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14年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确定了新疆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的战略决策之后,新疆的纺织服装产业就得到了迅速的发展与壮大,仅仅几年时间新疆就从产棉大区发展为用棉大区,不断吸引着全国纺织业内人士的关注。而在8月18日召开的2017’棉花展望论坛暨新疆棉花产销对接会上,我们还为大家准备了新疆纺织的丰富的“干货”,小编特意为您梳理如下:一、新疆纺织的发展背景和补贴优势2014年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中央决定利用10年时间,通过产业政策支持,实现就业百万人的目标。国家推出了支持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发展的一系列政策,优惠政策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这些优惠既包括投资补贴、固定资产贷款贴息、流动资产贷款贴息、用电补贴、运费补贴、员工培训和社保补贴等公开政策,也包括地方政策在招商引资做出的各种承诺。主要的补贴政策如下:1.纱线、织布类产品运费补贴。南疆地区生产的纱线类产品(包括棉纱、棉/粘混纺纱、粘胶纱)32支以上(含32支)每吨补贴1000元,32支以下每吨补贴900元;其他地区32支以上(含32支)纱线类产品(包括棉纱、棉/粘混纺纱、粘胶纱)每吨补贴800元,32支以下纱线类产品每吨补贴700元。60支以上(含60支)的纱线类产品(包括棉纱、棉/粘混纺纱、粘胶纱)补贴标准统一增加100元。织布类产品(包括机织本色坯布、色织布和印染布,针织本色、染色坯布)每吨补贴1000元。在2016年10月1日之后新注册的纺纱企业生产32支以下产品补贴标准减半。当实际出疆运费低于补贴标准时,以自治区核定的实际出疆运费予以补贴。核定实际运费标准另行通知。2.毛纺呢绒类、麻纺布类,毛纺(含绒线)、麻纺纱线类产品运费补贴。毛纺呢绒类、麻纺布类产品每吨补贴1000元;毛纺(含绒线)、麻纺纱线:南疆四地州每吨补贴900元,其它地(州、市)每吨补贴800元。当实际出疆运费低于补贴标准时,以自治区核定的实际出疆运费予以补贴。核定实际运费标准另行通知。3.服装、家纺、产业用纺织品出疆运费补贴。对南疆四地州生产服装、家纺、产业用纺织品的企业按同期实现出疆产品销售额的4%给予运费补贴(其中包括进疆面料补贴),对其它地区的企业按3%给予运费补贴。4.电费补贴。享受电费补贴资格的企业可向所在地经信部门提出申请,由自治区经信委会同国网新疆电力公司共同核准后,报自治区纺就办和财政厅备案。按自治区确定的纺织服装生产企业到户综合电价0.38元/千瓦时为基准,以用户实际用电价格0.35元/千瓦时为起点,差额电价部分0.03元/千瓦时作为补贴标准。5.贷款贴息。按照企业从金融机构实际贷款的2%-4%给予贴息,其中:固定资产贷款、南疆四地州设备融资租赁贷款给予2%贴息,流动资金贷款给予4%贴息。2017年起,企业纺织项目固定资产贷款、生产性流动资金贷款贴息率分别下调0.5%;服装、家纺、针织、产业用纺织品等终端产品固定资产贷款和生产性流动资金贷款贴息率不变。2017年起,设备融资租赁贷款南疆四地州给予2%贴息,其他地区给予1.5%贴息。6.岗前培训补贴。南疆地区企业按照每人2400元的补贴标准以及自治区纺就办核定的就业人数给予一次性补贴。其他地区企业按每人1800元的标准以及自治区纺就办核定的就业人数给予一次性补贴。7.社会保险补贴。对纺织、化纤等生产类企业新招录的新疆籍员工,按企业实际缴纳或代缴的社会保险费用之和的50%给予补贴;对服装、家纺、针织、地毯、产业用纺织品等终端产品生产类企业新招录新疆籍员工,按实际缴纳社会保险费用之和给予全额补贴。社会保险补贴期限为劳动合同实际履行期限,最长不超过三年。二、新疆纺织服装业的发展现状在8月18日召开的2017’棉花展望论坛暨新疆棉花产销对接会上,新疆纺织工业行业管理办公室行业管理处处长尹晓东对新疆纺织产销形势进行了分析和展望。他指出,截至2016年底,全疆棉纺企业纱锭规模达到1360万锭(其中气流纺55万头)。全年共生产各类纱线113万吨,产品以纯棉纱和粘胶纱为主。其中棉纱约88万吨,粘胶纱25万吨,产品90%以上销往内地。目前,
新疆纺企生产主要采用环锭纺、气流纺、喷气蜗流纺的生产线,其中环锭纺约占60%。2014年-2016年,新疆纱锭规模增长一倍。疆内新建棉纺骨干企业均采用国际、国内最新的纺纱设备,技术装备水平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
