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时间引起广泛热议。由此,《中国纺织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业人士和对美出口前20强代表企业,了解企业对今年行业出口走势的预判。1中美双边贸易将发生哪些变化据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尽管受全球经济形势和贸易环境影响,中美纺织品服装贸易额呈现下降趋势,但是目前,两国在对方贸易关系中的重要地位仍未改变:美国仍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四大进口来源地;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然而近几年,与东南亚等地区的国家相比,中国纺织服装对外贸易比较优势正在降低。与此同时,特朗普新政下,中美贸易前景更加扑朔迷离,特别是在其竞选期间对与中国相关的贸易表态较为苛刻,比如可能标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可能全面审查与中国相关的贸易活动;可能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等。这一系列不确定因素使人对中美双边贸易产生忧虑。那么,中美双边贸易将发生哪些新变化?针对以上问题,有分析认为,这些缘起中美双边贸易中,中国对美长期维持贸易顺差,而美国则处于贸易逆差之中。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指出,由于美国对华服务贸易顺差常被忽视,而中国出口产品中又包含许多外国零部件,美方统计往往夸大了对华贸易逆差的实际规模,因此导致特朗普新政中提出的消减贸易赤字,增加就业,提振美国经济等目标。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此表示,特朗普兑现这些承诺的基点,一个是汇率,一个是税收。关于税收,目前关注较多的是边境调节税,美国想把在外投资的美资企业拉回国内。而以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为名义,跟中国打贸易战,这种可能性非常大。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祁欣也对《中国纺织报》记者指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较大,相当一部分为加工贸易,中国只收取加工费再出口到美国,因此美国公司收益更大。可见,如果美国对中国征收高关税,不仅惩罚中国,也间接惩罚了美国公司。而且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是以价廉物美的工业产品为主,提升关税后最终会影响到美国消费者。因此,特朗普对中美双边贸易政策的出台还是相当审慎的。不过,有美国专家辩解说,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高额关税可能主要针对一些他们认定的所谓倾销类产品,而实际上美国这些年对中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例子已不鲜见。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对《中国纺织报》记者表示,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亚洲大部分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美国退出TPP以后,由东盟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或许会驶入快车道。有消息称,2017年将完成RCEP的相关谈判,各国是否可以顺利签署协定令人期待。另外,诸如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以及“一带一路”等机构和项目的作用也会随之增强。2纺织对美出口到底会受多大影响从行业的角度看,特朗普新政对中美双边贸易到底会有多大影响?行业将面临怎样的出口形势?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统计得出的2016年对美出口20强名单显示,来自上海和广东等地的出口企业较多。对美出口20强企业上海申达进出口有限公司贸管部经理顾薇薇对《中国纺织报》记者表示:“特朗普新政若以汇率为借口是站不住脚的,其实人民币贬值带来的价格优势不足以抵挡东南亚国家生产成本低的优势。比如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全年贬值约6.67%,对于中国纺织品出口本是利好,但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1月至11月,我国纺织品出口同比减少6.68%。另外,虽然从我们国家利益层面说,东南亚国家替代‘中国制造’弊大于利,但纺织行业梯度转移是大势所趋,需指出的是,企业在谋划东南亚生产布局时,一定要做到优势互补,对于国内一些仍具有战略性作用的生产基地,不可轻易放弃,切忌盲目东南飞。”