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丝绸行业一直有一种“产业向欠发达国家或地区迁徙”的说法。2014年,我国的真丝绸商品出口额难以置信地排在了欧盟、印度之后。如果我们把视线转向东南亚,东南亚各国似乎已在作承接丝绸产业向本地区迁徙的准备。2014年,印度的桑蚕丝产量为我国桑蚕丝产量的12.78%,但印度的真丝绸商品出口量已超过我国。2015年,越南出口日本的桑蚕加捻丝超过了我国。2016年3月,越南还在会安丝绸村举办了亚洲丝绸文化节。泰国的泰丝公司是由王后主导的项目,原本只是文化传承,近几年加强了与国际丝绸产业间的交流,大有在丝绸经贸方面发力的迹象。柬埔寨、缅甸、老挝等国的政府也都开始策划部署,发展丝绸产业以带动经济增长。  “丝绸产业向欠发达地区迁徙”真的是一条难以逆转的规律吗?或许我们应该从另一个角度进行思考。同样面对全球经济不景气,欧盟丝绸业为什么能保持稳定?2015年的世界真丝绸商品出口排名中,我国依然名列第三。今年1月~3月,我国真丝绸商品出口额同比又下降了15.72%。如果我国真丝绸商品出口额连续出现两位数下滑,那我们这一代丝绸人岂不愧对缧祖?  在东南亚国家开始大力发展丝绸,我国真丝绸商品出口不断滑坡,世界丝绸产业面临新变局时,我国丝绸应该如何扭转局面,应对挑战?首先,应树立丝绸强国的坚定信念。我国有深厚的丝绸文化底蕴、健全成熟的产业链生产能力和广阔的国内市场,是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但要想真正建成丝绸强国,我国还有很多路要走。笔者认为有两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其一,我国要成为丝绸强国必须要有正确的行业方向和定位。近年来,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推动下,丝绸产业似乎有方向偏离之嫌。丝绸产业既是传统产业,长期以来又以外贸为主。在转型升级中,很多企业简单的弃外贸改内销,造成“邯郸学步”的窘迫。行业内对“丝绸的消费群体究竟是谁、丝绸的主打产品究竟是什么”这样的产业方向与定位也变得莫衷一是。意大利丝绸协会主席曾表示,丝绸就应该成为奢侈品。以此作为意大利丝绸的定位,应该不错。但如果把“丝绸就应该成为奢侈品”变成我国丝绸行业的产品定位,就会在我国丝绸人的潜意识中产生负面影响,结果会导致越来越多喜爱丝绸的平民百姓对价格较高的丝绸产品望而却步。  桑蚕丝虽然贵为“纤维皇后”,但真丝绸商品出口的最主要类別始终是服装服饰,国内外的消费群体始终是普罗大众。我们千万不要被“历史上丝绸专供皇亲贵族享用”的传说迷了眼,今天,桑蚕丝也只是一种天然有机的纺织材料,虽然服用性好,但市场检验的标准主要还是性价比,如果价格超过大众的购买能力,其他纺织材料就会取而代之。如果丝绸产业只把极少数精英定位成自己的消费群体,把丝绸的主打产品定位为奢侈品和文化创意产品,这实际上是主动放弃了最大的消费群体和市场需求。  瞄准最大消费群体的需求,研发出平价的新面料、新款式、新产品,主攻平价服装,细心挖掘传统国际市场,不遗余力地开拓新的国际市场,结合时尚潮流,吸引国内外年轻一代爱上丝绸,这应该是中国丝绸产业当下正确的方向和定位。当然,提高设计水平,打造自主品牌,跻身世界一流,也都是中国丝绸应走之路,但是这也要依靠丝绸行业的厚积薄发,要在不同阶段采取不同策略。  其二,我国要成为丝绸强国必须进行产业链的“供给侧改革”。“十三五”期间,我国丝绸行业实行“供给侧改革”的重点就是要“去缫丝产能,去茧丝绸库存”。我国的缫丝企业常年有1/3亏损。究其原因,主要就是产能过剩。缫丝产能过剩导致缫丝企业抢购蚕茧,造成茧价高企,茧价高催生了丝价高,丝价高的结果造成了订单少,市场份额萎缩。我国丝绸产业正陷入了这样一种恶性循环,去缫丝产能已成行业的当务之急。国家茧丝绸主管部门应该研究如何组织落实丝绸产业的供给侧改革,如何做到统筹规划去缫丝产能。  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银行贷款积压在茧丝绸仓库、以及丝绸产业链的三角债中,可以说,丝绸行业已累积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堰塞湖”。上游的蚕茧不断涌入,下游出口并不通,时间越久则危机越大,去茧丝库存,是为了尽快引流“堰塞湖”中的蓄水。当前去茧丝库存必须要发挥国家储备丝基金的作用,这可以最直接帮助企业去库存。笔者认为,在收储定价时应该引导丝价下行,目的是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引入生产订单。嘉兴、广西茧丝绸市场也应该在茧丝期货指数上顺应配合价格下行策略。现在茧丝绸市场基本是有价无市,成交寡淡,恢复交易量一定是市场经营活动的上上策。当然,去库存的关键主体是缫丝企业,没有在去产能中淘汰出局的缫丝企业一定要抓住瘦身机会,降价出货,恢复企业的健康肌体。“无纾目前之虞,或兴意外之变”,丝绸行业的“堰塞湖”危机正是目前之虞,是必须要抓紧解决的。  丝绸之于中国,承载着历史,镌刻着文化,象征着荣耀和辉煌。这是祖先留下的宝贝,传承和发展是当代丝绸人的责任和使命。面对当前国际丝绸产业复杂多变的局面,是任其迁徙还是坚守祖业,这是我们必须作出的回答。  作者:费建明(作者系杭州丝绸文化与品牌研究中心理事长、国际丝绸联盟秘书长)

