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红帮裁缝”浮世录 百年工匠精神续写时尚传奇

随着“新制造”浪潮的到来,服装定制市场迎来了更大的机遇。那么,传统服装企业要如何适应定制时代?昨天上午,服装业创业创新分享会举行,适应定制时代的两条路子在专家的分享中豁然开朗。  “最大限度地满足人们的个性化需求是服装产业发展的趋势。”在浙江玛尼伯爵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宁波杭州商会副会长谢国荣看来,定制时代早已到来,全国的定制服装行业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而宁波作为红帮裁缝的发源地,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与配套的服装产业基础,宁波服装企业瓜分定制行业的“蛋糕”,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谢国荣认为,红帮裁缝强调的西服定制的一对一人性化服务,在工业流水线上生产大批量成衣的今天,尚属凤毛麟角。宁波服装企业可以传承红帮工艺,坚守工匠信仰,同时深耕技术,将科技创新融入西装定制中,用专业细致的服务打开高端服装定制市场。  然而,高端服装定制市场只是个性化定制市场的小部分,宁波服装企业以中小企业为主,所能生产的往往是平价的定制服装,这一市场容量同样不可小觑,但因为缺乏系统的了解而畏惧技改投入,宁波中小服装企业的转型需要一个助力。  “我曾经考察过宁波著名的针织品集散市场爵溪,不到3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着400多家针织企业,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成品滞留当地。这只是服装纺织行业产能过剩的一个缩影。”宁波服装协会智能化委员会主任、宁波创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吕高云说,泛纺织服装个性化定制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偏爱,中小企业批量代工订单的生存状态会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  在他看来,市场细分对于下游工厂来说是挑战也是机遇。多品种、小批量的个性化订单能在下游工厂生产过程中积累大量数据,中小企业和订单之间缺的就是一个“枢纽”,即中间件行业云平台,实现客户需求到生产制造的一站式供需对接。于是,宁波纺织服装云平台应运而生,目前已有300多家企业入驻。中小企业可以通过“轻资产”模式,在没有销售收入前零投入、无风险推进转型升级。

图片 1

中新网宁波4月25日电一百年前,浙江宁波“红帮裁缝”靠一把剪刀、一个熨斗、一卷皮尺闯天下,以精湛的工艺,他们制作了中国第一套中山装,开办了中国第一家西服店、第一所服装学校,出版了第一部服装理论著作,在中国服装史上谱写了辉煌的一笔。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浙江报道浙江宁波服装历经百年风雨依旧辉煌,靠的是什么?宁波是怎样从“红帮裁缝”发展到“服装名城”的?当中国商报记者参观了雅戈尔智能化生产车间和服装体验馆,并采访了雅戈尔掌门人李如成后悟出了答案。

图片 2

李如成,中国纺织服装界的传奇人物,他的那句“让中国人穿上我们自己国家生产的好服装”激发了国内纺织服装行业许多人的激情。他对中国商报记者说:“雅戈尔40年来,一直把探索和实践如何创新放在重要的位置,不断创新,不断开拓,目前企业在传统工厂转为新型工厂、传统营销转为智慧营销上已经迈出了一大步,我们现在的目标是打造世界级的时尚集团。”

图为创客157创业创新园内的风扇产品。 林波 摄

“这与宁波人善于不断追求的秉性有关,与群众基础文化基础有关,更与宁波一代又一代人的奋斗精神有关!”宁波经信局副局长如此概括。

百余年的时间稍纵即逝,如今,对宁波服装企业而言,在沉浮之间,在攻守之际,依靠着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和科技创新,续写着“红帮裁缝”的时尚传奇。

在传承中不断开拓

中新网宁波4月25日电一百年前,浙江宁波“红帮裁缝”靠一把剪刀、一个熨斗、一卷皮尺闯天下,以精湛的工艺,他们制作了中国第一套中山装,开办了中国第一家西服店、第一所服装学校,出版了第一部服装理论著作,在中国服装史上谱写了辉煌的一笔。

清末时期,宁波裁缝靠一把翦、一个电烫斗、一卷皮书闯荡天下。由于手艺精湛,被当时称为“红毛人”的外国人看中,因此,宁波裁缝也被称作“红帮裁缝”。渐渐地,“红帮裁缝”队伍越来越壮大,他们创造了中国纺织服装业五个第一:第一套中山装;第一家服装培训学校;第一件西装;第一家服装店铺;出版了第一本服装理论著作。中国商报记者在宁波服装愽物馆里看到,许多国家领导人穿着的中山装、西服,都出自“红帮裁缝”之手。