对美出口20强企业上海新联纺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峥也对《中国纺织报》记者表示:“东南亚国家与美国之间的贸易便利性优于中美之间,从东南亚出口到美国的关税远低于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关税。去年,我们公司对美出口首次出现小幅下降,对此,我们正在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而来自广东等地的对美出口20强企业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不能单纯从利弊方面谈论向东南亚转移产能对中国的影响。纺织的产业链非常长,最下游的缝制环节对劳动力成本敏感,会继续向东南亚等区域转移。而上游的研发、设计和原料领域,国内企业优势依然明显。未来在全球纺织品供应链中,有望形成‘中国+周边国家’的主导格局。物竞天择,全球贸易自由化趋向不可逆转。”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淮滨在今年初举行的中纺圆桌论坛上指出:“特朗普上台改变了美国的政治体制,财团商业人士直接担任最高领导者。因此他要提升制造业,增加就业岗位,保护国内市场。他提出的对中国制造产品征收45%的关税基本是惩罚性关税。我们行业对美国年出口将近500亿美元,占美国纺织品进口份额逾30%,如此高的关税对纺服行业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孙淮滨就此阐释到:“那么,特朗普新政对纺企出口美国的影响面究竟多大?其实,他的政策要落实下来会有一个过程,可能遭到美国国内利益集团的反对,首先进口商要反对,这么高的关税致使一些不可替代的中国产品进不来。其次,消费者会因此增加生活成本,估计也会引起美国民众的不满。我们要利用内部的这些矛盾,来保护我国产业的利益。最后,我们也要看到,特朗普通过减税来营造招商引资环境,扩大各国企业赴美投资。现在我国棉纺、化纤、服装企业赴美投资的越来越多。同样,美国退出TPP,对我们的产业发展来说不见得是坏事。总而言之,我们对待特朗普的一些新政要抱有客观看法。”3客观看待中美纺服贸易新趋向当地时间1月23日,就在特朗普宣布退出TPP的同一天,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纺织行业分会和法兰克福展览(美国)公司主办的2017年中国纺织品服装贸易展览会(纽约)春季展开幕。据悉,首日到场专业买家近2000人,创春季展新高。对此现象,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国际贸易办公室副处长刘耀中对《中国纺织报》记者表示,由中国出口的纺织品服装在美国个人消费品中占比较高。特朗普新政下,希望重振“美国制造”仅限于高端制造业,如果美国重新发展中低端制造业,并无太大成本优势。刘耀中特别谈到:“对于出口企业而言,一是要注意汇率的波动性,明年全球主要货币之间的汇率波动可能会放大。在接单时,要考虑怎样锁定汇率带来的风险;二是随着美元回流,很多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地区的美元支付能力会受到一些影响,因此要谨慎选择新的客户,选择安全的支付流程,降低支付方面的风险。”祁欣表示,从当前实际情况来看,虽然中美双边贸易确实受东南亚各国影响,但影响十分有限。尽管2016年美国自中国进口纺织品服装金额呈下降趋势,但中国仍占美国进口纺织品服装份额的1/3,远高于越南1/10的占比。祁欣还指出:“虽然从短期效应看,转移的结果势必造成我国国内企业订单减少,贸易额下降,而东南亚国家订单增长,贸易额提升,较我国竞争性增强;但从长期看,我国低端产能和环节转出,高端资源进行全球化配置,能够利用周边国家成本优势和政策优势,有效规避贸易壁垒,是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的有效手段,对促进国内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具有积极作用。因此,中国与东南亚各国未来是错位竞争,火药性不强,需客观淡定看待。”赵萍补充道:“随着中国纺织服装涉及研发、设计和原辅材料的生产技术水平不断提升,在一些品牌的制造环节转移到东南亚后,中国对东南亚的纺织服装成品贸易下降的同时,原辅材料的出口则会明显增加。因此,随着东南亚国家出口到美国市场的纺织品金额的增长,作为上游的中国纺织企业并不完全处于被替代的地位。”她认为,中国纺织品出口不仅不会受到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的影响,还有可能随着东南亚纺织品服装出口的增长,而使中国企业受益。中国与东南亚共同推进的RCEP也是为了实现这种合作共赢的目的。通过区域经济合作,使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实现共同发展。赵萍总结道,2017年,中国的出口形势仍然非常严峻。英国脱欧以及欧盟自身复苏远低于预期,导致纺企出口欧盟的压力仍然巨大;特朗普上台后,贸易政策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出口美国的难度不会低于2016年。因此,建议企业加快创新步伐,加大研发升级能力投入,尽快形成独具特色的品牌优势,才能在全球经济缓慢复苏、世界市场竞争加剧、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获得新的生存空间。

