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国家棉花市场监测系统数据,截至6月中旬,全国累计加工皮棉505.7万吨,累计销售皮棉495.7万吨,其中新疆销售皮棉357.6万吨,占2015/16年度新疆棉总产的97.8%,由此可见疆内外轧花企业棉花库存已寥寥无几(部分棉花资源货权转移给贸易商),疆内一些地区、市农发行和信用社信贷员反映本年度轧花厂、油厂实现贷款“双结零”的比例不仅较往年明显提高,而且还货日期大幅提前。对于棉花加工企业而言,随着皮棉售罄,货款收回,
2015/16年度棉花收购利润情况也随之水落石出。  阿克苏某轧花厂表示,目前财务人员正抓紧催收铁路和公路运输发票(含车皮代办费)、仓储费、保险费、监管费等票据,一方面核算成本和赢亏状况;另一方面为申报2015/16年度新疆棉出疆运输补贴做准备。据了解,2015/16年度新疆棉花销售集中在以下几个阶段,2015年9-11月份(轧花厂加工即汽运至内地销售)、2016年1-3月份(棉价跌跌不休,直至年度最低)、4-5月份(棉价反弹,棉企快速销售实现清仓),因各轧花厂收购价格差距较大,销售策略不同,融资及贷款利率不同等收益或有些差异。现以南疆阿克苏地区手摘棉轧花厂为例:  2015年9-11月份销售皮棉,轧花厂虽然利润不断下滑,但仍普遍有300-500元/吨的毛利润。一些河南、浙江在疆包厂或自有轧花厂的企业反映,9、10月份内地市场2128(3128)级皮棉的成交价在13300-13700元/吨,南疆手摘棉汽运出疆的综合成本约13000-13200元/吨(扣除500元/吨出疆运输补贴),但由于棉花上市推迟、开机晚等原因,此阶段皮棉成交量比较少;而农发行、信用社等贷款企业普遍存在放款慢且不允许汽运出疆(只能铁路监管库点对点移库)等情况,因此9-11月份棉花销售量很低,不足收购量的10%;  2016年1-3月份棉企受收购量、资金量及对储备棉轮出的担忧,棉花不仅销售量大且价格不断走低,轧花厂亏损面从200-300元/吨扩大至1000-1200元/吨。郑棉CF1609合约先后跌破12000元/吨、11000元/吨、10000元/吨(年度低点9890元/吨),内地库3128级新疆手摘棉现货成交价也从13000元/吨左右一路下探至11600-11800元/吨,下跌超过1000元/吨,棉花市场、棉花企业可谓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在卖跌不卖涨心态和恐慌情绪肆意蔓延的推动下,棉价越售越低,棉企情绪可谓一落千丈,此期间部分大中型纺企、贸易商积极入市,低价抄底,疆内外仓库棉花气氛虽不温不火,但皮棉出货量很大,阿克苏、喀什等地很多棉企2016年1-3月份的皮棉销售量达到收购量的50-70%。  2016年4月份,在5月上旬启动储备棉轮出和现货价格止跌反弹的刺激下,新疆棉企加快甩货、清仓的进度,仅仅一个月时间,很多新疆棉企业的销售量达到30-40%,兵团棉出货也驶上快车道。4月中旬开始,郑棉、商品棉电子撮合等连续暴力拉涨,CF1609合约连破11000元/吨、12000元/吨、13000元/吨整数关口,创年度新高13450元/吨,但现货的表现却比较迟钝,涨幅也大大拖了郑棉的后腿,3128级只报涨了600-800元/吨,轧花厂、中间商被压抑的恐慌情绪全面释放,皮棉成交量迅速扩大,截至5月底南疆至少50%以上的棉企实现清仓,剩余的棉花也以低品质、低等级的零散批次为主。大部分棉企虽未错过棉价大幅上涨的机会,但因1-3月份恐慌性大量抛售,4月份以后只有20-30%的可售资源。  综合来看,预计2015/16年度阿克苏、巴楚、库尔勒等地手摘棉加工企业皮棉的亏损额度在300-600元/吨,亏损超过800元/吨的较少,机采棉基本实现盈亏持平或稍有利润。由于本年度轧花厂收益不理想,因此2016/17年度内地到新疆包厂或租赁加工线的涉棉企业较往年有较大幅度的减少,棉企对下年度实现棉花收购加工赢利的预期较低。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手机版,为何郑棉上涨而贸易商采购减缓了呢?河南某大中型棉企表示,一是9-11月棉花贸易商大举采购2019/20年度中高品质新疆棉,占压一定量资金,而点价销售的良机只有几天,出货量大幅低于预期;二是贸易商认为本轮郑棉反弹高度有限,主力合约突破13500元/吨有困难,因此新增采购动力不足;三是截至12月中旬前,很多大中型棉花企业尚未实现2018/19年度陈棉的清仓、回款,加之疆内棉花加工企业对中高品质皮棉挺价、惜售的情绪高涨,导致现货流通缓慢。

