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靡服装定制的3D智能量体真的“智能”了吗?

2015年至今,智能量体被看做是传统服装企业转型升级的“救命稻草”,一些新兴互联网企业则把它作为快速吸引资本市场和消费市场的一把利器。  然而,在身材大数据库未达到足够的量级,量体精准度又尚不成熟的当下,3D智能量体背后依然是高成本的返修率以及退货率,一些企业甚至在首次智能量体不成功的情况下,安排量体师上门服务,反而造成了双重成本。那么,在目前的市场行情及技术条件下,3D智能量体是否有必要大规模投入市场使用?  智能量体“风靡”服装定制市场  从去年开始,众多上线的服装定制项目及服装企业又开始宣布研发3D智能技术,或者与先进技术合作。3D肖像建模、图像识别、3D虚拟试穿,取代线下量体的程序,全部由线上完成操作。这似乎被标榜为传统服装企业转型的标记,成为了互联网服装定制项目刺激市场的新利器。  不过,3D人体扫描技术并非2015年的新事物,也非互联网服装定制项目首创。早在2012年,一些服装销售门店已开始试水用3D智能量体定制技术吸客。几年前,温州一家老牌服装企业看到了市场的风云突变,以及行业转型的迫切性,希望借力3D智能技术转型,不过最终结果却不尽人意。  几秒量体,几天成衣,相较于传统的服装定制体验,这样便捷、高效、低成本的体验的确很诱人。而智能技术也在不断更新换代,从市场趋势来看,3D在被4D淘汰,被火得一塌糊涂的VR淘汰。  海量数据是痛点高返修率及退货率是隐患  然而,智能量体定制技术的热潮下,仍需要冷思考。相较于技术的迭代,更重要的是海量大数据库。  正如一位传统服装企业的发声,智能化平台最核心的就是依托海量数据。智能化背后,不仅考验企业对大数据的掌控能力,也需要大成本的技术投入,而这里的成本动则上千万。  为此,笔者也加入了某互联网定制项目的3D智能量体公测群。体验过后,笔者发现智能量体+建模结果与笔者本身的身材数据仍存在较大的出入。最终,笔者放弃了基于3D量体数据之下的衬衫定制需求。可见,在消费者猎奇心理的尝试之下,3D智能量体背后依然是高成本的返修率以及退货率  笔者走访了一批互联网服装定制项目,当中,领域内增长最快的衣邦人项目CEO方琴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衣邦人从运营之初,已经在构想智能量体的模式,并投入成本进行技术研发。在进行了一轮市场的摸底之后,我们发现,3D智能技术已经成熟,但是海量的身材数据库成为了痛点。中国人的身材标准存在较大的特殊性,当前的行业数据库仍远远无法满足。服装定制强调一人一版,衣邦人希望通过上门量体的模式,真正获取一人一套身材数据。在反复数据、技术验证之后,真正实现完全线上数据精确获取,而不是如今一些项目对客户高时间成本的试错验证。  用户体验之上3D智能量体在当下是否必要?  “如今这项技能就像是定制的标配,如果没有秀一秀这项技能,都不好意思混互联网+服装定制领域。”一位服装定制电商企业的负责人一句调侃,恰恰揭露了3D量体技术跟风者的内心戏:跟上潮流的担忧,大过于对市场是否真正需要的考虑。  另一位行业人士的观点似乎更为公允。在他看来,互联网经济最终拼的还是用户互动体验。而如何做体验?传统的服装定制模式低效、昂贵、体验度低,只能满足小众消费群体。互联网定制项目上线之后,反向升级整个行业服务水平。未来,服装定制或将走向全互联网化信息时代。而在这个过渡时期,线下上门量体+工业4.0工厂的无门店形式或许是较为行之有效的模式。  另一方面,他认为,大家对互联网思维的理解存在一定的误区。互联网+思维之下,大家都在往线上挤,似乎将所有流程都搬到线上,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模式。然而,当服装定制完全线上流程化、程序化之后,这当中体验的乐趣是否已经变了味?  总结而言,智能量体技术只是服装定制体验的增值部分,而不应该成为企业标榜的核心竞争力,做好体验经济才能真正推动行业的品质革命。何况,在大数据库、返修率、退货率的硬性标准,以及用户体验的软性竞争力之下,3D智能量体真的“智能”了吗?如今看来还有待市场的检阅。