图片 3

百年春秋过去了,宁波服装如今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金名片。据介绍,纺织服装是宁波传统优势产业,目前已形成从印染布、高档面料、家纺、服装服饰到纺织机械装备等完备的产业链。宁波先后获得全国消费品工业“三品”战略示范城市、全国服装产业集群区域品牌建设试点、浙江省服装产业改造提升试点、中国针织名城等荣誉。

图为创客157创业创新园内的风扇产品。 林波 摄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宁波服装主要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是90年代产业高速发展阶段,以杉杉、雅戈尔为代表的宁波服装企业,它们在全国最早倡导了“创品牌”战略,并以品牌为核心拉升企业的成长。同时,罗蒙、洛兹、太平鸟、培罗成等男装品牌随后形成了宁波男装的第二集团军,中国“十大名牌衬衫”“十大名牌西服”“全国衬衫第一名”“西服第一名”均出自宁波,这也引起了全国的极大关注。值得一提的是,杉杉西服以26.3%的市场占有率连续保持全国西服销量第一;雅戈尔衬衫以22.1%的市场占有率屡次位居全国衬衫销量首位。

百余年的时间稍纵即逝,如今,对宁波服装企业而言,在沉浮之间,在攻守之际,依靠着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和科技创新,续写着“红帮裁缝”的时尚传奇。

第二发展阶段是产业转型提升阶段。此时的宁波纺织服装产业已基本完成以资本积累和规模扩张为主的工业化初期和中期任务,开始全面进入质量提升阶段。这一过程的主要特征是:产品更加宽泛和多样化,向服用、家用、产用纺织品多元化发展,宁波纺织服装产业也因此踏上了产业结构调整、发展方式转变的转型升级之路。

“咔咔咔……”缝纫机的裁剪声,声声入耳,柔软的布料在裁缝的手中被缓缓裁剪开。尽管海内外的“红帮裁缝”已渐渐老去,但在宁波,“红帮裁缝”的工匠精神依旧流淌在每一件产品中。

据了解,举办展会是宁波服装行业的重头大戏,宁波每年举办一场大型服装展,业内素有“北有大连服装节,南有宁波服装节”之说,宁波的服装节已经成功举办了22届,如何把这一盛会办出特色,办出新意?多次筹办宁波服装节的宁波华愽会展董事长杨杰告诉记者:“我们把文化传承与光大作为办好服装节的主线,围绕着这个主线,每次服装节都要办出新意,办出特色,从传播传统服装文化、提升服装产业到打造中国服装名城,从最初的做强做大到如今的形成产业链,通过服装节这一平台来宁波洽谈业务的客商每年都在增加。

1979年,雅戈尔集团从一个小加工厂起家,经过40年的发展,如今成为品牌价值近200亿元的行业领军企业。

在创新中不断超越

“‘红帮裁缝’最核心的东西是西服。”在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看来,这么多年来,雅戈尔不仅传承了传统的工艺,还将传统工艺和现代技术相结合,“雅戈尔很多专家都是红帮裁缝的传人,为客人进行量身定制。”

不可否认,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模式是服装行业的一大变化。为此,宁波许多传统制造业企业在智能化改造方面开展了一系列尝试和探索。

“服装,实际上也是文化产业、艺术产业。”李如成眼中的一件好服装,虽是穿在表面,但体现的是一个人的内涵、文化和修养。为此,他希望以工匠精神精雕细琢每一件服装。

走进雅戈尔投资了1.6亿元的智能制造车间,记者看到,近400名工人在车间忙碌着,随着吊挂流水线在宽大的车间转动,未成品服装在空中有规律地传输。宽阔的生产车间,每个操作工人前面都有一台或几台电脑一样的设备,这些自动化机器能精准地把一件件西装西裤有序完成。而车间大门外的智能电子屏幕上,显示着全国各地的服装订单以及公司的完成情况。

图片 4

图片 5

图为创客157创业创新园内的缝纫机。 林波 摄

雅戈尔西装

在工匠精神的引领下,以雅戈尔为首的宁波服装企业通过加大创新投入、品质投入,厚植服装产业“智造”深度和厚度,抢占价值链高端。

雅戈尔智能制造总指挥徐士利向记者介绍,智能改造让雅戈尔工人的劳动强度大大降低,第一,缩短了订单反应周期。原大货生产周期从45天缩短至32天,提升了市场竞争力;量体定制周期由原来的15个工作日缩短至五个工作日,特殊情况下单件定制周期甚至能缩短至两天。第二,提高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效率。通过智能识别和智能分工,可实现不同工艺的“混流”生产,在正式投产后,量体定制占比可由10%增加至30%以上;精品生产总量由12万套/年提升至13万套/年。第三,降低管理成本。将传承百年的“红帮裁缝”经典工艺与智能、大数据技术进行有机结合,大大减少了对量体师、打版师等高技术人员以及车间班组长等缝制管理人员的需求,同时也提高了管理效率和生产效率。