据美国白宫消息,当地时间2月8日,美国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感谢习主席祝贺特朗普就任总统,并祝愿中国人民元宵节快乐,鸡年兴旺。

编者按

特朗普声明,他期待同习主席共同推动惠及两国的建设性中美关系。

近年来,国际贸易发展不确定、不可控因素日渐增多。2016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对美国、欧盟、日本等主要出口市场的出口额出现全部下跌的态势,而且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首次出现近20年来连续两年下降且降幅逐年放大的局面。尽管今年1月纺织品服装出口恢复增长,但其持续性仍待观察。

特朗普突送鸡年祝福,释放了什么信号?特朗普新政下,对于中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来说,中美双边贸易将发生哪些变化?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势力抬头下,惩罚性关税是否会递增?与此同时,如何看待东南亚等生产成本较低的国家对中美双边贸易产生的冲击?怎样预估纺织服装出口企业今年对美贸易发展态势?

有分析认为,今年,包括贸易在内的全球经济尚处在调整期中,或者说是缓慢的恢复期中。

年前,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时间引起广泛热议。由此,《中国纺织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业人士和对美出口前20强代表企业,了解企业对今年行业出口走势的预判。

我们怎样在巩固纺织品服装出口第一大国地位的基础上,预见大势,进而找准方向,握紧机遇?对2017年新的国际贸易环境的研判就显得尤为必要。

1中美双边贸易将发生哪些变化

看点一

据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尽管受全球经济形势和贸易环境影响,中美纺织品服装贸易额呈现下降趋势,但是目前,两国在对方贸易关系中的重要地位仍未改变:美国仍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四大进口来源地;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特朗普新政带给纺企新契机

然而近几年,与东南亚等地区的国家相比,中国纺织服装对外贸易比较优势正在降低。与此同时,特朗普新政下,中美贸易前景更加扑朔迷离,特别是在其竞选期间对与中国相关的贸易表态较为苛刻,比如可能标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可能全面审查与中国相关的贸易活动;可能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等。这一系列不确定因素使人对中美双边贸易产生忧虑。

事件:

那么,中美双边贸易将发生哪些新变化?

特朗普新政下,中美贸易前景更加扑朔迷离,特别是在其竞选期间对与中国相关的贸易表态较为苛刻,比如可能标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可能全面审查与中国相关的贸易活动;可能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等。

针对以上问题,有分析认为,这些缘起中美双边贸易中,中国对美长期维持贸易顺差,而美国则处于贸易逆差之中。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指出,由于美国对华服务贸易顺差常被忽视,而中国出口产品中又包含许多外国零部件,美方统计往往夸大了对华贸易逆差的实际规模,因此导致特朗普新政中提出的消减贸易赤字,增加就业,提振美国经济等目标。

与此同时,2016年,我国对美国出口现20年来首降,出口额450.2亿美元,同比下降5.7%,对整体出口形成负拉动。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此表示,特朗普兑现这些承诺的基点,一个是汇率,一个是税收。关于税收,目前关注较多的是边境调节税,美国想把在外投资的美资企业拉回国内。而以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为名义,跟中国打贸易战,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这一系列不确定因素使人对中美双边贸易产生忧虑。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祁欣也对《中国纺织报》记者指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较大,相当一部分为加工贸易,中国只收取加工费再出口到美国,因此美国公司收益更大。

点评:

可见,如果美国对中国征收高关税,不仅惩罚中国,也间接惩罚了美国公司。而且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是以价廉物美的工业产品为主,提升关税后最终会影响到美国消费者。因此,特朗普对中美双边贸易政策的出台还是相当审慎的。

尽管受全球经济形势和贸易环境影响,中美纺织品服装贸易额呈现下降趋势,但是目前,两国在对方贸易关系中的重要地位仍未改变。

不过,有美国专家辩解说,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高额关税可能主要针对一些他们认定的所谓倾销类产品,而实际上美国这些年对中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例子已不鲜见。

美国仍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四大进口来源地;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对《中国纺织报》记者表示,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亚洲大部分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美国退出TPP以后,由东盟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或许会驶入快车道。

美国是我国纺织品服装第一大出口市场,1996年~2015年,我国对美国出口规模逐年扩大,连续增长,20年间出口额扩大了14倍,美国占我国的出口份额也扩大到17%。

有消息称,2017年将完成RCEP的相关谈判,各国是否可以顺利签署协定令人期待。

应该看到,特朗普新政或许给中国企业更多发展契机。

另外,诸如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以及一带一路等机构和项目的作用也会随之增强。

特朗普通过减税来营造招商引资环境,必然扩大各国企业赴美投资。现在我国棉纺、化纤、服装企业赴美投资的越来越多。

2纺织对美出口到底会受多大影响

特别是随着美国对恢复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视,我国产业用纺织品企业也将捕捉到更多商机。

从行业的角度看,特朗普新政对中美双边贸易到底会有多大影响?行业将面临怎样的出口形势?

