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浙领跑,重庆力压天津,掉队的武汉、西安急了

企业的实力,最能直观反映地区经济,可谓“晴雨表”。前两天,“2018中国企业500强”榜单公布,我们从区域的角度观察榜单,会发现,中国区域经济的版图正在发生变化。从整体来看,全国31个省份中,除西藏和海南外,其他29省份均有企业上榜。其中,北京居榜首,上榜企业数量100家,相对去年数量有所下降,但其领先优势仍然不可撼动;江苏排名第二,上榜企业52家,较去年增加5家,在东部省份中表现亮眼;广东、山东上榜企业均为51家,并列全国第三,角逐激烈。江苏:险胜广东,民营企业发力北京作为首都,堪称央企聚集地,占据头把交椅不足为奇,反而是江苏,今年险胜广东拿下“第二名”,值得一说。先来看一组数据:江苏今年上榜企业52家,其中,民营企业44家,国有企业8家。一个细节,在上榜企业中,房屋建筑、房地产、纺织等行业占比不少,而这也恰恰是江苏民营经济的“拳头”行业。换句话来说,江苏的榜单几乎是由民营经济“撑起”,而这背后,也反映出江苏近年来民营经济的飞速发展。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江苏的民营经济创造了5.5成的GDP、近6成的税收、7成的全社会投资和8成以上的新增就业岗位,已经成为江苏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创业创新的主体力量、吸纳就业的主要渠道。“‘中国企业500强’这张榜单不仅是企业实力的比拼,更是一张判断经济向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晴雨表’。”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副主任缪荣说,营商环境越好的地方,企业活力就越强。可以说,江苏企业实力上榜的背后,也是其经济活力强的力证。以近年来快速发展的苏州为例,早在2011年,苏州就是“万亿GDP俱乐部”成员,被称为具备“一线城市水平”。“500强”榜单中,苏州有恒力、沙钢、波司登等12家企业上榜。当然,和绝大多数省份一样,江苏也经历了经济转型的“阵痛”。从工业大省、传统产业大省向新兴产业、新经济发展转型,也是江苏近年来不断发力的重点,正如江苏省社科院研究院蒋昭乙所说,“积极发展新产业将成为江苏推动传统产业向中高端迈进、进一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突破口。”而江苏在产业结构上的“弊病”,也体现在了榜单之中,那就是房地产、房屋建筑等传统企业占大多数,新兴行业企业上榜不足。因此,在前有北京遥遥领先,后有广东、山东紧追不舍的局势下,如何改变上榜企业“结构”、降低房地产企业占比、增加创新型企业数量?或许将成为下一步江苏的发力点。广东&山东:同为51家
谁的含金量更高?同样以民营企业见长的广东,一直是“500强”数量上的佼佼者。但作为我国的第一经济大省,今年广东的数量不仅被江苏超越,更是被山东追平。当然,纯以“数量”论不了英雄,“质量”更重要,那么,作为同样拥有51家“500强”的广东与山东,其企业排名的“含金量”究竟谁更高?首先看“后起之秀”山东,从数据来看,山东今年上榜企业51家,相较于去年增加了5家,其中,在榜单排名前250位的企业19家。山东汇丰石化以第500名的排名堪堪过线。从产业来看,山东工业大省的属性在榜单上体现明显,上榜企业的51家企业中,前14家全部是工业企业,属于第三产业的,仅有中融新大一家。放大到区域经济来看,没有跟上产业转型节奏是整个山东的“问题”。比如主导产业,山东多为资源型产业,能源原材料产业占40%以上。而广东、江苏两省第一大行业均为计算机通信制造业;比如能耗水平,山东能耗总量、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均居全国前列,能源消耗占全国的9%,其中煤炭消费量占全国的10.6%;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全国第一;比如互联网创新,2018年全国互联网企业百强山东零上榜。“山东企业要提高‘质量’以及自身利润率,除了要增强制造业附加值外,更加需积极向三产迈进。”有学者如是评价。而与山东拥有同样51家“500强”的广东,不仅在企业排名位置上亮眼,其上榜企业的行业分布与结构也更为均衡。从数据上看,广东在榜单排名前250位的企业为27家,且多数排名靠前。尽管上榜企业总数量退居第三,但今年入围世界500强的企业达到了12家。再从行业上看,广东入围的企业中,大部分是创新型企业,例如腾讯、华为、美的等。值得注意的是,广东上榜企业的研发投入也遥遥领先,以3.3%的研发强度在所有区域中排名靠前。具体来看,广东省有40家企业共完成研发投入1603.15亿元;其中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投入896.90亿元,占全部40家企业的55.95%。正如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所说,“近年来,在外需不是很强劲的情况下,广东尤其是珠三角的企业必须通过提高附加值、提高产业层次来增强竞争力。”市场化程度较高、创新型企业多、创新氛围浓厚,广东的这些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创新发展中,实力提升也比较快。下一年的“中国企业500强”名单中,广东或许会重回“本位”。