图片 6

图片 7

图为雅戈尔西服智能工厂。 雅戈尔提供 摄

雅戈尔智能车间

在雅戈尔西服智能工厂,车间顶部的传输带上,一块块布料、一件件西服正有条不紊得“滑行”着,游走在各个工位之间。每一位工人面前都有一块电子显示屏,实时将缝制完成情况输入系统。

图片 8

无独有偶,在罗蒙集团,“科技创新”的生产理念贯穿一线。

记者在“创客157”采访

该集团董事长盛静生表示,为确保罗蒙产品高起点、高品质,罗蒙先后从意大利、法国、德国等过引进先进设备,“结合‘红帮’传统工艺,成功实现罗蒙的跨越和发展。”

在雅戈尔体验馆的试衣间里,记者体验了一番3D人体扫描设备,在屏幕上输入自己的手机号,再通过屏幕扫描量体,机器把人体相关数据传送到显示屏上,这时,屏幕上出现了记者的人体模型,记者据此可以随意搭配衣服,直至买到最合体的服装。李如成告诉记者,雅戈尔将于今年9月在深圳开出国内首家体验馆。

图片 9

另据雅戈尔集团公关部经理徐衡律介绍,雅戈尔的3D人体扫描设备是国内唯一能达到国外同类产品扫描精度的设备,可以满足服装行业工业4.0智能制造的精准要求,雅戈尔将通过全国上千家门店,加上3D量体这一黑科技,形成大数据,让生产与需求进行更精准地匹配。

图为雅戈尔西服智能工厂。 雅戈尔提供 摄

不可否认,雅戈尔的全流程智能化改造,树立了全国服装行业标杆。

盛静生直言:“工在机,艺在人,提升产品档次关键还在于人。”

除了雅戈尔,愽洋家纺也是宁波纺织服装行业的一朵“奇葩”。在采访过程中,一个名为“创客157”的园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据介绍,“创客157”把老厂的一个生产车间改造成了一个时尚产业园区,虽然只有600多平方米,但却有80多个创业机构在里面运作,而这些入驻园区的人,全是愽洋集团公司的,到这里创业,资金由公司投入,产生的效益公司与创业者分成,所有的机构都围绕着时尚创新这一主题。谈起这一切,愽洋集团董事长戎巨川自信地对记者说:“正是有了不断创新的目标,愽洋家纺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国内最好的纺织服装时尚企业。”

一边是科技创新的力量,一边是工匠精神的传承,如今,插上智能制造的翅膀,二者正紧密缝合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戚柏军是“宁波胤一红帮”第七代红帮传人,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传承中的一些经历。他说:“‘红帮裁缝’传承的其实就是一种精神,我认为服装所带给我的是智慧,而智慧的核心是发展和超越。”

与雅戈尔、罗蒙深耕智能制造领域不同的是,博洋控股集团采取的是内部创业与品牌孵化模式。

从“红帮裁缝”到服装名城,“红帮裁缝”敢闯敢干、不断创新、勇立潮头的历程不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吗!

“纺织服装时尚产业是创意产业,激活人的因素特别重要。”博洋集团董事长戎巨川解释道,近年来博洋把决策权交给一线“听得见炮声的人”,赋予各子品牌公司独立运营权,“当一个品牌做到一定规模后,就把其中最有潜力的品类独立出来继续孵化。”

在位于宁波海曙的创客157创业创新园内,由博洋控股集团全资建设、运营的纺织服装创业平台已入驻的纺织服装及相关企业有63家。该园区为入驻企业提供办公场地、人才公寓房租减免、启动资金扶持、创业培训等一条龙孵化服务。

开园3年不到,已成功孵化9个服装品牌,其中的7个年零售额已过亿元。2017年,该园区获得工信部第二批纺织服装创意设计试点园区。

数据显示,2018年,宁波市主要细分行业中,服装服饰业501家规上企业实现增加值139亿元(比上年增长5.2%,下同),完成工业总产值551亿元;纺织业257家规上企业实现增加值76.2亿元,完成工业总产值327.1亿元。

一针一线之中,斑驳的红帮记忆在如今时代正慢慢鲜活起来。如今的宁波已形成从印染布、高档面料、家纺、服装服饰、纺织机械装备等门类齐全、产业链完备的纺织服装产业体系,正朝着争创国际一流的时尚纺织服装名城昂首前进。

(本文来自于中国新闻网)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