看点二

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统计得出的2016年对美出口20强名单显示,来自上海和广东等地的出口企业较多。对美出口20强企业上海申达进出口有限公司贸管部经理顾薇薇对《中国纺织报》记者表示:特朗普新政若以汇率为借口是站不住脚的,其实人民币贬值带来的价格优势不足以抵挡东南亚国家生产成本低的优势。比如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全年贬值约6.67%,对于中国纺织品出口本是利好,但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1月至11月,我国纺织品出口同比减少6.68%。另外,虽然从我们国家利益层面说,东南亚国家替代中国制造弊大于利,但纺织行业梯度转移是大势所趋,需指出的是,企业在谋划东南亚生产布局时,一定要做到优势互补,对于国内一些仍具有战略性作用的生产基地,不可轻易放弃,切忌盲目东南飞。

英脱欧后中欧贸易仍不乐观

对美出口20强企业上海新联纺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峥也对《中国纺织报》记者表示:东南亚国家与美国之间的贸易便利性优于中美之间,从东南亚出口到美国的关税远低于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关税。去年,我们公司对美出口首次出现小幅下降,对此,我们正在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

事件:

而来自广东等地的对美出口20强企业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不能单纯从利弊方面谈论向东南亚转移产能对中国的影响。纺织的产业链非常长,最下游的缝制环节对劳动力成本敏感,会继续向东南亚等区域转移。而上游的研发、设计和原料领域,国内企业优势依然明显。未来在全球纺织品供应链中,有望形成中国+周边国家的主导格局。物竞天择,全球贸易自由化趋向不可逆转。

2016年欧洲进入多事之秋,英国公投脱欧、难民危机及恐怖袭击事件频发,使欧洲经济雪上加霜。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淮滨在今年初举行的中纺圆桌论坛上指出:特朗普上台改变了美国的政治体制,财团商业人士直接担任最高领导者。因此他要提升制造业,增加就业岗位,保护国内市场。他提出的对中国制造产品征收45%的关税基本是惩罚性关税。我们行业对美国年出口将近500亿美元,占美国纺织品进口份额逾30%,如此高的关税对纺服行业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

我国纺织品服装对欧盟出口也连续第2年出现下降,出口额495亿美元,同比下降6.8%。针织服装、梭织服装出口量同比下降0.4%,单价下跌幅度大,达9.4%,家用纺织品出口额同比下降1.4%。

孙淮滨就此阐释到:那么,特朗普新政对纺企出口美国的影响面究竟多大?其实,他的政策要落实下来会有一个过程,可能遭到美国国内利益集团的反对,首先进口商要反对,这么高的关税致使一些不可替代的中国产品进不来。其次,消费者会因此增加生活成本,估计也会引起美国民众的不满。我们要利用内部的这些矛盾,来保护我国产业的利益。最后,我们也要看到,特朗普通过减税来营造招商引资环境,扩大各国企业赴美投资。现在我国棉纺、化纤、服装企业赴美投资的越来越多。同样,美国退出TPP,对我们的产业发展来说不见得是坏事。总而言之,我们对待特朗普的一些新政要抱有客观看法。

而本月初,英国议会下议院投票通过政府提交的脱欧法案,并将法案移交给上议院审议。

3客观看待中美纺服贸易新趋向

如无意外,英国将在今年3月底之前如期启动脱欧程序。那么,中欧、中英双边贸易将会何去何从?

