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再生资源回收蓝海跨入行业景气度上升期,企业加速创新成为关键。对企业来说,告别以往粗犷式增长的竞争业态,如何与新兴行业、环保装备制造深入合作,形成涵盖固体废弃物回收利用、环卫清洁在内的完整产业链,将是“十三五”期间企业发展的新契机。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即“洋垃圾”禁令),宣布将逐步禁止国内再生资源可替代固体废弃物入境。在“洋垃圾”禁令落地扎根的一年时间里,其带来的“蝴蝶效应”也开始逐步显现,这其中受冲击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再生塑料行业。  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国外的“垃圾”固然走投无路,国内的回收行业也无异于遭逢一场“地震”。据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中国固体废物实际进口量同比下降超过8.7%,其中限制类固体废物进口量下降近10%。不依赖国外进口废料,这需要激活内部庞大的废料回收和再利用体系。按照相关政策,2018年后禁令将扩展为禁止进口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废,预计固废进口量还将继续下滑。  2018年4月,四部委调整《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将来自生活源的废塑料、未经分拣的废纸、废纺织原料等4类24种固体废物,从限制进口类变为禁止进口。2019年年底前,我国还将逐步停止进口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体废物。但同时,回收标准、规模和质量在市场需求下都将进一步提升。分析预测,到2020年国内再生资源的可回收量将达到3亿吨,主要再生资源利用率提高到75%,并为行业带来可观的增长空间。  不过,再生资源回收行业集中度总体上仍然偏低。作为循环经济体系的末端环节,再生资源产业可以说是决定循环经济能否完成闭环周转的关键环节。公开资料显示,迄今全国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数量达9万多家,回收行业从业人员约为1200万人。其中,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回收量仅占回收总量的10%至20%。而“小散乱”的行业特征也决定了企业供求的困难,不通畅的供求遏制了企业运作,难以形成运作良好的供应链。  “洋垃圾”禁令带来的大批需求将刺激回收在标准、规模、供应周期等方面的改善,由此加工利用企业也能感受到正面影响。未来进口固体废弃物的收紧,无疑将导致相关企业更加注重国内采购渠道的建立,将倒逼国内再生资源产品质量提升,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和价格优势。其中提前在海外布局,抗风险能力强的大企业更有可能挺过政策调整期。以葛洲坝、格力电器、格林美、启迪桑德等为首的龙头企业加大了研发投入,再生资源深加工业务步伐不断加快。  而把行业“危机”转化为产业提升的机遇,关键在于促使再生资源行业把目光转向国内固体废物为主原料的转型发展道路。业内普遍认为,整体产业链正由最初的“难以接受”转向逐步认可,相关企业也在阵痛中艰难地寻求转型。“重压”之下,相关行业、企业治污水平有所提升,加工模式也陆续向园区集中、向现代循环经济转型。诚如行业内企业开始关注垃圾分类、注重农村废弃物回收利用,进入了原来未曾进入的领域。随着环保督查力度持续加大,一些不规范的再生资源企业被关停。  预计在资本与政策推动下,未来三年内,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增长速率将超过8%,整体产业链迎来近2.6万亿市场盛宴。期间,如何充分利用好绿色价格杠杆机制,加快回收体系建设,已成为资源再生行业需要深思的时代课题。尽管目前整体产业链尚未能摸索到合适的路径,但是,许多企业仍然“在路上”。

新葡萄京app下载 1

“洋垃圾”禁令实施一年以来,原材料短缺对相关企业形成倒逼作用,不少企业治污水平有所提升,加工模式也陆续向园区集中、向现代循环经济转型,再生利用行业正逐步转向规范有序、可持续发展轨道。如何充分利用好绿色价格杠杆机制,加快回收体系建设,将是资源再生行业需要深入思考和面对的问题。

自去年7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正式印发以来,这个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洋垃圾”禁令,屡屡成为各方关注焦点。一年多过去了,《方案》实施成效究竟如何?相关企业和行业是否已适应了市场新规则?对此,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相关部门和专家。

全力封堵拦截“洋垃圾”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固体废物进口国之一。据海关统计,我国固体废物进口量持续多年增长,在2012年达到峰值5890万吨之后,呈减少态势。