据石河子、奎屯、阿克苏、库尔勒等地的棉花监管库反映,7月份以来棉花公路、铁路装运量下滑,外商和内地贸易商的汽运出库减少。由于疆内出疆、入疆返程的车辆比较少,再加上油价并未进一步下调,因此公路出疆运输费用保持波动不大,从阿克苏至郑州、阿克苏至江苏南通或盐城汽运费大约680-700元/吨、750-780元/吨(含税票,非返程车)。

从调查来看,轧花厂、贸易商抓紧将11月和12月加工的皮棉入监管库、公检,为参与质押融资业务做准备,以便满足按比例还贷、归还收购集资款、春节各项费用支出等需要。

进入7月份,疆内轧花厂纷纷进入检修设备、考察周边棉花资源、制定收购计划及贷款资质申请等准备工作,有包厂计划、租赁加工线的内地棉企也大多进入最后调研、协商的阶段,整体看北疆机采棉轧花厂承包费上涨明显。

据巴楚、阿克苏等地棉花加工企业反映,虽然2019/20年度储备棉轮入有条不紊地进行,但疆内皮棉基差点价销售暂未有起色,部分南疆手摘棉企业甚至反映询价、成交减少,出现了卖棉难。目前,中美贸易磋商扑朔迷离,郑棉仓单+有效预报快速增长,内地部分棉纺织企业逐渐进入春节前回货款节奏(棉花消费触底迹象不明显),疆内棉企对12至1月份棉价走势有些担忧。

2017年北半球各国植棉面积大幅增长(美国增种14%,印度增长更可观),在内外棉花差价持续拉大、棉纱棉纺织厂出口竞争力大幅下滑的情况下,2018年棉花进口配额政策或面临非常大的调整压力。从政策导向、市场消费、成本递增来看,2017-2019年我国棉花需求较弱。

采购商处于“休假”状态棉花发运持续疲软

南疆手采棉轧花厂租赁价格则与上年度基本持平,位置比较好、周边资源相对充裕且能够提供农发行、信用社或其它商业银行贷款资质的棉花加工企业承包费大多在80-120万元(两条及以上加工线或达到150万元左右)。棉花收购加工企业对2017/18年度棉花市场行情的判断是“高开低走”,稍有不慎棉企就成了高籽棉、高成本的“接盘侠”,能否解套要看2018年5月份以后的政策。

棉花出疆持续减少的原因:一是6月底,疆内棉监管库棉花存储量已降至30-40万吨,再加上新疆纺织企业集中补库中高品质原料造成可移库的新疆棉“提襟见肘”;二是6月中旬以来贸易商“去库存”力度较大,“平空单、售现货”的操作非常普遍,套保做成套利;三是6-8月份是絮棉、民用棉等需求的淡季,四川、重庆、河南、浙江、湖北等地的采购商处于“休假”状态,需求半停滞。

操作上,上方测试15380元/吨附近压力,日内建议15000-15380区间交易。年度内国内用棉需求将保持相对稳定,储备棉成交率将有所提高;新年度全球棉花增产预期不断强化,中国以外市场供应相对宽松,棉价近强远弱格局延续,内强外弱特征明显;北半球棉花主产国已进入强对流天气多发期,天气变化须密切关注;全球经济有好转迹象,不确定性犹存;新税制助力印度纺织业加速发展,新年度全球棉花供需形势或有变数。

洲际交易所(ICE)期棉价震荡收涨。国内方面,目前随着储备棉的轮出,抛储压力较大,但现货价格仍然升水于期价,反映出优质棉花资源匮乏导致供给结构问题,总体上,对优质棉源的需求,以及新疆棉花余量不多,棉花在下方存在成本支撑,预计郑棉走势下方支撑较强。技术上,郑棉K线处于布林中轨附近,MACD快慢均线形成金叉缓慢走强,激进者短期远月合约可轻仓介入做多。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