2014年以前在疆的大型棉纺企业的装备也在逐步升级改造,总体而言,疆内纺企的产品在市场上有很强的竞争力。对于2017年棉纺企业生产用棉情况,尹处长给出了一组数据,他预计2017年全疆棉纺纱锭规模将达1600万锭,全年纱线产量在150万吨左右。其中棉纱产量将超过120万吨,
棉花用量在140万吨左右,比去年增加约39万吨。预计全年棉花就地转化率33%左右,比去年增加了约8个百分点。从上半年纺织工业经济指标看,纺织工业固定资产投资243.6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48.1%。工业增加值45.03亿元,增长25.2%。主营业务收入203.8亿元,同比增长34.4%。利润9.87亿元,同比增长2.27倍。纱产量65.76万吨,同比增长46.6%。布产量5616.20万米,同比增长43.2%。三、新疆纺织发展的优势和不足新疆纺织产业的迅速发展与它享有的独特优势分不开,主要优势如下:1、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和新疆发展纺织服装产业促进百万人就业战略推动下,特别是在第六次援疆工作会议精神的引导下,新疆已成为中国纺织工业最具竞争力的地区之一。2、各项优惠政策叠加使吨纱生产成本与内地沿海相比更有优势。3、各项扶持政策使服装、家纺成本比中国沿海地区降低10%左右。4、向西(中亚、西亚和欧洲)出口,通过西行班列运输产品只需12到15天,时间比海上运输大幅缩短。当然和内地企业相比,新疆建纺织企业在享受区位优势的同时,也有相应的不足。一是目前新疆的纺织纤维种类仍然太少,无法满足千变万化的下游需求。现在,纺织服装产业毛利率高的品种基本上是时尚产品,要么是差异化,也就是说要么是化纤纱,要么是棉纱配合一部分比例的化纤来改变或改善全棉纱的功能。二是从纺织产业上来看,制造企业贴近市场的重要性要远远高于贴近原料产地,快速反映市场很重要。目前中国纺织时尚产品的来源地还是在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东南沿海,离新疆太远。四、新疆纺织发展的目标新疆纺织产业的发展目标是到2023年,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将达到2000万纱锭、120万吨粘胶、2万吨产业用纺织品、8亿件(套)服装的产能规模,全行业工业总产值4000亿元。同时新疆将成为中国重要的棉纺产业基地和中国西部重要的服装加工出口基地,推进以“三城”和阿拉尔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十大重点产业园区为重点的产业布局。未来将重点发展棉纺织、化纤(含合成纤维)、织造(含棉机织、针织)、印染、服装服饰、家用纺织品、产业用纺织品、地毯和刺绣以及艾德莱斯等民族特色纺织品、毛纺织、麻纺织等10类产业。将继续鼓励棉纺产业以及产业链中后端的织造(含棉机织、针织)、服装服饰、家用纺织品、产业用纺织品、地毯刺绣和艾德莱斯民族特色纺织品等就业容量大的产业集聚发展,逐步完善和延伸产业链,增强行业内生发展能力。五、未来的发展建议会上参会嘉宾积极为企业建言献策,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尹处长对新疆纺织企业的建议是:1、棉纺企业可以利用棉花加工企业诚信体系建设的有利时机,自主拥有轧花企业,或者利用在新疆设立的棉花期货交割库,通过期货方式实现套期保值,锁定用棉。2、在疆大型纺织企业应进行产业融合,构建供应链,形成“农户、农民合作社+棉花加工+纺纱”的一条龙生产经营模式。棉花企业要保障自用棉花供应和品质质量稳定,分散生产加工过程中的经营风险。3、要结合新疆棉纺产能规模不断扩大的实际情况,从加大棉花供应着手,在疆补充建立新的棉花供应保障渠道,缓解疆内棉纺企业二、三季度用棉供应紧张局面,保证生产正常进行。天虹纺织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兼棉花业务部总经理陈夏驰则建议新疆纺织业的发展不能单纯依赖政策优势,因为优惠政策不会永远存在,而是新疆纺织业要真正形成内在的、自身的,而不是外部优惠政策刺激的区位优势,成为辐射新疆、中亚、欧洲的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纺织服装生产基地。他认为当有一天我们看到新疆的纺织服装产品不是东南运到内地,而是就近深加工和就近消化,新疆的区位优势才真正形成。

