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青岛、广东、宁波等地贸易商反映,1月以来抵港、入保税库的进口纱主要以中低支为主(21S以下环锭纺及OE纱),而C32-40S包漂包染的喷气织机、剑杆织机用纱供应则呈现下滑。由于C8-16S巴基斯坦赛络纺纱与国产纱相比价格优势已逐渐缩小,加上临近春节部分中小织布厂、贸易商开证已有些困难,因此低支巴基斯坦纱询价、成交较清淡。对于节前棉纱销售市场呈现的“小阳春”行情,业内普遍分析原因如下:  一、进口“期货纱”报价整体大幅上扬。由于近1个月来印度国内棉价连续上涨,S-6出厂价从71.5美分/磅左右一路上涨至78.30美分/磅,纱厂被原料压得喘不上气来,“期货纱”报价也应声大涨0.12-0.15美元/公斤;巴基斯坦、越南等地纱厂因ICE、美棉及其它产地棉价“居高不下”,能源和人工成本价格上涨等因素,也随印度纱全面报涨;港口棉纱现货、即期装运国产纱成“受益者”。  二、织布厂和中间商节前预防性补库。从调查来看,今年国内纱厂普遍“放假晚,放假长”,部分中小棉纺厂甚至2月中旬前后才复工、生产、接单,对于原料“随用随买,看菜下单”的织布厂、服装厂而言不得不提前少量备货,以免影响加工、交货。另外一些节前无法赶完订单的下游企业担心节后棉花、棉纱价格大幅波动和汇率调整而提前与纱厂协商以交付保证金、承兑汇票、国内信用证等方式锁定纱线资源价格及数量。一些河北、山东、江苏等地纺企表示,近几日坯布、棉纱价格整体呈现“翘尾”行情,对整个产业链信心形成支撑。  三、中小纱厂减停产的“后遗症”开始显现。因11、12月国内新疆棉、地产棉价格分别15800-16000元/吨、15300-15500元/吨一线,并未随郑期合约大幅下跌而下调,很大一部分中小纱厂、织布厂在“扛”了近2个月产销“倒挂”后不得不减停产,C32及以下环锭纺、OE纱的供给量不断下滑;加上不符合环保要求的印染企业纷纷停产、整顿,染费虽整体大涨0.50-0.80元/米,虽染厂加班加点赶订单,但仍有较大量的订单被推至年后甚至2月中下旬,成本风险开始从终端向上游蔓延,加速小纺纱厂“退出”。近日一些江苏、浙江等地气流纺厂表示,纺纱利润不佳,进口印度、巴基斯坦纱不断“吞噬”国内市场份额。  1月中旬以来,宁波、青岛等港口越南C21S、32S针织现货报价20300-20500元/吨、21800-22000元/吨;而印度C32SA针织现货报价也22000元/吨左右,而二者JC32针织报价同在23800-24000元/吨,印度、越南纱几无差价;巴基斯坦C21S针织报价要低于印度纱、越南纱300-400元/吨,但因配棉水平、机器设备及工人熟练程度等限制,巴基斯坦纱竞争力强于印度纱但低于越南纱。江苏某贸易商表示,相较于巴基斯坦纱,越南、印度纱进口主要集中在C21-40S,JC21-32S及JC21S/2、JC32S/2,而巴基斯坦纱侧重点则是赛络纺:C8S、C10S、C16S及C21S、C21S针织,中国买家对高支普梳、精梳纱下单兴趣很低。  对于节前低支环锭纺、OE纱现货询价和成交短暂回暖,印度、巴基斯坦纱厂、贸易商普遍看的很淡,认为持续时间不会长,且由于织布厂、中间商节前备货了对2月上中旬进口纱销售反而是个利空。一方面自3月6日储备棉轮出将全面开启,大量的中、低品质品级的棉花再次流入中小纺纱厂、织布厂,中国企业成本将明显下降,OE纱、C21-40S与进口纱的差价缩小甚至“倒挂”,下游采购将转向国产纱,进口纱的“苦日子”并不遥远;另一方面人民币贬值预期强烈及中美贸易政策走向充满不确定性,中国织布厂、贸易商进口棉花、棉纱将受到更多束缚、制约。另外ICE主力合约持续在71-75美分/磅盘整,印度S-6棉价因CCI收储、上市缓慢及汇率等原因难以深度回调,因此“期货纱”下调阻力大,低支纱将被中国纱厂“收复”。

