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关总署8日公布的10月份进出口数据显示,我国单月出口已连续七个月下滑。考虑到10月已进入下半年圣诞出口旺季,可以预见全年出口实现正增长压力较大。  而中国商务部几天前发布的《中国对外贸易形势报告(2016年秋季)》(下称《报告》)显示,当前中国外贸发展面临的形势依然复杂严峻,相对2015年9月以后的月度进出口基数普遍较高,四季度进出口下行的压力依然较大。  不过,《报告》预计2016年中国进出口有望实现回稳向好,2017年中国外贸占全球市场份额有望保持基本稳定。  对此,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周世俭称,之后两个月经过努力,全年出口实现正增长还是有可能的。由于新的出口退税政策来得稍晚了一些,最快也要等到春节才能见效。  对美出口下滑是主因  数据显示,10月份,我国出口1.19万亿元,同比下降3.2%;进口8606亿元,同比增长3.2%。今年前10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19.56万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9%,其中出口11.22万亿元,下降2%。  占据中国出口份额一成多的美国市场在10月份表现不佳。  数据显示,前10个月,我国对欧盟、东盟、日本等贸易伙伴进出口增长,但对美国进出口却出现下降。美国是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总值为2.75万亿元,下降3.2%。其中我国对美国出口2.06万亿元,下降2%;自美国进口6920.1亿元,下降6.7%;对美贸易顺差1.36万亿元,扩大0.6%。  《报告》指出,美国经济复苏放缓,2016年,美国经济开局不利,通胀未达2%的预期目标,就业数据波动性较大,复苏的基础并不牢固。  不过当前国际市场竞争加剧,主要经济体在经济政策上“逆全球化”倾向越发严重,加之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愈演愈烈,对中国贸易负面影响加大。中国已成为一些国家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首要对象,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出口产品共遭遇来自21个国家(地区)发起的91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同比上升44%;涉案金额109亿美元,同比上升90%。中国的钢铁、铝业和光伏等领域成为遭受国外贸易摩擦的重灾区,严重影响相关行业出口。  从整体看,世贸组织报告显示,2015年10月至2016年5月,二十国集团(G20)成员实施了145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平均每月有近21项新措施出台,月均新措施数量为2009年世贸组织开始监测贸易限制措施以来的最高水平。  出口退税政策需春节才能显效  在下行期,仍有一些值得关注的利好政策。  2016年,得益于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新兴经济体发展的外部环境有所改善,资本外流减少,汇率总体趋于稳定。  11月4日刚结束的第120届广交会境外采购商到会和出口成交相比2015年双双增长,形势趋稳向好。其中出口成交187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这一数据,相比于春交会同比增速的0.1%,状况有所好转。  日前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宣布,将机电、成品油、玩具等共418种产品的增值税出口退税率提至17%,调整自2016年11月1日起执行。值得注意的是,前10个月机电产品和纺织品等部分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下降。这些政策具有针对性。  周世俭评论说,由于外贸政策一般需要3个月到半年才能显出效果,最快也要等春节期间才能看到,此项政策是国际惯例。  《报告》分析称,中国外贸传统竞争优势正在减弱,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形成,产业发展面临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双头挤压”。一方面,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在劳动密集型产业方面的竞争更加激烈,2016年前8个月,中国劳动密集型产品在美国和日本进口市场份额比2015年同期分别下降1.4个和2.6个百分点,而同期越南产品在美、日进口市场份额分别上升0.7和1.2个百分点;另一方面,中国与发达国家资本、技术密集型领域以互补为主的关系将发展为互补与竞争并存关系,尤其新兴产业发展将面临发达国家更严苛的遏制。

今日上午,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综合统计司司长郑跃声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2014年上半年进出口情况。在谈到下半年影响我国外贸进出口发展的一些因素,郑跃声用“转、回、弱、摩”四个字概括,其中,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在欧美日等主要市场份额持续下降,分别下降了0.9、0.6和2.4个百分点。

在部分中高端制造业回流发达国家和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被东南亚国家替代的双重挤压中,今年来,我国外贸依然呈现逐季回稳态势,且先导指数连续三个月改善。

郑跃声接下来具体介绍了这四方面的因素。

13日,海关发布了9月当月和今年前三季度的外贸数据。以人民币计,今年前三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7.53万亿元,同比下降1.9%。9月同比下降2.4%,其中出口下降5.6%。

“转”是指传统制造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商品,正在向东南亚等周边国家的转移在加快。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在欧美日等主要市场份额持续下降。今年一季度,我国纺织品等七大类劳动密集型商品在美国市场的份额下降了0.6个百分点,至44.4%。在欧盟和日本的市场份额分别下滑了0.9和2.4个百分点,分别是41.2%和58.2%。与此同时,越南、墨西哥、印度等同类产品在美国市场份额分别提升了0.8和0.1个百分点;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的同类产品在欧美市场份额同比分别提升了0.6、0.3和0.4个百分点;越南、泰国、孟加拉的同类产品在日本市场的份额分别提升了1、0.4和0.1个百分点。

新葡萄京app下载 ,9月出口再现回落

“回”,部分发达国家为了振兴本国经济、扩大就业采取措施促进制造业回流其国内,对外投资在降温。有关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1-5月份,我国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174亿美元,下降了16.5%。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析报告,美元汇率的竞争力、页岩气革命带来的廉价能源,与新兴经济体在劳动力成本上差距缩小,这些因素在推动着美国制造业的复苏。报告还提出,在本轮危机发生之后,美国的制造业不仅得以较快恢复,而且迅速恢复到超过了危机前的水平,发达国家制造业的回流将对我国的相关产业和外贸形成一定的冲击。