前言

笔者有幸参加2019年5月28日-6月3日由郑州商品交易所主办、中储棉花信息中心有限公司承办的“2019年新疆(南疆)棉花植棉面积及生长情况调研活动”,了解南疆农民种植结构、生产成本变化情况、新年度面积、棉苗涨势、皮棉销售情况、以及当地新疆纺织政策以及企业经营情况。

本篇报告中主要就新疆纺织行业的发展现状,以及调研过程中了解到关于库尔勒和阿克苏纺织园区的发展以及部分纺企经营现状整理发布。

调研内容小结

1、自2014年自治区重点发展纺织服装业起,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得到了稳定快速增长。新疆棉纱产能增加至2000万纱锭,年产纱线180万吨,年耗棉量150万吨左右;已基本实现2023年纱锭规划,后续补贴政策将往纺织服装后道环节发展以完善疆内纺服产业链。

2、受到贸易关系影响,疆内以华孚和鲁泰为代表的纺纱企业下游出口订单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成品库存累积,开工率下滑;部分附加值较高的高端消费受到加关税影响有限,而部分企业涉及政策风险的直接停止订单,并非考虑加关税后的价格比较问题。受此影响,纺织订单和产能向东南亚尤其越南加速转移。

3、疆内棉纱补贴方面,多家企业表示,从14年最早的按32支棉纱折算可优惠2000-3000元/吨左右;目前只有1000左右补贴,竞争力大大减弱。

关于新疆纺织服装业发展介绍以及具体调研内容整理如下:

一、新疆纺织服装业发展

1.新疆纺织服装业的地理优势:“一带一路”向西出口,与8国接壤,共29个对外开放口岸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服装生产消费和出口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占全球的35%以上。“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我国纺织行业对外投资80%以上、纺织品服装30%以上出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新疆为我国西北门户,与8个国家接壤,拥有17个一类口岸和12个二类口岸。新疆纺织服装产品可通过对外口岸经陆路出口至中亚及欧洲国家,伴随“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实施,新疆可充分依托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向西出口纺织品服装等货物,从而有利于吸引纺织服装出口加工型企业在新疆投资建厂。

2.近年新疆纺织行业发展趋势:织服装产业稳步增长,棉纺产能接近规划目标

自2014年新疆实施发展纺织服装产业规划以来,至2018年新疆纺织服装产业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700多亿元;棉纺产能从700万锭增长到近2000万锭;纱线产量从43.99万吨增长到185.36万吨,占全国棉纱产量的20.1%;布产量从0.45亿米增长到2.87亿米,占全国0.6%。棉纱已逐步成为新疆工业经济的重要名片,新疆已成为我国重要的优质棉纺加工基地之一。

2018年,全区主营业务收入300万元以上纺织企业完成工业增加值110.55亿元,同比增长14.8%,其中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完成工业增加值108.14亿元,同比增长14.5%,较14年的41.39亿元增加267%。纺织业利润总额从2014年的5.4亿元增至20亿元以上,新增纺织服装企业2200余家,新增就业人数约45万人。

根据规划,到2023年新疆将建设成为中国最大的优质棉纺织产品的生产基地,西部地区最大的纺织出口加工基地和向西出口集散中心。根据《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发展规划(2018~2023年)》,到2023年,新疆达到棉纺产能2000万锭规模,织机超过5万台,针织面料25万吨,服装服饰达到8亿件(套),全产业链就业容量达到100万人。

