化率提高对企业利润贡献加大

受益于聚合和纺丝生产技术的进步,“十二五”期间锦纶行业的产品差别化率大幅提高。2010年,我国锦纶行业的产品差别化率约为55.2%,到2015年提高至约61%。

领头企业依然是推动产品差别化的主力军。新会美达的锦纶纤维目前主要包括功能性和差别化两种,差别化产品包括“高强,细旦、多孔,异形纤维和原液着色”几类。

其高强丝锦纶强度为5.56.5cn/dtex~6.5cn/dtex,伸度为20%~35%,沸水收缩率为5%~10%,应用于降落伞、军工绳带、羽毛球拍线等领域,打破了国际市场对于PA66领域高强丝的垄断,丰富了国内产业用企业锦纶高强丝的采购源,降低了其采购成本。

何卓胜介绍:“当前美达的产品差别化率约为50%,对企业总营收的贡献率约为65%。我们大力研发的原液着色锦纶纤维,2013年、2014年逐渐拓展应用,2015年产品应用量初具规模,产量增长到2000多吨。”

锦江科技目前开发出全消光锦纶6切片和全消光锦纶6长丝系列产品、多孔细旦锦纶6纤维、环保型纺前着色锦纶6纤维等多种差异化产品。

凯邦锦纶差异化产品包括细旦锦纶牵伸丝(差别化产品约占40%)、云丝系列“尼龙6云丝牵伸纤维”等。其负责人介绍,公司“阳离子染料可染锦纶6弹力丝”颠覆传统染色工艺。常规尼龙6使用酸性染料,而该纤维使用阳离子染料,针对双色面料只需要一次同染完成,提高了效率,降低了后道工序生产成本,增加了尼龙6纤维色调变化。

这些丰富多样的创新锦纶产品在下游的梭织布、经编、花边等领域广泛应用。

数据显示,2010年~2013年,下游纺织品、服用领域对于锦纶纤维的需求增长较快,拉动国内锦纶丝产量增速较快。2012年产量同比增速一度高达18.2%,2013年也有同比10.8%的增长。从2014年开始下游需求增长逐渐乏力,锦纶产量2014年的同比增速仅为5.3%,但2015年回升至7.3%。

从根本上看,产品差别化率的提高提升了企业的赢利能力。何卓胜指出,相对常规锦纶产品,差别化锦纶产品的附加值要高很多。

尤其是在市场压力重重的2015年,差别化产品更是功不可没。这一年,原料己内酰胺大幅跌价,锦纶价格大幅下行,有规模的领头企业承受着很大的原材料贬值损失和库存风险,锦纶主业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财报显示,华鼎股份2015年前三季度亏损7273.36万元。领头企业尚且如此,中小企业的经营更是一片惨淡。而差别化产品的利润贡献却降低了企业的亏损幅度。

“2015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如果不是差别化产品的利润贡献,很多企业的经营会更差。由于差别化产品的贡献,美达锦纶主业虽然也无赢利,但至少运行相对健康,我们保证了一定的现金流,把固定资产折旧也要回来了。所以2016年,我们仍将着力于差别化和功能性产品研发。”何卓胜这样感慨。

“龙头”多元拓展优势强化产业洗牌苗头初显现

一个行业快速发展和竞争力提升的重要体现之一,还体现在“龙头”企业的拉动以及竞争格局的变动上。“十二五”期间,一批锦纶“龙头”企业的竞争优势也日渐巩固并强化。

产能的规模基本最为直观地彰显了各家企业的竞争实力。在最重要的锦纶民用长丝领域,2015年,福建恒申合纤(包括力恒和力源)产能约为32万吨/年,福建锦江科技产能约为29万吨/年,义乌华鼎锦纶产能约为13万吨/年,广东新会美达和长乐凯邦锦纶的产能均为11万吨/年。此外,浙江新纶化纤民用锦纶长丝的产能为7.5万吨/年,浙江美丝邦的产能约为6.6万吨/年,嘉兴嘉华的产能约为6.5万吨/年,其余多家企业的年产能均在5万吨以下。

在近期新公布的“中国品牌价值评价信息榜单”上,长乐恒申合纤被评定为品牌强度843.8,品牌价值30.31亿元,位列纺织服装组第八名,为化纤领域第一名。目前,恒申是全球唯一一家产业链覆盖了“锦纶聚合—纺丝—加弹—经编织造—染整”5个环节的锦纶企业。同时,凯邦锦纶也在榜单中。这体现了“龙头”企业的竞争力。

A股上市公司数量增加是“十二五”期间锦纶“龙头”企业竞争力增强的又一个体现。继新会美达(股票简称:美达股份)2000年之前上市后,2011年5月,义乌华鼎锦纶(股票简称:华鼎股份)也在上交所上市。“龙头”企业的上市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锦纶行业的整体竞争水平,也提升了锦纶企业的竞争能力。财报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美达股份实现营收21.96亿元,实现净利润8229.76万元;华鼎股份实现营收11.94亿元。

虽然美达股份2015年净利润的大幅增长主要是依靠投资收益拉动,但无可否认,公司上市的重要优势之一就在于能运用资本力量调动更多的资源,为公司寻求更多元的赢利点。华鼎股份2015年也加速多元扩张,投资进军水务市场。此外,恒申合纤2015年新扩锦纶产能7.5万吨。

当这些领头公司或加速扩张,或享受投资收益的时候,2015年一些规模偏小的锦纶企业产能却被淘汰,如浙江舒美尔、诸暨德科化纤、苏州英迪威,他们的年产能均在3万吨左右。

据一家企业负责人回忆,“十二五”期间,被淘汰的企业还包括长沙锦纶厂、咸宁锦纶厂、广东高要锦纶厂等。被淘汰的企业不下10家,这些企业的产能多处于1万吨~2万吨之间。

由于市场不乐观,其他企业对这些停产企业的接手非常谨慎。“就算有企业想接手,肯定是希望设备能开起来,但行业的产能本就阶段性过剩,所以即便是零成本把他们的设备开起来,也可能会面临生产现金流无法收回。”一家知名锦纶企业的负责人这样表示。所以,停产后的企业重组基本无望。

优势企业的竞争力持续增强,一些中小企业、落后产能被淘汰出局。可以发现,经历了“十二五”的5年磨砺和成长,如今锦纶行业的竞争也非常激烈,行业洗牌的苗头开始出现。“洗牌的过程虽然很痛苦,但对于行业的进一步发展却非常有利,洗牌意味着行业结构也将逐渐趋向优化。”何卓胜这样说道。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