当地时间1月23日,就在特朗普宣布退出TPP的同一天,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纺织行业分会和法兰克福展览(美国)公司主办的2017年中国纺织品服装贸易展览会(纽约)春季展开幕。据悉,首日到场专业买家近2000人,创春季展新高。

点评:

对此现象,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国际贸易办公室副处长刘耀中对《中国纺织报》记者表示,由中国出口的纺织品服装在美国个人消费品中占比较高。特朗普新政下,希望重振美国制造仅限于高端制造业,如果美国重新发展中低端制造业,并无太大成本优势。

据欧盟海关统计,2016年1月~11月,欧盟自全球进口纺织品服装1153.3亿美元,与上年同期持平。

刘耀中特别谈到:对于出口企业而言,一是要注意汇率的波动性,明年全球主要货币之间的汇率波动可能会放大。在接单时,要考虑怎样锁定汇率带来的风险;二是随着美元回流,很多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地区的美元支付能力会受到一些影响,因此要谨慎选择新的客户,选择安全的支付流程,降低支付方面的风险。

其中自中国进口金额同比下降6.2%,自东盟进口金额同比增长6.6%。中国在欧盟市场份额为34.7%,比上年同期下降2.3个百分点。

祁欣表示,从当前实际情况来看,虽然中美双边贸易确实受东南亚各国影响,但影响十分有限。尽管2016年美国自中国进口纺织品服装金额呈下降趋势,但中国仍占美国进口纺织品服装份额的1/3,远高于越南1/10的占比。

下降的原因主要来自东南亚国家的持续挤占。

祁欣还指出:虽然从短期效应看,转移的结果势必造成我国国内企业订单减少,贸易额下降,而东南亚国家订单增长,贸易额提升,较我国竞争性增强;但从长期看,我国低端产能和环节转出,高端资源进行全球化配置,能够利用周边国家成本优势和政策优势,有效规避贸易壁垒,是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的有效手段,对促进国内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具有积极作用。因此,中国与东南亚各国未来是错位竞争,火药性不强,需客观淡定看待。

目前,欧盟已全面停止对我国出口产品的普惠制优惠待遇,与此同时,欧盟却继续给予东南亚等国普惠制待遇。

赵萍补充道:随着中国纺织服装涉及研发、设计和原辅材料的生产技术水平不断提升,在一些品牌的制造环节转移到东南亚后,中国对东南亚的纺织服装成品贸易下降的同时,原辅材料的出口则会明显增加。因此,随着东南亚国家出口到美国市场的纺织品金额的增长,作为上游的中国纺织企业并不完全处于被替代的地位。

据介绍,欧盟对东南亚国家的纺织品仅征收2%至3%进口关税,而对中国纺织品出口欧盟则需征收约12%关税。

她认为,中国纺织品出口不仅不会受到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的影响,还有可能随着东南亚纺织品服装出口的增长,而使中国企业受益。中国与东南亚共同推进的RCEP也是为了实现这种合作共赢的目的。通过区域经济合作,使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实现共同发展。

然而,无论是英国率先加入亚投行,还是率先建立人民币离岸中心,英国与中国实行自由贸易的意愿明显高于众多欧洲大陆国家。

赵萍总结道,2017年,中国的出口形势仍然非常严峻。英国脱欧以及欧盟自身复苏远低于预期,导致纺企出口欧盟的压力仍然巨大;特朗普上台后,贸易政策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出口美国的难度不会低于2016年。因此,建议企业加快创新步伐,加大研发升级能力投入,尽快形成独具特色的品牌优势,才能在全球经济缓慢复苏、世界市场竞争加剧、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获得新的生存空间。

中国是英国在欧洲外第二大贸易伙伴,英国是吸引中国投资最多的欧洲国家。

最近有关机构统计显示,2016年中国对欧洲投资增长了76%,其中,2016年1月至11月中国对英国非金融直接投资超过10亿美元。

不过也要看到,英国脱欧使英镑大幅走低,英国从海外采购纺织品服装的成本更高,因此其采购意愿有可能会转移到其他生产成本更低廉的国家。

看点三

中澳自贸第三轮降税利好纺企

事件:

根据中澳自贸协定降税安排,2017年1月1日开始实施第三轮产品的降税,部分中澳进出口商品的关税税率按自贸协定中承诺的减让比例再次降低。

中澳自贸协定自实施以来,一直受到企业热捧,原产地证签证量持续递增。据统计,2016年我国检验检疫系统签发中澳原产地证书60.99万份,签证金额145.19亿美元。

从签发的产品来看,纺织企业从中澳自贸协定中受益最大。据统计,2016年输澳纺织类产品的签证量占对澳签证总量的比重较大。

点评:

就有关对澳大利亚出口货物的签证金额统计发现:中澳自贸协定很给力,签证金额呈爆发式增长。

从今年1月1日起,澳大利亚对中国纺织品、皮革制品、服装等实施零关税,第三次降税后,我国出口至澳大利亚的产品零关税税目比例达到98.5%,我国产品在澳大利亚的竞争力进一步增强,利好出口企业。

目前,中国已签署了14个自由贸易协定,涉及22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中澳自贸协定是覆盖领域较广、涉及贸易额较大的国家之一。

在货物贸易中,澳方最终实现零关税的税目占比和贸易额占比将达到100%,远超一般双边自贸协定中90%的水平。

中国优先发展诸边自由贸易、推进区域贸易合作是比较现实可行的应对策略,也是中国当前发展对外贸易的迫切需求。中澳自贸协定打开了一扇两国间沟通与合作的大门。

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双边自贸协定,使得澳大利亚各方能够更加积极主动地开展对华贸易,众多澳大利亚中小企业纷纷抢滩中国市场。

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选择与澳大利亚企业组成合资公司,进而推动两国经贸关系良性发展。

看点四

RCEP若签署将惠及纺织供应链

事件: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亚洲大部分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由东盟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或许会驶入快车道。

有消息称,2017年将完成RCEP的相关谈判,各国是否可以顺利签署协定令人期待。

另外,诸如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以及一带一路等机构和项目的作用也会随之增强。

点评: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亚洲大部分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由于TPP在美国通过受阻,正在谈判中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受到的关注一下子多起来。

RCEP由东盟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与。中国是这16个国家中经济体量最大的。

然而,2016年中国纺织品服装对东盟出口继续回落,其中纺织品出口额同比增长1.9%,服装出口额同比下降23.9%。重点出口商品中,纱线、面料的出口数量均保持增长。

由此可见,随着中国纺织服装涉及研发、设计和原辅材料的生产技术水平不断提升,在一些品牌的制造环节转移到东南亚后,中国对东南亚的纺织服装成品贸易下降的同时,原辅材料的出口则会明显增加。

因此,随着东南亚国家出口到欧美市场的纺织品金额的增长,作为上游的中国纺织企业并不完全处于被替代的地位。

中国与东南亚共同推进的RCEP也是为了实现这种合作共赢的目的。通过区域经济合作,使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实现共同发展。

未来在全球纺织品供应链中,有望形成中国+周边国家的主导格局。

看点五

一带一路将成外贸新增长极

事件:

在传统市场不振,新兴市场表现不佳的情势下,依靠国家政策推动,一带一路国家正逐步成为外贸新热点,2016年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累计出口纺织品服装891.5亿美元,占出口总金额的比重达33.4%。

我国对其中一半国家的纺织品服装出口额实现增长,这些国家主要集中在中东欧、西亚、北非、东盟。

其中,吉尔吉斯斯坦在其国内经济形势转好的带动下,加上与新疆毗邻的地理优势,表现最为突出,我国对吉尔吉斯斯坦纺织品服装出口额同比猛增52.3%,其中服装出口额同比增长76.2%。

点评:

一带一路将会有效降低我国纺织产业在周边国家布局中的成本和政治风险,同时还能挖掘更多的贸易潜力,为企业国际化成长创造有利的环境。

作为一个创造国民财富、解决大众就业效果非常显著的民生支柱产业,中国纺织服装业在一带一路国家进行布局受到抵触的可能性较小,有条件的企业应积极关注一带一路的最新进展,抓住其中的低风险投资和市场机遇,充分发挥跨境资源比较优势和政策红利,实现从本土企业向国际型企业的成长。

随着中国与各国之间签署双边投资保护协定和避免双重征税协议,在一带一路区域内对外投资的安全性和利润流转将更有保障。

更关键的是,随着互联互通和大规模基础设施现代化的实现,区域内金融资本、人才、劳动力、能源、原料和产品的有序、快速和自由流动,将大大提升区域内纺织供应链的潜在效率。

因而,单个纺织企业在区域内不同国家进行产业链垂直一体化经营和产能跨国配置的可行性大大提升。

另外,中国政府与一带一路沿线政府共同支持建成的越来越多的海外经贸合作园区、工业园区,也有利于纺织企业提高落地效率、降低投资成本,形成产业集聚优势。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