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提及主营女装、定位高端的上市公司屈指可数:朗姿股份、歌力思、维格娜丝等。在经历早前良性运作上市后,随着整体服饰市场陷入低迷,这些相关企业的业绩也开始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不过从日前陆续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来看,这些公司的降幅似乎有开始收窄的苗头。  那么,在行业低迷的环境下,这些公司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突破瓶颈寻求出路的?  并购为王  总部位于深圳的歌力思于去年4月才正式上市,此前,歌力思董事长夏国新表示,受到短期经济大环境的影响,近两年整体行业的行情不佳,早前歌力思的年均增长在20%以上,现在大约是10%左右。  在最新的第三季度业绩报中,歌力思的单季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增长
34.08%和
5.78%。记者了解到,第三季度单季净利润是在连续两个季度下滑后重新恢复增长。  在服饰品牌行业的经营中,由于国内品牌服饰因在产品企划、研发设计方面不足无法满足国内消费者的需求,
品牌打造需要较长时间积淀所以发展多不顺利。所以并购成熟的海外的品牌成为了一个捷径也是较为轻松的方案。  夏国新认为,收购成熟的服饰品牌对歌力思来说能够很好地补充品牌阵容。在他看来收购海外知名品牌有助于公司打开国际知名度。  2015年9月,歌力思就宣布出资1118万欧元协议收购东明国际投资(香港)100%股权。标的公司拥有德国LAURèL品牌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到了今年年初,歌力思又再度出手,斥资2.4亿元将美式轻奢潮流品牌EdHardy在华公司的65%的股权收入囊中。  此次业绩恢复增长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此前合并的新品牌拉动集团整体销售。  另一家定位高端的本土女装公司维格娜丝也同歌力思一样,坚持走多品牌并购之路。前三季度,维格娜丝实现营业收入5.41
亿元,同比减少11.12%;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0.67
亿元,同比减少12.44%;虽然前三季度依旧下滑,不过记者梳理后发现,单就其第三季度单季来看,营收降幅逐季收窄:公司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69
亿元,同比增长0.32%;净利润0.39
亿元,同比增长1059.98%。  广发证券分析师糜韩杰看好这样的品牌的外延式并购策略。他认若果能够利用资本市场的杠杆收购更多优质轻奢品牌,可以为如今的服饰类公司业绩打开广阔的成长空间。  转型他路  大多数传统的服饰品牌类公司目前多采取完善品类、丰富品牌阵营的方式突破发展瓶颈。不过也有观点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国际服饰品牌涌进大陆市场,国内本土品牌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其中,受到冲击最大的是一些本土的中高端服饰公司。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表示,目前国际服饰巨头已经全面进入中国市场,依靠品牌占领中高端市场是必然的,在面对国际服饰品牌不断涌入中国市场的情况下,本土企业唯有创新,否则必将有“灭顶之灾”。  于是,一些企业开始谋求多元化发展,试图转型其它领域寻求新方向的。  在本土高端女装公司里,朗姿属于较早上市的。受到大环境低迷的影响,这家公司近两年一直在调整发展方向,从2015年开始不断收购或者入股一些互联网公司,并宣布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是要向母婴、美容、整容、文体教育等多时尚品类业务拓展,打造覆盖“衣食住行娱美医”生活方式的“泛时尚生态圈”。  数据显示,朗姿16
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收入 8.26 亿元, 同比下滑 1.26%,降幅收窄;
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44 万元,同比增长 71.7%。 分季度看, 16
年第三季度的收入与净利润同比增长 32.23%和
827.78%。这是因为朗姿本来主营的几个品牌如朗姿、莱茵、卓可、玛丽在三季度还是有双位数的下跌导致总体账面还是下滑,但之前收购了韩国的童装、美妆品牌后的销售对于总营收的增加有一定贡献,所以目前降幅相较于之前有所收窄。  招商证券分析师孙妤分析认为这家公司“泛时尚互联网生态圈”格局已基本成型,在女装、婴童、医美及化妆品四大领域的布局将为公司后期发展带来无限可能。在她看来,朗姿所布局的几个领域发展前景较为广阔,且业务间的协同效应较高,未来可以通过现有资源调整产业结构性获得红利。  虽然朗姿在其跨界的转型之路也被诟病是脱离主业,不务正业。但无论如何,转型的结果成功与否,最终还是以业绩说话。

近日,各大服装品牌纷纷公布2018年年度财报乃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营运数据。在2018年消费低迷的大环境下,服装品牌的业绩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众所周知,受时尚潮流的影响,近几年国产时尚休闲服装品牌的业绩不是很理想。在此,我们期待通过对具有代表性的三大国产女性时装品牌的近况分析,来窥测这一服装品类市场的大致情况。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手机版,拉夏贝尔:滑铁卢的业绩,被诟病的扩张