据广州、青岛、宁波等港口的棉纱贸易商反映,1月上旬以来进口印度、巴基斯坦、越南C32纱的询盘和还盘较12月中下旬活跃很多,尤其是包漂包染色喷气织机、剑杆织机用的C32纱,贸易商出货价格小幅上涨50-150元/吨。近日,由于保税库、近期抵港的巴基斯坦C8S-C16S赛络纺纱供给数量不充足,广东、江浙等地一些牛仔布急于赶春节前的订单,询价和成交也呈短暂回暖,山东淄博、潍坊、河南郑州等地一些中间商则表示进口JC21S、JC32及JC32/2的要货也有所升温。业内分析,一方面受近一个多月来印度棉轧花厂出厂价、FOB、CNF、CIF报价持续上涨5-6美分/磅的影响,印度、巴基斯坦等1/2月份“期货纱”已全面开涨,而港口保税现货、清关纱的上涨则相对滞后,部分织布厂、中间商“先知先觉”,试图囤积一些原料;另一方面自12月中旬以后,由于新疆棉、地产棉现货价格维持在高位,调整幅度远远低于郑期、撮合,纺40S及以下中配、低配棉纱中小纺企几乎没有利润甚至有300-500元/吨亏损,因此普梳纱、低支精梳纱的减产停产率上升;加上近期下游外贸公司、服装企业、织造厂逐渐步入“春节”节奏,纱厂为减少流动资金占压采取库存“双降”措施-棉花采购、棉纱生产均下滑,印巴等外纱则“趁虚而入”。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娱乐官方网站,进入4月上旬,广东、江浙及山东等地JC21S、JC32S、JC32/2、OE21S及C21S进口纱的询价、出货相对活跃,其中JC21S、C20S、C21S印巴产地棉纱报价上涨150-200元/吨,其它低支棉纱报价也呈现蠢蠢上涨的势头。印度、越南及乌兹别克期坦产C40S及以上支数棉纱出货比较缓慢,中国织布厂、贸易商大多要求包漂染,印度高支纱配棉以巴西棉、西非棉及印度J34、S-6等配棉为主,32S及以下棉纱包漂、包上喷气织机的比例较高,40S以上一般合同中不做约定。    对于外纱报价上涨,业内分析,一方面2016年以来港口保税外纱数量持续下滑,截止3月底已降至6.5万吨以下,C20S、JC21、JC32S等现货供应不足,贸易商提涨;另一方面印度国内棉价大幅上涨,S-6、J34的轧花厂出厂价分别上调至64.40美分/磅、64美分/磅,远东主港S-6的CIF报价也上涨至65.75-65.80美分/磅,且印度国内高等级棉花短缺,需求旺盛。ICE期货主力合约连续数日在58-60美分厢体内窄幅振荡,现筑底迹象,纱厂成本小幅上升,推动报价提涨。    4月5-7日,青岛、张家港、广东港的印度产地C21针织A纱、C32S针织A纱及JC32S棉纱的CNF报价分别为2.12-2.14美元/公斤、2.37-2.38美元/公斤、2.63-2.65美元/公斤,较3月底普遍上涨0.01-0.02美元/公斤,大厂品牌A+纱报价较A纱高0.03-0.05美元/公斤(如NARA、SEL等),巴基斯坦C21S、C32S棉纱报价不再比印度纱高0.01-0.02美元/公斤,个别纱厂因库存大、资金压力高报价已低于印度纱厂。    几家印度、越南纱厂表示,中国织布厂、贸易商目前采购以现货、即期装运为主,预订远月期货纱的兴趣不高,近强远弱的特点突出,一方面惯例3、4月份是纺织服装生产、接单旺季,今年虽然启动晚,但市场、汇率、原料等价格不确因素较多,因此布厂、中间商采购原料只以满足生产为目的;另一方面中国国储棉轮出细则尚未公布,中低品质棉花仍有下调空间是大部分用棉企业的判断,国产C21S、C32S、C40S棉纱价格上的竞争力有望进一步提升。    近日,广东、浙江市场巴基斯坦产赛络纺C8S、C10S、C12S询价、成交比较清淡,3月中旬前成交稍好的OC12S、OE16S纱也陷入量价挣扎阶段。一些棉纱进口贸易商反映,3、4月份装运、抵港的印度纱、巴基斯坦棉纱持续下滑,既有中国买家大量使用国产纱,逐渐减少C32S外纱进口的因素,也有因孟加拉国、埃及等国对印巴纱进口旺盛,印度棉纱出口找到突破口的原因(2016年2月份中国进口占印度棉纱出口量的27.4%,大幅低于015年的48.32%)。目前进口棉纱市场现两个特征:一是越南、印度、印尼及中亚棉纱C32S、C40S及JC32S、JC40S纱的保税占比增加;二是港口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等中亚棉纱的占比上升,以21S及以上支数环纺纱为主,但紧密纺、赛络纺占比低。