2019年一季度,新疆实现对外贸易进出口总值309.9亿元人民币,与2018年同期相比增长6.7%;其中出口总值232.7亿元,进口总值77.2亿元;进口总值大幅上升,同比增长40.5%。机电产品、服装及衣着附件、鞋类等仍然是新疆出口商品的主要品类。一季度,新疆出口服装及衣着附件52.59亿元,占同期新疆出口总值的22.6%;机电产品60.9亿元,占比26.2%,。

边境小额贸易仍然是新疆对外贸易的主要方式,一季度实现进出口187.7亿元,同比增长2.6%,占同期进出口总值六成以上。一般贸易方式进出口107.5亿元,同比增长12.6%,占进出口总值的34.7%,比重较2018年同期提升1.8个百分点。从贸易国别来看,哈萨克斯坦仍稳居新疆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紧随其后。同时,新疆对澳大利亚、阿根廷、芬兰、智利等国家进出口增势迅猛。

3.疆内纺织行业发展规划:“三城七园一中心”

新疆纺织在“十二五”规划发展中,提出“三城七园一中心”:“三城”即阿克苏纺织工业城、石河子纺织工业城、库尔勒纺织工业城;“七园”即哈密、巴楚、阿拉尔、沙雅、玛纳斯、奎屯、霍尔果斯纺织园;“一中心”即乌鲁木齐纺织品国际商贸中心。

着力推进产业集聚区的建设与发展,目前已取得较为良好的效果。截至去年年底,全疆各地已有26个纺织服装重点发展县(市、区),“三城七园”重点园区纺织服装产业产值达352.8亿元,约占全疆纺织服装产业总产值的80%。

按照规划,通过重点加强自治区、兵团和援疆省市分工协作,新疆着力打造布局合理、分工明确、错位发展、各具特色的纺织服装园区和产业集群,避免同质化、低水平竞争。新疆地毯产业重点布局在莎车、巴楚、库车、精河等地;艾德莱斯以和田为中心发展;刺绣布局在库车、阿图什、阿克陶、哈密、木垒、阿勒泰等地,并建立刺绣产业园;民族服饰以喀什、和田、阿克苏为主。

二、调研实记:阿克苏纺织工业城和库尔勒纺织工业城

调研对本次走访了库尔勒经济开发区和阿克苏纺织工业园,下文笔者对两个纺织城了解到的最新情况进行介绍。

1、库尔勒经济开发区

据库尔勒经济开发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库尔勒纺纱规模处于全疆前列,全新疆1800纱锭的规模,算上后面投产的,已经基本完成了计划,全疆用棉150万吨左右;其中库尔勒计划产能1000万锭。目前库尔勒到19年底实际投产产能有望达到500万锭,其中包括气流纺15.3万头、涡流纺1万头、环锭纺80万锭;19年12月前完成投产的还继续享有原补贴政策,超过期限则补贴政策不覆盖。

经济开发区目前纺纱规模较大的三家企业为巴州金富特种纱业有限公司(中泰全资)、新疆富丽震纶棉纺有限公司和新疆利泰丝路投资有限公司。其中巴州金富特种纱业150万纱锭人棉纱产能(基本都是气流纺),新疆富丽震纶120万纱锭的人棉纱(包括气流纺和环锭、涡流纺),产品以中低纱为主,其原料全部自富丽达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采购。新疆利泰丝路130万纱锭全棉纱,已投产的九个工厂;目前二期还有四个工厂在安装,到年底将达到215万纱锭的产能。新疆粘胶短纤年产能82万吨,年产量40万吨,其中新疆富丽达四十万吨粘胶产能落在库尔勒工业区。

为发展筒子纱、针织布、毛巾布的后道印染环节,2018-19年库尔勒纺织工业城引入来自山东的新疆康平纳智能染色有限公司和来自山西的库尔勒汇同泰印染科技有限公司。除了石河子如意和阿克苏华孚的品牌直供印染厂之外,康平纳和汇同泰给全疆的下游提供印染。