近期,由全国工商联推出的2019中国民企500强榜单和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推出的2019中国企业500强这两个重量级榜单相继发布。通过梳理这两个榜单的数据,从区域、行业、企业性质等维度,对山东与江苏、浙江等南方省份进行对比分析,从“产业画像”可以看出,山东民营企业尤其需要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的步伐。

图片 1

先对比一下山东与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在这两个榜单中的各自“第一名”所属行业,能发现一些有趣的差别。

文丨西部菌

在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中,排名第一的“北京第一强”中石化属于央企垄断行业;排名第六的“广东第一强”平安保险属于保险金融行业;排名第九的“上海第一强”上海汽车属于汽车制造业;排名19的“江苏第一强”苏宁控股属于零售业;排名第45位的“浙江第一强”阿里巴巴属于互联网行业;排名第52位的“山东第一强”山东能源属于能源化工行业。

顶级企业搭配顶级城市,头部企业的分布,向来是地区经济实力的风向标。

在中国民企500强榜单中,排名第一的“广东第一强”华为属于计算机、通信领域;排名第三的“江苏第一强”苏宁属于零售业;排名第六的“北京第一强”京东属于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行业;排名第11的“浙江第一强”吉利控股属于汽车制造行业;排名第14的“山东第一强”魏桥创业属于有色金属冶炼行业。

日前工商联发布了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华为、海航、苏宁分别位列前三,房地产巨头恒大和碧桂园,强势跻身前十。

从这两个榜单在区域、行业、企业性质的交叉对比中可以发现,从全国范围看,央企实力绝对碾压民企,而北京是央企聚集地;民企实力更强的,显然是广东和江苏;从行业上看,能源化工、建筑、保险金融业的经济规模和体量远大于服务业,而山东,不管是“民企第一强”还是“鲁企第一强”,都集中在传统的能源、有色金属冶炼和加工领域。

上榜企业数量的地域分布上,江浙领跑,天津输给北京、上海和重庆,山东急了,而广东成为最大赢家……

新晋中国企业500强的6家鲁企中,临沂的沂州集团属于建材行业,齐鲁交通属于垄断行业,九羊集团属于传统冶金、化工,创新金属属于铝型材加工企业,瑞康医药则专注于药品批发领域,没有一家属于新兴产业领域。

01

上榜中国企业500强的50家山东企业中,依然没有一家全国性的证券公司、没有一家全国性的汽车公司、没有一家全国性的房地产公司、没有一家全国性的互联网公司。

江浙领跑,天津输给北京、上海和重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主办方首次发布的“2019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军企业100强”榜单中,华为名列第一,山东10家企业上榜,其中浪潮排名第11位,海信排名第14位,其他上榜的企业还包括海尔、歌尔股份、齐鲁制药、南山集团、西王集团、玲珑集团、科达集团、鲁西集团等。海信、海尔、南山、西王、玲珑、鲁西集团等传统企业能登上这个百强榜单,显示了山东企业在新旧动能转换中做出的努力和成效。

先来看下民营企业500强的分布,如下图:

上榜中国企业500强

来源:500强报告

从山东的情况看,中国企业500强27城榜单中,山东城市占4席:济南9家、东营7家、滨州6家、淄博5家。让人意外的是,山东经济体量第一、以品牌之城着称的青岛没有进入“27城榜单”,另外,烟台也未上榜。相反,东营、滨州、淄博这三个地级市均入围“27城榜单”。同样让人意外的是,广东的佛山、东莞这两个经济强市也均未进入“27城榜单”。

