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6月16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6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他还表示,如果中国继续反击,美国将对额外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追加额外关税。  美国出招,中国强硬反制。双方你来我往,让贸易摩擦呈现升级态势。从客观的角度看,中美贸易摩擦让两国的诸多产业均不同程度受到影响。在中国的清单之中,7月6日起加征关税的商品包括未梳的棉花和棉短绒。有分析认为,纺织品服装进入清单的可能性上升。美国全国纺织团体协会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Auggie
Tantillo此前曾表示,“美国纺织业敦促特朗普政府将纺织品和服装成品,包括在针对中国的报复性301关税措施中。”  美国的威胁很有可能变为现实。从逻辑上讲,作为棉花产业的下游产业,中国的纺织产业目前正面临着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重大挑战。通常情况下,上游产业的原料价格上涨,下游产业的相关产品价格也会上涨。有中国企业担心,加征关税后,棉价上涨,中国某些纺织商品的价格可能会升高,商品在价格上的优势进一步被削弱,这会导致市场份额丧失。同时,国外的纺织商品会趁机进入中国,给中国的纺织企业带来较大的竞争压力。  对于企业而言,挑战与机遇同在。有分析认为,尽管进口纺织商品确实会对国内的同类商品产生一定的冲击,但是近些年来,有实力的中国纺织企业一直在努力奋斗,不断提升自己的产品优势。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除了价格战,相当数量的中国企业在产品质量、品牌意识、广告设计、营销管理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在与国外企业的竞争中,那些顺应时代潮流、不畏困难、善于改变的中国纺织企业依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近年来不少中国企业已经在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投资建厂,即使美国对进口的中国纺织品征税,征税对此类企业影响也有限。  数据显示,2018年1-5月,中国纺织品的出口在70亿-112亿美元,对美国市场的依存度有限。就算是丧失了美国市场,中国纺织企业还可以选择东南亚、非洲等其他的纺织品出口地。  中国和美国都是世界大国,两国政府的任何一项经济政策都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中美贸易摩擦的复杂性、艰巨性、不可预测性,有时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在这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中国的纺织企业必须认真对待形势的变化,不断提高自身实力,积极应对挑战,才有可能在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

中美贸易摩擦爆发之后,大豆、棉花等美国出口中国的主要农产品遭到巨大冲击,价格走势岌岌可危。6月19日,市场担忧美棉对中国出口尚未完成装运的订单将被大量取消,ICE棉花期货连续第二个交易日重挫。

截至6月7日,中国累计签约进口2018/19年度美棉145万包(31.6万吨),2017/18年度美棉274.5万包(59.7万吨),其中46.4万包(10.1万吨)尚未装运。国外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加征美棉进口关税后,短期内对美棉出口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预计美棉合同将被澳棉取代,巴西棉出口可能转向中国,而美棉出口目的地将从中国转向巴西。从长期看,贸易战对棉花市场的影响有限,全球棉花供需格局不会有明显的变化。

国外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中国高档纺织品和服装的生产能力的大幅提升,全球零售商和品牌商本应重新安排采购计划,但如果贸易摩擦问题越来越复杂化,全球采购商可能需要重新评估中国市场的风险,这是贸易摩擦最大的影响。6月19日,中国商务部网站发出消息称,美方在推出500亿美元征税清单之后,又变本加厉,威胁将制定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这种极限施压和讹诈的做法,背离双方多次磋商共识,也令国际社会十分失望。如果美方失去理性、出台清单,中方将不得不采取数量型和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做出强有力反制。而特朗普本人表示,如果中国再次增加关税,美国将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

根据目前的情况分析,如果美国继续对中国采取报复性措施,进口中国纺织品和服装很有可能被列入美国加征关税的名单。据国外人士透露,上周美国宣布对中国加征关税之后,美国国内已经开始对特朗普政府可能扩大征税范围和力度、对进口中国纺织品和服装加征25%关税议论纷纷。从数据上看,中国每月对美国出口棉制服装和棉制品10亿美元,2017年对美国出口额达390亿美元。美国方面认为,如果加征25%关税,将创造大约97.5亿美元的外汇收入,而这相当于2100万包美棉产量的总值。

按照特朗普的态度,此次中美贸易摩擦很有可能进一步升级。目前,中美贸易摩擦已经导致美国农业遭受严重冲击。上周,美国大豆期货跌至近一年低点,单周跌幅达6.5%,相当于每个豆农每英亩损失50-100美元。美国棉花界正在与特朗普政府积极磋商,据说美国政府可能会为棉农提供补助,但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动作。就目前来看,中美贸易摩擦的事态发展趋于严重,棉花市场的未来取决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发展。

网站地图xml地图