一些大中型贸易商估算,至1月中旬,中国各主港保税、清关未提走外纱的库存已达到9.8-10万吨,其中预计仅12月份的棉纱进口量将超过19.9万吨,同比增长幅度将突破11%,越南、印度、巴基斯坦产棉纱仍占据前“三甲”,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巴纱“掉队”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而越南纱则连续“换档提速”。

首先,由于印度棉纱出厂价、出口价“芝麻开花—节节高”,而越南、乌兹别克斯坦等产地C21-C40S纱的CNF、CIF报价则保持相对稳定,C32S印巴纱与越南纱的差价从11、12月份的0.08-0.10美元/公斤缩小至0.02-0.04美元/公斤,越南纱的竞争力不断增强。

其次,中国内地企业在越投资、新建纺纱厂投产的规模越来越大,而且产品以C21S及以上为主,纱线的品质、一致性及其它批标得到明显改善,加上使用美棉、西非棉、中亚棉等配棉比例较高,因此至少约80%的产品返销回国内。

第三,巴基斯坦因国内棉价高企又不给印度棉发放进口许可证,巴国内能源成本居高不下,因此纱厂开机率较大幅度下滑,赛络纺纱、C32S纱的生产和出口能力严重不足,一些订单被迫延期装运或毁约。

第四,TPP协议的取消对越南纱厂的利空影响可忽略,反而加速了纱线出口。根据TPP出口“原产地”的规定,中国在越南投资的纺织服装企业对欧美日等出口必须遵循该规定,否则越南企业无法从TPP中获益;但特朗普政府已明确否决了TPP,越南纱厂、织造、服装等企业不再受“原产地”限制,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纱线、坯布等非终端产品出口迎来“爆发”。

据调查,1月9、10日青岛、广州港OE21S、C32高配、C32包漂白、JC32S越南2/3月“期货纱”报价分别为1.99-2.01美元/公斤、2.74-2.75美元/公斤、2.79-2.81美元/公斤、3.05-3.06美元/公斤(均为CNF报价,因1月船期越南纱已无现货可售),较12月下旬普涨0.02-0.03美元/公斤;而目前江浙地区巴基斯坦C16S赛络纺、越南C21针织和C32针织的人民币报价分别为19500元/吨、20500元/吨、22000元/吨,大厂、品牌印度纱与越南纱的报价已完全一致,如印度DCM
32S针织、SEL
32S针织纱的报价也为22000元/吨,但部分织布厂、中间商表示,因越南C21-C40S纱配棉以美棉、西非棉及少量中亚棉、印度棉为主,纱线的强力、毛羽、CV值等指标较印巴纱稍好,而且越南品牌纱大多包漂白,因此在二者差价不大的情况下倾向于选择越南纱。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