3月29日,在连续多次发布业绩预减公告之后,拉夏贝尔终于发布了2018年年报。这份年报显示,拉夏贝尔2018年营业收入为101.76亿元,较2017年的89.99亿元,同比增长了13.08%,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为-1.60亿元,较2017年的4.99亿元,同比下降了132%。据悉,拉夏贝尔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下滑了。

紧接着,4月10日晚间,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对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上交所表示,经对拉夏贝尔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为便于投资者理解,请公司从行业经营、财务数据等方面进一步补充披露信息。拉夏贝尔的年度报告因此被深挖剖析。

作为目前纺织服装行业唯一一家A+H股上市的品牌服饰公司,拉夏贝尔近两年疯狂融资开店和接连收购法国Naf
Naf SAS 100%股份的行为遭到行业内很多人士的质疑。

有分析者称,虽然拉夏贝尔通过上市筹资、疯狂开店,缺钱了再融资再开店这种简单粗暴的模式让企业在短时间内把规模迅速做大,但是数量庞大的直营门店意味着大量的库存积压,如果管理不到位很容易将企业全线拖垮。同时,拉夏贝尔近几年一直在进行渠道下沉,意图通过门店的不断扩张抢占市场,但是随着各大服装品牌纷纷开始布局三四线市场,这种流量红利正在逐渐消失。拉夏贝尔目前面临的处境与此前的真维斯极为类似,如果不在经营模式上做出改进,未来情况将越来越糟糕。

而拉夏贝尔收购法国Naf Naf SAS的举动就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因为Naf Naf
SAS亦处于严重的亏损状态,以拉夏贝尔目前的现状,未必盘得动它。

歌力思:回购股份,都挺好

截至目前为止,歌力思尚未发布2018年年报。

不过,去年10月29日,歌力思公布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报告显示,去年1-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36亿元,同比增长25.87%;实现归母净利润2.68亿元,同比增长32.58%。其中,公司第三季度单季实现归母净利润1.07亿元,同比增长33.21%,连续8个季度实现正向增长。此前2017年年报,歌力思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3.02亿,同比增长52.72%。可以预见,2018年歌力思的业绩很大可能将继续向好。

国泰君安证券分析师郝帅介绍,歌力思业绩的快速发展一方面来源于收购品牌扩大收入规模,另一方面也来源于自身经营能力的不断加强。同时,歌力思未来两年的业绩增长将主要受益于多品牌协同效应,各品牌营业收入的快速增长。

2019年开年,歌力思就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196.02万元回购17.23万股公司股份。结合歌力思稳定增长的业绩,有分析称,歌力思近期的连续几次回购,彰显了公司对于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对于自身价值的高度认可,而回购股份,有利于公司对加强对决策的调控,更好布局旗下的诸多品牌。

另外,近期刚刚完结的热播剧《都挺好》中,歌力思的一款大衣亮相,为品牌增加了知名度。歌力思一直以来的定位就是打造国际一线女装品牌,定位优雅高端,品牌与剧中职场女性苏明玉的结合,很好地打了一波软广告。

维格娜丝:营收30亿,多品牌金字塔持续向上

4月3日,维格娜丝发布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0.9亿,同比增长20.3%;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7亿,同比增长43.6%。这其中,TEENIEWEENIE-女装是企业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其营业收入为16.3亿,营收占比为53%。“VGRASS-裙子”营业收入为4.2亿,营收占比为13.6%。“TEENIEWEENIE-童装”营业收入为3亿,营收占比为9.9%。

自2014年于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以来,维格娜丝就一直深陷营收萎靡的困境。2015年,公司甚至出现了营收和净利润的首次双双下滑。同年5月,维格娜丝以1.35亿元的自有资金收购南京云锦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100%的股份。然而,云锦在接下来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

值此穷途末路之际,2017年维格娜丝以57亿元之巨收购了韩国服装巨头衣恋集团旗下Teenie
Weenie品牌及该品牌相关的资产和业务。而当时维格娜丝的市值只有45亿元,因此,行业内戏称维格娜丝此举为“蛇吞象”。但是接下来的情况让人们大跌眼镜,自收购了Teenie
Weenie以后,维格娜丝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业绩不断攀升。尽管业绩很大部分是收购品牌Teenie
Weenie的功劳,但是维格娜丝正确的收购战略却保住了公司,重新奠定了其国产女装头部品牌的地位。

在服装行业前景不明的环境下,很多本土女装品牌都面临着业绩危机。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品牌选择了收购或并购其他品牌、开拓新的行业板块或者对品牌内部的运营情况进行调整。这其中,歌力思、朗姿和太平鸟等都是行业转型的成功者。在国外品牌不断入驻中国市场、本土品牌不断渠道下沉的情况下,未来服装市场的生意将会更加难做,本土女装品牌面临的危机也会更多,如何突破困境,不如向前辈取取经吧。

来源:中国服装网 作者:施侨露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