据海关统计,9月,进出口总值2.17万亿元人民币,下降2.4%。其中,出口下降5.6%;进口增长2.2%;贸易顺差收窄25%,为2783.5亿元。而8月,出口在连续5个月增长后,保持了5.9%的增长。

“弱”,是指人工等生产成本要素持续提升,削弱了我国出口产品的竞争力。近年以来,我国各地最低工资标准连续上涨。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包括北京、上海、深圳等在内的10多个省市相继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涨幅约为14%。此外,我国出口企业在融资、土地、原材料等经营成本持续上升,资源的约束也在不断地加大,环境的约束也越来越严格,我国传统产业竞争优势有不断削弱的趋势。今年6月份,我们对近2000家企业调查问卷显示,有61%的企业认为当前出口的综合成本同比在增加,有65.2%的企业反映劳动力的成本在增加。

外贸上上下下、时好时坏,这也是外贸的新常态。类似L型的走势,外贸仍然处在底部区间。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分析说。

“摩”,贸易摩擦的加剧抑制着我出口空间的进一步扩大。当前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持续抬头,贸易限制措施增多。2月17日,世贸组织发布的全球贸易监督报告统计,从2012年10月中旬到2013年11月中旬一年间,各成员国采取的贸易限制措施达到407项。有关部门发布的《我国国际贸易环境报告2014》称:2013年中国出口产品共遭到92起贸易救济调查,涉案总金额36.6亿美元。2014年以来,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呈现愈演愈烈之势。比如5月份,美国针对中国出口产品的贸易救济行动就多达6起。5月14日,欧盟作出仲裁裁定,对原产中国太阳能玻璃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

9月出口回落,原因是对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普遍下降。从出口地区看,我国对美国出口增长-8.1%,对欧盟出口增长-9.8%,对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日本、东盟的出口增速分别为-10.3%、-10.2%、-7%和-0.8%。此外,对金砖国家的出口也都是负增长。

此外,郑跃声还谈到了其他影响外贸进出口的因素。今年以来全球大宗商品,像能源、资源类的大宗商品出现了供过于求,价格在持续下跌。例如上半年,铁矿石、煤、铜、大豆等我国进口主要能源资源产品价格同比都呈现明显的下跌。郑跃声说,“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价格累计下跌了2.4%,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尽管是有利于改善我国的贸易条件,我们可以用相同的钱买回更多的物资,但这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当期的进口值。大宗商品价格低位运行的态势估计在下半年还在持续,也会对我们的进口,特别是按贸易值统计的进口会有一定的影响”。

交银研究在线的数据点评称,对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增速几乎全部下降,并且不存在明显的基数效应,反映出当前外需环境需求较弱,出口面临较大压力。

国际市场没有完全复苏,贸易摩擦近期明显增多,特别是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上,我国的竞争力逐渐被部分东南亚国家替代,这都是出口再次出现疲弱的因素。白明说。

有关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在美国和日本市场的份额分别同比下滑1.1%和1.7%,而同期部分东南亚国家的同类产品,在美、日的市场份额则分别提升了0.7%和0.9%。

即便如此,在业内专家看来,出口进一步下行的空间已经有限。虽然成长的速度慢,但是我们的外贸竞争新优势正在成长,而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虽然有部分外迁,但是也有新来的,并与产业的转型升级相结合,逐渐具备了综合竞争的优势。此外,目前自贸区已有11个,正在发挥作用;一带一路也在进入项目落地期。这些都对外贸形成支撑作用。白明说。

外贸政策需与产业政策联手

虽然前三季度的进出口、出口和进口值仍然同比下降,但是,分季度看,呈现出逐季回稳向好的态势。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13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说。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进出口、出口、进口数据同比分别下降7.2%、6.3%和8.3%;这三项数据在二季度分别为-0.2%、0.6%和-1.3%;在第三季度,则分别为1.1%、0.4%和2.1%。

华泰宏观的报告称,三季度出口同比增长,显示外贸边际总体有所企稳,预计这一趋势将持续。

同时,一些新亮点也正在出现。黄颂平称,在优进优出方面出现了一些积极变化。比如,企业在加快走出去和推进国际产能合作中带动了装备制造和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前三季度电动机及发电机出口增长5.7%、医疗仪器及器械出口增长6.3%、纺织机械出口增长1.2%。同时,高新技术产品进口值同比增长1.4%。

白明认为,当前的外贸有回稳迹象,但仍未生成趋势。特别是若要实现向好,仍待进一步的努力,因为这依赖于基本面上是否发生改变。

然而,若要全年的进出口数据在前三季度负增长1.9%的基础上实现止跌,仍然不易。白明坦言,因为这意味着在今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里,需实现约6%的正增长。

黄颂平分析,目前外贸增长空间受到国际贸易格局变化的不利影响。一方面发达经济体促进本国制造业重振发展,使得部分中高端制造业从我国向发达国家回流;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凭借劳动力、土地等低成本优势,对跨国公司的吸引力加大,中低端制造业崛起的步伐加快,对我国传统优势产品的市场份额产生了一定的挤压。

帮助外贸度过双重挤压的难关,政策应更多侧重在产业方面。政策只单纯扶持贸易已经不足够,还需与扶持产业的政策相对接。同时,结合中国制造2025、东北振兴、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和京津冀一体化的五大战略,也应进一步积极吸引外资参与我国的创新驱动发展。白明说,自贸区战略也仍待进一步挖掘潜力。因为,目前力度最大、水平最高的中韩、中澳自贸区签订一年多,从目前双边的贸易数据来看,自贸区的优势尚未充分发挥,在这方面也仍有潜力可挖掘。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