固体废物不完全等同于“洋垃圾”,只有那些国家明令禁止、对生态环境及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可能带来危害的固体废物,才属于“洋垃圾”范畴。换言之,相当一部分进口固体废物仍是具有使用价值的“城市矿山”,属于“放错地方的资源”。

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客观上需要进口一些固体废物来缓解原材料的供应不足。正因为此,我国对固体废物进口采取严格分类管理方式,分为禁止进口、限制进口和自动许可进口3大类,其中“洋垃圾”是国家明令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

新葡萄京app下载,据统计,2017年我国固体废物进口依然保持在高位运行,进口量达4370万吨,如果算上各类违法入境的固体废物,实际入境数量会更大。在利益驱动下,进口固体废物中的很大一部分流入到一些治污能力低下的中小企业,其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废渣等严重损害了当地生态环境,一些洋垃圾甚至还携带病毒、细菌等,对从业人员健康构成了威胁。

“‘洋垃圾’确实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张广志表示,按照《方案》,去年底前我国已全面禁止了环境危害大、群众反映强烈的固体废物进口;今年起,来自生活源的废塑料、未经分拣的废纸、废纺织原料、钒渣等4类24种固体废物,从限制进口类别调整至禁止进口目录;到2019年年底前,将逐步停止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体废物进口。

在加强监管的同时,海关等部门还加大了对“洋垃圾”走私的正面拦截。今年5月22日,全国海关开展了打击“洋垃圾”走私“蓝天2018”专项第三轮集中行动,这是近年来海关开展的最大规模打击“洋垃圾”走私集中行动。据统计,今年以来,海关已打掉走私犯罪团伙81个,查获查证各类“洋垃圾”120多万吨。

禁令倒逼行业转型

“洋垃圾”禁令实施一年多来,受冲击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再生塑料行业。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秘书长王永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再生塑料行业正由最初的“难以接受”转向逐步认可,相关企业也在阵痛中艰难地寻求转型。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废塑料再生利用国家之一,废塑料为我国工业发展提供了质优价廉的原材料补充,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石油资源的不足。据统计,我国仅进口废塑料一项就占据了全球废塑料出口产值的一半以上。

“今年4月18日,新版《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将工业来源废塑料等16个品种固体废物从限制进口目录调整至禁止进口目录,并将于今年12月31日起执行。这意味着废塑料进口由部分限制转为全面禁止,国内再生塑料行业几十年的运行模式将彻底改变。”王永刚说。

中国塑协塑料再生利用专委会常务副会长、江苏连云港龙顺塑料有限公司董事长范育顺告诉记者,进口废塑料之所以受厂家青睐,除了发达国家垃圾分类做得比较到位,减少了企业在分拣、破碎、清洁等环节的成本投入外,进口废塑料大多使用的是原生塑料,其相对较好的塑料性能,也导致了再生塑料企业宁愿舍近求远从国外进口废塑料。

与此同时,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包括再生塑料行业在内的相当一批再生资源利用企业属于技术含量低、产业集聚度低、污染防治水平低的“三低”企业,“散、乱、污”较为突出,加重了对区域环境的负面影响。

王永刚表示,“洋垃圾”禁令颁布后,原材料短缺对再生塑料企业形成了倒逼作用,约有三成企业选择了停产改行,剩余企业中有一部分着手开始在国内建立自己的回收体系,还有一部分则走出国门到海外建厂,将废旧塑料直接加工成原材料颗粒后再进口到国内来。

不仅仅是再生塑料业,随着“洋垃圾”禁令的实施和国内环保政策收紧,废纸、废五金等行业的整治力度也在不断加码。令人欣慰的是,“重压”之下,相关行业、企业治污水平有所提升,加工模式也陆续向园区集中、向现代循环经济转型,再生利用行业正逐步转向规范有序、可持续发展轨道。

加快回收体系建设

从短期看,当前“洋垃圾”禁令确实对国内再生资源加工行业产生了较大冲击,但从长远来看,禁止“洋垃圾”进口势在必行。业内人士表示,当务之急就是要补上国内回收体系短板。

在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看来,把行业“危机”转化为产业提升的机遇,关键在于促使再生资源行业把目光转向国内固体废物为主原料的转型发展道路,推动回收体系向前端延伸,发挥好市场调节和政府引导的综合作用,倒逼垃圾分类收集和再生资源回收效率的提升。