浙江、江苏、山东和广东四个沿海大省的上榜民企数量明显高出一档,其中浙江92家,江苏83家,山东61家,广东60家。

在“27城榜单”中,四个直辖市全部上榜,省会城市以14席之数,成为中国500强坐席的“大多数”。

江浙一带向来是民营经济的高地,县域经济异常发达。以浙江为例,2018年底,共有各类市场主体654.23万户,其中民营经济市场主体627.35万户,占比为95.9%。正是这种宽松的市场环境,才孕育出创业氛围浓厚的杭州。

此次,青岛有4家企业上榜中国企业500强,比去年新增1家。海尔以2661亿元营收排第一,位列79位,较去年下降5位;海信以1266亿元营收位列第146位,较去年上升1位;青建以614亿元营收位列第292位,较去年下降15位;新晋的新华锦以352亿元营收位列第479位。

国企占比相对更大的山东,民企入围数量超过广东。不过和2017年的73家相比,出现了明显的下降。不久前“山东急了”的话题发酵,头部民企数量降低,其实也提供了佐证。

深圳有26家企业入选,其中排名最靠前的为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排名第六,2018年营业收入约1.08万亿;8家企业入围百强,除平安保险外,依次为华为、华润、正威国际、恒大、招商银行、腾讯、万科;16家企业营业收入过千亿元。

广东的经济总量去年毕竟十万亿大关,排在全国第一,入围企业数量,虽然要低于江浙和山东,不过在民企实力较量上却可以说是最大赢家:

由此可以看出,青岛追赶深圳,还有不少路要走。

民企500强的前十强中,广东企业占据了4个席位,分别是第1的华为、第4的正威、第5的恒大,和第7的碧桂园。

我省15市61家企业

可见,和以民企数量占优的江浙将比,广东强在企业规模和体量。另外,广东上榜企业营业收入总额和资产总额占全部500强的比例,分别达到17.89%和28.69%,都是全国第一。

入选中国民企500强

分地域来看,中西部内陆省份的民营经济活力明显更低。

入围中国民企500强的山东企业,和江苏、浙江的民企100强又有哪些异同?

比如经济体量排第5的河南,上榜企业只有13家,比北京、上海、重庆都要低;经济体量排第6的四川,上榜企业数量只有11家,和辽宁并列第12。云南今年没有500强企业上榜。

从中国民企500强和中国企业500强两大榜单中鲁企上榜数来看,前者61家,后者50家。这给人一个很强的信号:山东民企从数量上讲,并不弱。

来源:500强报告

从入选的500强山东民企来看,61家企业分布在山东15个城市,其中,东营上榜企业数量最多,为15家。滨州和淄博分别有8家、6家民企入选。

四大区域中,东部上榜390家,占比为78%;中部上榜53家,占比10.6%;西部上榜43家,占比8.3%;东北上榜14家,占比2.8%。

而浙江的上榜民企聚集地主要在杭州、绍兴、宁波;江苏的上榜民企则集中在苏南地区的无锡、苏州、常州。

02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山东和江苏两省,省会城市的民企实力远低于国企。上榜中国民企500强的济南民企只有3家。而在中国企业500强中,济南虽然以9家位居山东第一,但只有九阳集团一家是民企,并且在中国企业500强中排名第476位。

房地产行业成首要的纳税大户

在2018年江苏民企100强中,南京占11席,数量居全省第四。2018年南京的民营经济占比为46.4%,低于全省55.6%的整体水平。

就具体的行业分布来看,通过民企500强榜单,还可以看出各省市一些经济特征。

杭州对于民企的聚集力远远高于南京和济南。杭州在2018年浙江民企100强榜单中上榜数量最多,但比重逐渐下滑,2015年占42席,2018年已降至33席。

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的上榜企业数量最多,达到了55家,
其次是综合类行业,有43家。排第3的是房地产行业,有39家;第4的是建筑业,有37家,这两大行业,都是和房产经济和楼市紧密挂钩的。

政策导向及产业生态,客观上是否导致了省会城市对民营资本的“挤出效应”?这一点上,我们可以持续观察。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在工商局注册登记的房地产开发商,数量高达9.7万家。入围民企500强榜单的虽然只有39家,不过它们对地方经济的“贡献度”,却相当巨大。

