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时节,传统工业重镇绍兴市柯桥区拿出了一份工业经济“开门红”成绩单:今年1月至2月,全区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利润预计同比增长10%。  这一成绩,对柯桥来说来之不易:2016年,柯桥规上工业增加值仅增长0.5%、利润则下降5.5%;2015年、2014年,规上工业增速也都在5%上下徘徊……  一组用能数据也反映出柯桥工业经济的回暖:今年截至3月13日,全区工业用电量同比增长7.72%,工业用热同比增长22.26%,工业用气同比增长128.72%。  “种种迹象表明,通过坚定不移地打好转型升级系列组合拳,柯桥工业正逐渐走出持续几年的低谷,传统发展动能在逐渐修复,新动能也在加快蓄积。”柯桥区委书记徐国龙认为。  今年的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支持绍兴开展传统产业改造提升试点。”名列我省“10+1”传统产业之首的纺织业,在柯桥工业经济中的比重占到64.9%。柯桥这几年修复传统动能的种种探索,可被视作改造提升传统产业绍兴试点的开篇破题。  生死之间  僵尸企业置之死地,经济活力方能后生  “我想不久后,区企业解困办应该就可以解散了。”面对记者,原柯桥区委副书记、解困办主任马芳妹说到企业解困话题,语气轻松。  企业解困办是柯桥于2013年设立的临时机构,最忙的时候曾有十几名工作人员,每天忙得团团转;而现在,解困办只剩下两名工作人员。  曾经,陷入担保链、资金链危机的一大批企业,像一块大石头压得柯桥工业经济喘不过气来。  柯桥企业的“冰河期”,始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当时外需低迷、银根紧缩,加之有些企业盲目投资,以华联三鑫为代表的一批柯桥企业陷入困境。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我们以政府公信力背书,说服银行放贷或是其他企业接盘,为这些困难企业输血,但不少当时保下来的企业后来还是倒掉了。”马芳妹说,像当时保下来的华联三鑫等企业,后来还是亏损,最后只能破产。  为什么这些企业最终还是救不活?“因为它们本身就是长期粗放发展的产物。市场需求不振,产能严重过剩,人力、环境等要素成本又不断上涨,哪经得起市场的风吹草动。”马芳妹说。  随着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及国际油价的剧烈波动,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柯桥陷入困境的化纤等行业企业越来越多。全区陷入“两链”危机的企业最多时有77家,涉及债务超过200亿元,全区信贷不良率一度达到4.1%。  2013年,柯桥成立解困办,专门解决区内大企业破产、重组等问题。马芳妹就是那时“临危受命”。  “我们汲取了2008年的教训,决定该破产的企业就得破产,出清僵尸企业坚定不移。”马芳妹说,“担保链、资金链错综复杂,关键要找准‘止血点’,以尽可能少的流血来切除‘癌变组织’。”  2014年到2016年,柯桥处置僵尸企业187家,核销不良贷款276亿元,不良率下降到去年的2.96%。  出清僵尸企业的同时,柯桥近年来开展印染行业“亮剑行动”、小微排污企业整治,通过治水治气倒逼淘汰落后产能,关停印染企业69家,淘汰落后印染设备3047台(套),淘汰落后印染产能45亿米,印染企业用地减少6900亩……企业死了一批,但要素活了大片。  “低小散企业退出,不但盘活了要素,也腾出了市场,化纤这个前几年严重恶性竞争的行业现在正逐渐回暖。”天圣化纤副总经理沈绍平对记者说,“我们年产50万吨的新生产线已进入设备安装调试阶段。”  破立之道  破产可以不停产,拍卖同时是招商  在处置破产企业时,柯桥这几年摸索出了一套独创的方法:破立并举。破产可以不停产,拍卖同时是招商。  柯桥在排解“两链”风险时发现,不少深陷其中的企业产品有市场、生产也正常,只是因为担保链的牵连或其他投资失误陷入危机。特别是柯桥的这些企业大多是化纤企业,生产设备一旦停止运转一段时间,几乎就等于报废。  和僵尸企业不同,对这些企业,柯桥摸索出一套“托管”的办法,一边企业照走破产程序,另一边政府出面寻找有实力的同行来托管企业,利润由托管方和被托管方分成。“这样可以实现销售不减、税收不少、职工不散、社会不乱。”马芳妹说。  柯桥南方集团就是这么一家企业,资金链出问题后,区里找到物产化工集团来托管,企业1300多名员工没散,生产设备没停,2016年还实现利税4500万元。  不过,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对政府服务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托管的大企业去哪里找、人心如何稳定、利润怎么分……这一系列问题涉及各方利益和社会稳定,必须是政府、也只有政府才能当好破产企业、托管企业和债权银行之间的中间人。  新旧之变  补上关键短板,老产业生发新动能  今年春节刚过,一直在绍兴印染行业做打浆称料工作的张力来到柯桥,发现自己竟然干不了老本行了。“招聘会逛了一圈,这么多印染企业竟然只有一家招打浆称料工,还要求会操作电脑。”张力说。  “借着到滨海工业区(马鞍镇)集聚发展的契机,柯桥印染企业普遍‘机器换人’,去年全行业技改投入36.5亿元,生产自动化程度大大提高,所以对员工的要求也提高了。”滨海工业区有关人士表示。  通过印染产业集聚升级,柯桥印染业不但实现清洁生产,更实现了产业发展质量的提升。今年以来,柯桥印染企业平均加工价格提高20%,最高提高50%,在产值基本持平的情况下,印染业税收增长13%。  “新旧动能之间没有绝对界限,传统不等于落后,只要引入新要素补上关键短板,旧产业同样可以生发出新动能。”柯桥区经信局局长倪仁龙表示,柯桥目前正在打造五大千亿级产业,其中高端纺织、先进制造、建筑产业现代化,都是传统纺织业、制造业、建筑产业的升级版。  专攻“智慧纺织”的环思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去年把总部从上海迁到了柯桥。“柯桥邀请我们落户,是看到了当地企业智能制造的短板;同样,我们也看中了柯桥纺织企业改造提升的需求。”公司CEO吴福根说,落户柯桥后,环思科技营业收入从前年的几百万元增长到了去年的5000万元。  迎丰印染董事长傅双利告诉记者:“流程管理、能耗管理、成本控制等是柯桥印染企业的短板。我们正与环思科技等谈合作,想打造柯桥印染业的首个‘智慧工厂’。”  像环思科技这样被引进到柯桥、助力传统产业实现“机器人+”“标准化+”“互联网+”的企业越来越多。金柯桥科技城揭牌以来已累计签约落户高端人才45人,其中“国千”人才25人、“省千”人才20人。  3月初,柯桥又有总投资526.9亿元的17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总投资183.3亿元的10个招商项目组团签约,高端功能性面料产业园、薄膜差异化特种生产线等传统产业改造提升项目是其中的重头。

4月21日,记者从柯桥区有关部门获悉,今年以来,柯桥全区着力促进工业经济提质增效,产业结构不断得到优化,增长后劲趋强明显,工业经济呈现“筑底企稳,稳中向好”的运行态势。今年一季度,柯桥全区实现规上工业产值632.8亿元,同比增长13%,1-2月实现工业增加值61.3亿元,同比增长7%,顺利实现首季开门红。  “作为柯桥的传统优势产业,大纺织业的稳定增长势头为全区实现开门红夯实了基础。”柯桥区经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1-2月,柯桥区大纺织业产值同比增长14.8%。尤其是占比最大的印染产业,产量同比上升7.2%,实现利润5.63亿元,同比增长11.3%,印染业产值利润率为8.0%,较去年提高了2个百分点。  近年来,柯桥区印染行业围绕“绿色高端、世界领先”的目标,积极淘汰落后产能,加快推进集聚升级,不但实现了产业发展的提质增效,也推动印染行业逐渐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今年以来,柯桥印染企业不断提高产品附加值,在产值基本持平的情况下,仍实现印染业税收增长13%,而且根据相关调查,76.7%的企业表示订单数量充足。  在传统动能恢复加快的同时,以梅轮电梯、索密克、凯利新材料、润昇新能源等企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正成为柯桥经济发展的生力军。今年1-2月,柯桥全区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为6.5亿元,同比增长16.4%,装备制造业增加值为9.1亿元,同比增长25.9%,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为11.5亿元,同比增长14.2%,均高于平均工业增加值增速。  工业经济实现首季开门红,还要得益于重大项目的有力支撑。今年3月初,柯桥区委区政府举行2017年扩大有效投资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仪式,集中开工的17个项目总投资达526.9亿元。据统计,今年一季度,全区完成工业投资61.68亿元,同比增加10.9%,全区亿元以上在建投资项目66只,完成投资40.3亿元,52只市工业重点项目进展顺利,共计完成投资25.22亿元,为工业经济持续向好注入强大后劲。  今年,柯桥区委区政府还围绕振兴实体经济,开展“双进、双排、双解”企业大走访、新“三重三爱”和“银企对接”等一系列活动,并出台减轻企业负担35条,大大提振了企业家们的信心。据柯桥区经信局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八成以上的企业家对经营预期看好,这也成为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催化剂。  “接下来,我们将继续推进市重点工业项目扩大经济总量,以印染产业集聚提升和供给侧改革为抓手,加快传统产业改造提升,推动新兴产业培育壮大,确保工业经济保持发展良好势头。”柯桥区经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各级各部门要积极当好“店小二”,全面实施差别化政策、全面落实惠企政策、全面提振企业家信心,推动柯桥经济继续走在前列。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