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环境部获悉,第二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将在近日全面启动。  已组建的5个督察组将对山西、辽宁、吉林、安徽、山东、湖北、湖南、四川、贵州、陕西等省份开展“回头看”督察进驻工作。据悉,与第一批“回头看”一样,“一刀切”等问题仍是重点督察对象之一。  今年两会期间,环境部部长李干杰曾表示,“一刀切”指的是不分青红皂白,不分是否违法还是合法,一竿子打下去,一律进行关停的做法,“绝不允许这样的乱作为来损害影响我们的中央环保督察的大局”。  为此,环境部在5月底,赶在第一批“回头看”前,制定《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8月底,又印发文件将严格禁止“一刀切”纳入深化环保领域“放管服”改革的重要内容。  10月26日至27日于京召开的2018年全国生态环境系统改革工作座谈会上,李干杰称,环境部将出台一个更加详尽的坚决禁止环保“一刀切”的文件,组织两个环保“一刀切”专项检查,查处通报一些典型案例,来推进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  “一刀切”实际是不作为  “一些地方出现的环保‘一刀切’问题,既损害了党和国家形象和合法合规企业权益、给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带来不便,也违背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初心和使命,更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造成了干扰,必须态度鲜明、坚决反对,严格禁止。”李干杰在2018年全国生态环境系统改革工作座谈会上说。  10月29日,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毛显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刀切”现象出现,一方面反映出环境压力向地方传导,但另一方面也说明这种传导太快,地方为节省行政成本采取了简单粗暴的做法。“这种极端作为,实际上是不作为,掩盖了真正的问题。”毛显强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中央环保督察情况发现,环保“一刀切”现象,多发生在工程施工、生活服务业、养殖业、地方特色产业、工业园区及企业、采砂采石采矿、城市管理、“调峰调控”等行业和领域。  地方为应付督察,采取“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督察期间停工停业停产督察后故态复萌等敷衍做法。例如,环境部10月22日通报,在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中,督察组发现,云南瑞丽市2016年在查办违法开采砂石举报案件时,以“一刀切”方式关停所有砂石场,后又违规批准部分未取得合法手续的砂石场恢复生产;此次“回头看”时,再次采取“一刀切”临时关停措施。  今年8月国务院大督查发现,陕西彬州市涉嫌违规设立三处“治污降霾车辆冲洗站”。对此,环境部经现场督查后发布通报称,这是“假治污、真收费”,对过路车辆不论是否干净、有无必要、是否有效、是否损害,一律要求冲洗,搞“一刀切”;运营单位及人员冲洗操作敷衍应对,5秒钟即完成一台车辆的冲洗,以治污降霾之名行强制收费之实。不仅没有产生治污降霾效果,而且严重干扰了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工作。  往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期间,不少城市发布“停工令”,城市建成区一律停止土石方作业,为期三至五个月不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走访“2+26”传输通道城市发现,有地方在采暖季停止地铁项目施工,以至于地铁未能按期通车。  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吴舜泽、副研究员黄德生今年9月撰文称,地方环保“一刀切”主要包括五类具体情形:平时不作为,临时抱佛脚,突击整改“一刀切”;责任不落实,“掩耳盗铃”式停业,逃避问责;难题不解决,披上“环保”外衣,借题发挥乱作为;标准不明确,以点概面,连带打击;施策不科学,不分类指导,要求不切实际。  该文指出,凡此种种“一刀切”行为,本质上都是生态环保领域典型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是懒政、惰政、怠政、庸政的表现。  多地错峰生产摒弃“一刀切”  那么,该如何禁止“一刀切”现象出现?  李干杰表示,针对污染防治的重点领域、重点区域、重点时段和重点任务,按照污染排放绩效和环境管理实际需要,科学制定实施管控措施。  例如对于符合生态环境保护要求的企业,不得采取集中停产整治措施。对工程施工、生活服务业、养殖业、特色产业、工业园区以及城市管理等重点行业和领域,要出台细化防止“一刀切”的有效措施,及时向社会发布公告。  10月29日,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一刀切”从环境经济角度来讲,是一种不管企业排放效率,采取一样的整治措施的做法。  他建议,应严格执行统一的标准,以从源头上堵住污染。采取环境税、绿色金融等基于市场的环境经济政策手段,识别出不同效率的企业,有针对性地提高企业的排放效率。  在中央的要求之下,地方纷纷出台了禁止环保“一刀切”的相关政策,包括河北、江苏、重庆、陕西等多个省份。  陕西10月27日出台的《关于严格规范生态环境保护领域行政行为的指导意见》,从工程施工、生活服务业、养殖业、特色产业、工业园区、采石采砂采矿、城市管理、“散乱污”、“调峰调控”等9个方面,严禁各地各部门在环保督察整改中实施“一刀切”。例如,小微企业只要达标排放应当支持发展,不产生污染的企业不得列入“散乱污”。  在“调峰调控”这一具体领域,河北、江苏、天津、唐山、邯郸、郑州、临汾等地都将在今年秋冬采暖季期间施行差异化错峰生产方案,摒弃了以往“一律限产50%”等做法。  10月26日,天津市环保局大气处处长杨勇在该局新闻发布会上称,今年天津环保局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环保领军企业、不涉及大气污染物排放的工序,不错峰;错峰行业由去年的16个调整为14个,对使用天然气、电力等清洁能源的建材、铸造等行业不予限产;根据绩效评价测算,停限产企业由去年393家调整为预计不超过50家,对装备水平先进、环保水平高的企业,少限产或不限产。  河北省近日印发的《关于进一步降低成本减轻负担促进实体经济企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也提出,对钢铁、焦化、电力三个行业中超低排放企业、环保“领跑者”企业、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免于错峰生产,对环保达标、手续完备、产品市场好的企业不予停产。