这一观点得到了王永刚的认同。“从区域看,不仅仅是中国,东南亚等国家对于废塑料进口的监管也在收紧。我们认为,未来行业发展将以属地化处理为主,这就对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王永刚同时表示,回收前端增值税无抵扣、地方政府对再生资源行业认识不足是制约回收体系发展的两大“拦路虎”。

“国内对废塑料回收环节的增值税没有抵扣,全额16%的增值税率无形中增加了回收成本,无形中造成了大的资本和有实力的机构不愿进入回收行业。现在,不少地方政府对废塑料回收再利用很敏感。实际上,中国是全世界回收再利用技术最高的国家。如果环保处理得当,再生塑料行业仍是一个低碳环保、值得鼓励的新兴产业。”王永刚说。

“洋垃圾”禁令颁布后,范育顺所在企业就停止从国外进口废塑料了。他告诉记者,为解决原材料不足问题,公司一方面与格力等家电生产企业合作,回收其废塑料再利用;另一方面把目光投向海外,在日本成立再生塑料公司从事塑料颗粒的加工。

“再生利用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要求我们企业也要及时求变。”范育顺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日前发布了《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首次提出垃圾计量收费,旨在进一步促进垃圾分类。当前,如何充分利用好绿色价格杠杆机制,加快回收体系建设,已成为资源再生行业需要深入思考和面对的课题。

2017年中国再生塑料行业经历国内环保风暴与“禁废”双重因素影响,诸多废塑料散、乱、污企业被关闭,加工利用企业市场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部分过去以进口废塑料为主的企业已经计划在东南亚、日、韩、欧美等国家建厂,中国再生塑料加工企业平均开工在不足30%,部分废塑料回收站点暂停营业。2017年中国再生塑料回收再利用量较2016年有所下降。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国内废塑料回收利用量1693万吨,较2016年1878万吨下降185万吨,降幅9.8%。但得益于中国再生塑料市场供不应求现状令再生塑料价格持续走高,中国国内废塑料回收总值在1081亿元,较2016年仍有12.89%增福,同时再生塑料行业整体盈利水平较2016年有所提高,部分产品盈利提高50%-60%。

2017年4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会议指出,要以维护国家生态环境安全和人民群众身体健康为核心,完善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分行业分种类制定禁止固体废物进口的时间表,分批分类调整进口管理目录,综合运用法律、经济、行政手段,大幅减少进口种类和数量。要加强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管理,发展循环经济。2017年7月18日,中国环境保护部向世界贸易组织提交文件,要求紧急调整进口固体废物清单,于2017年底前,禁止进口4类24种固体废物,包括生活来源废塑料、钒渣、未经分拣的废纸和废纺织原料等高污染固体废物。7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7月1日起,环保部开展为期1月的打击进口废物加工利用企业环境违法行为专项行动。这一系列针对于进口废料的政策密集出台对行业产生了巨大影响。2017年下半年废塑料进口急剧下降,海关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12月,中国2017年废塑料进口总量582.9万吨,较2016年734.73万吨下降20.7%。

中国塑料行业2017年整体运行走势表现较以往略有差异:受环保及供给侧改革等因素影响,中国塑料产品订单向中大型企业转移,小规模尤其家庭作坊式生产企业数量明显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中国塑料产品产量为7515.5万吨,同比增长3.4%;塑料产品出口量1168万吨,同比增长12.2%,出口金额为2627.9亿元,同比增长11.6%,较2016年出口增速明显提高。中国塑料产品行业的快速发展,对全国经济平稳发展起到重要支撑作用。

再生塑料是国家政策鼓励倡导的绿色发展行业,承担着为全社会解决大量废塑料固体废物减量化、资源化的任务。从发展路线来看,再生塑料行业未来路线将是以回收站点为基础,以规模化的分拣中心及加工中心为节点,最终形成废塑料回收加工利用网络体系和产业链条。从加工利用企业来看,品牌化、专业化、环保、技术创新以及应用现代化管理是企业生存之道,规模化、集约化、渠道建设、技术创新是行业主要特征,而再生塑料工业园区、产业化、规模化建设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