同样的“挤出效应”还发生在产业上。这三省的上榜民企有一个共同特点,即集中在冶金矿产、石化、建材这三个行业,尤其是山东,这三个行业呈现出高度集中的情况。相比之下,江浙的上榜民企,还涉及汽车制造、房地产、零售业、新能源、环保等领域。

来源:500强报告

2019中国民企500强榜单发布的同时,还发布了2019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榜单。从数量上看,苏浙鲁在入围数量上遥遥领先,这三省的数量占到了总数的一半还多。

以排名最靠前的恒大为例,它的资产规模为18800.28亿元,排名榜首。而这些上榜的房地产企业的纳税总额,要远超其他几大类,在民企500强纳税总额的占比,达到28.37%。

但从营收上看,山东就被浙江、江苏、广东比下去了。在2019年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上,营收过1000亿的鲁企有11家,其中营收过1000亿的民企有魏桥创业、信发集团、南山集团3家。相比之下,江苏省2018年营收过千亿的民企有11家,浙江省2018年营收过千亿的企业有9家。

房地产行业巨大的税收贡献,解释了为何它会被很多城市当做支柱产业。对地方来说,纳税之外,房产开发带来的卖地收入,同样不可小觑。

从以上这些比较看,山东民企存在大而不强的现象。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助理付一夫对山东民营经济的细节做过研究。他发现,山东省每万人口拥有私营企业77.4户,低于全国92.1户的平均水平,分别比广东、江苏少66.3户、105.3户;山东省每万人口拥有个体工商户320.8户,低于全国326户的平均水平,分别比广东、江苏少54.1户、157.1户。

像杭州上半年的卖地收入,就力压北上广深,达到1423亿元。另据统计,武汉、北京、天津、重庆、苏州、宁波、福州、上海、广州、郑州、南京、温州、合肥、成都等城市上半年的卖地收入都突破了500亿。

在付一夫看来,这些数据意味着,以山东的经济体量和人口规模,拥有的中小民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数量还相对较少。

来源:500强报告

正因为有着巨大经济效应,近几年房地产行业也快速扩展,民企500强上榜的房地产企业数量,从2012年的28家,提升到2018年的39家。

当然其中也有房企整合的因素。此前西部城事的推文就提到,到7月末尾,全国有近300家房企破产清算。

和房地产行业大鱼吃小鱼、马太效应扩大伴随的是,头部房企的布局开始远离三四线,比如万科日前就强调:

我们拿地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这些区域,三四五线城市不会去进。

03

城市间的头部企业争夺战愈演愈烈

具体城市分布上,由于时间关系,西部菌未进行梳理,这里只做一些粗略分析。

北京、上海、重庆、天津四大直辖市,民企500强的上榜企业数量,分别是17、15、15和6家。天津的民企实力要略低一档。

但是如果不是考察民企500强,而是包含国企在内的全部中国500强企业,竞争格局又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来源:DT财经

以2018年的数据为例,中国500强企业的分布,北京就占据了94家;上海、深圳和杭州则要超过20家,另外排在前十的还有广州、苏州、重庆、无锡、东营、南通。

由此可见,作为权力中心的北京,聚集了数量繁多的500强企业,当然这些企业在背景布局的往往只是总部“大脑”,包括决策、研发等机构,生产基地则另有选址。

就中国500强的分布看,可以发现一个细节,除了北上广深杭以及重庆外,苏州、无锡、东营、南通都是普通的地级市,在头部企业的占有数量上,却将武汉、成都等强省会,以及省内的南京、济南等地比下去了。

这种分布格局,足以说明江浙一带的明星地级市的强大,它跟民企500强主要分布在江浙等地,形成了一种呼应。经济最具活力的地方,仍然在沿海。

如富士康之于郑州那样,顶级企业的到来,往往能够带来整条生产链。所以为了打破缺少500强企业的局面,内地的一些强省会,近两年也着急起来了,开始注入重金,打响企业总部争夺战。

比如武汉之前推出政策,总部企业落户奖励、投资奖励、经营贡献奖励最高达2000万;西安将总部企业落户的奖励额度,分为3500万、2500万和1500万三个梯度;成都的奖励上限更是达到5000万……

显然,这些城市是已经不再满足于引来企业的办事处,既然大企业从0到1的孵化过程相当困难,那就在总部经济上不惜重金。对头部企业的争夺愈演愈烈,谁又会是大赢家?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