由于世界经济复苏的复杂性、丝绸商品的特殊性,以及我国国内茧丝行情剧烈变化,使后金融危机时代的中国丝绸出口出现了些新情况。

金额增加而丝量减少

据海关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真丝绸商品出口总额为14.84亿美元,同比增长8.99%。这远低于我国整个外贸出口额35.2%的增幅,也远低于我国纺织业出口额增幅和服装业出口增幅。

从出口量看,据海关统计匡算,今年上半年我国真丝全商品出口的长短纤维量约29040吨,同比减少3.03%。其中长丝类出口5905吨,同比减少14.7%。桑蚕丝出口减少2.36%,打线丝出口减少30.81%;短丝类出口3085吨,同比减少22.12%。真丝绸缎出口13036万米,同比增长6.44%,其中坯绸出口增加4.46%,印染绸出口增加17.3%。丝绸服装出口3980万件,同比减少7.69%,其中针织服装出口减少8.77%,梭织服装出口减少7.19%。

其中对主销市场出口金额增加,丝量减少。今年上半年,内地对美国、我国香港特区、日本、印度、意大利、韩国和巴基斯坦等主销市场的真丝绸商品的出口额为10.21亿美元,同比增长9.44%。对各主销市场的出口额都有不同幅度的增长,其中增幅最大的是对意大利的出口,增幅达36.54%;增幅最小的是对美国的出口,增幅仅为0.09%。

进口量大幅增加

上半年,海关统计的各类真丝绸商品的进口总额为9928.9万美元,同比增加22.74%,其中进口的茧、丝、绸金额为5559.58万美元,同比增长17.32%。由于种种因素使得国内茧丝原料供应显得紧张,价格随之大幅度上涨。与此同时,国内企业为降低成本,增加混纺、交织以及某些家纺产品的生产,从国外进口了价格相对低廉的茧丝绸原料性产品,其总丝量达3140吨左右,比去年同期增长131.3%,其中70%以上是茧和丝类。

茧丝供求矛盾并不突出

按海关统计匡算,今年上半年内外销用丝量约3.98万吨。按行业正常安排,上半年可使用的桑蚕鲜茧量应有2.8万吨左右,再加上进口的约3140吨茧、丝、绸的丝量,上半年可供丝量至少有4.9万吨。此外,还有上半年柞蚕丝的供应量,以及国家上半年四次投放的储备丝共1300吨。由此供求总量匡算,2009年下半年无需“寅吃卯粮”。

由上看出,今年上半年我国茧丝供求关系实际上并不紧张。即使考虑到一些产区的春茧质量因种种因素有所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有效供丝量,但市场也绝对不应该显得如此紧张,以致于近几月价格被快速推高至今。当然,上半年以来的茧丝价格走高趋势,也是有多方面原因的,但上述数据充分说明,供求应该不是其主要原因,具体原因还是需要我们进一步理性地去分析研究。

丝绸出口遇新挑战

世界经济复苏的复杂性、丝绸商品的特殊性,以及我国国内茧丝行情的剧烈变化,使后金融危机时代的中国丝绸出口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其中主要原因是:

出口金额的增加受到去年低基数因素和原料价格上涨拉动的影响。首先需要指出的是,今年上半年真丝绸商品出口额同比增长是建立在较去年出口减少基础上的,其中有低基数的因素。其次,从海关统计和行业实际情况可看出,上半年出口额的增长,完全是由于原料性商品价格上涨所拉动的。上半年尽管丝类主要品种和丝绸服装的出口量有不同程度的减少,但因为国内茧丝价格大幅攀升,直接推升了它们的出口价格,从而导致了真丝绸商品出口总额有1.62亿美元的增加。

国外丝绸市场也存在补库存现象。受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去年上半年我国真丝全商品出口的丝量减少约14.73%,全年减少约11.56%。这说明国际丝绸市场也经历了残酷的去库存过程,库存的回补就成为经济恢复过程中的必然。今年以来,欧洲、日本等地区和国家对原料性商品也出现了补库存性进口。他们基于生产、消费的需要,即使价格高也不得不购买。例如,去年意大利从我国进口的各类真丝产品的总丝量减少了约31%,其中坯绸也减少约21%,今年上半年尽管坯绸价比去年同期上涨47.56%,但进口量还是增加了17.37%;日本去年从我国进口的丝类减少37%,今年的打线丝即使价格上涨了34.15%,但该产品进口量仍增加了18.08%。此外,海关统计还显示,有些国外企业,市场虽然需要补进,但因价格过高,难以接受,只能相应减少购买量。例如,上半年对意大利的打线丝和对日本的坯绸出口,都有此类情况。下半年受各种因素的影响,补库存动力逐渐减弱,其对市场正向拉动作用不断缩小也将成为必然。

前后道产品价格的传导尚需时间,或存在困难。从海关统计分析看,那些出口额增幅较明显的市场,大多属于今年上半年原料性商品的进口量比重相对大的市场,如对意大利、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出口额都有较明显的增长,对它们出口的丝类和坯绸量的比重也都很大,分别约占对它们出口总丝量的81.88%、97.83%和91.65%;而出口额增幅较小的市场,主要是那些丝绸服装及其他制成品进口量比重较大的市场,如对美国、我国香港特区的出口额增幅较小,对这两个市场出口的丝绸服装及其他制成品的丝量比重大,分别约占对它们出口总丝量的98.07%和66.32%。这反映出前道原料性商品价格的上涨对后道服装和其他制成品价格的传导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或存在一定困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