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互联网平台,工厂分享生产线空档期,以实现企业闲置资源的高效利用,一种“分享产能”“共享工厂”的新型生产模式在全国各地逐渐兴起。  “以前,夏装款式早已完工,秋冬装的订单还没开始,每年的七八月份,都是我们传统服装加工厂最难熬的日子。”浙江桐乡百纯羊绒制品工厂负责人王振波说。  王振波给记者做了一道计算题,他的工厂满负荷一天能生产2000件衣服,如果生产线一天生产低于500件,就会亏损。然而以前到了夏季便进入“空档期”,一个月算上支付工人工钱需亏损20多万元,而且全年生产线空闲的时间前后加起来将近半年时间。  浙江桐乡拥有多家毛衫制造企业。然而,近日记者走进当地多家羊绒制品工厂看到,在车间里,忙碌的景象让人感受不到这是传统意义上的淡季,生产线上,当季的服装和秋冬新品都已经在紧锣密鼓地赶工了。“我们一条生产线可以加工好多个品牌,跟以前完全不同了。”王振波说。  2014年,王振波的工厂成为当地第一家接入了互联网的工厂。加入1688的淘工厂平台之后,他的工厂为小型网店加工毛衣,订单很快便应接不暇。王振波把淡季做到扭亏为盈,随后当地不少工厂也接入互联网让淡季不淡。  “刚开始做的时候确实有点怀疑,与以前做线下品牌制衣不同,淘宝、天猫等商家的订单都是小单,版型都是设计图拍照过来,一批就只有20-30件。”王振波说,不过后来发现,这种订单有一个特点就是一些款式衣服3天左右能返工几百件。  王振波说,机器开机率以前约60%,通过做线上的小订单以后,机器的开工率基本上都达到90%以上。  尝到甜头的王振波,又在平台上和周边9家企业抱团发展,成立了“虚拟联合工厂”,统一接单,集中打样,再按照每家工厂的生产情况分配单量。接到无法消化的订单,共享给其他订单匮乏的工厂,仅去年工厂交易额已经突破了1200万元。  “我们实行‘谁的机器在空闲、谁有档期、谁去做’模式,还可以避免延期交货的问题。”桐乡市铭宸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志强说,他的工厂也是“虚拟联合工厂”的一员。  据阿里巴巴集团旗下1688淘工厂平台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已经有1.5万家服装工厂开始转变生产方式,覆盖了全国16个省份。  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分院院长金雪军说,制造企业正在用Made
In
Internet的方式推动供给侧改革,通过互联网和数据的赋能,促进传统制造业的生产方式进行升级。  在王振波、黄志强等企业家看来,定制化、小单化是未来的趋势。“近几年,我们明显地感觉到市场的变化,做设计、个性化产品越来越多,反映在工厂生产的小单也会越来越多。对我们企业来讲,一定要适应这种模式。”王振波说。

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以及前阵子比较火的共享宝马,共享正逐渐渗入生活的方方面面。随着共享的走红,一种通过互联网平台,工厂分享生产线空档期,以实现企业闲置资源的高效利用,以“共享工厂”的新型生产模式在全国各地兴起。

如今是个性化需求的时代,终端市场的需求开始引导供应链,如果工厂还是像以往一样盲目扩大规模、盲目生产,终将会被市场淘汰。共享工厂的实质是定制和外包,它体现的是一种新的消费关系:客户需要什么,工厂就生产什么,是一个逆向生产的过程。

比如之前看到的一个新闻,一家位于浙江桐乡的羊绒制品工厂,接入互联网后,开始在网上接单,虽然刚开始都是20件至30件的小单,但开机率从以前的60%能达到现在的90%以上,并且一条生产线可以加工好多个品牌,淡季也能做到扭亏为盈。

该工厂还在平台上和周边9家企业抱团发展,成立了“虚拟联合工厂”,统一接单,集中打样,再按照每家工厂的生产情况分配单量。接到无法消化的订单,共享给其他订单匮乏的工厂。实行谁的机器在空闲、谁有档期、谁去做的模式,还可以避免延期交货的问题。

事实上,这种“抱团取暖”的方式还是值得借鉴的。扩充产能不仅是扩大企业规模、提升生产力,还需要降低生产成本。当前很多行业处于微利时代,降成本成为很多企业的头等大事,因此产能问题往往又是成本问题,而“共享产能”这种概念本着多重节约的目的来帮助企业节省成本,因此受到很多制造业的欢迎。

共享工厂改变了生产、技术、物流、人才、资本等资源的原始配置方式,催生了基于网络和平台的新型生产方式,已成为推动我国制造业向高端发展的突破口。正如专家所言:从大订单模式走向小订单生产,才是传统制造业出奇制胜的关键,柔性化、定制化、个性化也是未来生产的三大关键词,因此企业走“共享产能”的路还是值得期待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