生态环境部严禁“一律关停”“先停再说”

避免以生态环境保护为借口紧急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路过车辆无论是否干净都要花上10至20元不等的钱进行所谓的“降霾”冲洗。发生在陕西省彬州市的这一乱作为问题不仅被叫停,而且生态环境部公开批评彬州市的这一做法是在搞“一刀切”——不但没有产生治污降霾效果,而且严重干扰污染防治工作。

新葡萄京app下载,近日,生态环境部发布《关于生态环境领域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各地要出台细化防止“一刀切”的有效措施,及时向社会发布公告。

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3日就《指导意见》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指导意见》中的15条措施中就明确提出,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以生态环境保护为借口紧急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一刀切”做法严重干扰污染防治

在生态环境部看来,地方上搞的“一刀切”,非但没有起到污染治理的作用,反而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干扰污染防治工作。

生态环境部8月31日通报的陕西彬州市以治污降霾名义设立车辆冲洗站乱收费问题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彬州市打着大气污染治理的旗号,违规设立3处进出城区的重型车辆冲洗站。按照原彬县政府的规定,进出站的车辆无论是否干净都必须交费洗车。更令人质疑的是,这样的行为居然经过了原彬县县委有关会议确定。至于收费价格则由彬州市治污降霾办公室召集县交通运输局、物价局及三个车辆冲洗站负责人商定。

彬州市的做法性质恶劣,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生态环境部指出,彬州市委、市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在治污降霾工作中存在明显的乱作为问题,是典型的搞花架子,做表面文章;以治污之名,行乱作为之实。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生态环保执法力度的不断加大,特别是中央环保督察以及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等多项执法行动的开展,一些地方政府不负责任、不分青红皂白强令一些企业“先停下来再说”。这种简单粗暴的执法方式不仅令公众强烈反感,同时,也让社会对国家的污染防治工作产生抵触情绪。

事实证明,一些地方搞的“一刀切”行为不仅给当地群众正常的生产生活造成影响,更为重要的是,给国家正常的环保执法行动抹黑。

对“一刀切”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一刀切”实际上就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指导意见》坚决反对这种做法。

“针对污染防治的重点领域、重点区域、重点时段和重点任务,按照污染排放绩效和环境管理实际需要,科学制定实施管控措施,有效减少污染物排放,推动企业绿色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指导意见》提出,“坚决反对‘一刀切’。”

这位负责人说,各地在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执法中,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以生态环境保护为借口紧急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对于符合生态环境保护要求的企业,不得采取集中停产整治措施。对工程施工、生活服务业、养殖业、特色产业、工业园区以及城市管理等重点行业和领域,各地要出台细化防止‘一刀切’的有效措施,及时向社会发布公告。”《指导意见》指出,对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执法中发现的问题,各地应按要求制定可行整改方案,加强政策配套,根据具体问题明确整改阶段目标,禁止层层加码,避免级级提速。

在生态环境部8月31日召开的16000人参加的视频会上,生态环境部要求,杜绝“一刀切”;加强对生态环保“一刀切”问题的查处力度,对不作为、乱作为现象,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肃问责。

为守法企业营造公平竞争环境

目前,首轮中央环保督察已经实现了对31个省的全覆盖。同时,今年上半年还组织开展了对10个省市的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也将于明年开展。

就环境督察执法如何避免“一刀切”?这位负责人说,除了《指导意见》,今年6月,生态环境部制定出台了《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他指出,包括《指导意见》目的是制止生态环境保护监管执法中存在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解决市场竞争不公平、政策措施制定不科学、生态环保“一刀切”等问题。

他说,《指导意见》将推动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向纵深发展,完善排查、交办、核查、约谈、专项督察机制;推动持续开展中央和省级环保督察、“回头看”或专项督察;持续推动加大钢铁、建材等重点行业落后产能淘汰力度,取缔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小型造纸、制革、印染等严重污染生态环境的生产项目。

同时,加强督察整改,推动列入整改方案的污染治理、生态修复、提标改造、产业调整等重大项目整改到位、落地见效,倒逼地方解决制约高质量发展的环境基础设施短板和产业深层次问题。

《指导意见》要求,健全投诉举报和查处机制,分析全国生态环境举报信息,对群众反映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开展预警,定期发布预警信息。此外,《指导意见》还要求加强中央环保督察问责工作,对损害生态环境的地方和单位的领导干部,要依纪依法精准问责。

这位负责人说,《指导意见》特别强调,严格依法监管,为守法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坚持依法依规,着力整治既无相关手续、又无污染治理设施的‘散乱污’企业,有效解决‘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综合运用按日连续处罚、查封扣押、限产停产等手段依法处罚严重生态环境违法行为。”《指导意见》说,对污染物超过排放标准被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责令限制生产、停产整治的企业,完成环境整治要求并经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同意后,方可恢复生产。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按照《指导意见》要求,生态环境部将全面落实“双随机、一公开”制度,实现对不同生态环境守法水平监管对象的差别化管理,对超标企业加大查处力度,对长期稳定达标排放的合法企业减少监管频次。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