库尔勒经济开发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库尔勒前五年对纺织业20个亿的扶持资金,后面的五年只会增加不会减少。纺织行业发展仍然是重点方向,侧重解决用工问题;一方面由于纱厂的用工量较少,一方面疆产纱95%仍然需要出疆,希望发展疆内全套纺织服装产业,后面政策支持方向调整为对现有纱厂的支持政策保持,增加对下游企业的引入。尤其是染厂,希望染厂能够将纱厂、针织和毛巾连接起来,提高纱的下游就地转化。然后是下游毛巾、针织和服装,库尔勒目前计划发展全疆最大的棉袜生产厂。

谈到近期贸易摩擦的影响,负责人表示,新疆纺织服装业2019年一季度产值为30亿元,同比下降10%;人棉纱和棉纱线的订单都在下降,下游布厂和印染厂也都有所影响,主要受到中美贸易关系影响。

新疆利泰丝路:

新疆利泰丝路目前在库尔勒130万锭棉纱产能在开,到年底在新疆地区的产能会达到300万锭。新疆这边分公司的纱线定位比较高,以生产销售为主,对应品牌客户,60支比较多,百分百新疆棉,目前公司的用棉量在20万吨,今年年底将达到30-35万吨。50%的棉花会从北疆买,因为南疆棉强力不足,还要考虑棉结和短绒的问题。关于最近的需求情况,普通品质的纱线订单是有下滑的,但是对于高档纱线订单的影响比较小,反映到下游对质量要求提高,同时价格也很坚挺。精梳紧密纺市场相对比较好,普梳环锭的订单受到巴纱的冲击影响比较大。整个纱厂的开机率确实不足,生产都要根据订单走。

2、阿克苏纺织工业城

阿克苏因水得名,维吾尔语意为“清澈奔腾之水”,位于新疆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地处南疆中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阿拉尔市及所属16个团场分布地区境内。靠边居中的优势明显,邻五地州接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两国,位于乌什县境内的“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通道—别迭里口岸距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300公里,以此进入欧洲市场。

阿克苏纺织工业城于2010年10月批准成立,三城七园重点建设项目。产业规划:规划面积54.58平方公里,棉纺600万锭,机织布7.6亿米,针织布7.2万吨,袜子20亿双,服装1亿件,家纺500万件,各类印染10万吨,建成后可吸纳9.5万人。截至2018年底:阿克苏纺织工业园共落户纺织服装企业100家,现已形成300万锭棉纺、3000台织机、4000万件(套)家纺服装、1500台袜机、2万吨散纤维、1万吨纤维染色规模。

目前阿克苏正积极建设产业相关发展配套,建造铁路专用线和货场,设立出口监管仓和保税监管仓,建立阿克苏-浙江出口产业合作园区。阿克苏海关刚刚成立,之前的统计出口是通过霍尔果斯口岸,没有计算到阿克苏地区内。

阿克苏2018年全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59.26亿元,比上年增长8.14%,其中在限额以上企业商品零售额中,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增长20.88%。

华孚时尚:

华孚时尚18年棉纺业营收160亿,行业内第四位。阿克苏华孚100万锭项目建设,已投63万锭,用工5900人,去年营收20个亿,净利3个亿,经营状态较好;目前仍在装机的15万锭,剩下22万锭往后放,北疆还有计划35万锭,一共135万锭的规划规模。

去年上半年纱线市场比较平衡,到下半年就不好了,但是到三月底以前100%开工,现在停了6万纱锭,开工率90%。目前阿克苏这边纱的库存是1.85万吨,布库存600万米。华孚棉花保持两个月的棉花常态库存量(一万吨左右),目前色纺纱库存压到一万二千多吨。

主要是年初因拒绝华尔街日报采访,被发调查函,加以强制劳动、人权的等条目。Target、Adidas、HM等原来的合作方都纷纷下调甚至停止了采购量。这件事是华孚目前最大的难关,影响到了约30%的订单,因为华孚60%纱线依靠国外订单。华孚在越南有30万吨的产能,越南的订单远比国内好,确实在发生产业转移;后面计划继续将50万锭产能往东南亚转移。粘胶的快速发展也对棉花的冲击很大,华孚也在转产人棉和棉粘混纺纱。