近年来伴随国内消费者个性化需求程度提升以及传统服装企业转型升级等多因素影响,服装定制产业成为互联网+服装这一领域的创业热潮,涌现了一批打破原有服装企业生产销售模式的创新型企业,亦获得了诸多知名投资机构的追捧。

图片 1

1、衣邦人

杭州贝嘟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旗下的服装定制电商“衣邦人”。衣邦人让客户足不出户,体验美女着装顾问免费上门量体,定制媲美国际奢侈品牌的服装,同时将定制服装品类价格降到了高端店的30%左右,扩大目标客群至广大中产阶级,交货期缩短到了10天。目前享受衣邦人高端定制服务用户已近17万人次,衣邦人的服务网点也已遍布华北、华东、华中、华南、西南地区覆盖76座城市。

业务范围:

男士西装、衬衣、裤装,牛仔裤系列,女士正装,大衣系列,羊绒衫系列,皮衣。

定制流程:

图片 2

商业模式:

公司采用网络营销+上门量体+工业4.0工厂店的C2M模式取代了传统门店的经营方式。在核心的工业4.0工厂方面,公司采取与合作厂商深度定制合作方式。目前国内的服装生产厂商普遍操作不规范、标准化程度低,如果和这些厂商合作则难以实现规模化。因此,在货源方面,衣邦人不准备以多取胜,而是选择与青岛、宁波的两家优质厂商深度合作,争取独家代理权,在供给端设立竞争壁垒。此外,制造厂商通过技术升级有效降低了衣邦人的返修率,根据统计,用户在收到衣服后提出修改要求的不到5%。

收入端方面,衣邦人主要靠贩卖商品赚取差价来变现。在未来更多可能实现的盈利渠道方面,公司主要设想一下两大方面:一是通过3D量衣技术实现用户自助量衣,目前这项技术已与浙大实验室合作开发,计划明年推出;二是把衣邦人打造成一个个性化服装定制平台,邀请更多小厂家和独立设计师入驻。

融资进程:

在成立不到1个月即获得浙大科发的天使投资,不到2个月再获著名投资人、前阿里巴巴CTO吴炯的Pre-A轮投资。2016年9月,衣邦人获得由北京竞技世界领投、前Pre-A轮投资人吴炯跟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团队进一步扩大。公司的愿景是将衣邦人打造成全球最大的时尚C2M平台。

图片 3

2、易裁缝

易裁缝隶属于埃沃裁缝,埃沃裁缝2007年起就专注于利用互联网技术进行C2B服饰定制。用户不论在线上或线下体验、下单,均可以通过自主研发的数据系统,实现个性化的量身定制。2015年推出“易裁缝”定制平台,加强通过利用移动互联网,链接用户、实体门店、设计师和供应链,为用户上门定制服务。在近几年的发展过程中,埃沃保持了每年平均50%的增长速度,共服务近20万客户,200家线下门店覆盖了13个省份的23个城市。

业务范围:

衬衫、裤子、西装、POLO衫、林丹代言内裤

定制流程:

量身(可约裁缝上门或到门店量身)、单件剪裁、产品质检、免费修改。

商业模式:

公司主打C2B+O2O的服装定制模式。在运营端,受益于互联网及物流业的崛起,易裁缝直接将产品对准消费者,
取消所有中间环节,大大降低整体运营成本;在量体端,易裁缝通过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互联网技术,构筑社会化量体网络,以快速响应客户量体需求。在核心的工厂方面,埃沃自己开设了工厂。在基于智能化来促进产业变革的“工业4.0”时代,埃沃在自己的“裁神”系统上不断升级改造,将大型流水线切成小组,应用自动化设备和机器人配合,效率大大提高,例如现在6-10人小组所创造出来的效率等同于从前30个人。经过上述产业链、运营和量体服务上的整合,使得互联网+定制的大规模推广成为现实,建立了高性价比的运营模型。

收入端,易裁缝相比赚取传统的服装定制收入之外,从其商业模式可以看出其与设计师将会共享设计费用的分成。显然,有更多知名或高水准的设计经纪人的加入对易裁缝的帮助是显著的。

融资进程:

公司于2011 年4 月拿到IDG 千万级别的A
轮投资,之后于2015年5月获得由君联资本领投、IDG跟投的1.5亿元B轮融资。

图片 4

3、青岛红领

青岛红领从2003年起开始研究向服装定制转型,十多年来投入2.6亿研发了智能化定制平台,将传统服装定制周期由20-50个工作日缩短为7个工作日,单个生产单元年产量可达150万套,批量定制成为可能。青岛红领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积累了超过220万顾客的版型数据,并通过独特的CAD
系统算法实现在5分钟内快速匹配客户需求版型,极大提升了制版效率。公司预计其2016年定制板块收入规模将达到1亿元水平。

业务范围:

目前通过C2M平台可定制产品的品类覆盖3岁以上男士、女士正装全系列产品,包括西服、西裤、马甲、大衣、风衣、礼服、衬衣等,款式消费者可以自主设计,3万多种面料和辅料可以选择。

定制流程:

图片 5

商业模式:

红领自主研发了在线定制直销平台—C2M平台。C2M平台是用户的线上入口,也是大数据平台,支持多品类多品种的产品在线定制。

消费者通过电脑、手机等信息终端登录,在线自主选择产品的款式、工艺、原材料,在线支付后生成订单,实现从产品定制、交易、支付、设计、制作工艺、生产流程、后处理到物流配送、售后服务全过程的数据化驱动和网络化运作。顾客下单后,工厂才进行生产,没有资金和货品积压,运营简单,实现了“按需生产、零库存”,可以最大限度的让利给消费者,而消费者也无需再分摊企业成本。定制生产在成本上只比批量制造高10%,但收益却能达到两倍以上。

融资进程:

复星旗下专注于产业投资、并购整合的子公司复星瑞哲完成了对青岛红领集团旗下个性化定制平台酷特智能的战略投资。未来复星会协助红领推进柔性生产全套解决方案各行业落地,并计划将追加投资至30亿元。

总结

从商业模式角度分析,C2M定制除了能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以外,也颠覆了传统服装产业链运作模式,提供极致性价比单品。1)定制采用C2M模式,消费者完全根据自身的需求下单,厂商根据客户要求进行生产。在此模式下资源配置效率得到提高,厂商的库存风险很低。2)C2M模式压缩了传统产业链的中间渠道环节,厂家直接与消费者对接,节省了流通成本,从而可以降低产品价格,让利于消费者。

上述提到的三家服装定制企业基本采取相同的C2M商业模式,这也是区别于传统服装企业的最大不同点。但是C2M模式中C端与M端的具体细化则各有不同,主要是为C端服务的差异性,包含在线量体或者上门量体,有现有款式以及设计师单独设计等,M端的模式差异性,包含是寻找代工厂或自行生产等。采用不同的模式对不同企业会带来不同的发展路径,显然以互联网价值来看,发挥平台作用,以更轻的资产撬动更大的流量是这类企业价值最大化的最好的体现。

从盈利模式角度分析,在传统服装产业价值链中,研发设计、生产和营销大概按40%、10%、50%的比例分配利润,形成一条典型的“微笑曲线”。其中渠道的价值在于流量入口,吸引客户进行消费,在以前能够凭借良好的地理位置形成流量垄断。电商的发展分流了一部分客户,成为品牌商和消费者间的新中介,并凭借平台效应形成了线上的垄断。

在互联网去中心化趋势下,未来流量会更为分散,渠道的垄断有望进一步松动。信息技术的发展极大丰富了消费者的选择,并使得品牌商绕开各大平台直接连接消费者。例如消费者订飞机票、订酒店,都可以通过手机APP
或官网直接对厂家下单并完成交易,未来定制服装也有可能如此。价值链上渠道的利润分配会下降,而以智能制造为代表的生产端有望主导产业链,获得更多的价值溢价。

定制模式成功的关键在于制造企业如何获取海量用户

作为新兴的消费模式,服装定制的客流量获取是难题。目前转型定制的男装企业借助现有的线下和线上渠道进行推广,衣邦人、易裁缝等创业型企业在线上推广的同时也在各大城市开店,青岛红领则推出魔幻定制巴士,采用博维恒信研制的3D测量仪为客户现场定制西装。

用户在完成一次量体定制后,数据将被储存起来,后续新订单的交易成本较低,因此获得新用户是关键。营销资源丰富的龙头将有望快速获取大量用户,占得先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