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份,欧盟服装进口额35.73亿美元,进口量20.73万吨,同比增长4.72%,进口主要来自孟加拉国、中国、土耳其、印度和柬埔寨,分别占3月份欧盟服装进口总量的31.82%、26.64%、11.18%、8.1%、4.29%。据了解,近几年欧盟对中国的服装进口增速放缓,对孟加拉国服装进口大幅增加。3月份欧盟对孟加拉国服装进口量6.6万吨,连续两年超过同期对中国的服装进口。  1-3月份,欧盟服装进口金额累计达到107.08亿美元,进口量61.31万吨,同比减少0.83%,其中对中国的进口量19.16万吨,同比减少2.69%;对孟加拉国的进口量17.37万吨,同比增长0.82%;对印度的进口量4.45万吨,同比增长6.5%。  据统计,2015年1-3月份中国占欧盟服装进口的份额为35.92%,2017年下降至31.25%,呈现持续递减趋势;而孟加拉国的份额则从2015年的25.93%递增至28.34%。欧盟对孟加拉国服装进口递增的主要原因是,目前孟加拉国仍然享受欧盟普惠制优惠政策,同时孟加拉国劳动力低廉,纺织品服装出口单价优势尽显。  据了解,纺织服装制造业在孟加拉国经济上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成衣出口占孟加拉国商品出口总额的80%以上,就业人数超过500万人,其中70%为女性。孟加拉国接近一半以上的纺织品服装出口至欧洲。

受孟加拉国货币贬值以及欧元反弹影响,2017年下半年孟加拉国的服装出口开始恢复。孟加拉国劳动力成本稳定对服装出口也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在2013年的前7个月,印度夺回美国市场的三大服装和纺织品出口国的地位,去年,印度的纺织品和服装在美国市场上据第五位。  拥有卢比贬值和美国经济上升迹象的提高两大竞争优势,在2013年的前7个月,印度的纺织品和服装向美国市场的出口额达到37.3亿美元,位列中国和越南之后,根据美国商务部纺织品和服装署的统计数据。  在美国的10大纺织品和服装供应国当中,在今年的前7个月,印度的出口额增长率达到4%,比美国的总进口增长率3%高,在增长率方面,在10大供应国当中也位居第三,仅次于越南的13.5%和孟加拉国的9%。  在37.3亿美元的总纺织品和服装出口额当中,服装占较大的份额,超过20亿美元,而非服装出口的份额为17.3亿美元。  在过去的五年,在美国和欧盟市场,印度的出口增长主要来自于家纺产品,包括中间产品,例如纱线、面料和制成品。向欧盟和美国市场的出口占印度总纺织品和服装出口额的80%多。  附加值服装部门更好的成绩也可以看做今年的一个大的积极面。美国市场2012年前9个月的进口数据表明,印度向美国的出口同比下降了1.45%,降到45.3亿美元,在美国市场的主要供应国当中降幅最大。之后,印度下降到第六位。孟加拉国的份额也出现下降,但是降幅只有1.25%,同期的出口额达到36.5亿美元;而越南的出口同比上升了5.35%,出口额达到57.4亿美元。中国的出口额同比轻微下降了0.46%,但是出口额仍然达到305.3亿美元。在欧盟市场,印度在出口额方面位居第四,但是在增长率方面落后于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向欧盟成员国的出口都享受了让步进入。

根据最新的官方数据,2017年7月至2018年2月,孟加拉国服装出口,以美元计算,同比增长了8.68%至186.4亿美元,其中针织服装出口额猛增11.6%,而机织服装出口额仅增长了5.9%。2018年2月,孟加拉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同比增长了13.5%,其中服装出口额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占孟加拉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总额的70%左右。

2017年全年,孟加拉国服装出口额同比增长4.8%,而上一年度仅同比增长了2.4%。2017年孟加拉国对欧盟和美国的出口均有所改善,主要是受出口单价下跌所致。

据统计,2017年孟加拉国占欧盟的服装进口份额的22.5%,逐步逼近中国37.3%的市场份额。预计随着中国市场份额的不断下降,孟加拉国可以迅速成为欧盟的主要服装供应商。过去5年,欧盟对孟加拉国的服装进口额激增了64%,对中国的进口额仅增长了2%。

美国市场方面,2017年前三季度,美国对孟加拉国的服装进口量出现下滑,但在第四季度有所回升。越南是孟加拉国服装出口的强劲竞争对手,主要是由于越南化纤和混纺产品占比较大,而孟加拉国过于关注纯棉产品所致。在过去5年里,美国对越南的服装进口额累计增长了59%,而对孟加拉国的服装进口额仅增长了28%。

在未来几年,孟加拉国产品结构能否调整、工人工资能否增加、货币能否进一步贬值将会影响该国纺织业的生产利润以及出口前景。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