东南亚的优势挤占一直存在,贸易战只是加速,美国和越南的TPP协议,优先在协议国购买。订单的减少不是关税加上之后的价格问题,是政治风险和需求的问题。阿克苏这边整个纺织产业需求都有所下降,而且偏低端化,所以以长绒棉为原料的高端订单也大幅减少。

新疆鲁泰棉业:

主要以阿瓦提县的长绒棉和美国皮马棉为原料纺织高支纱,集研发、育种、种植、纺纱于一体。鲁泰年产2万吨长绒棉(自用),22.8万锭产能生产60-300支纱,年产1万吨。销售收入4.5亿元,利税三千万元。主要做衬衣面料,国际中高端的20%以上市场份额。全球接近100万锭产能,纱线还需外采,纯棉占比80%。供应下游品牌:Buberry、海澜之家、优衣库、雅戈尔等。自己的品牌:百洁丝,高端的还有一个品牌,主推私人定制、人工智能。

目前新疆鲁泰23万锭基本满产,新疆其余纱厂大部分是低支纱,开工率要差一些。新疆很多纱厂都是三千到最多1.5万吨的库存,鲁泰目前没有库存,还是按订单生产,只是生产周期从90天缩短至37-38天。

中美贸易关系影响:鲁泰主要针对美国、欧盟和日本市场,其中美国的占比25-30%左右。首先附加值比较高,然后终端的价格涨25%其实仍然能够接受。鲁泰在东南亚已经布局了1/3的产能,当前中国市场有些影响,和东南亚市场对冲,整体上对集团影响不大。东南亚订单供不应求,而国内即使订单接了也要亏本。

越南纺服投资利弊:越南电费4.1-4.4元,新疆3块多,内地7块多。整个纺纱成本中,电费占20%,人工占10%以上,原料60%以上。越南工会要求每年14天年休假,日常出勤率只有89%,越南工资2000-2200元(新疆纺织工资:3500-4000元)。新疆外采的皮马棉加上25%关税要28900元/吨,比越南海运的成本贵7000;人工成本也要加1500元/吨。柬埔寨最近大量服装厂倒闭,因为人员工资涨幅厉害,14年工资70美元,现在170美元。

3、年新疆自治区纺织服装企业专项补贴资金标准

14年开始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在电价、出疆运输、贷款贴息、员工岗前培训以及社保等方面均有相关优惠政策,其补贴按季度发放。但建厂后,内外棉价差补贴、增值税返还补贴都只有一年;培训补贴一次性;到目前只剩下运费补贴,社保补贴(三年之内新员工),电费补贴等主要补贴。从14年最早的按32支棉纱折算可优惠2000-3000元/吨左右;目前只有1000左右补贴,竞争力大大减弱。

主要项目具体介绍如下:

运费补贴:纱线类产品32支以上补贴800元/吨,32支以下补贴720元/吨,60支以上的纱线类产品补贴标准统一增加100元,织布类产品补贴800元/吨,在2016年10月1日之后新注册的纺纱企业生产的32支以下产品补贴标准减半,毛纺(含绒线)、麻纺纱线类产品,补贴720元/吨;

贷款贴息:企业纺织项目固定资产贷款贴息率1.5%、生产性流动资金贷款贴息率3.5%;服装、家纺、针织、产业用纺织品等终端产品固定资产贷款贴息率2%、生产性流动资金贷款贴息率4%。

电费补贴:自治区纺织服装生产企业到户综合点价0.38元/千瓦时为基准,差额补贴0.03元/千瓦时。

岗前培训补贴:地区企业按照每人2400元的补贴标准以及自治区纺就办核定的就业人数给予一次性补贴。

社会保险补贴:纺织、化纤等生产类企业新招录的新疆籍员工,按企业实际缴纳或代缴的社会保险费用之和的50%给予补贴;服装、家纺、针织、地毯、产业用纺织品等终端产品生产类企业新招录新疆籍员工,按实际缴纳社会保险费用之和给予全额补贴。

内外价差补贴:企业生产并实现销售的棉纺产品使用新疆产地棉花和粘胶纤维,进口棉价与新疆棉价差相差1500元/吨以上,每吨补贴800元。

增值税返还补贴:自治区要将纺织服装企业缴纳的增值税收入,全部用于支持新疆纺织服装企业的发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